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堯的故事】之八:奉詔除封豨(圖)

2020-12-07 09:48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老將羿帶著徒弟逢蒙等殺死了猰貐,陶唐侯拜表到帝摯處覆命。
老將羿帶著徒弟逢蒙等殺死了猰貐,陶唐侯拜表到帝摯處覆命。(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上集我們講到老將羿帶著徒弟逢蒙等殺死了猰貐(ㄧㄚˋ ㄩˇ,yà yǔ)這個怪獸。羿等歸國之後,陶唐侯慰勞一番,隨即拜表到帝摯處覆命。這時帝摯在位六年,將朝廷政務都托付在驩兜、孔壬、鯀三個人身上。

這三個人見到陶唐侯的報捷表文,驩兜就說:「陶唐侯居然能夠殺了猰貐,以後威名愈大,這可怎麼辦?」

孔壬道:「不要緊,前日我接到四方報告,作亂的人正多著呢。東方有大風,佔據沿海一帶;西方有九嬰,佔據凶水之地。聽說都是有非常本領的。南方更有一條妖蛇,盤踞在洞庭之野,被牠吞吃的人很多,我們只要下令叫陶唐侯去翦除,陶唐侯那邊所靠的不過就是一個羿,東西南北各處叫他跑起來,也儘夠斷送他的老命了。況且陶唐雖是個大國,也不過百里,兵役糧餉都有限,我們叫他去打仗,不給他接濟,包管他坐困,豈不是好嗎?」

果然帝摯聽了驩都等人的蠱惑,降詔與陶唐侯道:「現在桑林之野生有封豨(ㄒㄧ,xī),洞庭之野藏有巴蛇,大為民害,朕甚憫之。前日少咸山猰貐汝曾迅奏膚功,朕心嘉賴。此次還是命你派兵前往誅除,以拯兆民,朕寄厚望」等語。陶唐侯接到此詔,召集臣下商議。

羿道:「可怪現在天下都是一班畜生在那裡攪擾禍害,真是從古沒有的。」

務成子道:「大凡天下大亂的時候,割據地方、為民禍害的有兩種:一種真是畜生,吃人害命,就是這種封豨、巴蛇之類;還有一種似人非人,但是只為自己爭權奪利算計,心中全無百姓,使百姓大受其害。這種人,將來還要仰仗老將的大力去驅除他們,一則為天下造福,二則為真王樹德,區區封豨、長蛇,還不過極小的事呢。」

陶唐侯道:「現在此事自然非司衡不可,請司衡不要怕辛苦,為百姓走一遭。」

羿聽了亦不推辭,正要站起來,務成子忙止住道:「且慢且慢,某知道老將有神弓神箭,除滅封豨是極容易的,但是那巴蛇卻非封豨之比。牠有毒氣,噴出來很是難當,還須有防備才好。」

羿道:「那麼怎樣呢?」

務成子道:「當初黃帝的時候,貧丘地方有很多靈藥,但那地方卻有很多毒蛇,黃帝屢次想去,去不了。後來聽了廣成子的話,隨行的人個個都帶雄黃,那些毒蛇方都遠遠避開,可見得制伏毒蛇全靠雄黃。所以老將此去,必須多備雄黃。」

羿問道:「哪裡可以弄到雄黃呢?」

務成子說:「西方山中,尤其是武都山谷中所出的顏色像雞冠的黃色的,品質最好。處在山的陽面的為雄雄黃,山的陰面的為雌雄黃。雄的才好。」

陶唐侯道:「那麼先派人到武都去採辦,如何?」

務成子道:「現在恐怕有點難,因為那邊新近出一種怪物,名叫九嬰,專是陷害人民,採辦雄黃的人決不能通過去呢!」

羿道:「那怎麼辦?」

務成子道:「依某愚見,老將此刻先去剿封豨,一面由陶唐候申告朝廷,說明要除巴蛇,非先得到武都山的雄黃不可,要往武都山取雄黃,非先剿滅那邊的九嬰不可,且看朝廷辦法如何,再行定見吧。」

羿冷笑道:「朝廷有什麼辦法?不過仍舊叫我們去就是了。」

務成子道:「果然如此,老將還得一行。某剛才說過,這種民賊多著呢,老將一一去打平牠,一則為天下造福,二則為真王樹德,想來老將總是願意的。」

羿聽到此,連聲說道:「願意願意,如先生所說,只要我能盡力的,無不盡力。」

於是一面陶唐侯申奏朝廷,詢問辦法;一面老將羿就帶了逢蒙和二百個兵士徑向桑林而來。

原來那桑林就在菏澤的南面。一片平原,密密的都是桑樹,本來當地百姓生活富足,自從來了這封豨,百姓被牠吞吃了大半,其餘的都逃走了。大好桑林全都荒廢了。那封豨就藏在桑林裡。據當地人說,這封豨是個神獸,很能變化,所以百姓用盡方法,總是捉牠不得。

羿打聽明白,就和逢蒙商議。逢蒙道:「既是神獸,只能用計取,不能用力攻。弟子想來,牠所憑依的不過是密密桑林可作隱蔽,現在先用一把火將桑林燒盡,使牠失所憑依,那麼自然易於擒捉了。」

羿道:「你的話不錯。但老夫之意,這桑林是百姓之生計,統統燒去了,須有多少年不能恢復,那百姓如何過活呢?所以,還是另想辦法吧。那封豨不過一個獸類,難道我們兩個人還敵不過一獸嗎?」

逢蒙聽了不用他的計畫,心中不快,但亦只能服從。

到了次日,羿率逢蒙一干人帶了弓箭、器械和繩索等到桑林四周察看情形,正在看時,忽見前面一隻比大象還大的豬,張口舞爪,狂奔而來,其勢凶猛。

羿不敢怠慢,連射兩箭,逢蒙亦連射兩箭,箭箭都中。但這傢伙雖然身中四箭,還是直衝過來。羿和逢蒙慌忙避入林中,哪知地下盡是泥濘,兩腳全陷下去,拔腿不能,難以動彈。那封豨卻一頭撞進來,就要吞噬。羿趁勢一箭,直貫牠的喉嚨,那封豨長嗥數聲,化道黑氣,穿林而去,數十株桑樹被牠摧倒。

這裡眾人趕緊過來,把羿等一一拖出泥濘。逢蒙道:「這個封豨真是神獸,為什麼一道黑氣就不見了?倘使牠再化一道黑氣而來,那麼我們真危險呢!」

羿道:「不要緊,我知道牠受傷已甚重,料難為患了。」說著,就帶了眾人沿著桑林中的路一直追尋去,約有二里之遙。

最後到了一個大土丘,只見土丘四面骸骨縱橫,堆成小山。逢蒙道:「這裡一定是牠的巢穴了,我們細細搜尋吧。」忽有兵士發現一個大穴口,裡面幽黑,深不見底。

羿道:「這封豨一定藏在裡面。」忙叫兵士將繩索結成一個大網,布在穴口,一面取箭向穴中射去。陡然聽見狂嗥之聲,就有一大物衝穴而出,眾人急忙把網一收,那知封豨力大,幾乎捉牠不住。羿急忙又是一箭,封豨才倒下來。於是眾人收了網,幾十個人拖了牠走。

逢蒙道:「不怕他再化黑氣嗎?」

羿道:「老夫剛才這支箭是神箭,牠不能再化了。」

出得林外,大家休息一會,又拖到有人煙的地方。眾多百姓都來圍觀,無不拍手稱快,都道:「我們這幾年被牠吃去的人不知有多少了,又佔據了這桑林,我們不被牠吃掉,也因為沒有生活,飢寒交迫的死了不知有多少了,難得陶唐侯派老將軍來為我們除害,救了我們,真是感恩不淺。」

當下眾人收拾這封豨的屍體,從牠身上取出六支箭,都是羿和逢蒙所射的,內中一支較小,羿把牠揩洗乾淨,收起來,說道:「這是我的神箭,將來還要用呢。」

逢蒙聽了,問道:「這就是神箭嗎?老師從哪裡得來的?」

羿道:「這是老夫幼時專心一志研煉得來的,並非仙傳,亦非神授。還有一張神弓,亦是如此,可以仰射星辰。」

逢蒙道:「弟子追隨老師幾十年,從來沒有聽見老師說起過。」

羿道:「這不是常用之物,而且極不容易做的。老夫早想傳授你,但是因你年齡太大,煉不成功,所以就不和汝說起了。」

逢蒙聽了,嘴上不說,然而因此頗疑心羿不肯盡心傳授,不免有怨望之心了,這是後話不提。

且說眾人解剖封豨,忽然發現牠的兩髀(ㄅㄧˋ,bì)上各有八顆白而圓的斑點,大家不解,紛紛議論。

羿道:「依此看來,這封豨真是個神獸了。老夫知道天上的星宿叫奎星的,還有一個名字叫作封豨,共總有十六顆聯合而成。那奎字的意思本來是兩髀間之意,因為奎星像兩髀,所以取名叫作奎。現在這封豨兩髀既有十六顆白點,上應奎星之精,豈不是個神獸嗎?」

眾人聽了,方才恍然。到得次日,羿和逢蒙就率領眾兵士回去向陶唐侯覆命報捷去了。

那三個壞人接了捷報,又要出什麼壞主意呢?

 

主要參考文獻:鐘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