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吾丁:日本地震快報:昨天到今天的經歷

2011-03-13 01:49 作者:吾丁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這次地震的正式名稱是「東北地方太平洋沖地震」。
發生在日本時間2011年3月11日(禮拜五)下午14點46分。

1。
我的辦公室在17樓,正在上班時,突然開始震動。很明顯是上下方向的震動,就像頻率很快的哆嗦。
因為地震在日本時有發生,一般都不太在意。所以一開始大家只是說了一句「喲,地震了」,就繼續若無其事地上班,不料這次震動卻沒有馬上停止,相反卻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厲害,大樓開始明顯地搖晃起來。這才知道這次來了個大的,不約而同地拿出頭盔戴在頭上。上下方向的震動以後就開始左右的搖擺,慢慢地搖晃已經強烈到在椅子上坐不穩的地步,大家紛紛離開椅子坐到地板上,盡量躲在辦公桌下,很多桌子的抽屜都劈劈啪啪地被晃開了。
有的女同事發出了叫聲。

我們公司的辦公大樓是2009年建成的,非常新,完全抗震設計,堅固無比,有自動報警系統。我們一邊躲一邊還在調侃:都這樣了,怎麼還不發出警報。但是沒有警報就說明沒有到避難的程度,我們在辦公桌下躲了一陣子,很多人就站起來,透過大窗戶看外邊的情形。有兩個傢伙居然還在討論銷售計畫!

外邊能看到一個主要的車站,電車已經停開,行至半途的電車已經停車,乘客下車,沿著鐵軌正在疏散。
眼前有一所小學,操場上還沒有人,旁邊游泳池裡的水,正在劇烈地蕩起水花。

我在電腦上跟國內的朋友現場直播,對方不住地發出擔心,我倒是有些若無其事。
這時第二次地震襲來,跟第一次強度差不多,許多人把已經摘下來的頭盔再一次戴上。

我就告訴國內的人:又來了。
對方就驚叫一次:啊!你們沒事吧?

我從大玻璃窗望出去,遠處有一處建築工地,大樓蓋到約40層,樓頂上有兩臺高高的塔吊,也在明顯地搖晃。
我一直擔心,那麼高的塔吊如果倒下來可不是鬧著玩的。謝天謝地,塔吊搖晃了一陣子,隨著震動的減弱,也安然無事。

我們又聚集到窗前,再次看下去,這次小學的露天操場上已經站滿了人。有附近公司的職員,也有該校的孩子們。
日本的公司都有規定的避難場所,小學的操場估計是附近公司的指定避難場地。

這時候,大家開始收集地震情報,才知道震源在東北宮城縣,青森縣一帶,當時只聽到仙臺的名字。
告訴國內的人,他還問我仙臺是什麼意思,我說那是魯迅當年留學的地方。

又來了。又一次驚呼。

如是一直持續,過一會兒就搖晃一陣,感覺這次沒完沒了了。
這時公司的管理中心開始廣播,果然說因為本棟大樓還沒有到避難的程度,大家可以不必擔心,但是電梯停止,只能走樓梯。消息稱電車已經全線停車運行。

接近下班時間,大家開始考慮怎麼辦。電車是上班族的代步工具,沒有電車只能步行。這是日本上班族的命。
6點鐘時,總務處開始廣播,晚八點食堂供應晚餐(平時公司不提供晚餐),並告訴大家,馬路上已經擠滿了步行回家的上班族,請大家路上當心。

我們就開始上網查各自回家的歷程,本人到家大約20km,需要約3個半小時。
路我是認識的,我以前住在東京都內,兩年前雖然搬到橫濱,但是我經常開車來東京,主要的道路,尤其是回家的路,心裏是清楚的。這時候已經六點半了。確切的消息傳來,JR(Japan Rail)各線路全部停開,今天不會恢復運行。地鐵和私鐵也已停止,恢復時間正在調整。

有位老先生住在靜岡縣,單程120公里,他坐新幹線上班。大家都在開他的玩笑,要他找旅館去住,步行回家就不必考慮了。
沒想到,過了一會兒,傳來消息說新幹線恢復運行了!我心裏一驚:好一個新幹線,果然厲害!
這時候老先生笑了:你們還笑我?我第一個到家!拜拜嘍。
他先撤了。

我這個方向回家的人數最多,有幾個年輕人穿好衣服,背起包,也走了。
手機不通。太太通過電腦跟我聯繫,孩子已經從學校回家,因為我們家在8樓,沒讓他們上來,在1樓小朋友家暫避。

家裡平安,我就放心了。
我想到國內的老爸肯定也已經得到了消息,不免擔心他。
很想給他打個電話,報個平安,但是日本公司的習慣是,公司的電話一般都不打私人電話。我一看周圍的人,沒有人給家裡打電話!但是我情況特殊,加上手機不通,沒法打。於是心一橫,跑到一個會議室,關上門,偷偷地給老爹打了電話,老爸果然正在擔心!聽到我的聲音才放心了。

這時已經晚上7點半。有些人住在JR線沿線的,路又遠,肯定是走不了了,只能在辦公室裡呆一夜。
我下定決心,來個小長征,走回去。因為兩個孩子在家,老婆也害怕,這時候需要爸爸在他們身邊。
我買了兩小瓶礦泉水塞進包裡。跟大家告別,出發。
說老實話,從17樓爬下來,我的兩條腿就覺得有點吃不消了。沒辦法,那也得走!
沒別的想法,只想回家!

2。
馬路上一片擁擠。機動車道上擠滿了汽車,人行道上擠滿了行人。
秩序還不錯,大家都是跟我一樣的歸客。
路過一個便利店,又買了一小瓶清酒,準備半路上提提神,買了一包煙,雖然正在打算戒菸,非常時期就軟弱一次!

一邊走一邊用手機跟老婆發簡訊,送信沒問題。過了一會兒老婆來簡訊了,我心裏很興奮,看來通訊還是暢通的麼。
打開簡訊一看,咦?這封簡訊我下午已經在公司的電腦上看到了呀,在一看發信時間:15點34分。嘿!這才知道手機通信已經擁擠到了什麼程度——一個簡訊居然走了5個小時。

走到五反田,用了一個小時,稍微比預計慢了一點。本來想路過中文報社時,進去坐坐喘口氣,沒想到他們連大門都鎖了。估計早就都跑了。
警察全勤戒備。我突發奇想,問警察:附近又沒有出租摩托車的店啊?我心想,我的駕駛照可以開到400CC的中型摩托車,汽車堵著,絕對開不動,如果有臺摩托車,那肯定是眼下最快的交通工具。
警察看著我笑了:沒聽說過!
嘿嘿,繼續走吧!

有個身材不高的年輕媽媽,懷抱著嬰兒,手裡拎著自己的高跟鞋,腳上穿著一雙新買的運動鞋,也在人流裡走。

一個很大的十字路口,汽車堵在一處,消防車在後邊乾嚎著也毫無辦法——大家連給你讓路的空餘地方都沒有了。

長途步行,最大的敵人是:枯燥而無聊。
尤其是,行走路線心裏越清楚,越容易產生心理壓力。因為你腦子裡知道路途中大概什麼樣子,哪裡拐彎,哪裡有什麼商店,離哪裡還有多遠,等等這些東西,越想越覺得路途遙遠……
出發大約1個半小時後,肚子餓了。想吃麵。正好碰帶一家叫「幸運飯店」的小飯館,衝著這個名字,便進去。
一落座,才感覺渾身的骨頭要散了。屁股隱隱作痛。心想,走遠路為什麼屁股會痛,這倒是應該研究一下。
聽了一會兒,才知道店主和服務員都說廣州話。這可是難得。如果在平時,我一定會用廣州話跟他們聊天,但是現在沒心情。吃了一碗麵,抽了三根煙,繼續跋涉。
右邊的屁股越來越疼,邊走邊揉,估計後邊的人看了會覺得好笑。
終於走不動了,坐在路邊抽煙歇一會。

馬路中間是幾乎一動不動的汽車的行列,兩側是滾滾向前的步行的人流。沒有嘈雜,沒有喧鬧,甚至沒有什麼聲音,只有大家在匆匆趕路。

有一對年輕的夫妻,丈夫幫妻子背著包,年輕的妻子手拎著自己的高跟鞋,穿著襪子趕路。

終於走到東京都和神奈川縣的交界處——多摩川。基本已經走了三分之二的路途。我覺得我差不多到極限了。屁股越來越疼。又碰到警察亭,懷著試試看的心情打聽一下電車的運行情況,沒想到喜訊傳來:私鐵東橫線恢復通車了!我的心理一下子明亮起來:12點之前到家已經沒有懸念。哈哈。趕快趕往車站,上車!

坐電車,這個稀鬆平常的舉動,在這一刻突然變得如此珍貴,如此重要。

到了站,取了自行車,已經完全放心。
順著河堤騎了一段,才想起我還沒在這裡撒過野尿,於是停車下來,在河堤上撒尿,以示紀念。

到家,11點半。手足無措的妻還在等我,我的清酒還沒喝,讓她炒個菜來,才知道瓦斯停了。
沒辦法,拿出咸鴨蛋,切了點榨菜,把清酒喝了兩杯。
開始看電視,才知道,這次地震原來如此慘烈。

3。
電視已經沒有別的節目了。內閣官房長官一身工裝,站在第一線跟媒體溝通,報告。
菅總理今天早上坐直升機視察。
自衛隊出動所有的力量和裝備開始救災。

現場的畫面實在震撼。
木結構房子防震有效,但是如此巨大的海嘯,就像一臺超級推土機,那些木結構房子如同積木一般一瞬間被大水連根拔起,僅僅幾十秒鐘,一整條街就變成一片廢墟……

救災的效率十分不錯。
某地昨天4500人被困,到今天下午還剩下幾百人。
青森市昨天晚上幾乎全部停電,今天已經恢復到6成。
40多個幼兒園的小朋友和4個老師,被自衛隊划著小船救出來。

原子能發電廠兩個反應爐發生事故,已經發出疏散指令。
漁船橫在電車車站。
房子跨在馬路中間。
汽車趴在房頂上。
……

災難,在我們眼前活生生地上演。
媒體在第一時間開始追蹤報導,政府在盡全力救災。

到今天,死亡和失蹤人數總計超過1600人。
還有很多偏遠地區沒有恢復聯絡,1萬多人安危無法確定。
死亡人數一定還會上升。

我的兩個朋友,一個是今天下午5點鐘到家;另一個開車回家,在高速公路上堵了整整一夜,今天中午到家。

感謝上帝,大家都平安。

餘震還在時不時地發生,偶爾會搖晃。


2011/3/12
橫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