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旒生专栏】略论隋唐宋元诸画

2010-11-10 03:53 作者:林旒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几天因为身体原因,没有气力,只好躺在床上看书,又翻检了所藏的历代书画图籍,始终想对四代隋唐宋元诸画作一个小小总结,算是不辜负画中雪林高士之心,但不求学院式考证,一无充分之资料,二无此雄厚精力,惟如行云流水,想到那里写到那里,自然还要力求明白。

我的看法是隋唐宋元四代是成就中国文化的最关键时期,也是最后的时期,说是最后的时期因为自此之后的朱明与满清在文化发展的气象与魄力已不能与此四代相比,而且这四代文化对邻国影响甚深,譬如日本,因此我说这四代文化可以为中国文化之“龙朔”,可以看成中国文化演化历史上最具精华的一个代表。

本文且从绘画做一论述,隋代现存之绘画为展子虔的《游春图》,从其画风可以看出先六朝的风格,隋代作为六朝的传承,乘因佛教的沁润,在整体境界上更出六朝之上,变得更为葳蕤广大,改变了六朝的空寂清冷的面目,到了李唐便把握住这个变化,极力创造,到了赵宋达到了最高状态,在蒙元就开始收敛,而蒙元似乎又可以分为两个时期,一是在元初期的因陈宋法,一是元中后期的“神韵中兴”。

自唐代李思训父子创所谓北派山水,其实对六朝算是一种革命,尽管又有王摩诘开之南宗一说,但应该说从此之后的中国山水画法无不为北派所影响,所谓南宗北派只是画者自我心境的体会而已,似乎没有在根本上的差别。

中国文化有一个特点,就是我曾说过的以道家为主体的宗教性,按一个朋友的说法,宗教的意思就是自证为宗、他化为教,但根本上还是属于这个道体的,因此隋唐宋元四代的画者也脱不开这个性质,虽然各位于的隋唐宋元的年代不同,可其绘画境界的精微之处仍然是出一宗,不过亦有区别之处。

区别之处在于从唐历五代到北宋之季,因为道教的兴起,所以作品里自然道家气息强一些,不过要点名的是这个道家气息应归于北方的道教所阐致,所以有说不出的苍茫与蕴藉的味道,而在南宋之后,却受南方道教空灵冲邈的薰陶,画境便变得简要清通起来,由此为元人立宗,继续了另一个辉煌时代。

蒙元一朝,有人以为有别于中国正朔,格于彼此华夷之辨,我却以为蒙元一朝仍在中国正朔之下,而其文化成就仍较高于朱明,而且在它的中后期的还有一次不小的中兴,这是由几个原因造成的,第一是宋灭之后,文化未灭,因宋之高势所以元人可以法上上法,第二是宋灭之后,因亡国之痛,有士大夫欲以复国,故倾力于文化,造成一次中兴之机,但由于中国宗教之学的特点,其中兴之内容却与前世不同。

宋灭之后,蒙元当局多为佞佛之辈,纵声色性命于天魔之舞,在政治上压迫南方,此点也泛滥于宗教,对南方進行宗教歧视,而南方之反叛也借力于宗教,因此南方在宋氏之时的宗教乘机大兴,譬如禅宗、道教白玉蟾之南派、儒门理学等,而这些宗教的特点就是崇清贵减,融入绘画之创作中,由此而成就出略与前朝不同的画风,爱以枯木寒石之类来表达心中意象,虽有高山大江也是空濛,这样做,一为抒愤,一是立境,一是反叛,譬如黄公望、王蒙、倪瓒诸大家境界无不从此,但更产生出一种以前没有过的幽微之趣,类如檀芝瑞所画的山竹,总之,蒙元时代可以说是代表中国文化极胜时期的最后的一次空谷遗响,从此之后,可惜就再无承祯之兆了。

如果我要以宗教之学的传法系表来为隋唐宋元四代打个比方,此四代可以喻为禅宗之三祖、四祖、五祖、六祖,是中国文化之“龙朔”之所在,蒙元虽是六祖却有次中兴的机会,但自此之后就進入末法时代,再也没有中兴的表现。

点击论坛原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