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堯的故事】十一:羿滅鑿齒(下)(圖)

2021-08-17 05:0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羿率師前進,到了一個村莊,只見屍橫遍地,房舍都殘破無餘
羿率師前進,到了一個村莊,只見屍橫遍地,房舍都殘破無餘;尚有幾個受重傷的人,呻吟於殘垣破壁之中。(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接上集:【帝堯的故事】十一:羿滅鑿齒(上)

上集我們講到羿殺了首批鑿齒兵,放了一個回去要他勸鑿齒手下的人反正。

這裡羿和逢蒙說道:「我剛才看那鑿齒的兵舞起盾來很有法度。他們的兵又多,恐怕一時不易取勝,所以想出這個方法,要想離間他的羽翼。但是恐怕不能有多大效果。明天打起仗來,我想叫兵士伏在地上,專射他們的腳。他們的腳上是盾所不能遮蔽的,你看如何?」逢蒙道:「老師之言甚是,弟子意思:明日接戰,最好用十面埋伏之法。弟子帶些人先去交戰,慢慢地誘他過來。老師帶兵士伏在前面山岡樹林之內,等他來時出其不意,一齊叢射,可以取勝,老師以為何如?」羿道:「甚善甚善。」計議已定,到了次日,逢蒙帶了一百兵士前進數里,不見鑿齒兵蹤跡。正要再進,只見前面隱隱有多人前來,逢蒙便叫兵士且分藏在林子裡。

那些人愈走愈近,果然是鑿齒兵。逢蒙一聲號令,百矢齊發,早射傷了幾十個。鑿齒兵出於不意,茫無頭緒,四散想逃之際,誰知後面大隊鑿齒兵到了,人數在一千以上。逢蒙急傳令後退,鑿齒兵不知是計,欺逢蒙兵少,緊緊追趕,不一時已進入羿帶領的伏兵之中。逢蒙領兵忽而轉身,一齊伏地,鑿齒兵莫名其妙,沒有防備,逢蒙等朝著鑿齒兵腳上眾矢齊發,受傷者不知其數。可後面的還是如潮水般湧來。這時只聽一聲吶喊,羿的伏兵一齊起來,鑿齒兵一時慌亂,急忙退轉,羿等從後面追射,射死甚多,擒獲的亦有幾十個。只不見那個長牙的鑿齒,羿就問那些擒獲的鑿齒兵道:「鑿齒在哪裡?」鑿齒兵道:「在後面呢。他向來打仗總是在後面的。打勝了,他才上前;打敗了,他先逃之大吉,所以不在此處。」羿道:「照這樣說來,你們太愚蠢了。為什麼情願如此為他效死出力?」鑿齒兵道:「我們不依他,就要被它殺死,只好如此了。」羿大喝道:「胡說!你們有這麼多人,他只有一個,難道敵他不過嗎?」鑿齒兵道:「沒有人敢出頭,大家都不能齊心,所以被他制服了。」羿道:「現在我放你們回去,你們敢造他的反嗎?」鑿齒兵齊叩頭道:「若得如此,我們一定去發起弄死他。」羿道:「這話靠得住嗎?」鑿齒兵道:「我們已蒙不殺之恩,不敢再說謊話。」羿聽了,就叫兵士取出金瘡藥來給他們敷治,又賜以飲食。那些鑿齒兵都感謝不盡而去。

雲陽國使者道:「這種人殘忍成性,放他回去,恐怕本性難改啊。」羿道:「老夫也未嘗不想到這個。不過這種人推究他的本源,何嘗不是好好的百姓?因為國家不能教養他,或保護他,陷入匪類,以致落到如此。論起理來,國家也應該分負一部分的過失,決不能單怪他們的。況且鑿齒現在所裹脅的人共有幾千,豈能個個誅戮。所以老夫此刻先給以勸導,使他們覺悟,如其有效,豈非好生之德。倘使教而不改,然後誅之,那麼我們既問心無愧,他們亦死而無怨。敝國君陶唐候常常將此等道理向臣下申說,老夫牢記心中,所以如此施行,亦無非是推行敝國君的德意罷了。」雲陽使者道:「那麼昨日的二十幾個人都極口呼冤,除少年外,為什麼又都殺了呢?」羿道:「昨天二十幾個人情形不同,一則如此少數之人離開大隊遠來劫掠,必是積年老寇,陷溺已深,難以感化的人。二則據難民說:剛剛殺人越貨,那是不能不抵罪的。」雲陽使者聽了,深佩陶唐侯君臣仁義睿智不已。

次日,羿率師前進。到了一個村莊,只見屍橫遍地,房舍都殘破無餘;尚有幾個受重傷的人,呻吟於殘垣破壁之中。羿急叫軍醫替他施治,問他情形。都說:「鑿齒大隊已佔據多日,搶掠淫殺,無所不至。昨晚不知何故都匆匆向南而去。臨走的時候又大殺一陣。」羿留下幾人照料受傷村民,率大軍往南追去。

走了一程,雲陽使者遙指道:「左旁山林是敝國君等困守之地,現在未知如何,容某去看來。」說罷,匆匆而去。過了一時,和雲陽國君及其他臣民蜂擁而來,齊向羿行禮,表示感激。原來他們憑險固守,雖經鑿齒兵屢次攻打,尚能應付,不過糧食看看將完,幸而羿兵來救,否則就只能束手待斃、國破家亡了。

羿正要拔隊繼續向前,忽路旁有數十人齊向羿叩首。羿依稀認得是昨天放走的那些鑿齒兵。那些人道:「我們昨日蒙不殺之恩,歸去勸我們同夥,大家覺悟,愧悔的甚多。本來要想乘機刺殺那個凶獸,前來贖罪,只因他手下有幾百個多年的老黨,是死命幫他的。前日有幾十個出來搶掠,不期都被天朝兵殺死,單勝一個少年逃回去,那少年就是凶獸部下最得寵的一個人的兒子。他逃回去告訴說,天朝兵怎樣的叫他來勸降,因此那批老黨都疑心了。昨日我們被放回去,他們更疑心,不許我們靠近那凶獸,所以無從下手,特此先來報告。」羿道:「凶獸現在逃往何處?」那些人道:「聽說是往南方。那邊有一個大澤,名叫壽華,據說那凶獸就是出生於那個地方,應該是退守老巢了。」羿道:「此地離壽華多少路?」那些人道:「大約有幾百里。」羿聽了,把這些人好話慰問,留在營中,仍舊率領大軍繼續追剿。

沿途不斷的有鑿齒兵自動來投降的不少,也有偷偷跑散的。羿的大軍將近壽華的時候,那鑿齒身邊所剩下的不過幾百個死黨了。羿打聽明白,下令分兩路進兵,羿率一路,沿壽華澤而右;逢蒙率一路,沿壽華澤而左。那鑿齒料想不能逃脫,遂與其死黨數百人作困獸之鬥。

鑿齒一手持盾,一手執戈,只見它站起來高出於尋常人之上,又且長牙顯露,是個獸形,非常容易認識。羿軍見了,兩路就合圍攏來一場惡鬥。鑿齒的死黨禁不住羿軍的弓矢,一個個傷亡逃散,到後來,只剩了幾十個人了。鑿齒大吼一聲,要想逃去,羿和逢蒙早抄到他的後面,當頭截住。幾十個老黨又死完了,只剩得鑿齒一人,卻已渾身帶傷,勉強撐持。最后羿一箭射他的腳,他急用盾往下一遮,卻把頭露出了。逢蒙又是一箭,直中頭頸,方才倒地而死。眾兵士齊上前割去首級,仔細一看,似獸非獸,形狀甚是凶惡。羿即叫人將其頭用木匣盛了。凡是鑿齒所蹂躪過的地方,統統持去號令傳觀,各地百姓見了,無不拍手稱快。到了羿班師的那一日,來犒師的禮物堆積如山,送行的人絡繹不絕。雲陽侯有復國之恩,尤其情重,直送羿等到出境,方才歸去。

自此之後,四方諸侯看見陶唐侯之威德日盛,北斬猰貐,西滅九嬰,中除封豨,南屠巴蛇,又殺鑿齒,大家欽仰極了。於是信使往來,反覆商議,都有廢去帝摯、推尊陶唐侯為帝之心。這個消息傳到亳都,把驩兜、孔壬、鯀三個人嚇壞了,慌忙來見帝摯,將這個消息說知。

帝摯聽了這個消息,是怎麼想的呢?

 

主要參考文獻:鐘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