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病毒」的源頭(圖)

2020-03-23 07:34 作者:文淵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病毒 源頭 武漢 美國
3月1日,北京街頭戴口罩的武警(圖片來源: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23日訊】關於「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源頭,從此君去年11月自武漢問世以來就眾說紛紜,不同政治勢力和派別,為此不遺餘力地角力和博弈,試圖一決高下。

作為此病毒的原始主家中共,因著武漢湖北疫情失控,為了壓制國內民眾的激憤和轉移民怨的目標,在疫情初發時,他們就以慣用手法,在國內以廉價的民粹主義,煽動愚昧無知者嫁禍美國,編造各種謊言,誣陷是美國的生化戰。其中特別重要的一個證據,就是此病毒是專為中國和東亞種族設計的,只傳東亞人而不傳歐美白人。

隨著武漢、湖北疫情失控和病毒衝出國門,他們的謊言自然不攻自破了。為了推卸把病毒輸出國門,蔓延於世界,給他國造成了嚴重的健康危機和不可挽回損失的罪責,繼續混淆視聽,編造新的謊言,千方百計要把病毒源頭之鍋甩於他人。這不是,就連大內公公鐘南山近期也跳出了插了一腿,居心叵測的說什麼「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中國爆發,但是源頭並不一定在中國」。

與美國生化陰謀前後登場、在中國媒體上曾廣泛流傳的另一個謠言是「美國軍人在武漢軍運會舉行期間散播病毒」,因其荒謬絕倫,邏輯混亂,純屬惡意編造,從一出籠就幾乎無人理睬,僅視其為低級無知的笑料。1月26日內蒙古通遼居民滿某,在其發表的短視頻說:「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是美國向中國使用病毒基因武器造成的」。為此,2月8日通遼警方以散佈謠言罪,給予該男子行政拘留十日,並處罰款五百元的行政處罰。看來中共官方也曾不認同這個謠言。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發言人趙立堅3月12日竟公然重複此謊言,聲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武漢」,美國對此應做到透明並公開數據。看來中共真是到了黔驢技窮、狗急跳牆的地步,為了抵賴、逃脫自己的罪責,嫁禍美國,已不惜撕掉畫皮,開始赤裸裸的表演了。

其實,中共用生化戰來誣陷美國已不是第一次,而是早有前科的。眾所周知,在韓戰中,中共曾勾結朝鮮和前蘇聯,向世人控訴「美國的細菌戰」,但很快發現純屬子虛烏有。可他們從來不會道歉,更不會認錯,還偽造雪地上老鼠、跳蚤的偽照為證,繼續謊言欺騙世界,又拒絕國際紅十字會到實地考察、驗證,還硬是裝傻充楞,堅持謊言幾十年。2013年11期《炎黃春秋》登載前志願軍衛生部部長吳之理的回憶才揭開了真相。吳說「52年(美國投放)細菌戰是一場虛驚。這事是我幾十年的心病,只覺得對不起中外科學家,因為他們可能知道真相,但服從政治鬥爭需要,他們是受我們騙了!我不止一次向黃克誠(總參謀長)說對不起他們。黃說,你不用這麼想,搞政治鬥爭嘛。」

雖然武漢病毒是從武漢發起後,經人傳人而被迅速波及全國,蔓延到全世界這一事實清楚,毫無疑問,但其實源頭究竟在哪裡,它是以何方式傳於人的,學術界至今仍沒有清晰、明白無誤的證據鏈。主流說法,其實毋寧說是猜測,是雲南的蝙蝠或東南亞的穿山甲是其原始宿主,然後傳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裡的蛇、竹鼠或其他什麼野味,最後完成動物到人傳播的跳躍。但最初的感染者中,不少人與此市場並無任何交集,何況遠在雲南或東南亞的原始宿主,如何能不遠千里、數千里將病毒傳於武漢的野味,也難於令人信服。

不過另一種源頭說,即武漢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的泄露,也一直貫穿整個疫期至今,其情節波詭雲譎、跌宕起伏。該所多年來一直從事SARS和與此次武漢病毒結構極其相似的病毒的研究工作,並有發表在高端國際刊物上的論文為證,此乃最大的嫌疑。另外武漢疫情失控,病毒所被質疑泄露後,即派軍方生化武器專家接管P4實驗室,由此病毒所成為軍事單位,一切工作皆可謂軍事機密,所有外泄的證據和線索也皆在軍事機密的保護傘下窖藏,外人不可涉足。緊接著習近平2月14日突然提出要「加速生物安全立法,並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安體系」,2月15日科技部隨即出臺了《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要求「實驗室發揮平臺作用,服務科技攻關需求。同時,各主管部門也強調要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確保生物安全。」這些大概不是一時衝動、頭腦發熱,也不是漫無目標的無的放矢,而應該是與武漢病毒的泄露有直接關聯,極有可能是因其病毒實驗室管理不當、不嚴所致。其實這是中國國內各地,包括醫院與大專院校等各種實驗室普遍存在的問題。

處於鬧市、內設高度危險的P4實驗室的武漢病毒所,離火車站僅咫尺之遙,其選址就有先天的缺陷,一旦病毒外泄,將會造成毀滅性的災難。而在中國和世界上,病毒實驗室的外泄事故並非絕無僅有。2003年下半年,新加坡和臺灣實驗室先後出現了實驗室病毒泄漏事故,導致SARS和西尼羅病毒外泄,造成人員被感染的嚴重後果,幸好事故範圍都有限,沒有釀成重大疫情災難。2004年4月,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發生SARS實驗室感染,致使北京和安徽兩地共出現9例SARS確診病例,在短短的幾天內有862人被醫學隔離。2019年7月至8月,中牧蘭州生物藥廠在獸用布魯氏菌疫苗生產過程中使用過期消毒劑,致使生產發酵罐廢氣排放滅菌不徹底,攜帶含菌廢氣,導致包括獸研所和附近居民在內的181人感染布魯氏菌。

如果武漢病毒真是病毒所因事故造成泄露所致,應當像蘭州布魯氏菌泄露一樣,首先感染病毒所所在地周圍的鬧市,而非遠在50公里之外的華南海鮮市場。當然也不排除被感染者又將病毒接力傳到華南海鮮市場,使其成為武漢疫情的發端地,不過這種機率太小了。2月中旬,網上又盛傳「武漢病毒肺炎的零號病人是黃燕玲,系武漢病毒所科研人員。2012年考入病毒所碩士研究生」,更有甚者稱該黃已染病毒身亡被火化。為此,不僅病毒所,而且新華社和央視也在第一時間闢謠,稱其2015年畢業後在四川工作,未曾回武漢,也未被感染,似乎可信。唯一不足是為何不由黃女親自出面,如是謠言自是不攻而破,難道真有難言之隱,不便或根本就無法露面。況且官方前科纍纍,幾乎沒有誠信,由其所辟的謠,後被證實大都是事實,這更使事件撲朔迷離,難於定論。

另一種途徑則是感染或沾有病毒的「物件」被帶到海鮮市場,使其成病毒發散到社會上的源頭。此處所說的「物件」也許是實驗室處理的廢物,例如當年臺灣實驗室SARS病毒泄露,就是由違章處理的實驗室廢物引起的,更有可能的則是實驗室用來做實驗的猴、猩猩、兔、狗等動物。

不排除有人違章將用於實驗的動物,非法販賣到出售多種野生動物的海鮮市場牟利引起的。雖並無確切的證據和可靠的線索,筆者仍願意以此為題,戲說一番武漢病毒的源頭。之所以稱其為戲說,是因為只能僅憑手中的間接素材,做些許科學演繹和推理,是無法呈堂為證的。

雖屬戲說,其實也並非空穴來風,還是有些根據的。前不久被判了12年刑的中國農業大學李寧院士,就長期將實驗後的豬、牛等動物倒賣,獲利高達一千多萬元。一千多萬元可不是小數字,不知有多少試驗動物被他用來牟利,更不知這些不清不楚、有多少隱患、甚至致命隱患的動物流向了哪裡。地位崇高的農大院士尚能如此混賬,其他醫藥、科研部門和下層人員從事同樣骯髒勾當的絕不是少數。

在食品危機不斷的中國,對食品造假、人為加毒以圖暴利的惡性事件層出不窮,屢有將病、死、腐畜肉加工後送入市場的大案被破獲。因而將實驗動物不是做無害化處理,而是廢物利用地送到民眾的餐桌上,也就是大概率的事件,不值得驚奇。去年在豬流感中被撲殺的病豬,在被深埋無害化處理後,多地仍有不少違法將其挖出流到市場上的惡性事件發生。這些也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敬畏生命,早已經越過了人類最起碼的道德底線。

筆者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曾在北京著名的藥物研究部門工作過,目睹過類似的事件。當時城裡人雖已能勉強吃飽,但高蛋白、脂肪類的肉食還是奇缺,要定量供應,於是不少人就把眼光投向了實驗後將要被處理的動物身上。作為科研勞動力的研究生們,尤其是那些二十歲出頭的精壯小夥子們,試驗工作強度大,體力消耗多,又常是缺油少肉,飢腸轆轆,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按實驗室的規程,所有實驗用完的動物,必須要做嚴格的無害化處理。一般藥物實驗的動物如鼠、兔、狗等,都是處死後作為醫療廢物處理,而病毒試驗的則要嚴格得多,必須嚴密封裝消毒後交由有關專業部門處理。但往往由於職能部門的瀆職和惰怠,疏於監管和放任,實際操作時則隨意、靈活得多。

作為研究生,近水樓臺先得月,而且對試驗動物知根知底,於是那些僅作了普通實驗、絕無任何污染的「淨貨」,例如僅被抽過血,或做對照的兔、狗等成了搶手貨。一般都是好此道者晚間或週末,聚集在宿舍裡燉煮,一時宿舍樓道裡香味四溢,有時還會有酒水助興,儼然一個令人垂涎的party。某個週末筆者正好路過,被正在大快朵頤兔肉大餐的學生們邀請入席,雖也多日不見肉食而被肉香誘惑,終因過不了心中膈應的坎而婉言謝絕了。

而那些做過一般藥物實驗的動物,則交由負責打掃衛生的工人們按垃圾處理。據學生們講,這些工人也很精,從學生處打聽清楚那些沒有大的健康風險者,會被他們收入囊中改善伙食。而可能有風險者,則被他們賣給燒烤攤販的業主,他們之間早已建立了暢通的物流銷售渠道,互相依存共同發財。而這些動物則以「羊肉串」的華麗轉身,變成小吃一條街夜市裡的美味,被年輕人、尤其是女孩子們追捧。我曾不止一次看見清潔工人,從大樓後面的動物房裡挑出裝在鐵皮桶裡的兔子、狗,甚至還有較大的白鼠。

八十年代,社會還處於朦昧期,民眾大都膽小,也還知道要守法,為了錢財不顧他人死活的人畢竟不多。到了地溝油、三聚氰胺牛奶和各種毒食品氾濫的今天,打試驗動物主意的人一定不會少。保不齊就有人將武漢病毒所沾染了病毒的實驗動物販賣到華南海鮮市場,引發了這場顛覆世界,屠殺無辜民眾的大瘟疫。

但願筆者的戲說揣測並非事實,就權且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一笑了之,如若真被蒙對了那就太可怕了。也期望中共當局《關於加強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不是廢紙一張而被束之高閣,能被落實,能被嚴格執行,否則不知過幾年,又會在中國冒出一個禍害世界、屠殺人類的新病毒來,其罪孽就滔天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