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堯的故事】二十二:帝堯寶露賜群臣(圖)

2021-11-13 10:0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帝堯寶露賜群臣
帝堯寶露賜群臣。(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接上集:【帝堯的故事】二十一:帝堯遇赤將子輿官木正

話說帝堯率領群臣到了亳邑。玄元,亳邑侯,就是堯的長兄、禪位給堯的帝摯的兒子,帶著自己的群臣和百姓來迎接。帝堯先到父親帝嚳的廟謹敬跪拜,又至帝摯廟中參拜,就來到玄元所預備的行宮中休歇。原來這座行宮,就是帝堯從前所住過的那一所房屋,十年不見,舊地重來,不勝今昔之感慨。又想起昔日皇考和母后,都曾經在此居住,如今是物是人非,更不免引起終天之恨,只覺得人生苦短。

次日,帝堯又到帝嚳住過的那個合宮裡去遊覽,但見房屋依然,不過層層門戶都是嚴關緊鎖,除了平日有守護的僕役隨時清潔外,一片寂靜無聲,遊人絕跡。向外面一望,山色黯淡,千萬株喬木,凌寒競冷,一望無際。就是那鳳凰、天翟(ㄉㄧˊ,dí)(長尾的野雞)等,不知到何處去了。據守護的人說,自從帝嚳下世之後,那些鳥兒即便飛去,也不知是什麼原故。也沒人知道何年何月能否再來。帝堯一聽,更是慨嘆不止。在合宮之中,到處走了一遍,看那樂器等,按類擱置在架上,幸喜得保管妥善,雖則多年不用,還不至於塵封弦絕。帝堯看到此處,心中暗想:「朕能有一日,治道告成,如皇考一樣的作起樂來,這些樂器,當然都好用的,但恐怕沒有這個盛德吧。」

一路走,一路想,忽然看見一處,放著一口大櫥,櫥外壁上,圖畫著一個人的容貌。帝堯看了,不能認識,便問:「這畫的是何人?」孔壬在旁,原來那孔壬自從帝摯死後,他就一直在玄元的身旁,這時陪同帝堯遊覽,回答道:「這是先朝大臣咸黑,此地所有樂器,都是他一手製造的。樂成之後不久他便身死,先帝念其勛勞,特叫良工畫他的容貌於此,以表彰並紀念他的。」帝堯聽了,又朝著畫像細看了一會,不勝景仰。回頭再看那口大櫥,櫥門封著,外面還加著大鎖,不知裡面藏放著什麼東西,想來總是很貴重的。正在揣摩,孔壬早又說道:「這裡面是先帝盛寶露的瑪瑙甕。當初先帝時,丹丘國來獻這甕的時候,適值帝德動天,甘露大降,先帝就拿了這個甕來盛甘露,據說是盛得滿滿的,藏在宮中。後來到先帝摯的時候,因帝躬病危,醫生說能夠取得一點甘露為飲,可以補虛去羸,回生延命。陪臣等想起這個甕的甘露,就在宮中,尋了出來,哪知打開蓋一看,已空空洞洞,一無所有了,不知道是年久乾涸的原故呢,還是被宮人盜飲了,無從查究,只得罷了。後來先帝摯崩逝,陪臣恐怕這甕放在宮中,玄元年幼,照顧不到,將來連這個寶甕都要遺失,非珍重先帝遺物及國家重器的意思,所以派人送到此地,與先帝樂器,一同派人保管,現在已有好多年了。」說著,便叫人去取鑰匙來。

那時司衡羿在旁,聽了孔壬這番話,心裡十分氣忿。原來他天性剛直,嫉惡如仇,平日對於三凶,深惡痛絕。這次見帝堯仍舊是寬洪大度的對待他們,心中不由憤憤不平,所以連日雖與驩兜、孔壬同在一起,但總是板起面孔,從沒有用正眼兒去看他們一看,更不肯和他們交談了。這會兒聽了孔壬的話,覺得他是信口雌黃,更疑心這寶露就是他們偷的,忍不住詰問他道:「孔壬,這話恐怕錯了。當日丹丘國進貢來的時候,老夫身列朝班,躬逢其盛,知道這甕內的甘露,亦是丹丘國一起進貢的,並不是先帝所收。當日丹丘國進貢之後,先帝立刻將此露頒賜群臣,老夫亦曾叨恩,嘗過一杓,後來就扛到太廟中,謹敬收藏,當然有人看守,怎麼可能被人偷竊?又怎麼會移在宮中?你這話不知從何處說起?現在露沒了,甕也挪了地方,恐怕藏在這廚內的瑪瑙甕,也不是當年之物了。」

孔壬聽了這話,知道羿有心駁斥他,甚至疑心他,卻不慌不忙,笑嘻嘻的回答道:「老將所說,當然是不錯的,晚輩少年新進,於先朝之事,不是親身經歷,究竟甘露從何而來,不過是聽說,不免不實。至於挪在宮中,露已乾涸,這是事實。老將不信,可以調查,打開櫥櫃一看,就會明白。現在說也無用。」

老將羿聽了這番辯駁,心中更是生氣,然而也奈何他不得。那赤將子輿在旁邊,哈哈大笑道:「甘露的滋味,野人在軒轅氏的時候,嘗過不止一次,不但滋味好,香氣濃,還聽得道高人說,它還是個靈物,盛在器皿之中,貯存起來,可以占驗時世治亂。時世大治,它就大滿;時世衰亂,它就乾涸;時世再治起來,它又會大滿。帝摯之世,不能說它是治世,或者因此而乾涸了,亦未可知。現在聖天子在上,四海升平,如果真的是那個寶甕,甕內甘露,一定仍舊會滿的,且待開了之後,再看如何吧。」

眾人聽了這話,都有點不甚相信,孔壬尤其著急,那時鑰匙已取到了,將鎖一開,打開廚門,眾人一看,只見這甕足有八尺高,舉手去搬它,卻是很重,費了三人之力,才將它搬到地上,揭開蓋之後,但覺得清香撲鼻,原來竟是滿滿一甕的甘露。眾人至此,都覺詫異,又都很是歡喜。孔壬更是滿臉得意之色,對著赤將子輿說道:「幸得你老神仙說明在前,不然我孔壬偷盜的名聲,跳在海水裡也洗不清了。」

眾人聽了他這樣說,恐怕羿要慚愧,正想拿話來岔開,只聽見帝堯說道:「剛才赤將先生說,甘露這東西,世治則滿,世亂則涸,現在居然又滿起來,朕自問薄德鮮仁,哪裡敢當治世這兩字,想來還是先皇考的遺澤罷了。當初皇考既然與諸大臣同嘗,今日朕亦當和你們分享。」說罷,便叫人取了杯杓來,每人一杯,帝堯自己也飲了一杯,覺得味甘氣芳,竟有說不出的美處,真正是天界神物了。

眾人嘗過甘露,無不歡欣快意,向帝堯致謝。帝堯道:「可惜還有許多大臣,留在平陽,沒能嘗到。」孔壬道:「帝何不派人將這甕運到平陽去呢?」帝堯道:「這甕是先帝遺物,非朕一人所敢私有,況且朕向來不留意奇珍異寶,這次出巡,帶了這異寶歸去,於心不安。」

孔壬道:「陪臣的意思,帝現在承紹大統,先帝之物,當然應該歸帝所有。況且據赤將子輿老先生說,這個甘露的盈涸,可以占驗世道的治亂,那麼尤其應該置在京都之中,令後世子孫在位的,可以時常考察,以為修省之助,豈不是好嗎?」當下眾人聽孔壬這番措辭,甚為巧妙合理,無不竭力慫恿,帝堯也就答應了。這時忽然有報說平陽留守大司徒契有奏章傳到。帝堯忙叫人取來看。是什麼事情呢?

 

主要參考文獻: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