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堯的故事】四十三:大司農初見王母(圖)

『天意難違,無法可想』

2022-05-07 06:0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西王母說道:「我不是不憐惜百姓,不肯施救,不過現在尚非其時,無論哪路神祇,行事終要以天命為大,否則只能是事與願違的。」
西王母說道:「我不是不憐惜百姓,不肯施救,不過現在尚非其時,無論哪路神祇,行事終要以天命為大,否則只能是事與願違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上集:【帝堯的故事】四十二:大司農上崑崙山

大司農和青鳥使者邊走邊談,忽然發現自己摔倒弄髒的衣服不洗而淨了,正在納悶,就聽那少鵹道:「這是風的作用。此地山上的風叫作『去塵風』,所有一切塵垢,都能去滌淨盡,不留纖毫。所以此地的房屋、庭宇、器具,不用灑掃洗涮,那衣服更不必說了。」大司農聽了,真是嘆羨之至。

且說大司農這次上岸,是從崑崙山東隅到西北隅去,幾平橫穿崑崙山,所以走的日子不少,看見的奇異物件亦不少,都是由三青鳥使細細的說明。在東面走進一座大城,便看見兩種奇樹:一種叫沙棠樹,其果實狀如海棠,開黃花,結紅果,其味如李子但沒有核。大司農嘗了幾個,覺得非常甘美。一種叫琅玕(ㄍㄢ,gān)樹,高大絕倫,枝、葉、花都是玉生成的,青蔥可愛。微風吹起,枝柯相擊.錚鏦有聲,其音清越。比起民間屋檐下所懸的鐵馬,不知道要高妙幾百倍。少鵹道:「此山五方,按著五行,各有特別的樹。此處就是沙棠、琅玕兩種。西面有珠樹、玉樹、璇樹、不死樹四種。南面有絳樹一種。北面有碧樹、瑤樹兩種。中央有木禾一種,其高三十五尺,其大五圍。總而言之,此山之上,萬物無不齊備。這座大城名叫增城,共有九重,重重上去,共高一萬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六寸,就是最上重了。最上重的那一座城,亦有四百四十個城門,每個城門廣約四里,其高可想而知。

城中最大的宮殿足足有一百畝地之大,名叫傾宮。傾宮中又有一間,處處以玉裝成,極其華麗,而且有機括,可以使它旋轉,要它朝東就朝東,要它朝西就朝西,所以名叫旋室,亦叫璇室。這種旋室,敝主人那邊亦有一間仿造。四百多城門之中,有一扇城門,名叫閭闔門,就是西門。那門內有一個疏圃,是種天帝所食蔬菜的地方,四面浸以黃水,黃水繞了三週,仍復歸到原處,從古以來不增不減,亦名丹水,人能夠飲它一杓,就可以長生不死。敝主人的不死之藥,就是用此水來配製的。

從第九重增城上去,再高一萬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六寸,就是涼風之山了。人能登到這座山上,不必服什麼藥,亦可以長生不死。再上去高一萬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五寸,就是懸圃之山。人若能登到此山,不但長生不死,而且具有神靈,能呼風喚雨了。從懸圃山再上去,高一萬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五寸,這地方便是上天,就是天帝之所居,不是神,就不能到了。」

大司農聽了一想:「崑崙山竟有這樣大,這樣高,真是不可思議!」乃問道:「此番過去,必須走過嗎?」少鵹道:「不必走過,而且亦不能走過。某等此番只從最外的一重增城斜過去,到那面第九重增城上就是了。」大司農道:「最高的上天,足下等去過嗎?」少鵹道:「某等只到過涼風山,懸圃山已不能上去,何況上天呢。平時聽敝主人說,上天之上,極其平坦,方約八百里,其高萬仞,可謂世界上最高之地了。」

大司農與三青鳥使一路談談說說,過了多日,穿過了第九重城,那城上大書「龍月」二字,不覺已到西王母所居之地。

大鵹先去通報,回來說道:「敝主人請貴使者稍息,明日再行延見。」當下大司農在客館之中,淨心息氣,虔誠萬分,希望見了西王母之後,能答應自己的請求。

到了次日,青鳥等引導著大司農,曲曲彎彎的往山上行進。

這時,大司農秉著誠心,目不旁視,但覺一路古松翠柏,瑤草琪花,不是人間景物而已。很快,到了一個闕(皇宮門前兩邊供瞭望的樓:宮闕)前,上面大書「瓊華」二字,走進闕中,四面都是金碧輝煌的房屋。最後到了一座大殿,深廣足可容納數萬人,內中男男女女,站著的已不計其數。青鳥請大司農暫侯,先進去通報。過了一會,出來說道:「敝主人請見。」大司農整肅衣冠,跨進殿中。只見許多美女擁著一個環珮叮噹的老婦,迎將上來。青鳥就向大司農介紹道:「這位就是敝主人。」

大司農不看猶可,一看之後,頓覺一驚。原來大司農起初以為,王母娘娘是天下聞名的神仙,她手下許多仙子亦都是美麗絕倫的,那麼她的面貌即使不是十分美麗,亦當然是個端正和靄的一位老婆婆模樣。哪知現在一看,只見她的頭髮蓬蓬鬆鬆,好像有幾個月未曾梳洗過似的,頭上戴著一支玉勝,滿嘴虎齒露出,氣象威猛,儼然是一個雌老虎,所以心中甚為詫異。然而外表不敢流露,當下就恭恭敬敬的下拜。

西王母亦還禮答拜,回身請坐,只見西王母臀部拖出一條豹尾,坐下之後,翹起地上,搖搖動動,更是可怪。但是這個時候大司農不敢亂想,趕忙將帝堯命他來的意思,委曲說明,並且懇求她大發慈悲,趕速施救百姓的災苦。西王母道:「聖天子的心意,我早已知道了。不過,有一句極簡單的話和尊使說,叫作『天意難違,無法可想』八個大字而已。」大司農聽了,慌忙道:「天意雖是如此,但棄久聞王母有回天之力,何妨格外施仁?況且天心總以仁慈為本,就使王母趕速拯救了,於天意亦不算違背,務請憐憫蒼生為幸。」說著,又再拜稽首。

西王母亦還禮,重新坐下後,說道:「我不是不憐惜百姓,不肯施救,不過現在尚非其時,無論哪路神祇,行事終要以天命為大,否則只能是事與願違的。現在我知道下界雖有災情,尚不算大,還有極大的大災在後面呢。況且我們神仙就使要救助你們下界,亦必須你們下界有一個可以受我們幫助的人,不能是我們神仙親自來做的。老實和尊使說,將來平定下界大災的那個人,現在還沒有出生呢,到得他出生了之後,再長大成人,出來做事了,那其間我一定叫人來幫助你們。現在這個時候,我實在是不能作什麼。」大司農忙問道:「那麼王母所說的這個人,要幾時才降生呢?」西王母道:「大概還要過三四十年。」大司農大驚道:「三四十年,如此大災,不是黎民都要沒有了嗎?」

西王母道:「有聖天子在上,又有尊使的善於教導農稼,使百姓多有儲蓄,不過百姓多受一點困苦就是了。」大司農聽了,還是苦苦懇求。

西王母道:「老實和尊使說,可救我必救。當初令高祖黃帝,為蚩尤戰敗,並未來求救於我,但是我亦派人去救。今番雖有聖天子和尊使的這種誠意,苦於時機未到,叫我亦無法可想。聖天子是超越今古的仁君,我知道他自從即位以來,無日不在憂勤惕勵之中,這是很可欽佩的。尊使可歸去奏告聖天子,稍釋憂勤,將來大災平定之後,至少總有二十年升平之福可享,現在勸他不必性急吧。」

大司農見西王母的話說到如此,不好再說。但是千山萬水而來,目的終不能達到,心中不免怏怏。西王母道:「尊使來到敝地,頗不容易,明日已邀幾個朋友,請尊使同來敘敘,不要客氣。」說罷,向青鳥道:「你引了尊使向各處遊玩一轉,明日仍一同前來。」青鳥應命,就來招呼大司農。

 

主要參考文獻: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