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红楼丫鬟之看晴雯

2010-11-07 05:08 作者:清禾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提到晴雯,首先想到她的美丽,用凤姐的话说,统共这些丫头,都没有她生的好。能够在贾府中上上下下几百个丫头中艳冠群芳,若是在今天,怎么也是个校花级的人物,或是可以在网络上的爆红的天仙妹妹。晴雯精于女工,贾母赏给宝玉的俄罗斯進供的孔雀裘,不小心给烧了一个窟窿,拿出去找专业的织补匠,能干裁缝、绣匠并做女工的,问了,都不认的这是什么,都不敢揽。晴雯拿过来看看,便知道怎样修补,撑着病给补上了,这样的手艺,在今天可做非物质文化文化遗产的继承人。晴雯口齿伶俐,说话爽快,是怡红院中最得宠的大丫头,宝玉为了哄她高兴,撕扇子做千金一笑,留下了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美人之笑。晴雯和宝玉朝夕相处,并没有越轨之事。这样一个姑娘,为什么最后却被王夫人当作狐狸精撵了出去呢?

晴雯的可贵之处在于她的平等意识,她这样回击她的主人宝玉:“二爷近来脾气大得很,行动就给人脸子瞧。”晴雯和宝玉之间不是主人和奴仆间的爱恋,是少男少女之间的情愫暗生。为了一个绣春囊,王夫人小题大做的抄捡大观园,全然不顾诗书之家的体面,让读者看得着实生闷。抄捡到怡红院时,别的丫头打都打开箱子任其翻检,唯独晴雯,最后一个,把箱子当啷一声掀了过来,对抄捡一事发出有声的抗议,让狗仗人势的王善保家的大大讨了一个没趣。晴雯的身上,没有一点奴性。对于自己的同级,一心讨好王夫人的袭人,晴雯骂她是西洋点子花哈巴狗。凡此种种,皆是晴雯可贵、可爱之处。

但是晴雯对宝玉等主子要求平等,但是对地位比自己低的丫鬟,却摆上级架子。坠儿因偷了平儿的虾须镯,被晴雯用簪子扎了手之后马上撵了出去,坠儿的家人也在贾府当差,晴雯此举,坠儿的家人能不记恨?小红给宝玉倒了一杯水,便得罪了晴雯,最后被晴雯、秋纹、麝月等人排挤出怡红院。小红是个三等丫头,但是小红的父母是林之孝两口子,贾府的一级管家,晴雯倾轧小红岂不是与林之孝一家为敌?宝玉临时抱佛脚以备贾政的考问,连带着一院的丫头不能睡觉,一个丫头自己睡得迷糊了头碰到了墙上,吓的赶紧说晴雯姐姐饶命,她怎么不说袭人姐姐饶命呢?看晴雯平日里对那些丫头的态度,分明是半个主子。晴雯不媚上,却欺下,对人对己的双重标准,是人格上的缺陷。她侍宠骄人,插着腰骂小丫头的时候,被王夫人瞧见,而王夫人最是看不惯高调张扬的行事,晴雯在王夫人处种给自己种下了祸根。

宝玉是贾府的金凤凰,怡红院的丫头也跟着地位高其它的丫头一头。当厨的柳家的对晴雯如同半个主子一样逢迎,对于二小姐迎春的大丫头司棋则是另一样态度。宝玉房里次一等的丫头秋纹,别的下人见了也如同见了上级,看秋纹要热水给宝玉洗手这一细节:那婆子回头见是秋纹,忙提起壶来就倒。秋纹道:“够了。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秋纹到探春处,众媳妇忙赶着问好。秋纹的地位尚且如此,更不要提袭人晴雯等大丫头的地位了,远比那些婆子媳妇有体统权势,因此那一干婆子媳妇深妒袭人晴雯等人。非但对晴、袭这些大丫头,对芳官、四儿等得宠的丫头也是一并的嫉恨。芳官的干娘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打芳官来出气,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对晴雯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当王夫人听信谗言要撵晴雯出去的时候,那些婆子高兴的什么似的。

晴雯的判词写道:“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那么,到底是谁在毁谤晴雯呢?

王善保家的自以为是邢夫人的陪嫁,地位比别的婆子不同,但是她到大观园中去的时候,那些媳妇婆子都不怎么趋奉她,没有得到她期望的礼遇,倒是晴雯袭人等一干大丫头得势,因此王善保家的心内很不平衡。绣春囊事发之后,王善保家的以为抓住了把柄,马上在王夫人面前诋毁晴雯。并撺掇王夫人马上把晴雯叫来(审问)。书中这样写道:“原来王夫人自那日着恼之后,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晴雯在贾府的下人中上下结怨,且结怨甚深,这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结果。王夫人问:‘谁是和宝玉一日的生日?’这些婆子媳妇嫉妒怡红院的这些丫头许久,赵姨娘因蔷薇硝之事打这些小丫头的时候,那些媳妇婆子高兴的拍手趁愿,有了这样的机会,这些媳妇婆子如何肯放过!马上就有老嬷嬷指给王夫人这是蕙香,说了这话,这是芳官,说了那话。俗话说,隔墙有耳,宝玉和这些丫头胡闹的时候说的话,早有媳妇婆子告到王夫人那里去了,岂独袭人一人听到?所以王夫人说,说:“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儿神意,时时都在这里。”诋毁晴雯的正是这些地位比晴雯低的一干媳妇婆子等人,他们或者是嫉妒晴雯的地位,或者是与晴雯有过介。

关于晴雯受毁谤一事多花了些笔墨,实在是晴雯之死成了两百年的一段公案。有人说袭人告密,导致王夫人逐晴雯。如果说袭人从未见过王夫人,难道说宝玉和芳官、四儿玩笑的话,王夫人就不知道吗?那些媳妇、婆子哪一个是省事的?大观园里的人物的关系,血缘、亲缘、恩缘、怨缘,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有点什么消息就像风吹草动一样传开,比现在的因特网也慢不了几分钟。赵姨娘和贾政说宝玉已经有了房里人两年了,小鹊隐约听到宝玉二字,马上过来报信说提防着明天老爷考问功课。宝玉的消息这样灵通,难道说实权派人物王夫人对宝玉身边的事,除了袭人,就没有别的渠道么?向王夫人那里告密宝玉身边的丫头的活动,可是讨好王夫人的资本啊!袭人与王夫人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晴有林风,袭乃钗副”,王夫人喜欢的是宝钗、袭人这种类型的人,而不是因为袭人告密。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面前提晴雯的时候,王夫人是第一次听到晴雯的名字,如果是袭人告密晴雯,王夫人早对晴雯这个名字烂熟于心,早就打发出去了。金钏儿和宝玉不过说了几句玩笑话,王夫人马上就撵他她出去配人,对于勾引了宝玉的人——不论谁勾引谁,王夫人的处置就是这样刻不容缓。毁谤晴雯的人,曹雪芹写的明明白白,我从看《红楼梦》起就一直奇怪为何一些文人要归罪于袭人,说袭人柔奸,却不知文人此笔落下便成毒笔,晴雯蒙冤,袭人何尝不冤!

当初晴雯与宝玉吵架,宝玉急了,要回太太撵晴雯出去,袭人拦不住,只好跪下,跟着跪下了黑压压的一屋子的人,宝玉叹了口气,只好作罢。若是袭人真的那样嫉恨晴雯,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何必跪下为晴雯求情?茜雪不就是被宝玉撵出去了吗?若不是袭人拦住,谁能保证晴雯不会成为茜雪第二呢?下笔写袭人告密晴雯的诸公,怎么就看不到这段文字呢?

晴雯带病被逐,王夫人只让带出去几件贴身的衣服,此时晴雯已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墙倒众人推。宝玉让袭人把晴雯的东西瞒上不瞒下的给晴雯送去,并拿些钱给晴雯养病,袭人这样回答:“你太把我们看的又小器又没人心了。这话还等你说,我才已将他素日所有的衣裳以至各什各物总打点下了,都放在那里。如今白日里人多眼杂,又恐生事,且等到晚上,悄悄的叫宋妈给他拿出去。我还有攒下的几吊钱也给他罢。”你看这些,袭人嫉恨晴雯么?当初晴雯是怎样奚落袭人的?可是晴雯落难时,袭人有一点幸灾乐祸么?而那些婆子媳妇对晴雯是怎样的落井下石?袭人此举,算不算大度呢?

宝玉感谢袭人照顾晴雯时时,袭人自嘲道:“我原是久已出了名的贤人,连这一点子好名儿还不会买来不成!”晴雯、芳官、四儿被逐,连宝玉都疑心袭人告密,我看到袭人此语,也颇为袭人感到心酸。跟着曹雪芹这样写道:“晚间果密遣宋妈送去。”这可不是一处闲来之笔,一个“果”字告诉读者袭人说了,也做了,不是在宝玉面前应景儿,一个“密”字也凸显袭人行事低调风格。同样是怡红院得势的大丫头,为什么那些婆子媳妇可以中伤晴雯而对袭人无奈?袭人做事谨慎不授人以柄,从这件事可窥一斑。

事实上,晴雯、袭人、秋纹、碧痕等人在无意中是把她们这些人划到一个圈子里去的,一直是一致对外的,他们几个人在宝玉身边围成了一个圈子,不容“外人”染指,一直把宝玉围的严严实实。比如她们之间可以互相取笑,取笑碧痕打发宝玉洗澡,晴雯奚落袭人说打量你们干的那些事我不知道,还挖苦袭人说都是这屋里的人,难道谁比谁高贵些,等等,她们之间有矛盾有冲突,都喜欢宝玉,都在争宠,晴雯明争,袭人暗夺,但是她们之间的矛盾是“内部人”之间的矛盾,当她们看到小红从宝玉的屋子里走出来之后,立时感到这是一个威胁,马上结成同盟,把矛头对准小红。

晴雯的性格急躁,说话锋利,是长处亦是短处,得罪人处太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晴雯和黛玉是一类人,是真正的水做骨肉的女孩儿,不见容于贾府这个龌龊的名利场,黛玉在贾府的地位比晴雯高出多少?黛玉最后的结局又如何?故晴雯之死,罪不在袭人。

王夫人不喜黛玉,不喜宝玉和黛玉亲近,但黛玉的母亲是贾母的亲生女儿,贾府的大小姐,王夫人不能撵黛玉走,但是晴雯,不过是赖大家的当作礼物送给贾母的一个使唤丫头,王夫人要处置她岂不是易如反掌。晴雯上不容于王夫人,下结怨于贾府众仆人,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只因美貌便成了众人口中的妖精,狐狸精,带病被撵出大观园,“霁月难逢,彩云易散”,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香消玉损,拉开了大观园众女儿风流云散的序幕。晴雯的一生,着实令人叹惋。

点击论坛原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