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吾丁:琉球酒場

2011-05-11 08:14 作者:吾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5月初的沖繩,不像想像中的那麼熱。下了飛機,並未換下在東京時的長衣褲。隨即一想,所帶的海水浴泳褲之類,很可能用不上了。看樣子下海好像還早一點。

我們住在那霸市。從機場到酒店,距離不遠,收拾停當,就到了晚飯時間。跟前臺打聽了一下,說離酒店不遠處就有一間本地風味的居酒屋,名喚"琉球酒場——笑獅子堂"的,不妨去嚐嚐。

從羽田飛到那霸,飛機要飛2個半小時,距離不近,實質上就是從一個大一些的島,飛到了一個小島而已。沖繩以下,還有一大片更小的離島,據說迷人的風光都在那裡,可惜我們這次沒打算奔波那麼多地方,到此一遊,消悶解愁而已。

無論本州還是沖繩,四周都是大海,都屬於靠海吃海的生活方式。所不同者,琉球因為受臺灣和中原王朝的影響多一些,體現在飲食上,就是豬肉的成份比日本本島多一些。我們翻看各種各樣的旅遊指南,琳琅滿目的居酒屋廣告中,很多都有一張豬臉的圖片----類似我們北方人吃的豬頭肉吧,我想。

進入琉球酒場店門,本地的小姑娘熱情地招呼我們入座。六個人的座位我們四個人坐,一點不擁擠,輕鬆寬敞。低頭看去,牆角一個樹籐編織的小菊燈正在散發著幽幽的暖意。先把它收入我的鏡頭。隨即以本地啤酒乾杯,慶祝旅途開始。

這裡有"沖繩炒麵",他們也叫"索巴",但不同於本州蕎麥麵那種灰黑色索巴,沖繩索巴都是白面麵條,反而類似於本州那裡的蕪東。麵筋十足,很有韌勁。跟著上來一盤熏製拼盤,包括熏豬舌,豬心和豬肝。這是第一次吃到的東西,配這個菜的鹽,叫做雪鹽,細如精麵粉,比一般的鹽更白,略帶甜口,熏豬舌沾以雪鹽,味道鮮美。生魚刺身盛在一個特大的白色海螺裡,色香味俱佳。我們點的本地燒酒是琉球王朝。一瓶酒,配冰塊,冷水,是為一套。大口玻璃瓶內是冷水,冷水內泡著一塊木炭,在東京沒見到過。冷水兌燒酒,清澈凜冽,入口爽滑,十分受用。

店員姑娘聽到我們用中國話交談,很驚奇,於是跟我們聊一些中國或日本。看到我們抽的煙是中國帶來的小熊貓,乃問其何物,答曰此乃天朝高級香菸,一包需日元1000元以上,乃大呼噢麥高,天朝香菸竟有如此高級者乎!乃不屑曰:還有更貴的香菸呢,一個民工一個月的收入只能買兩包也!琉球小姑娘聞聲色變,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慌然逃走。眾人大笑曰:蕞爾小國,未見過大世面,一包香菸竟然如此驚奇,如果再告訴他們天朝人民以地溝油為主食,豈不嚇死乎!

考慮到沖繩人民的心理接受能力,就沒告訴他們更多天朝奇事。

酒足飯飽,回酒店睡覺。琉球酒場,印象很好。

第三天我們離開那霸,去了鄉下的海濱,心曠神怡。在海灘上竟然發現很多海參和海膽,兩個開中國餐館的朋友夫婦大呼奧邁高,怎麼會有如此的天賜良機!廚師朋友不斷感嘆,這一個海參,在北京就是一個菜,起碼人民幣400塊。現在國內沒有海參不成席,你看看,這沖繩,海灘上這麼多野生海參竟然沒人拿,琉球人怎麼這麼傻,快撿啊!更待何時。

我對此並不熱心,大概在日本久了,來歷不明的東西不敢隨便動口,加上那海參捏在手裡,滑滑膩膩,活像一塊屎,感覺頗為噁心。但是朋友夫婦極為熱心,不一會兒就撿了一堆。

可是我們人在旅途沒有廚具,巧廚子也難為無具之炊,怎麼辦呢?我們又想起了琉球酒場,我們的主意是:交給店裡,給他們分一半,讓他們給做來吃。沒想到店主一看,不敢應戰,說是沒把握,相安無事還好,一旦誰拉了肚子,那開店的就吃不了包著走。店長見我們不甘心,又帶我們去了隔壁的生魚店,讓賣魚的定奪。魚店老闆一看,說海參可以吃,但是處理起來頗麻煩,海膽則不吃為好。

我們這才死了心,無奈,開車到河邊,把海參和海膽都放生----我祈禱到:海參!海膽!你們多麼幸運!若是在天朝,你們今晚就是我們的盤中餐了。

是夜,再次預約琉球酒場。從店長到店員,聽說我們再次光臨,歡喜不盡,特意在我們的小桌上寫了一塊小牌子:熱烈歡迎吾丁先生再次光臨本店!請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大聲喧嘩,讓您的沖繩之旅充滿歡樂!

蕪湖!如此禮遇,夫復何求哉!

這次,本店名菜更上層樓,加上衝繩風味的紅悶豬蹄和紅燒大排骨,酒足飯飽,第二天踏上歸途。

 

2011/5/8
橫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