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帝堯的故事】之七:陶唐奉詔除猰貐(圖)

2020-11-30 09:29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一日,陶唐侯堯忽接到帝摯的詔令,要他去剿滅怪獸猰貐。
一日,陶唐侯堯忽接到帝摯的詔令,要他去剿滅怪獸猰貐。(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上文我們講到,驩兜等三個惡人商量了計策,要陶唐侯去剿滅那個怪獸猰貐(ㄧㄚˋ ㄩˇ,yà yǔ)。

一日,陶唐侯堯忽又奉到帝摯的詔令,說道:「現在少咸山有異獸猰貐,大為民患,望汝立即派兵前往剿滅,以安百姓。」等語。陶唐侯拜受了,即刻召集臣工商議,大家都很詫異,說道:「一隻野獸食人,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就近的國家盡可以自己設法剿除,何至於要我們起兵遠征呢?」

務成子笑道:「這個不然,這隻猰貐確是異獸,不容易剿除的。牠生得龍頭、馬尾、虎爪,長四百尺,是獸類中之最大者。而且善於竄走,以人為食。這種獸遇有道之君在位則隱藏而不現,遇無道之君在位,則出來吃人。一般的人他們哪裡能夠剿除呢?」

群臣道:「我們新到唐邑,還沒有安定下來,諸事未集,哪有兵力物力分兵出去?且待我們布置就緒之後,再去救吧。」

陶唐侯堯說道:「這個不可,一則君命難違,二則民命為重,刻不容緩的。」

話沒說完,只見老將羿起身說道:「老臣有多日不曾打獵,很覺手癢,既然有這樣異獸為患,老臣且去試它一試,如何?」

務成子笑道:「老將若肯出手,想來那隻猰貐的壽命已經到了。」

陶唐侯大喜,說道:「司衡肯勞駕一次,甚好,請問要帶多少兵去?」

羿大笑道:「不過是一隻野獸,何至於用兵。老臣此去就當是一次打獵,只須逢蒙等三五數人就夠了。」

陶唐侯道:「不然,寧可多帶些。」於是當下議定,選了三十個勇壯兵士,即日動身。

行了幾日,到了少咸山下,先找些當地人問問那猰貐的情況。豈知那些人一聽見說到猰貐就怕得不得了。

羿告訴他們說:「我們此次專為殺猰貐而來,為你們除害。那個猰貐每日何時下山,有什麼規律,你們可詳細告訴我。」

那些人說,那個猰貐就在山上,不是每天都來,來都是在申時之後,午前一般不會來,所以人們午前還敢出來做事。又說,我們曾經聯合了幾千個人長刀大斧的去打牠,還是打牠不過,反倒被牠咬死了許多人。你們現在只有這幾個人,如何中用?須要小心,那可不是好耍戲的!

說著,這人向太陽影子看了一看,忙叫道:「呵喲不好!申時要到了,得趕快回去了!」說著,也不和羿等作別,就各自匆匆而去。

羿和逢蒙一干人看了這種情形,心裡莫名其妙,究竟不知道這猰貐有怎樣厲害,人們竟害怕到如此地步。一面向前走。果見所有人家都關上了門,寂靜無聲,彷彿和深夜一般。敲門竟沒有人回應。羿道:「照此情形看來,這個猰貐一定是很凶猛的,我們須要小心了。」商量之後,決定到樹上去過夜。一則可以藏身,二則可以瞭望遠處。

於是先將所備乾糧打開分發,大家飽餐一頓,然後找到一棵大樹,枝繁葉茂,眾人一個一個爬上樹去。各自攀枝倚干,都穩固了。正想打個盹兒,忽聽得遠遠有嬰兒啼叫之聲,大家起初不以為意,哪知這聲音越來越近,也越來越大。

羿說:「不對,決不是什麼嬰兒。這個時候,百姓都不敢出屋,那裡會有孩童出來?說不准就是那個怪獸來了!大家小心。」

說著,果不其然,就見一個巨大黑影,極其迅速從山那面飛馳而來,倏忽之間,已向林後斜掠而去。

羿對大家說道:「果然就是那個猰貐!」又叫逢蒙道:「牠既然跑過去,必定要回轉上山的,等牠回來,我倆射牠兩箭吧,這個機會不可錯過。」逢蒙連連答應。於是師徒兩個從高處爬到低處,揀著樹影深處樹葉稀疏可以瞭望的地方伏下,彎弓搭箭,凝神靜氣的注意著。

果然,那怪獸又啼叫著回來了。大家都屏住氣不出聲,在那朦朧之中,只見一龐然大物,飛速而來。羿與逢蒙不敢遲疑,師徒二人雙箭齊射。只聽那獸怪叫一聲,負痛而去。原來這猰貐的奔跑真是快的不得了,眨眼之間就不見了。

眾人胡亂在樹上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起身下樹,只見街上仍是靜悄悄的。不見人影。這裡羿等又將所備的乾糧,盡量的吃了一餐,大家上山。羿一面走,一面吩咐眾人道:「大家到了山上千萬要留心,那猰貐衝過來是極快的,如若來不及用箭,還是用刀。」

到了半山,就發現地上有許多血跡,迤邐通往山頂。逢蒙道:「這一定是那猰貐受傷流下的血跡了。」話未說完,只聽見羿道:「來了來了!小心!」只見從山頂上一隻大怪物如飛一般衝來,大家一齊放箭,誰知那猰貐中了箭之後,好像全不覺得,頃刻之間已衝到面前,有十幾個人被牠衝倒,連用刀都來不及,有幾個竟被牠抓住,低頭就咬。

幸虧逢蒙眼疾手快,猛力向牠腹上一刀刺去,那猰貐大叫一聲,就朝著逢蒙抓過來。逢蒙的刀已經深入怪獸肚腹裡,急切不能拔出,逢蒙支持不住,倒在地下,離開牠的利爪不過一寸多,危險之極!

可那一把刀藉著這股力量,已將猰貐肚腹豁開,鮮血直噴。這裡羿等一干人看見猰貐凶猛,逢蒙危險,哪敢怠慢,眾人一齊用刀向猰貐亂斬過去。猰貐究竟受傷過重,又大叫一聲,急忙向山頂逃去。羿等且不追趕,忙將逢蒙扶起,幸喜不曾受傷,只是被那獸的污血噴了一身。其餘受傷的人有九個,四個受傷尚輕,有五個為牠利爪所傷,血肉模糊,頗為痛苦,但細細察看,於性命尚無妨害。

羿便將攜帶的傷藥叫眾人先給他們一一敷好包紮了,又叫幾個人守護著,然後與逢蒙帶了其餘之人直向山頂追尋。羿道:「這個畜生受傷已重,諒來不能為患,不過我們仍要小心。」和逢蒙說定,一會兒就射那怪獸的兩隻眼睛。

到了山頂,只見一片平坡,後面有一個大洞。那猰貐就蜷伏在坡上。看見人來,又立起來。羿和逢蒙早是兩支箭齊射過去,將牠兩眼射中。那猰貐瞎了,仍舊亂撞亂衝,咆哮了一會兒,方才倒地。

大家走過去一看,只見牠龍頭、牛身、人面、馬尾、虎爪,長約四百尺,確是一個怪獸。此時這獸雙目全瞎,肚腹破開,身上血流成池,已是不行了。羿不由得嘆道:「怪不得此地人民如此懼怕,原來這樣大怪獸真是世界少有的。我們這次來得太大意,真算僥倖之至了。」

眾人又把洞內洞外搜尋了一遍,看看還有沒有小猰貐,於是大家都到洞口,只見人的骸骨遍地狼藉,有些還未吃完,正不知道有幾千百具,真是可慘之至。但並沒有小猰貐。羿道:「時已不早,我們下山吧。」

因為猰貐已除,大家放心,這一覺直睡到紅日高升,方才醒來。細看那受傷的人已無大礙,替他們換了些藥,又吃了些乾糧,然後羿和逢蒙幾個人再走到街上去。見了當地人,便告訴他:「猰貐已經殺死。」

那些人聽了都不敢相信,跟著羿等到了山頂,這才相信。人們把羿和逢蒙一干人感激崇拜得和天神一般。

有一個人問羿道:「你們究竟是哪國派來的天使?」

羿道:「老夫是陶唐侯派來的。」

大家聽了,齊聲道:「原來是陶唐侯派來的,怪不得有這樣大本領!」

又有一個人介面問道:「陶唐侯既然叫你老先生來為我們除害,為什麼不預先知照,我們也可以供給招待,略盡一點心呢?」

羿道:「陶唐侯最怕煩擾百姓,你們這裡受猰貐的殘害已經夠了,哪裡可以再來煩擾你們呢。」

眾人聽了,益發感戴陶唐侯。於是一齊邀請羿等,置酒款待,十分真摯,羿等再三稱謝,啟程回國。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