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海歸之殤:難保哪天會有「不要讓海歸們跑了」(組圖)

2021-10-26 09:20 作者:文淵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六四
六四天安門廣場(圖片來源:CATHERINE HENRIETTE/AFP via Getty Image )

【看中國2021年10月26日訊】

中國的知識份子自四九年以來,一直是個悲催、多舛的群體,海歸留學生更甚之,此乃海歸之殤!

1948年,在北平易手前,儘管整個戰局不利,蔣介石還是制訂了一個人才「搶救計畫」,準備將一批國內最頂尖的學者用專機「搶救」經南京送至臺灣,他們中大多數人是吃過洋麵包、學貫中西的學界精英。豈知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蔣介石的美意遭到了多數人的拒絕。大部分人對前途絕望,不願去臺灣那個絕對撐不了多久的彈丸之地,但也不看好中共。其中一些有辦法者移居香港或去了美國,多數出不去的,則只能惴惴不安地留下來,聽天由命,期盼中共承諾的自由、民主社會能夠兌現。而那些已被中共統戰了的,則要為民主的「新中國」效力。於是81位院士中僅有10位去了臺灣。就連胡適的小兒子也逆父母之意,要堅定地留下來「建設新中國」。被中共挽留的胡適則不為所動,他在離開北大飛赴南京時,留給北大師生一句話:「在蘇俄,有麵包,沒有自由;在美國,又有麵包又有自由;他們來了,沒有麵包,也沒有自由。」

中共也對還在海外的學子,適時地拋出了橄欖枝,據估計,1949年當時僅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就有5千人之多。有文獻報導「從1949年8月到1955年11月,由西方國家歸來的高級知識份子多達1536人,其中從美國回來的就有1041人。」,他們中多數人是在韓戰開始後被美國阻撓而滯留,經幾年的鬥爭才回到大陸的。美中日內瓦談判後,從1954年10月,梁曉天、宋振玉、範新弼第一批3位中國留學生回國起,在隨後的一年中,大部分願意回國者都已如願回國。此後,因國內接連不斷的政治運動,特別是反右運動開始後,除個別人外,就幾乎再也沒有人回來了。

人到手了,中共開始露出獨裁極權的猙獰真面目。那些留下來「建設新中國」的學術精英和被「新中國感召」而海歸的知識份子們,很快就陷入了無窮無盡的洗腦、思想改造和批判的泥沼中無法脫身。「割尾巴」、「洗熱水澡」、「脫胎換骨」……,花樣百出,儘管不斷加碼地自污醜化,給自己潑髒水還是不能過關。早期留美歸國的科學家成為思想改造的重點,對他們以批判「崇美、恐美、親美」的思想為核心,他們無論如何搜腸刮肚地檢查都不能過關。他們被打斷了「士」的脊樑骨,一時斯文掃地,民國時自恃的清高和傲骨終被滌蕩殆盡,不得不戰戰兢兢地匍匐在強權淫威面前。

1957年的反右運動,毛一下子打了三百多萬右派,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知識精英,更囊裹了那些當年留下來「建設新中國」的學者教授,文史哲等社會科學領域內的首當其衝。他們被送到夾邊溝、興凱湖等集中營強制勞動改造,多數人被暴虐、飢餓致死。位於甘肅大漠中的夾邊溝,送去了三千多右派,最後只有兩、三百人劫後餘生走了出來。很多留學歸國者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眷顧」,鑒於1954年後回國者,大多是當時國內稀缺的理工科技人才,出於實用主義的目的,中共發文「凡是1954年日內瓦會議以後回國的科學家,一律不參加反右鬥爭的運動」,他們才僥倖免於罹難。

可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文革浩劫中,他們就沒有這樣好的運氣。他們中除個別如錢學森那種手握中共急需的科技,又甘心獻身投靠者被保護起來外,幾乎所有從海外回國的人,都在通常的「反動資產階級學術權威」的帽子下,又被貼上了「特務」標籤。莫須有的罪名和羞辱,無休止的殘酷批鬥和酷刑,不少人直接死於暴虐中,另一些人則被逼得只能自行了斷,甚至全家共赴黃泉。這些罹難者在離開人間的那一刻,不知對自己當年回國的選擇有何感想?

在共產黨的絕對領導和外行的把持下,無休止的政治運動、階級鬥爭、思想改造成了他們最主要的工作內容,大好的時光和精力就被這樣蹉跎荒廢了。那些經九死一生,僥倖活下來者,也早已身心疲憊,心如槁木死灰,為求溫飽掙紮在柴米油鹽中,渾渾噩噩地虛度時光。加之鐵幕森嚴,幾乎無法瞭解掌握前沿學術動態,與世界學術水平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失去了寶貴的科研靈感和方向,終身碌碌無為,浪費了寶貴的生命。他們中有不少才華橫溢者,四九年後再也沒有做出什麼像樣的科研成果。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當改革開放、國門再開時,面對世界飛速發展的科學技術,他們恍如隔世,與那些當年留在西方,已取得卓越成就、成為學術領頭人的來訪同行和同學相比,才發現已被時代遠遠地拋棄了。海歸之痛,海歸之殤!

鄧小平打開了封閉三十年之久的國門,放出大批學人到美國和西方國家留學、訪問、交流,以圖能學到中國現代化急需的科學技術和管理經驗。這些在鐵幕內長期被專制獨裁洗腦欺騙的學子,來到西方發達國家後,在如飢似渴地學習西方科技、管理知識的同時,也被西方自由、民主、法制和人權等普世價值深深地吸引了,於是開始思考國家和自己的前途。隨著鄧小平獨裁、極權面目的逐漸暴露,他們開始意識到,即便學到現代化科學知識,也不能徹底改變國家的面貌,只要中共當權,只要一黨專政不改,中國就沒有前途,就沒有希望。也不少人還寄希望於鄧小平的開明和理智,期望在與世界不斷接軌的過程中,中國的政體也能逐步被改變。

1989年的國內學運極大地地震撼和鼓舞了廣大留學生,他們與國內學子們心心相印,旗幟鮮明地聲援國內學運。「六四」的坦克徹底激怒了海外學子,也碾碎了他們中一些人對中共尚存的幻想,與中共做了決斷的切割。悲憤交加的中國留學生們,第一時間湧向校園、街頭,向全世界控訴、揭露中共屠夫們的滔天罪行。雖有個別混入留學生中的特務學生監視和告密,但學生們依然不為所動。他們中有不少人是屬於公派的J-1簽證,還要從中共使館領取生活費,還是毅然脫離使領館控制的官辦「留學生聯誼會」,成立了「中國留學生自治聯合會」。

中國留學生的的抗爭,受到美國政界人士及民間的廣泛同情和支持,考慮到他們回國後,會遭到中共的迫害,參議員佩洛希(Nancy Pelosi)首先提出對中國學生的保護法案,要求給所有在美中國留學生和學者給予合法居留權,即發放「綠卡」。在各界人士的努力下,國會通過了該法案,1992年10月9日經老布希總統簽署,正式成為法律。據不完全統計,當時在美符合申請「六四綠卡」條件的中國留學生學者,就有8萬之眾,加上他們附帶可以申請配偶和年齡未滿21歲的當時仍在大陸、香港或澳門生活的子女,以及來美探親、觀光、訪問及洽談商務等大陸人士,還有非法入境者,「六四綠卡」直接及間接的受益者,應有數十萬人之多。

六四以後,中共駐美使領館被留學生們徹底摒棄,他們再也不敢來學校向留學生們兜售中共的那一套邪教,更不敢組織任何向中共效忠的政治活動。直到千禧年前,在中國留學生群體,再也聽不到任何他們的聲音,沒有了他們的喧囂和騷擾。

六四
六四天安門廣場(圖片來源:NAOHIRO KIMURA/Getty Images)

不少六四期間的積極抗爭者,堪稱反對中共極權的「民主鬥士」,但在拿到綠卡後,為了自身的利益,又紛紛投靠中共,成為「愛國華僑」和貪官污吏的座上客,頻頻出現在中共使領館的宴會上,歡天喜地地出現在歡迎江澤民、胡錦濤的鏡頭中。部分人甚至開始為中共的六四屠殺辯解甚至叫好,被中共高薪聘為教授、當了高官。對此現象,不僅讓當年併肩戰鬥、至今仍堅持民主、自由和普世價值的同學、戰友難於理解和接受,也令當年為保護他們免受中共迫害而奔走的美國友人無法釋懷,以致懷疑當初的努力是否值得,是否多此一舉。

其實這並不奇怪,和其他任何運動一樣,參與者良莠不齊,而只有少數人屬中堅力量。大多數隻是被運動的潮流所裹挾,呈一時的熱情,大浪淘沙,隨著時間的推移顯出了本色。而且,當時的留學生群體中,就有不少中共高幹子女,和大量由所在單位公派、領取資助的中共黨員,他們本就和中共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就屬中共特權階級,是即得利益者,只是近水樓臺地搭了便車獲得綠卡,又多了一層保護和身份。

六四後,為了盡快擺脫被孤立的境地,鄧小平推出了加快深化改革開放的一系列政策。同時為了吸引國內極缺的科技人才,中共被迫破天荒地暫時不再追究和提及留學生的政治傾向,尤其是六四期間的言行,還開出了優惠條件和來去自由的承諾。大概就像如今的塔利班為了切身利益和在世界立足,而被迫做一些改變一樣,中共暫時收起了毛當年那一套思想改造的手段,對留學生不再論政治,專注發財,用「千人計畫」等和優厚的物質條件,拉攏和吸引他們回國效力。

農民出身、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毛,對知識份子有一種先天的不信任和仇視。毛當家後,中共自然將知識份子視為異類,對海歸留學生們更甚,認為他們是無法貼到自己這張皮上的毛。就連由共產國際派來的「二十八個半」和其他從蘇俄留學歸國的紅色「蘇歸」都不得善終,遑論那些西方的「海歸」。從四九年開始,直到文革,對他們的「改造」、迫害就沒有停止過,這些血淋淋的暴虐,過去還沒有多久,而中共至今也沒有反思和放棄過這一仇視政策。

雖然「以銅為鑒,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鑒,可以知得失,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這句名言,但凡認幾個字者無人不知。但,人就是一種奇怪的動物,特別健忘,尤其是那種「記吃不記打」的健忘。

有了綠卡和外國人身份的保護,那些有經濟頭腦、看到國內商機者,成了第一批吃螃蟹者,他們紛紛回國掘金,創業開公司,或高薪受聘於相關部門,他們早已忘了這些血淋林的歷史。

但他們中只有少數人放棄國外身份,高調回國效忠中共,以撈取一官半職,獲取政治和經濟利益,其中不乏投機分子。例如那個饒毅,曾當眾發表過不少忠心報國的演講,高調放棄美國籍,為此,他被恢復中國籍時註銷了美國護照。不料,隨後竟又以丟失為由,欺騙美國政府申請了新的美國護照,並用新美國護照,2011年7月赴美出席學術會議。此事,最終被美方發現,於是從2016年以後,他屢次被美國拒簽。對此他不僅不知羞恥思過,反而在媒體上造勢,聲討美國。2018年7月21日《參考消息》刊登了饒毅題為《中國科學家遭美多次拒簽:為何美使館不怕樹敵?》的檄文,筆者曾撰文詳談了此事。(《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實實做事》,文淵,《華夏文摘》,2018年7月27日,http://hx.cnd.org/?p=156640)

而他們中多數則與五十年代初回國的前輩完全不同,沒有高調的愛國和政治宣示,而是以華僑和外國人的身份,低調地融匯入了茫茫的人群中,一門心思投入業務中,以獲取儘可能多的經濟利益。他們或將家小暫帶國內同住,更多人則是留在「根據地」,自己成了常年往來於大洋兩岸的「海燕」。總得來說,那些先知先覺者,因佔了先機,一般在國內發展的都不錯,有了自己的事業和經濟基礎,個別人還成了國內網際網路科技的巨頭,億萬富翁。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當局將利用留學生竊取他國科技、經濟情報視為「彎道超車」的國家戰略,公開動用一切可以使用的國家資源,來策反和誘惑他們。一些貪婪、沒有誠信者,為利不吝以身試法,腳踩兩隻船,兩頭通吃,利用學習、工作之便,竊取科技和經濟機密。或轉手倒賣於中共,或作為投名狀加盟於中國企業以獲得高薪和高位,或乾脆以此為資本,空手套白狼,在中共當局支持和贊助下創立自己的公司。而有些頭腦靈活的「千人」們,也喪失起碼的道德,渾身銅臭,迎合、勾結國內同行,乾脆在國內外同時「全職」,以求得雙方的最大經濟利益。

近年來,美國已出手懲治、打擊這些經濟間諜和欺詐行為,雖不乏錯打和誇大的冤案,但多數還是罪有應得。此舉已產生寒蟬效應,也算給有同樣謀略的人一個警告。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的醜行已造成了嚴重後果,給那些留在國外同胞的發展製造了障礙。人各有志,作為學者,只要誠實、本分,守住做人的底線,勤奮努力,規規矩矩做自己的學問,無論留美還是回國,都是無可厚非的。

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有能力出國留學者劇增,大批中國留學生湧向海外,成了美歐澳最大留學生群體,其中不乏如老留學生一樣的精英和學者。但也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混有不少官二代、「富二代」的「留學垃圾」。他們住豪宅,飆豪車,心思不在學習,沈迷於犬馬聲色,甚至聚眾吸毒、淫亂。翹課、作弊、違反校規、僱用槍手代寫作業、考試,也就成了常態。這些「留學垃圾」們以海歸的身份回國後,也敗壞了海歸的名聲。

隨著全球化的推進,大量的工作由西方國家轉到中國和其他經營成本較低的地域,於是多數留學生學成後只能回國發展,能獲身份留在西方者比例很小。甚至也倒逼著不少當年因六四留在美國的留學生回國尋找發展機會,這也加速了留學生的回流。隨著國內競爭的加劇和海歸的大量湧入,他們的身價也就只能一再貶值,在外資和私營企業,能找到略高於國內同等資歷者薪酬已不易。

欲求國內985以上高校的教職更難。國內高校雖也採用美國「不升即走」的tenure track制來選聘教授,但經五、六年的試用,最後能順利升職而被正式聘用者不足一成,實際上這是一種赤裸裸地玩弄、浪費他人的學術生命和殘酷剝削。在美國,初選很嚴格,競爭也激烈,但一旦進入tenure track,五、六年後,除個別人確實無法達標而走人外,基本都能順利升職被聘。國內高校的手法,猶如舊時碼頭上的無良老闆,以試工為由,最後一個也不合格,哄騙勞工為他白幹活。由此引發了許多原本不該有的糾紛和矛盾,今年6月7日,發生的復旦海歸博士割喉書記之血案,就引起了全國、甚至世界轟動。海歸之痛,海歸之殤!

當年,那些抱著單純建設新中國的目的,不計物質條件的簡陋和薪金的微博,放棄國外優渥條件,衝破美國政府阻撓回到國內的海歸們,他們隨後尚且遭到了中共的無情打擊和殘酷迫害,致使終身像螻蟻一樣卷軀,許多人還丟了性命。如今這些回國淘金、發財的海歸們,一旦失去使用價值,在這波「打土豪」和「共同富裕」為名的搶劫中,依中共卸磨殺驢的秉性,他們會有好結局嗎?

今日的習氏又在步毛當年的後塵,在整治經濟的同時,一場思想和意識形態領域的整治也拉開了大幕,李光滿的「馬列主義大字報」就是這場戰役的信號。習氏正在急轉彎迅猛地退回到毛式的路線去,要「紅色回歸,英雄回歸,血色回歸。」維穩是中共當前壓倒一切的重中之重,與西方有千絲萬縷聯繫的海歸,尤其是那些經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熏陶的外籍身份海歸,自然會成了新一波以「改造」的名義迫害、摧殘的目標。習近平的「閉關鎖國」雖在經濟層面目前還難於做到,也不敢做到,但在政治、思想領域卻早已大刀闊斧地折騰起來了。歷來被中共視為「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思想文化必是其防範的重中之重。

近日官方發布的「限籍令」封殺、清算擁有外籍的藝人、明星,他們成了粉紅們聲討、圍剿的目標。於是一些精明者如甄子丹、謝霆鋒,甚至陳凱歌之子慌忙更改國籍,連入籍新加坡13年的鞏俐也傳聞要改回中國籍,以示忠誠,以便繼續撈金。

對那些外籍回國淘金留學生的討伐、整治還會遠嗎?識相者乖乖地獻上「保護費」,甚至拱手相讓企業,也許能「舍財免災」。稍有微詞,隨便按個「行賄」、「嫖妓」、「壟斷」、「偷稅漏稅」罪名,罰得傾家蕩產,甚至以莫須有的「間諜」罪關進大牢,不過都是小菜一碟。10月17日《解放軍報》官方微博就已發帖呼籲民眾,要打一場反間防諜的「人民戰爭」。該帖稱,要「依靠人民,需要‘朝陽大媽’,也需要‘撈銅漁民’」,要讓「間諜寸步難行,無所遁形」。中共慣用運動方式誣陷、監控和迫害異議人士或被當局認定的「敵對分子」,還美其名曰「人民戰爭」。

當下,習氏以防疫為藉口,已停發護照,嚴控外匯,開始關閉國門了。那些已經斷了歸途,沒有退路的海歸們,自是中共刀俎下的魚肉,只能任由其宰割了。就像七十年前回國的留學生一樣,自己的選擇怪不得誰,只能自吞苦果。而那些手握外國護照、還在悶聲發大財的「海燕’們,以為可隨時拔腿走人,並沒有危機感。

曾記否,李嘉誠輩尚且被聲討,一片「不要讓李嘉誠跑了」之聲至今還不絕於耳,難保哪一天也會有「不要讓海歸們跑了」響徹雲霄。在中共的眼裡,即便是入了外籍,只要在中國就還是他的子民,還是他的韭菜,說不讓走,就走不了。連那些純外族血統的外國人,即便是有豁免權的外交人員,只要需要都可以扣為人質,遑論原來曾是草民的黃皮「外國人」。

海歸之痛,海歸之殤何時了!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海歸們,是該靜下心仔細盤算利害的時候了,不要為賺最後一個銅板,而去賭不能被自己掌控的命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華夏文摘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