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心!你可能是下一个精神病

2010-11-08 05:41 作者:秦尚周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资料,中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超过1亿人。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中,精神病发病率已占中国全部疾病发病率总数的20%,而全世界的平均水平则为10%。是否是中国特别流行精神病呢?抑或是这数字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玄机?

中国精神病盛行?国际提出异议

香港中文大学公民社会中心研究员陆军表示,官方资料称中国有1亿的精神病患,显示精神病学滥用严重。他说:“中国很多的医生为了经济的利益,随意把普通人诊断成为精神病,导致很多没有精神病的人被关进精神病院,丧失了人身自由。

由多名法律界人士组成的 “精神病与社会观察”与深圳衡平机构于今年10月在北京发布的《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称:“我国现行的精神病收治制度存在巨大缺陷,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乱。这不仅威胁到社会公共安全,也使得每一个人都面临着“被精神病”的风险。

2010年9月1至5日在中国召开的“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国际大会”,17位专家、学者和律师也特别呼吁关注中国精神病学滥用现象,联合向大会发出了《关于落实WPA〈马德里宣言〉的呼吁信》,要求落实世界精神病学会关于职业伦理标准。

精神病治疗沦为政治手段 访民、法轮功学员首当其冲

那么这些被称为精神病的患者又从何而来呢?英国伦敦大学东亚法律研究所研究员罗宾.蒙罗表示,一些精神方面正常、但是由于政治因素而受到精神病治疗的案例近年来在中国明显增加。自从北京开始镇压法轮功运动以来,状况已经恶化。大量的案例显示出:警方和司法精神病学医师合力执行对异己的镇压。报告引述许多官方档说,关在中国精神病的人中,高达15%可能是政治犯,包括劳工活动家,或投诉政治迫害的个人。他指出,法轮功人员在被迫接受精神病疗法方面首当其冲。

根据民生观察工作室与在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出版发行的《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乙书中,收录了七十多个上访者或异见人士,被打压并强行关进精神病院的案例。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说,去年建立了约有五百个受害案例的“中国精神病受难者数据库”。基层政府把维权、上访、学炼法轮功者当作维稳的心腹大患;且有“人大代表”在“两会”上公然提议政府应该打压一切上访行为;有些地方官员骄傲地展示精神病院“收容”上访者的辉煌战绩。维权,只是维护合法权益,但在中共眼中却成了破坏稳定的可怕行为。

访民“被精神病”遭到非人待遇,直到应诺不上访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表示:“如果说他们不方便用法律来惩罚你管制你的话,它就用这种手段。”2006年,河南省何永阁因上访被漯河当地电台电视台以“扰乱社会秩序爆光”。并多次被关“黑监狱”、被殴打、四次被关进精神病院、多次被“过电”。何永阁:“似乎50多岁的我,其实是37”。据何永阁表示曾看到有一、二十位因上访而被投入精神病院受害,有二名受害者因被关在精神病院死亡。

曾六度被关押于精神病院的上海访民刘新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也提到:“他们用的酷刑让你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了。他们对我打针,这药打了之后感觉身上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你。他们会一直逼到你不上访为止。”

根据新京报指出,有诸多访民早已被当作精神病处置。如在报导中原本欲至北京上访的山东新泰访民孙法武就是一例,当时信访办主任的陈建法就对孙说,你不能再上访了,你有精神病。当时还有一民警让他签字。后来对孙妻则说:我们把他(孙法武)送去精神病院了。

而当时新泰精神病院院长吴玉柱也坦承:“医院里有许多‘上访’病人,许多人一看就不是精神病人,但政府送人来时,大部分都带着鉴定书,还有公安人员一起,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 导致精神失常甚至致死

而另外一批被精神病的受害者群体则是法轮功学员,而且遭受迫害的时间点更早。以河北省来说,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二十四名学法轮功者在河北保定精神病院遭注射损坏大脑的药物,数人致死,多人精神失常。现年四十五岁的王新凤(化名),曾投书明慧网讲述了自己在保定精神病院曾被四、五个大夫捆在床上,强行打针,之后出现了不正常症状:神志不清、浑身发麻,全身无力。难熬时,不停地在床上翻觔斗,撞墙。

二零零一年学炼法轮功的荣凤贤被送到河北精神病院,被强制注射不明药物后的第二天即死于医院;另外同样是法轮功学炼者的涞源县曹苑茹也像荣凤贤一样,死在保定精神病院。

“法轮功人权”组织2008年向联合国提交的一份报告也披露了青海、湖北和山东省等地,共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于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期间,遭受药物摧残和酷刑折磨,导致他们器官衰竭,肢体残疾,精神失常以及死亡。这份报告已经受到联合国的重视。

甚么叫“被精神病”?

“被精神病”是甚么意思?就是不该收治的却被收治了。依依照送治人来分类有二种,一是政府部门,即将精神病院当作不需要法律手续的看守所,利用医生绑架人。二是近亲属,仅需凭送治人单方面提供的描述,医院就把人强行收治起来。

北大法学院教授孙东东曾指出:“严格地说,我国目前没有法律规定谁有权送治精神病人,也就是说,所有公民都有权送治。”在中国精神病院出院手续必须由送治人办理,否则任何其他人都无法接出。由于送治人就是付款人,医院实际上只对付款人负责。

有一自称是莲塘真人的网民说:这年头很多真正的精神病人无处住院,很多假病人却被强制住院,为利益所驱,精神病院不会主动去收治那些流落街头的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却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强行收治一个正常人,只要有人出钱!

“被精神病”蔓延现象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上行下效,州官放火,百姓跟着点火,随着上访群众被关精神病院的做法被揭露,反而引起被越来越多民众效仿,送治人由政府单位扩大到一般百姓,借用精神病院治疗手段,以限制人身自由逹到强制收治的目的。如2009年广东女子邹宜均因家庭纠纷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其他著名的案例有亿万富翁,有千万富翁,因为与家人或单位领导有矛盾。其他受害者如上海的陈立案、广州的何锦荣案、西安的纪术茂案、昆明的段嘉和案、南京的吴翔案等人都是被以精神病理由强制住院。这荒延的一幕,成为争夺财产的一种绝佳手法?将富翁随意变成精神病。

针对“被精神病”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东南大学法学院卫生法学研究所所长张赞宁教授也指出:“现如今,精神病强制收治的两种常态,即应该被收治的患者被拒之门外,不该被收治的个人却被强制治疗。

他同时说:“我们呼吁填补中国精神科医师职业伦理空白,不仅是为了保护精神病人的权益,也是保护我们每一个人的权益。”,“如果精神病学滥用得不到有效抑制,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