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堯的故事】之四:帝嚳四子 姜嫄生後稷(圖)

2020-11-19 12:13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帝嚳的四個妃子,各個都生了一個兒子:正妃姜嫄生棄;次妃簡狄生契;三妃慶都生堯;四妃常儀生摯,但是摯卻是長子,而堯是最小的兒子。
帝嚳的四個妃子,各個都生了一個兒子:正妃姜嫄生棄;次妃簡狄生契;三妃慶都生堯;四妃常儀生摯,但是摯卻是長子,而堯是最小的兒子。(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本篇給大家講講堯的幾個哥哥,也就是帝嚳的另外幾個兒子。前面講過,起初,帝嚳的幾個妃子,除了四妃常儀生了一兒一女,別人都沒有生子女。後來,在堯之前,帝嚳的正妃,生了一個兒子,這也是挺有意思的一個故事,在歷史上也是很有名的。

先說說帝嚳的正妃。前面我們講過了,她是有邰氏的女兒,名叫姜嫄。嫁給帝嚳多年沒有生育。據說她已經46歲了,還沒有孩子。有一次她隨同帝嚳去祭祀女媧廟。同時也拜求女媧神賜給她一個兒子。剛到廟門不多幾步,只見路旁泥土地上面有一個極大腳印在那裡,五個腳趾看的非常明顯,那個腳印足有好幾尺長,就是那個大腳趾頭,比平常人的整個腳也還要大些。看那個腳印的方向,足跟在後,五趾衝著廟門,應該是走進廟去的時候所踏的。

那時,帝嚳正在仔細看那廟宇的結構,仰著頭沒有留心。姜嫄低頭而行,早一眼看見了,詫異之極,暗想:「天下竟有這樣大的腳,那麼這個人不知道有怎樣大呢,可惜不曾看見。」正在想著,一面腳步慢移,不知不覺一腳踏到那大人的腳跡上去了,所踏的恰恰是大拇趾。哪知一踏著之後,姜嫄如同感受了電氣一般,頃刻間覺得神飛心蕩,一時如醉如痴,如夢如醒,幾乎要想臥到地上去。

晚上回來姜嫄這夜就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極長大的人向她說道:「我是天上的東方蒼帝,那廟宮前面的大腳印跡就是我的腳印。你踏著我的大拇趾,真是和我有緣。我奉女媧娘娘之命同你做了夫妻,你如今已有孕了,可知道嗎?」

姜嫄夢中聽了又羞又怕,不覺豁然而醒,心裡想想,越發詫異,心想是不是妖邪呢?但是又不好意思對帝嚳說,只得藏在肚裡。日月如梭,很快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不到半個時辰,小兒落地。姜嫄一點沒有受到苦痛。生了一個男孩,大家都很高興。

姜嫄當時住在娘家,她心裡還想著那個腳印和後來的那個夢,心裡覺得是不祥之物,就一定非要把這個孩子扔了不可,可又不說為什麼。家人拗不過她,就派侍女把孩子扔到了宮門外小巷中。那時正是冬天,沒想到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許多牛羊,過來把孩子遮擋住,不讓他受風寒,還有一隻母牛給嬰兒餵奶。街上的人們看見了,都覺得很稀奇,紛紛傳告,許多人都跑去看。姜嫄又命人把孩子再扔的遠點,扔到野外去。結果人們又發現,竟然樹林子裡跑出了母狼在給孩子餵奶!

宮人覺得這個孩子太不尋常了,就又給抱了回來。可是姜嫄對大家說的就是不聽不信。非要自己親自試過,親眼看見,方才相信。於是又讓僕人把這個孩子放到自己住的院子裡的一個大水池子上。那時正是寒冬,那個大水池子已經連底凍上了,她叫人把這孩子的棉衣全部脫去,單剩小衣,拋在冰上,自己坐在屋裡面看,說如果有一個時辰不凍死,她就撫養他。大家都想,如此寒天,我們大人穿了重裘還嫌冷的難受。何況一個新生嬰兒,可以單衣臥冰嗎?何況一個時辰,就是現在的兩個小時啊。人們都想,完了,這孩子沒命了!

哪知剛把孩子放下去,忽聽得空中一陣拍拍之聲,滿個院子頓時墨黑。大家都吃了一驚,不知怎麼回事,仔細一看,卻是無數大鳥紛紛的撲到池中,或是用大翅膀墊在孩子的下面;或是用大翅膀遮蓋孩子的上面,團團圈圈,圍得來密不通風,一齊伏著不動,足有一個時辰之久,把人們都看得呆了。姜嫄在房中尤其詫異之至,才相信前兩次大家說的不是假的。心裡正在追悔,忽然又是一陣拍拍之聲,只見那些大鳥一霎都已飛去,那孩子在冰上禁不住這股寒氣,呱的一聲,方才哭起來了。那哭聲宏亮異常,差不多連牆外路上都能聽見。 

宮人急忙把孩子抱起,就裹在懷裡,走進來向姜嫄說道:「正妃娘娘,請抱他一抱,這個孩子要凍壞了!」姜嫄此時又是慚愧,又是感激,又是懊悔,又是心疼,禁不住一陣心酸,那眼淚竟同珠子一樣簌簌的落下來。早有宮人遞過小孩的衣服,給他穿好,姜嫄就抱在懷中,從此以後,用用心心的撫養他了。

帝嚳後來知道了這事,私底下問姜嫄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拋棄這個孩子?姜嫄就把那個大腳印和夢的事情說了,說自己原來以為是妖異。帝嚳一聽就笑了。說:「老實和你說,這個不是妖異,正是個祥瑞啊。當初伏羲太昊帝的母親畢胥就是和你一樣,踏了大人腳跡而有孕的。即如母后生朕我,亦是因為踏了大人腳跡才有孕的。你要是不相信,回到亳都之後去問問母后,就知道了。你不要多想,這是祥瑞,不是妖異。」也因為這,帝嚳就給這個孩子起了個名字叫「棄」,幾次三番被拋棄的意思。姜嫄聽了這番話,方才明白。從此之後,胸中才一無芥蒂。

《列女傳・母儀・棄母姜嫄》中講到這件事,說的是姜嫄性情恬靜專一,愛好農事種莊稼。隨著兒子棄漸漸長大,她就教他農桑,棄聰明而且仁厚,盡得母親的教誨。堯要他管理農桑。到了舜帝的時候,仍舊是負責百姓的農時百穀。棄的子孫後代一直居住在「稷」這個地方。所以也稱為後稷。後來的周朝,就是棄的子孫,就是說,棄是周朝的始祖。

這就是後稷出生的經過。也是堯的一個兄長。堯還有一個兄長,是帝嚳的次妃,名叫簡狄的生的。那也是一個非常離奇的故事。古書記載簡狄吃了一個鳥蛋而懷孕生下了堯的另一個哥哥,名字叫契(ㄑㄧㄝˋ,qiè)。契出生的時候很奇特,是從母親的胸部生出來的。這也是一個挺有意思的故事,我們就不講了。將來有機會再說吧。

至此,我們知道,帝嚳的四個妃子,各個都生了一個兒子:正妃姜嫄生棄;次妃簡狄生契;三妃慶都生堯;四妃常儀生摯,但是摯卻是長子,而堯是最小的兒子。後面我們就要講帝嚳之後的事情了。

 

主要參考文獻:鐘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