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帝堯的故事】之六:堯受封於陶(圖)

2020-11-26 09:51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陶侯堯自從離開都城亳邑到了自己的封地陶邑後,在他的國裡任賢用能,親民恤下,幾年功夫,將一個陶邑國治理得非常之好,四鄰諸侯都佩服他。
陶侯堯自從離開都城亳邑到了自己的封地陶邑後,在他的國裡任賢用能,親民恤下,幾年功夫,將一個陶邑國治理得非常之好,四鄰諸侯都佩服他。(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上文我們講到,金正該去世,官位空虛,帝摯和眾大臣商議由誰來接替。帝摯本意要安插自己的親信,沒想到遭到眾大臣異口同聲的反對。這時帝摯問道:「那麼金正之職由誰來接替呢?」

這時老臣司衡羿在旁,馬上介面說道:「以老臣愚見,沒有比堯再合適的了。堯是帝的胞弟,而且是大家都佩服的,帝以為何如?」

帝摯道:「好是好的,不過他年齡太小啊,恐怕不勝任。」

羿道:「老臣看起來,決不會不勝任。從前先帝輔佐顓頊帝,顓頊輔佐少昊,都只有十幾歲,這是有成例可援的。」

帝摯道:「雖然如此,朕終不放心,且再說吧。」

水正、土正同聲說道:「司衡羿之言甚是,帝何以還不放心?」

帝摯道:「朕總嫌他年紀太輕,既然汝等如此說,朕且先封他一個國君,試試看吧。當初顓頊任用先帝,朕記得亦是這樣做的。」

火正道:「既然如此,請帝定一個封地。」

帝摯道:「朕前年奉先帝梓宮安葬,曾走過邑,那地方甚好,又近著先帝靈寢,離亳(ㄅㄛˋ,bò)都亦不甚遠,封他在陶邑,你們覺得怎樣?」

諸大臣都稽首道:「帝言甚善。」於是就決定封堯於陶,擇日再行冊命之禮。

帝摯是為三凶所蠱惑的人,那三個惡人挑唆帝摯,乘此機會,下令冊封堯於陶,即日就國,離開京都;同時下令其餘帝子,也就是帝嚳的別的兒子們,都搬出帝宮,自行居住。諸大臣雖然覺得這個命令來得太兀突,但因為從前頗有成例,而且是帝的家事,不是國事,因此不好進諫,只能由他去吧。於是堯奉了母親慶都,先往陶邑而去。自此堯就稱為陶侯堯。姜嫄和簡狄帶著棄和契(ㄑㄧㄝˋ,qiè)就搬到了京城外十幾里的地方,那裡有姜嫄經營的一片農田,就住在了那裡。

陶侯堯自從離開都城亳邑到了自己的封地陶邑後,在他的國裡任賢用能,親民恤下,幾年功夫,將一個陶邑國治理得非常之好,四鄰諸侯都佩服他。堯最注重的是農事,他派人到亳都去,將姜嫄、簡狄兩個母親,聯通棄、契兩個兄長都接了來住在一起,就叫棄做大由之官,管理全國農田之事。

一日,堯正在朝堂上聽政,忽然人報亳都的司衡羿同徒弟名叫逢蒙的來了。堯與羿本來要好,又兼羿是先朝的老臣,慌忙出門迎接。坐定之後,堯問他什麼時候離開的都城?來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公事?羿聽了,搖頭嘆息,就將近日朝廷腐敗的情形及自己發憤辭職的經過統統說了一遍。堯亦嘆息不置,就留羿住下。

次日,設宴款待,叫了許多朝臣來作陪客,羿一一見過。內中有個白髯老者,骨格不凡,陶侯堯待他非常敬重,親自替他布席,請他上坐,又親自給他斟酒獻菜。羿看了心中納悶,忙問這是何人。堯道:「這位是務成老師,名字叫跗(ㄈㄨ,fū),說起來司衡想亦是知道的。」

羿吃驚道:「原來是務成老先生嗎?某真失敬了。」說著,慌忙過去向務成子行禮道:「適才失敬,死罪死罪。」務成子亦還禮不迭,謙謝一番。

羿道:「從前在下得到一個可以避箭的藥方,在顓頊帝討伐共工氏的時候曾經用過,大大的收了功效,據說就是老先生發明的。當時某極想拜謁先生,以表感謝,苦於不知道老先生的住處。後來尋仙訪道,跑來跑去幾十年,又各處打聽老先生消息,終究沒有打聽到,不想今日在此處相見,真是三生之幸。」

務成子道:「那個方藥不過區區小技,何足掛齒。就是沒有那個方子,以老將的威武還怕破不來那共工氏嗎?老將歸功於某的這個方藥,未免太客氣了。」

羿又問道:「老先生一向究在何處?何日到此?」

務成子道:「某一向只是遨遊,海內海外並無定處,前月偶爾到此,承陶侯殷殷招待,並且定要拜某為師,某不好過辭,只能受了,計算起來,亦不過四十多天呢。」

兩人一問一答,漸漸投機,羿無事時,總來找務成子談談,好在務成子亦是個並無官守的人,正好和羿盤桓。

一日,陶侯堯忽然奉到帝摯的冊命,說要改封他於,堯亦不知道是什麼原故,但是帝命不能違,只得上表謝恩,並即日預備遷徙。那陶邑的百姓聽見了這個消息,頓時震動得不得了,一霎間扶老攜幼,齊來挽留。陶侯一一好言撫慰,並告訴他們這個是君命,無可挽回的。眾百姓聽了,亦無可奈何,但只是戀戀不捨。到了陶侯動身的那一天,差不多全邑都跑來相送,送了一程又一程,直至十里之外,經陶侯再三辭謝,方才哭拜而去。這裡陶侯奉了姜嫄、簡狄、慶都幾位母親及棄、契兄弟,又和務成子、羿、逢蒙等一大批臣子徑到唐邑。一切佈置經營自然又要費一番辛苦。此後,陶候堯又稱為陶唐侯堯了。

放下陶唐侯堯這邊不提。就說都城帝摯那裡。一日,驩兜、孔壬、鯀三人正在朝堂商決國事,忽報北方沈侯有奏章前來。沈候就是沈國的君主。

他的奏章說的是冀州北面少咸山地方近來出了一個怪獸,牛身人面,馬尾虎爪,名叫猰貐(ㄧㄚˋ ㄩˇ,yà yǔ),大為民害,無法驅除。不得已,請帝派人前往設法剿殺,以安百姓等語。  

三人將奏章看完之後,就商議說,究竟理他呢,不理他呢?派人去呢,不派人去呢?

鯀道:「依我看不能派人去,為了區區一個獸就要朝廷派兵,豈不是笑話嗎?如派兵去,仍然殺牠不掉,豈不失了威信?我看以不理他為是。」

驩兜道:「我看不然,現在四方諸侯都有輕叛朝廷之心,只有沈侯隨時還來朝拜通問。如今他來求救,我們如果不理他,豈不是更失遠人之心嗎?所以我想應該理他的。」

孔壬道:「我有一法,陶侯堯現在已經改封於唐,唐和少咸山同在冀州,相去不遠,我看就叫陶唐侯去救吧。如若他殺得了猰貐,當然那仍舊是我們朝廷遣將調度之功,倘使殺不了猰貐,那麼陶唐侯的信譽就一定會大大減損,就不至於和我們競爭天下了。如若他自己親征,竟給猰貐吃去,不是太好了嗎?」

驩兜和鯀二人聽了,都鼓掌大笑道:「好計!好計!就照此做去吧。」於是一面打發沈侯的使者歸國,並說道:「朝廷就派人來救了。」一面又下詔陶唐侯,叫他即速前往少咸山除害。

這三個壞人定計,那麽陶唐侯堯如何對策呢?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