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吾丁:把大橋崩塌了(圖)

2011-07-23 03:59 作者:吾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7月19日,一輛重達160噸的運載砂石的6軸貨車從北京最長的鋼架拱橋——寶山寺白河橋駛過,經過第一孔時,大橋瞬間坍塌成「W」狀

前幾天有一個報導說,作為獻給黨的生日禮物,青島膠州灣大橋光榮竣工,這是世界最長的什麼什麼,不知道是不是最粗的。總之,聽著很神氣。不旋踵,網友就把壞消息傳來,說膠州灣大橋不能算竣工,因為它的護欄根本沒裝好。一看圖片,還真是,有的地方護欄空著好幾米,可以令你毫無阻礙地奔向蔚藍的大海;有的地方螺栓掛在那裡,沒有扣螺母。有圖有真相。於是問責,大橋的責任部門來了,跟記者這樣解釋:我們給黨準備的生日禮物主要是「大橋」,我們沒有說欄杆修好,我們是造大橋的,不是造欄杆的……云云。

還有一個報導是跟高鐵有關的。最近好像我總跟高鐵過不去,實在抱歉。不過這事不能怪我,其實我一直在等一點好消息可老等不來,等來的都是不好的消息,把我也弄得十分鬱悶。消息說:南京南站因為下雨屋頂漏水,而且地基下陷,大理石的地面變得凹凸不平,泥水從下面滲出來了……於是問責,大廳的責任部門來了,跟記者這樣解釋:我們南京南站的大廳是特殊設計……云云。

過了幾天就進入了雨季。中國各地紛紛傳來大橋坍塌斷裂的消息。真是「忽如一夜春風來,祖國各地大橋塌」。網路上的圖片很清晰,有圖有真相,很多都是使用了沒多久的巨型大橋。都以各種姿勢斷裂,坍塌,汽車跌落,人員死亡,令人怵目驚心。不用懷疑,這些大橋當初都是以某種非凡的成就載入史冊的,中國人喜歡最,這些大橋當初很多在當地肯定都是「最XX」「最XX」的,敲鑼打鼓慶祝過的,領導親自剪了彩的,上級親自嘉獎了的……

可是過了沒幾年,大橋就塌了。

圖片上大橋塌了;官人們在記者面前侃侃而談……兩個畫面在我腦海裡重疊起來,讓我思考兩者間是不是有什麼邏輯聯繫。

對上述官府人員的解釋,我們一般的反應是:純粹是放你媽的狗屁。可是反過來想,官府的人跟我們一樣吃五穀雜糧長大,說不定比我們吃得還好一些,他們不是低等動物,有些還受過高等教育,很可能跟我們有同樣的感覺,我估計他們有。但他們還是說那些狗屁一樣的語言。為什麼呢?我看有兩個原因,大家也都知道,第一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寧可信口雌黃放狗屁,也不能承認自己錯了;第二,中國人普遍缺乏道德感和榮譽感。這是一個深層的原因。

早年英國人被迫跟清朝打了一仗,中國人稱之為「鴉片戰爭」(這場戰爭的起源,其實跟鴉片本身關係不大,請參閱本人相關文章)。通過這一仗,英國人對清朝官人們得出了一個突出的印象。大致歸納起來就是:一群沒有榮譽感的窩囊廢。具體來說,沒開戰的時候,他們蔑視對方,傲視一切,不擇手段,得寸進尺,與人交往時毫無法則與尺度;一旦忍無可忍與他們開了戰,他們一夜之間又變成搖尾乞憐卑躬屈膝哭天搶地的一群可憐蟲,只要您能停戰,什麼條件都答應。所以在英國人眼裡,這些官員既毫無勇士的使命感,更毫無貴族的榮譽感,真是一群令人鄙視的下等人。

這話當時說給官人們聽,他們聽不懂,因為「榮譽感」這東西對他們太陌生了。他們更瞭解「三跪九叩」之類的禮節或「三綱五常」之類的倫理,榮譽感是個啥玩藝,他們不甚了了。這話說給現在的官人們聽,這回他們能聽懂了,有些人甚至直接聽懂英文,但官人們覺得跟他們沒關係——你們這些洋人,我們的事兒用不著你們多嘴多舌!200年來,你們把我們欺負的還不夠麼!滾一邊兒去吧!

結果,星星還是那個星星,官人還是那群官人。日月穿梭物換星移,唯我大國的官人們,萬古不變。

在我的文章《技術的關鍵不是技術》裡,我指出,說到底,無論發明技術還是使用技術,其根本都是人。社會的進步,最根本的還在於人本身。這其中重要的一環,就包括對自己的職業的榮譽感。本文開頭的那些官人們,就是一群對自己的職業毫不在乎,絲毫沒有榮譽感的人,他們不在乎什麼責任,所以放狗屁也在所不惜。

改革開放初期,一個日本大公司與寶鋼的合資項目建設過程中,突然有一個塔發生了傾斜。經調查,確定是塔的設計有問題,過了不久,在一個夜晚,負責設計的日方工程師跳樓自殺。有人說他自殺可能是因為公司的壓力,這一點,我們在日本的大公司裡時間久了都知道,就算是公司有壓力,一般來說,也不會要人命。之所以選擇自戕,就是出於對自己的職業的榮譽感——自己的失誤令自己蒙羞,以死相謝。

我是吃這碗飯的,要對得住自己的飯碗。就這麼簡單。

現在的中國,上自一品頂戴下至七品芝麻,都是以說瞎話說大話說空話為常態,放狗屁不臉紅的傢伙,哪裡有絲毫的職業榮譽感。所以我們看到高鐵故障頻仍,大橋不斷坍塌,各種各樣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怪事情在中國各地頻頻上演。

嗚呼,放狗屁與斷橋,豈無關聯乎。


2011/7/22
東京

看中國編者註:7月中國大陸十天內五起橋樑事故:

11日,江蘇鹽城328省道通榆河橋坍塌;
12日,還未通車的武漢黃陂高架橋引橋嚴重開裂;
14日,武夷山公館大橋倒塌;
15日,杭州錢江三橋引橋坍塌。
19日,北京最長的鋼架拱橋——寶山寺白河橋坍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獨立評論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