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朝崩溃在即 中共无计可施

2010-11-07 12:57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25
    小字

在准备这期节目的时候我注意看了一下,我发觉反映中国国内的文章集中在一个有关物价的问题。原来我们看有关物价的文章比较多,感觉有点泛泛之谈,就是涨价了,特别是房子价钱怎么怎么样了,大家都在说这些。这一次我觉得不太一样就是突然的转向,转向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的东西上,就是柴米油烟酱醋涨价,这些东西突然的暴涨,而这种暴涨反映出的不是一个地区两个地区,整个大陆从南到北集中主要的城市地区都出现这种状况,我觉的这很特别。

而且网上有另外一个说法我注意到大概前两三天,香港金管局的总裁姓郭和包括前任金管局的总裁姓任都提到说,目前香港一定要做好准备,有可能遭遇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在他们两个人的讲法当中,就是说这次金融风暴不是说可不可以避免的问题,而是说什么时候来的问题和来了之后香港将如何应对。而在《苹果日报》提到说在香港十月一号的立法会上曾经提到这次金融风暴如果来了之后香港会怎么办?可以看得出来香港没有什么办法,除了一些所谓行政上的防范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因为香港本身的汇率采取联系汇率制跟美元是直接挂钩的。

他在文章当中也提到一个概念,目前美国因为要刺激经济所以要放量发行货币,就是大量印制钞票。大家注意美国的中期选举,也就是众议院的全部议席的选举和参议院三分之一的席位选举结束了,共和党取得胜利,翻盘,共和党取得胜利的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奥巴马上台两年里并没有改变目前经济如此颓废的局面。作为美国人来讲很实在,你干不了我就不投你的票,这是很直接的一个做法。网上我也看到是美国将决定继续将放量发行货币,争取使得美金贬值,如果使得美金贬值,直接造成国际之间的货币战以及来保证美国的普通人的工作相对稳定,不受进口货的冲击,这是他基本的一个概念。

另外在《苹果日报》文章当中也提到,其实中国也在大量印钞票,所以造成通货膨胀的压力极大。我看到有一个对程晓农的采访,提到大量印票造成物价的飞涨,而中国又在加息,他说加息是因为原来印票子希望人们消费,结果印票子没有进行消费反而转向了投资,他说这种情况就很麻烦。我个人的体会就是这种转向投资的原因是因为极少数的大陆人控制着绝大部分的财产而造成的今天的局面。

这是我提到的物价的问题,但是这一期节目在提到今天主要的物价的概念当中,其实在湖南有一份报纸叫《潇湘晨报》,它最近推出了一系列的纪念文章,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出的是特刊,根据报道说《潇湘晨报》是湖南影响力最大的都市报。他写了多篇的评论以及分析文章来回顾当时辛亥革命推翻清朝统治结束中国帝制的历史事件,这件事情结果给中宣部给封杀了。我觉得这个封杀的概念跟我们目前所提到的物价飞涨它能联系在一起,大的背景是联系在一起。

我们就先说一下有关《潇湘晨报》的报道。我看到《潇湘晨报》报道的题目,这一系列的特刊文章,题目是这么说的——《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已经丢尽了它的脸》。这个题目我最初看的时候我觉的有点怪怪的,我说怪的意思就是说在大陆今天怎么有人敢骂中共呢?有人怎么敢预言天朝马上就要垮台了,而且中共的利益集团已经丢了它的脸。我觉得这个题目你就放在今天来说是非常准确的,不成想,它是一份纪念辛亥革命的一系列的文章,所以我就理解到了,这其实是作者本身在影射着什么,就是说利用历史事件来影射当今的政治与社会的氛围,我觉得是这个,也确实,我这么看,中宣部也是这么看的。中宣部认为《潇湘晨报》在影射今天的天国王朝,所以就是星期二传出了《潇湘晨报》的总编刘建以及执行总编辑龚晓月被停职了的消息。

文章里接着介绍说,中共宣传部认为这里提到的“天国王朝”一词就是今天被中共鼓吹的大国崛起,被誉为天朝,这是他的说法吧。文章里接着提到说报纸的执行总编辑龚晓跃还撰写了卷首语,这个卷首语题目叫做“所谓天下事”。文章说到这个国家及其国民的愿望可以归总为宪政二字,国家求宪法巩固根本,而国民盼宪政确保权利。这完全说的就是今天,你今天放在大陆就这么回事。

他还引述了历史学家唐德刚的话,唐德刚说,中国历史从古代一路走到清朝末年就到了三峡了,无论时间长短,历史三峡终必有通过之日,从此扬帆南下随大江东去进入海阔天空的太平之洋。这个影射更明显,就是说历史的中国现在正在通过三峡,三峡的险滩,三峡的陡壁,三峡的波涛汹涌都是有它使命的。换句话说就是过了三峡之段就是长江直下东去了,那迎来的呢就是海阔天空的太平之洋。今天他把三峡比喻为今天中共对整个社会的控制的这种概念,这样的严控就像陡峭的三峡使的长江之水波涛汹涌。

文章后面提到的更直接,说朝廷越处处修墙,人民就越善于翻墙。面壁十年图破壁,这是近在眼前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翻墙者对抗修墙者的历史。修墙者的心魔之强,高到一尺,翻墙者的翻越之道必然暴涨一丈。这完全就是说的今天,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不会把他认为清朝,对吧?这里说面壁十年图破壁,从江泽民所谓的掌握政权之后,他把陈希同98年打倒之后认为他最终是掌权了。这十年是今天中国所谓的发展的十年,但这十年也是中国人唾弃江泽民的十年。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怪的一个概念,而就在这十年之初的99年的七月份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对真善忍的迫害,实际整个在大陆的人,社会的一个道德准则被摧毁。当人们面对这种迫害的时候人们都默不作声,甚至是助纣为虐,因为惧怕自己利益而遭受迫害的时候呢,自然整个社会的道德就出现了沦陷,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面壁十年图破石壁很象描述这十年。

他接着说近在眼前的历史那不就是当今么,实际上就是翻墙者对抗修墙者的历史。那今天很多朋友在听我石涛评论的时候不就得靠翻墙,而这个修墙者不就是在阻挡着石涛评论来传到大陆么?这就是太明确了。所以呢有网友就嘲笑说没有听说过清王朝如何修墙,到常见今天的人在翻墙。这是非常有意思,整个这一段呢他抛析出现在这个社会的真实状态。另外他也告知着人们在今天的大陆呢,很多有志的知识分子,起码他面对他面对现实的状况呢采取了一种唾弃的态度,面对现实的状况他不愿意没着良心的来欺骗自己,他以他可能的方式,以他可能的机会,以他可能的能力,来表达出自己内心良知当中对他的敲打之后的反应。所以这篇文章我觉得相对来讲是非常的到位,跟原来的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登的文章极其类似,不能讲中宣部呢对号入座,所以他把自己当成呢天朝的一个主要的看管者,也就是他承认自己就是一个修墙者,所以修墙者看到这样的文章自然就要给封杀掉。这是在大的背景之下出现的思考性的文章,这种思考性的文章我觉得是今天社会当中身边随便看一看就能找到这样类似的,只是如何表达出来,我觉得唯一的差距就在这。

这篇文章提出来的就是一个大的背景,那么今天更大的背景是什么呢?就是一切都是涨涨涨在涨价,看过这种涨涨涨涨价的说法呢给我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像一九八八年。大家知道1989年发生了六四事件,而六四本身是以反腐的概念出现的,而88年大家知道那个时候还有外汇人民币,一个外汇人民币可以换掉两块两毛六分钱的普通的人民币。当时的通胀就达到这份上了。而当时有另外一个概念呢就是存款的利息非常高。我印象中的五年定期存款每年的年息达到12.5%,我记得这么清楚当然是因为我也存过钱所以我记住那个数了。而当时来讲能够有能力存钱的人呢,其实很多人来讲相对就是生活不错的了。其实对比现在呢,我觉得也很有意思。就是有一部分人确实富了。随着物价的飞涨呢,他购买的欲望也很强盛。我个人来讲呢,当时就有这种感受,就是愿意去买东西。觉得商场里东西很多价格变化有很大,所以大家就在抢东西。那时候比较典型的就是抢黄金。那时候手上能带着金镏子那不得了,跟今天的黄金的价格只是绝对价值的多少,而它的波动的感念和人们心理中的概念极其类似。但是呢正是这些有能力的消费的人呢他看不到另外更底层的人们更普通的人们他生活的艰辛。我记得有一期的石涛评论中我提到过,说现在的状况有点像八九六四之前的状况。今天整个社会的物价的飞涨我觉得看起来更象,虽然我没有身处在大陆,没有身处在北京,但是从整个网上报的情况呢很类似。

大家可以看到BBC登的一篇文章,这个中国人写的,在“大家谈中国”中,他的题目是这么说的,《我只看好物价上涨成为今年年度的最热词》。他上来就提到由于农产品涨价,不仅中国出口的农产品涨声一片,国内市场的食用油也出现了新一轮的上涨,随着行业龙头康师傅和古井贡分别调高了旗下部分产品价格之后,相关的方便面和高档的白酒行业将面临着涨价的压力。他接着后面说了一些词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当然今天老百姓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不涨才怪呢,涨了就不怪了,所以今年出现了很多特别的词汇。包括“蒜你狠”这是指大蒜,“豆你玩”,“姜你军”吃的姜,葱姜蒜都再涨价,他说还包括“糖高宗”“油你涨”这是油价,刚才是糖价,“苹什么”“白内涨”“ 萝你命”这是萝卜,也就是这些的,萝卜油啊葱姜啊蒜,这都是我们中国人平常要吃的东西。如果这些东西都在年年涨的话,一天翻三翻这么随便涨的话,确实就意味着今天大陆的生活状况出现了非常麻烦。而这样的涨价的概念我在88年是曾经经历过的。

文章呢因为写得比较长,他首先提到电油价格的上涨,电呢出现了一个所谓阶梯电价的讨论,但是讨论的水深火热,大家争论不休。到目前虽然没有成为事实,可是人们都普遍认为,所谓阶梯电价就是变相涨钱,而就在电价还没有最后决定的时候,成品油的价格已经实际上涨了。他说再加上当前的方便面和白酒的价钱的上涨呢,那就意味着新一轮的涨价呢已经在眼前了,而不是什么讨论之说了。他紧接着说老百姓的生活就出状况,因为生产者会把它生产成本的涨价呢转移到消费者和老百姓身上,就会出现一种恶性循环。这种恶性循环,面对整个社会的局面他是没有办法的。这是其中的一篇文章。我觉得他最有意识的就是他提到的一系列的说法,包括葱啊蒜啊等等这样的涨钱。

有另外的一片文章呢,就更有意思,他叫涨涨涨,纸币老虎越养越肥。文章提到中国央行超发了四十三万亿货币,引爆中国大陆通暴的危险。有一种说法说,你可能跑不过刘翔但你一定要跑过CPI,这种CPI就是物价消费指数。他说近年来呢房价涨,肉价涨,油价涨,粮价涨,菜价涨,饭价涨,棉花价也涨。中共指出短期内物价上涨压力依然存在,原因何在呢?说你再跑你也跑不过官方乱发钞票。这就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状况。

文章里还引述了中国人大财经委的副主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的院长叫做吴晓灵的说法。吴晓灵说过去相当一段时间里面,央行存在着货币超发的问题,特别是09年,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采取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那这个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实际他说出了一个问题的根本原因。而且针对央行加息的做法呢说央行加息其实来的太晚了,货币超发已经那么严重,早就应该实施紧缩政策来遏制通胀。

而程晓农在另外一篇被采访的文章当中直接提到说,实际在很多放量货币的投入中呢,包括四万亿的救市,这是08年四万亿的救市。记得当时我跟大家已经提到过,那四万亿不会到我们老百姓手里,那四万亿一定被当官的或有实权的这些个大家族们掌握着,然后轮番的在市场里轰炸。程晓农在这里提到,那本来是刺激消费的钱,结果没有去消费反而转向投资。转向投资之后呢老百姓消费还是消费不起,出现了更加恶性的膨胀。所以这种恶性的膨胀到头来就会是整个社会的状况出现一个非常特别的现象。

那大家知道目前房价依然在涨,包括上海,北京,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的房价根本就坚挺不下造成的原因,很多普通的中国人在他实际的货币持有量当中呢,房屋占他的消费占有绝对的比例。我们只是笼统地说,比如说一个人挣三千块钱,如果他有关房子的消费要占一千八百块的话,那留下他的其它的消费,日常的生活只剩一千二百块。而这一千二百块呢,面对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这些东西,大家刚才也看到了“蒜你狠”啊等等这些我们日常的生活品如果涨价的话,也就说这剩下一千二百块钱来支撑我们日常生活的这个东西贬值了,那势必直接威胁到老百姓普通的日常生活。如果一个人收入三千块,如果说政府在给他补偿,说通货膨胀再给你们加上一百五,他挣三千一百五,但是他扛不住整个柴米油盐的涨价,因为当柴米油盐涨价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社会当中一个石头子都涨价了,如果一个石头子都涨价的话,政府给你所谓的应对通货膨胀的钱增加的工资他是有限的,一百两百五百,它一定是有额度,而整个社会层面日常消费当中的消费品,全面涨价的话那是无度,除非你的呼吸不要钱,其它都要钱。

那在这个背景下,以无限制的涨价来应对有限制的补偿的时候呢,老百姓的实际的消费能力就减弱了,而这个社会要仰仗老百姓要提高它的消费,因为还有一个外汇的问题,中国的经济呢百分之六十六是靠着外汇来支撑的,GDP靠外汇支撑的。而当货币贬值时外贸出口本身就会降低,外贸本身就会出问题。所以在内外交困的时候,本来想刺激国内的消费,结果拿出来本来想刺激老百姓消费的钱呢,被当官的各大家族们拿去投资了,所以才会出现目前这种状况。人人都知道这是天朝崩溃前的状况,正像刚才潇湘晨报当中那篇文章题目一样,天朝将要崩溃时,利益集团已经丢尽了它们的脸。

大家注意到,中共高层的官员呢,他们的孙子有多少是拿着中国的护照,有多少是拿着美国护照,加拿大护照,澳大利亚护照,新西兰护照,你可以查查,有多少儿子是外国人,有多少孙子是外国人。当中共最高层的这些人里面,他们的儿子孙子都成外国人的时候,当他们的儿子孙子都意味着这个天朝要崩溃的时候,当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家族们安顿好的时候,他会肆无忌惮的利用他所有可以掌握的机会为他的家族挣钱。挣完钱,保证子孙后代有福,变成美国人。把人民币弄完了,从国库里拿来,以冠冕堂皇的手法和说辞拿来变成他们家的财产。这就是今天的事情,而老百姓呢就更加得苦不堪言。

所以在整个社会层面当中呢,货币量极大,钱也多,看起来市场也繁荣。而老百姓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每天要顾及吃喝的老百姓们实际购买力却下跌了。而另外掌握着绝大部分钱的极少数人呢,却觉得这个社会太美好了,因为他可以买所有他想买的东西,因为他太有钱了,因为他掌控着国家的钱,因为他太有本事了。这就是最最特别的地方,这是目前最可怕的。所以我形容过,在1988年的时候很多人买金镏子。而所谓的人们能挣钱人们敢花钱实际上是极少数的一部分,这个和今天的社会是一样的。仅仅是幅度大小,也就是币值的大小。当时可能是挣两千块,今天可能要挣二十万才能够对等下来。但是它的性质,内在的性质是一样的,所以真是应了潇湘晨报那个题目,天朝要崩溃,天朝的崩溃呢一定是来自于掌控、吹嘘今天天朝伟大的这些官员们和这些家族们。

那好今天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