無恥的洋人:從間諜牛蘭到左爾格(組圖)

2019-08-27 06:00 作者:徐沛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1933年,(左起)史沫特萊、蕭伯納、宋慶齡、蔡元培、魯迅在上海。
1933年,(左起)史沫特萊、蕭伯納、宋慶齡、蔡元培、魯迅在上海。(網絡圖片)

最遲在一九二三年就成立的共產國際遠東局一直在「幫助、指導並監督中共中央的工作」。共產國際於一九二八年春派以化名牛蘭著稱的紅色間諜到上海,以商人身份作掩護,建立共產國際聯絡部中國聯絡站。亞洲各國共黨從牛蘭的合法公司暗中得到共產國際的經費。據楊奎松的相關論文透露,在一九三零年八月至下一年五月期間,共產國際平均每月向中國共產黨提供的資金達二點五萬美元。從一九二九年二月起,共產國際的遠東局就從海參崴移到上海。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國共產黨成立後,中共中央領導機關主要秘密設在上海,一直到一九三三年一月才被迫遷往共產黨割據的江西瑞金。

史沫特萊被派到中國後,以記者的名義於一九二九年在上海定居。鳳凰臺說史沫特萊在上海的七年扮演了多重角色。她是魯迅的親密戰友,宋慶齡的得力助手,還對周恩來領導的特科提供幫助,也提到左爾格是史沫特萊的情夫,但沒有提他們都受共產國際及其遠東局操縱,在為顛覆中華民國而奮鬥。 

一九二七年,在南昌搞暴動失敗的周恩來奉命於十一月潛伏上海,秘密主持中共中央工作。一九二八年,周恩來從在莫斯科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返回上海後,組織成立中共中央特別任務委員會(簡稱特委),下設中共特別行動科(簡稱特科),並化名伍豪從事非法活動,包括搞暗殺、安排共黨人員滲透國民黨黨政軍各部門等。史沫特萊和周恩來都與一九三零年一月被派到上海的共產國際間諜左爾格有密切合作。 

共產國際間諜左爾格
共產國際間諜左爾格。(網絡圖片)

左爾格(一八九五~一九四四)的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俄國人。他的祖伯父曾與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組建第一共產國際。他自己則投身第三國際,於一九一九年加入德共。一九二四年,左爾格投奔莫斯科後又加入蘇共。一九二九年他就開始以德國記者身份在中國為莫斯科效勞。 

美國《黃花崗》季刊第二十二期發表曹維錄的研究成果《誰渴望日本侵略中國——對20世紀中日戰爭產生重要影響的兩個外國人》,用確鑿地史料論證,以左爾格和尾崎秀實為首的共產國際間諜阻止了日本對蘇作戰,為保衛蘇聯和挽救中共挑起了日本與中華民國的戰爭。 

在中共的暴政下,大陸媒體都受監控,作者多帶著中共的思想枷鎖在寫作,但從他們的作品中還是可以找到不少證據。比如,楊國光名下的《周恩來秘會左爾格》等相關作品。楊國光雖然在傳記《理查德・左爾格——一個秘密諜報員的功勛和悲劇》(二零零五年版)中聲稱左爾格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但他透露的事實卻只能證明,左爾格是中共的朋友。在史沫特萊和周恩來的協助下,截止一九三二年八月,左爾格在中國建立了一個由國際組和中國組構成的共產國際間諜網,有近百人,而且還向蘇聯保送了一批批青年學生去接受間諜培訓。被周恩來介紹給左爾格的共產黨員中有後來成為毛澤東的雙重親家的張文秋(那時化名張一萍)。一九○三年出生的張文秋二十八歲時成為左爾格的助手,她與共產國際第四局負責人之一的吳照高假扮夫妻。  

楊國光透露,左爾格在上海工作期間,共發回莫斯科五百九十七份急電,其中有三百三十五份直接通報給了中共蘇維埃政府及其紅軍。一九三二年夏,南京國民政府同日本簽訂《淞滬停戰協定》後,籌劃對蘇區的第四次「圍剿」。左爾格將他竊取的相關情報一一電告了莫斯科。與此同時,「左爾格把這一情報也交給了陳翰笙。陳翰笙則通過宋慶齡及時地把它送到了蘇區,使紅軍在國民黨『圍剿』蘇區前作好了準備」。楊國光引用前蘇聯國家安全部第四局局長帕維爾・蘇多普拉托夫的回憶錄《情報機關與克里姆林宮》說,左爾格搞到的情報為蘇聯制定其遠東政策包括對華政策提供了可靠的依據。 

二、三十年代的中國是個開放的自由世界,上海等地都是當時的國際大都市,既接納躲避紅禍的蘇共佔領區的居民,又接納逃避德國納粹的猶太人,還是國內外不安分守己者如魯迅和斯諾的樂園。各國的共產黨徒包括遭到本國共黨開除的南非共產黨人格拉斯也在上海找到用武之地。共產國際則以各種形式,打著各種旗號進行紅色滲透。共產國際出資在中國出版過上千種宣傳刊物,比如史沫特萊主編的英文雜誌《中國呼聲》和中文名為伊羅生的紅色美國人主編的英文週刊《中國論壇》,它們專門發表接受共黨領導的魯迅等的作品。 

一九三二年一月,《中國論壇》創刊後,伊羅生與史沫特萊一起於五月以「國民黨反動派的五年」為題發表專號,抹黑國民政府,大搞紅色宣傳。可是,《中國論壇》沒有因此被封殺。倒是一九三三年秋天在「十月革命」十六週年的專號上,因為伊羅生沒有謳歌斯大林而被迫停職。從此伊羅生也像遭斯大林迫害的托洛茨基及其支持者一樣被排斥。伊羅生帶著紅色情結離開中國。一九七四年,伊羅生還在美國出版四十年前由魯迅和茅盾編選的紅色宣傳品《草鞋腳》。 

不過伊羅生卻證明,斯大林曾於一九二七年四月五日在克里姆林宮大廳演講時表示,他企圖把國民黨「像一個檸檬一樣擠碎,然後扔掉」。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及時奮起反抗,讓斯大林的陰謀沒有得逞。可惜宋慶齡卻支持斯大林,反對國民黨,好像吃了迷魂藥。宋慶齡既然要繼承孫中山的遺志,就應該支持國民黨在中國實現尊重民族、民生、民權的三民主義才對。而共產黨提倡階級鬥爭,要實現無產階級專政,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根本不相容。這就是國民黨要清黨剿共的根本原因。 

可惜宋慶齡卻似乎不明白這個道理,像史沫特萊一樣甘當共產國際間諜。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