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那些我愛的女人都老了

2010-06-07 08:5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曾經有那麼幾年瘋狂地迷戀劉若英,覺得她溫柔、知性、談不上特別漂亮卻味道清新。我會關心她的行程,唱她的每一首歌,讀她寫下的每一篇文字,看著她紅遍歌壇影壇孑然一身,為愛痴狂。

一個青春期的少年,在暗戀的寂寞裡瘋狂成長。後來,我高考,升學,戀愛,各式各樣的新鮮事物撲面而來,劉若英這三個字和我的青春悸動,一起在慢慢成熟的心智裡漸漸淡去。即使,偶爾再聽她的歌讀她的文字,卻再也不復少年時的青澀曖昧。

半個多月前,在網上偶然看到一個視頻,是多年前的一次演唱會,劉若英與陳升合唱《為愛痴狂》的那一段。這段視頻以前也看過,這一次重看忽然覺得情難自已...。

劉若英,這個女子,出道至今風光無限。看著她似笑似淚的樣子,再聽她唱《一輩子的孤單》,忽然想起她今年也該有四十了,四十歲的女人雖然仍有光華,可是難免的,那已經是開始過午的陽光。這個溫柔了我的少年時光,又驚艷了歲月的女子,她老了!

去年臘月,女友發來簡訊說要分手!我怔了怔,用涼水洗了把臉,然後回覆了一個字:好。我不想再問理由,也早已經沒有了力氣挽留。

這些年來,她陪著我一起奔來跑去,搬房子、換工作,居無定所,顛沛流離...。我依然潦倒,她的耐心也漸漸消逝。由愛而恨繼而無奈,終於疲倦。究竟是誰先辜負了誰,這些早已經記不清了。

分別的最後一刻我送她上火車,在最後一次的擁抱裡我端詳著她的臉,點點細紋已經爬上眼角,眼眸也不復清澈:想起我們第一次牽手的場景,一起散步湖邊的夜晚,想起她在炎炎酷暑裡陪我一家家單位的面試,想起我們跑遍整個城市卻沒有一處房子買得起,想起她的青春年華在我的掙扎裡毀去...我哽咽無語。

這個,陪我渡過最艱難時光的、最惶恐無措的女子,她老了!

我的脾氣變得很壞常常和人鬧得很僵,即使家人也不例外。今年春節,在和家人大吵一通後,我負氣摔門而出。那一天風雪很大,瑟瑟的雪粒打在我的面頰上生疼生疼。我走在滿是積雪的小路上,回首看見家中的老房子在風雪裡成了一個大黑點,黑點前赫然站立著一個小黑點——那是我的母親。

以前讀史鐵生的文章,讀他對母親的無限懷念與後悔,我總告誡自己以後一定要孝順父母,不可任氣。可是這些年來,學業不順工作不順,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都說養兒防老,在家鄉像我這麼大的人早已經成家立業,可我呢?雙親早已經兩鬢斑白,我卻依然一事無成。

這些年來,我有意無意地把家當成了客店,來去匆匆,而母親就好像客店裡的老夥計,她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旅人來敲門,但她卻不得不等,等到視茫茫,發蒼蒼,齒牙動搖。

這個始終無怨無悔地為我付出,愛著我的女子,她也老了!

少年的偶像,青春的愛戀,母親的慈愛,她們與我的關係或深或淺,無一例外的是我都愛著她們!

歲月很長,人世很短,這些我愛著的人,那些愛著我的人,在大千紅塵裡,也許我們只能相伴著走短短的一程,可就是這短短的一程,已讓我不忍離棄講不出再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