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誰才是A股真正的最大空頭?(圖)

2014-06-30 11:3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6月30日訊】隨著6月接近尾聲,整個A股市場的上半年行情也即將收官。回顧上半年,大盤始於2100點附近,最高曾觸及2177點,多次跌破2000點重要關口,最低曾探至1974點,對比全球各國市場表現,A股市場再次「熊冠全球」。

這實在是太不協調了。半年來,國內改革力度空前加大,海外經濟也在逐步恢復,國內PMI、PPI等各項經濟數據也算呈現了向好的走勢,但A股依然未見明顯走強的跡象。

其實何止今年,最近5年了,A股都極不正常。以前哪怕熊市年,年中也會來個一兩波行情,現在連這種階段性行情都沒了。究竟誰才是做空A股的最大元凶?

如果從1984年11月18日我國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飛樂音響」算起,A股市場至今已有將近30年的歷史了。就在那一年,包括吳曉玲在內的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20多名研究生發表了《中國金融改革戰略探討》,第一次提到在我國建立證券市場的想法,1985年鄧小平在會見紐交所董事長範爾林時親自贈送了一張「飛樂音響」的股票,到了1990年4月朱鎔基訪美時對外表達了我國即將成立證券交易所的決心,隨後在張高麗、韓正、高西慶、尉文淵、戴文華、李劍閣、禹國剛、莊心一、張育軍等政府高層和證券業元老、精英們的全力推動下,上交所和深交所相繼成立,證券市場的雛形初現。可見,從A股市場成立開始,高層就給予了重大的支持。

而大盤也從1990年 12月 19 日的 96.05點一路飈漲,到1992年5月21日,上交所取消股票漲跌幅限制僅3天,大盤就暴漲了570%,到1992 年5 月底已達 1429點,累計漲幅高達1387%!2007年10月16日登上了6124.04點的巔峰。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國內大小非解禁潮來臨,大盤俯衝直下,2008年10月底已跌至1664.93點。2009年行情有所回暖,最高一度觸及3500點附近,至今,A股再未能觸及這一高點。這時候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出現了,最近5年來大盤的表現異常沉靜,再沒有以前的上漲行情。按道理,就算在慘烈的熊市,每年也有一到兩波「中級」行情。可現在,A股好像已經忘了怎麼漲了。這太奇葩了。究竟是誰在不斷做空大盤探底2000點一線?

就在2010年,中國出現了一種新生金融品種叫股指期貨。股指期貨是一種金融期貨產品,至今在國際市場上已經發展30多年了,而在我國的出現始於2010年4月16日。恰巧就是在股指期貨推出之後,A股市場再無大行情,而且表現異常低迷。一個有30多年歷史的期貨產品想必可以算得上是一種成熟的產品了,而A股市場也有將近30年的歷史,也經歷了不少風雨,為什麼股指期貨來了以後曾經叱吒風雲的A股就突然開始一蹶不振了呢?難道股指期貨推出的目的就是來做空A股的?

恰恰相反。我們知道,市愁躍程度是檢驗市場是否健康的一個重要標準,而換手率又是體現市愁躍程度的一個重要指標。數據顯示,從1993年到2006年間,A股市場平均年換手率接近500%,2007年換手率更是超過了800%,相當於一年內市場所有股票被週轉了八次,而對比其他市場,美國市郴手率僅有200%左右,日本約150%,而韓國和我國香港地區僅有100%左右。顯然,過高的換手率一方面體現了投資者積極參與市場的熱情,但另一方面也是市場不成熟的體現,因為過於頻繁的換手率大多伴隨著市場的劇烈波動,投資者的財富也很難獲得持續穩定的激烈。

這麼高的換手率是不是由於我國散戶過多造成的呢?公開數據顯示,僅2006年到2011年,我國公募基金的年平均換手率高達250%-350%,是美國市場的4倍,可見我國的機構投資者同樣有這樣的問題。過去這些年,其實不論是機構還是散戶,投資者們都充滿了「躁動」的情緒,一方面期待自己的股票暴漲,另一方面又害怕自己的股票大跌。股指期貨推出後更是加劇了這種對市場的恐懼,隨後便開始持續下挫再無大行情。

但股指期貨真的就會對現貨市場產生重大的表現嗎?據統計,在對美英德日、印度、巴西以及香港等 12個市場上股指期貨對現貨指數波動率的影響情況進行統計,有一半的市場顯示股指期貨對現貨市場波動影響不顯著,而從股指期貨上市後股市波動情況來看,沒有額外增加現貨市場波動的比例高達83%,尤其是在印度,股指期貨上市後三年來,股市波動率逐年下降,而反觀A股市場也是同樣的表現,市場波動率近年來出現了非常明顯的下降,可見管理層推出股指期貨在很大程度上有進一步穩定市嘗推動股市健康發展的考慮。

可惜問題是,雖然市場波動不那麼劇烈了,投資者也更加趨於理性了,為什麼A股不會穩定地上漲反而在穩定地下跌呢?

我們知道,股指期貨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套期保值,讓投資者通過套期保值的方式來規避現貨市場所帶來的風險,但問題是,目前中金所規定機構套期保值,「純做多」限制為600手,也就是說機構並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願做多。更要知道的是,當前機構投資者資產的主要頭寸都是股票現貨,而為了規避風險,機構投資者建立的頭寸肯定是以空頭頭寸為主,而這些空頭頭寸其實並不是在看空後市,只是在規避風險,因為他們的資產大多是現貨股票。更要命的是,當前指期貨的成交總額已經達到滬深兩市全部成交總額4倍!

這樣一個嚴重問題就出現了,絕大多數機構本無做空市場之心,但卻造成了單方面做空股指的事實,一旦期指交割日到來,散戶看到巨大的空單出現便紛紛減倉自保,進而造成了市場下跌,直接導致了機構投資者的「做空」成為事實,機構投資者看到如此情形便開始不斷加碼「空單」,機構投資者逐漸形成了一邊倒的情形,一個巨大的空頭勢力就此形成,進而對散戶構成了一種非常嚴重的心理暗示。

還有一點也要強調的,套期保值的本意是不錯的,但應該是市場做空機製成熟的情況下,才有雙向的套期保值。在轉融通等做空機制非常不成熟的前提下,這種「套期保值」的機構,更加幾乎變成了清一色的期指做空。所以我們也就能想的通了。難道是A股位置不夠低麼?我想正常的人都不會覺得現在的A股高的。難道是投資者不想做多麼?其實壓根不是,是做多無門。

這些情況一次次在實踐中得到驗證:看看每次股指期貨開始上漲的時候,右邊的成交狀態一片一片的「空平」而非「多開」,這就是一種無奈。也就是說,面對上升,機構只能用平倉來應對,做多無門。如果遇到更大的行情,平倉的單還將大幅增加。而這種增加的平倉單,就會在旁邊隨時觀察著,隨時準備入場繼續做空,這才是A股每次反彈都夭折的可怕原因。所以幾乎每次大盤大幅上漲的時候,就會有機構增加空單。幾乎每次大盤到階段性高位,A股都會被股指期貨的空單打下來。

如此一來,市場便進入了不斷殺跌的惡性循環:「市場越跌看空的機構就越多,看空的機構越多,空單就越多,投資者的恐慌心理越嚴重,恐慌式拋售進而帶來市場的進一步下跌」。這樣的惡性循環下,A股5年來跌跌不休不斷探底也就不足為怪了。

或許有人會提出異議,比如:股市的下跌跟股指期貨沒有太大關係,因為大部分時間裏,股指期貨都是「升水」的。這個異議站不住腳跟。股指期貨確實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升水的,可期貨比現貨升水那是本就應該的,而且誰說升水的期指,盤中下跌的時候,股市不跟隨?股指期貨對於股市的帶領作用,這幾年非常明顯。隨便哪一天你去看,盤中你只要發現A股突然漲起或突然跳水,不用問,都是被股指期貨帶的。你要是經常盯著盤口,你就明白這種期指帶領A股的能力了。

正因為股指期貨是個嬰幼兒時期,所以我們能夠理解股指期貨的政策有考慮不周的因素。或許可以這麼委婉點說,股指期貨本身並沒有造成A股不斷下跌,機構投資者也沒有直接造成A股的下跌,散戶更沒有那麼大的資金量推動A股持續下跌,那麼造成大盤持續低迷的「真凶」究竟是誰呢?從上面分析可以看出,歸結結底,無論是機構還是個人投資者,都在對後市的預期上產生了悲觀的情緒,機構擔心散戶不斷拋售於是不斷加碼空單,而散戶則在巨大空單的震懾下大都採取了快進快出的手法,旨在獲利了結。照這麼說的話,投資者對市醜市的悲觀預期才是A股市嘲熊冠全球」的真凶!

如果是這麼來分析的話,那我覺得應該走兩條路子去解決這個問題:

一個是在股指期貨制度上彌補缺陷。比如推出MINI期指合約,標準可以和現有的股指期貨一樣,但不要讓機構進入。讓普通投資者都到MINI合約裡來了,機構做空就沒有對手盤了,機構就不好做空了。

第二個是走根。加速恢復A股市場的「造血」功能,逐步恢復個人投資者的信心,從而打破這一困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