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世界要感謝中共什麼?(圖)

2020-03-09 09:37 作者:文淵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2月14日,北京街頭戴口罩的市民(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9日訊】一

因著疫情的失控,雖數十個國家實際上已先後與中共切割、隔離,中共病毒依舊衝出國門,攻陷了世界上除兩極以外的主要國家,禍害著全世界,嚴重威脅著全球民眾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招致了全球人民的聲討和憎恨。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因疫情而歧視、甚至攻擊當地無辜華人的惡性種族仇視事件,這些失去理智的惡性事件,自然受到當地主流社會和輿論的強烈譴責和制止。為了防止類似歧視事件的重現,一些政府官員和有影響力的人物,還專門光顧華人經營的餐館和商店,以示正聽和對這些惡行的譴責。

失控的病毒疫情使中共的國家信譽雪上加霜,在世人眼裡已淪落到和朝鮮、伊朗、委內瑞拉等垃圾、流氓國家一個梯隊。病毒無情,中共亡羊補牢,加緊控制和扑滅疫情,將損失降到最低才是目前最首要的任務。中共如果還有一絲人味,在病毒向世界蔓延之時,放低身段,表示少許歉意,向無辜受到中國輸入病毒而受害的國家和人民低低地說聲對不起,也許會挽回些許聲譽,也可體現一個負責任國家的道德和擔當。其實,沒有任何國家要求過中共道歉,也不會指望和在乎中共的道歉,此時空口白牙的道歉除為自己掙得名聲外,於疫情蔓延的他國絲毫無益。

不料他們不僅沒有任何愧疚歉意,面對疫情在世界的蔓延,不顧自己還陷在病毒的深淵中不可自拔,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民眾徘徊在死亡的邊緣,還有心思忙裡偷空幸災樂禍,對他國指手畫腳,調侃取笑。不僅如此,新華社3月4日竟然發表《新冠在美星火燎原理直氣壯,世界該感謝中國》一文,大言不慚地狂妄叫囂道「現在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可以說中國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將新冠肺炎疫情擋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天若欲其亡,必先令其狂,中共這番張狂的醜惡表演,讓世人體會了何謂「無恥之極則無敵」,其流氓、惡棍的嘴臉確實「驚天地、泣鬼神」!

眾所周知,一手造成了武漢、湖北和中國瘟疫失控的中共和一尊帝,因其罪孽深重,在國內早已灰頭土臉,又妄圖強行甩鍋找替罪羊,卻遭到強烈反彈未曾得逞。於是近日厚顏無恥地拋出一本《大國戰「疫」》,顛倒黑白,指鹿為馬,文過飾非,樹碑立傳,無恥地為自己歌功頌德,妄圖沽名釣譽,以此貪天之功據為己有,挽回失去的顏面。不料此書剛一出籠,即遭到國內外輿論的一致聲討和嘲諷,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僅沒有如願挽回頹勢、撈得面子,卻像一個失手被捉的小偷一樣丟盡了臉,出了醜。只好在不到兩天的時間裏,灰溜溜地下架此書,好在此公根本就沒臉沒皮,就當沒有此事發生過。在國難當頭,生靈塗炭之時又繼續自我陶醉,公然宣稱國人《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又一次惹得了眾怒。於是一尊和他的姦佞奴才們,又開始開闢國際市場,繼續自吹自擂。

新華社的這篇奇文聲稱「這段時間,有一種聲音故意在炒作,說中國欠世界一個道歉,這是非常荒謬的,中國為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付出了巨大的經濟成本,切斷了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的傳播途徑,沒有哪個國家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做出了如此大的犧牲和付出。」因著中共昏庸和腐敗的獨裁體制,導致了病毒在武漢和全國的肆虐和蔓延,「中國為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付出了巨大的經濟成本」完全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他人。病毒是發生在武漢,發生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並非由他人他國傳入,抗病滅毒,切斷傳播途逕自是自家的職責,不值得向人吹噓。做出犧牲,付出代價,這是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一起新的罪行,欠下的一筆新債,也是作為一個政府理所當然的本分,更沒有理由向外人炫耀誇功邀賞。猶如一個無賴流氓不慎將自己的家點著火了,家裡被燒得一片狼藉,而且火勢向四周鄰居家蔓延。無賴只好奮起救火,為了減少損失,忍痛將那個起火的房間隔斷,任其恣意燒成灰燼。就在妄遭殃及的四鄰開始扑滅延燒到自家的火時,無賴不顧自家還在大火熊熊,幸災樂禍地開始向人炫耀自己的救火神功,並要鄰居感謝自己,說不是自己付出犧牲和代價,鄰居的房子早被燒燬了。

該文還對中共病毒爆發蔓延至失控後,美國出於保護本國公民安全的撤僑行動,和為了阻斷病毒向本國蔓延而禁止中國人入境的舉措,繼發言人華小姐「不厚道」的指責,又大加討伐:「大家要知道,當中國湖北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後,特朗普的美國政府第一個宣布從中國武漢接回美國人,導致了其它國家紛紛跟進,使得中國當時非常被動。不僅僅如此,美國政府還宣布限制中國人和到過中國的外國人進入美國,實際上就是對中國間接宣布旅行禁止,讓世界上其它國家變相對中國形成孤立,對中國的經濟衝擊是很大的。」

川普(特朗普)政府的撤僑是保護自己的國民並無不當,這是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的職責。如果中共覺得美國目前已疫情嚴重,現在就接回在美的全部中國人,沒有人阻擋,相反美國是求之不得。至於限制中國人和從中國來的外國人入美境,這是任何一個國家的神聖主權,他人豈可置喙。川普的一系列有關措施非常對,可惜還不到位,還是優柔寡斷遲了幾天,如能像三胖一樣立馬切斷與中國的所有人員往來,就不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從病毒疫情失控的疫區中國來到美國,將中共病毒帶到美國,也就不會有今日病毒開始蔓延的不利局面。

也正是川普的這一決定,才提醒了還在觀望和猶豫的國家,將中共病毒蔓延到世界的步伐變慢。日本、韓國、義大利、伊朗等目前疫情爆發嚴重的國家,正是沒有及時採取果斷措施,有的還捨不得或不敢與陷於病毒裡的中共切割,才導致了目前的惡果。至於「讓世界上其它國家變相對中國形成孤立,對中國的經濟衝擊是很大的。」,那完全是自作自受,是自己惡意隱瞞和拖延,將疫情發展成失控應吞的苦果,不值得任何人同情,更不能無理地要他人為此買單和承擔後果。中共應該明白,不作不死,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

這篇必將遺臭後世、並作為反面教材的奇葩之作,還像精神病人一樣叨咕什麼「如果這個時候,中國宣布限制美國人或者去過美國的人進入中國,宣布禁止中國人前往美國,實際上就是對美國實施旅行禁止,那麼美國的經濟將會遭受巨大的打擊,美國的股市更會暴跌,但是中國並沒有這樣做。」好仁慈的中共獨裁者,在說夢話和胡話吧!當今病毒肆虐的疫區中國,就是叩求也沒有人願意去的,遑論你「宣布和限制美國人或者去過美國的人進入中國」。至於「宣布禁止中國人前往美國,實際上就是對美國實施旅行禁止」更是美國人求之不得的,實際上美國早已下了此禁令,豈需中共自作多情代勞?不知說此話者是蠢還是傻,中共可儘管這樣做。至於擔心「美國的經濟將會遭受巨大的打擊,美國的股市更會暴跌」,中共何時變得如此善良多情,恐怕是「司馬昭之心」吧。還是先擔心自己面臨的經濟崩潰,看能不能躲過瘟疫帶來的這一輪致命衝擊,而不必杞人憂天,假惺惺地替他人哭喪。

此文還威脅道:「宣布對醫療產品進行戰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國,那麼美國將會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根據美國疾控中心官員的公開表示,美國的口罩大部分是中國生產,並從中國進口的,如果中國禁止將口罩出口到美國,那麼美國就會陷入口罩荒,防範新冠病毒最基本的措施都無法做到。」、「90%以上的美國進口藥物都和中國有關。言下之意,這個時候只要中國宣布藥品盡量滿足國內而禁止出口,美國將會陷入新冠肺炎疫情的地獄。」

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中共獨裁者儘管放馬過來,沒有人會在乎這種小兒科的伎倆。儘管美國的口罩在前一段都被華裔們搶購寄回中國,支援中國的抗疫,美國目前的口罩儲備確實不足。但實際上除醫務人員必需要有口罩防護外,對普通民眾來說,口罩並非抗疫的必需品,不過是諸多因素的選項之一,更不是抗疫的法寶和制勝的必須利器。況且世界口罩行業的龍頭老大3M和Honeywell都在美國,中共有什麼可癲狂的。中國人口一罩,並沒有能阻止武漢和湖北病毒的肆虐和荼毒,數十萬人感染,成千上萬人被奪命,最後都「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結果禍害了全中國,全民被迫縮在家中,中華大地變成了鬼域,現在又開始禍害全世界了。

至於藥物原料,其實中共更依賴於美國,整個藥物研製和生產領域,美國是上游,中共則處於下游,討飯的豈能要脅到燒飯的。不僅如此,就是在經濟的各個領域,離開中共,中美脫鉤,美國只會有暫時的困難和不便,而中共則會有滅頂之災。否則他們怎麼會在中美貿易戰中一退再退,不停地乞求擴大和美國的貿易往來,生怕被美國切割和脫鉤。此文的作者大概已痴呆,早忘了兩個月前簽訂的中美貿易協議的內容,忘了主子被嘲為現代李鴻章,忘了當時主子可憐巴巴的樣子。

因著一尊帝自己的罪過,武漢湖北疫情失控,為了壓制國內民眾的激憤和民怨,同時欺騙世界輿論,於是他一心要把中共打造成抗疫的中流砥柱和世界典範。從武漢封城起,就利用其收買和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世衛組織,罔顧專家意見和輿論,頑固地拒絕在世界範圍內,及時將武漢疫情提升到緊急狀態。直到中國輸出的病毒大量湧現在世界各國,面對世界疫情的嚴峻事實,世衛組織被迫才不得不改口。此時中共病毒疫情已開始蔓延於世界,給他國造成了嚴重的健康危機和不可挽回的損失。即便如此,世衛組織還要按中共的旨意,對向中共施行旅行和人員交流限制的國家施壓、說三道四,批評他們反應過激。前不久又組織世衛組織官員和專家參觀、訪問中國,由他們的官員頻頻出鏡,顛倒黑白、恬不知恥地讚揚中共「在疫情信息上透明和及時」。那個總幹事譚德塞不知暗地裡收了中共多少銀子,活脫脫一個中共的應聲蟲和傳話筒,使盡渾身解數阿諛拍馬,為中共歌功頌德,「我會一次又一次地讚揚中國,以為中國的行動確實幫助控制新冠病毒向其他國家傳播」,「世界應該尊重並感謝中國在此次疫情防控上的努力」,硬是將中共這個禍害世界的罪魁和惡魔,打扮成要全世界都要感激和膜拜的天使和救世主。世界人民餵養這樣的世衛組織有何用?可以預料,待此次疫情過後,世人定會痛定思痛,反思和揭露世衛組織在這次疫情中的醜惡嘴臉和無恥行徑,世衛組織裡的貪官污吏,也會為他們的貪贓枉法和瀆職罪行付出沈重代價。

一尊帝在國內甩鍋不成,又開始向國外打主意,企圖將武漢引發的病毒疫情源頭訛賴於他人。疫情初發時他們就在國內煽動愚昧無知者嫁禍美國,有鼻子有眼地誣陷是美國的生化戰。終因理屈詞窮,找不到任何佐證,只好偃旗息鼓,不甘心地閉上嘴,近日他們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先是由一個中共在臺灣馬仔新黨的一個嘍囉潘懷宗出場,以專家的名義譁眾取寵,引用大陸作者一篇解釋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COVID-19)的基因序列與病毒起源的論文,不知是誤讀還是故意歪曲作者的原意,並以此為據荒謬地推測病毒是從美國來的。為了坐實美國是中共病毒的源頭,潘氏竟敢信口開河地稱,「2019年6月到10月美國出現了200餘例因肺臟纖維化而窒息致死的病例,完全查不出原因,當時媒體都歸因於電子煙,其實最可能的就是這個冠狀病毒。」潘某人的「鐵證」立刻被中共的黨媒和各種御用輿論工具視為至寶,立即廣為傳播,大肆渲染,以為撿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猛猛地嗨了一陣。

許多人指出,潘某人根本就沒有讀懂該論文,該論文研究團隊明白無誤地認為兩個單倍型H13和H38就是來自武漢,潘氏不知道是看不懂還是故意不說,非要惡意栽贓於美國。當潘的謬論被揭穿後,黨媒們霎時就像撒了氣的皮球癟了。當然僅由此事,很難完全斷定潘懷宗背後一定有什麼陰謀,不過,作為政治人物,又披著「科學家」的外衣,此時散佈如此不嚴謹、不科學的謬論,難免讓人因著他的政治身份而有許多必然的聯想。

緊接著就由鐘南山親自出馬,沒有任何科學根據,就敢明目張膽將中共病毒的源頭外引。新華社的這篇文章又以此為據為中共和一尊甩鍋,「根據鐘南山院士的研究,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中國爆發,但是源頭並不一定在中國。現在很多研究也指向新冠病毒的源頭可能來自其它國家,美國、義大利、伊朗等國家的很多沒有亞洲接觸史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就說明瞭這一點,因此中國更沒有理由道歉。」

鐘南山此處討論的「源頭」實際上沒有任何意義。退一步說,即使中共病毒的源頭,即宿主來自雲南的蝙蝠,或東南亞的穿山甲,但從宿主到人之間傳遞的跳躍和最早的人傳人,則是起於武漢卻是明白無疑的。把病毒傳向世界的既不是雲南的蝙蝠,也不是東南亞的穿山甲,而是中共治下武漢的人,中共有百分之百的理由向世界道歉。鐘南山近期發出的此「高論」即刻引起輿論嘩然,雖然鐘氏羞羞答答地還沒有將矛頭直接指向美國,也還留了餘地沒敢把話說絕,但學界普遍認為這是沒有任何科學依據、最不靠譜的陰謀論,有失身份,有損於其專家、學者的名望,也於其德有虧。

其實這並不奇怪,作為體制內的御用專家和既得利益者,鐘氏在這次武漢疫情爆發後的一系列言論舉止,完全辜負了民眾對一個學者的期望。他在2003年SARS中贏得的光環瞬間黝暗了,早已毀了原有的聲譽,他和敢說真話,不畏權勢的蔣彥永醫生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從1月20日的武漢之行為一尊帝宣旨解套,公開了其大內公公的身份起,他就一直謊話連篇,嚴絲合縫地配合中共當局欺瞞疫情。維穩第一,抗疫可有可無,徹底喪失了一個作為社會良知的知識份子應有的情操和道德,淪為中共獨裁極權當局的代言人和一介政客。他適時地拋出「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中國爆發,但是源頭並不一定在中國」的政治化觀點,也就沒有任何科學價值和參考意義,再也沒有人會當一回事。

2月28日,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接受《中國日報》採訪時就表示,並不認同鐘氏的此論,他認為中共肺炎病毒是從武漢出現,而不是從外國傳入。他說:「如果是(來自外國)的話,我們應該看到來自國內不同地區的患者在同一時間爆發疫情,而不是集中在武漢出現疫情。」如此簡單明瞭的邏輯推理,小學生都不難理解,號稱院士的鐘南山為何視而不見呢?

即便是鐘南山,實際上也清楚地知道武漢就是人傳人疫情的源頭,他2月29日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論文中就明確指出「在生活在武漢以外的居民中有31.3%的患者在近2週曾到過武漢,72.3%患者曾在近2週接觸過武漢地區人員」。而且最早輸出到中國以外的病例,無一不是來自武漢和中國。近期以來,國外沒有中國旅行史的感染者,追根溯源也都受害於來自中共病毒的第二代、甚至第三、四代。

其實鐘南山不僅是學者,更是一名和官家勾結的紅頂商人,因而其在近期一系列如此出格的言行其實也是有苦衷和可以理解的。在中共極權獨裁的淫威和體制下,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為了孜孜不倦追求了一生的名和利,更為了保住自己家族名下那些由極權庇護的億萬產業和不義家財,只能這樣做。而有像蔣彥永那樣人格和道義擔當的知識份子畢竟只是鳳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怎能苛求鐘院士。中國院士的情操、學識不過如此,只能呵呵。

無獨有偶,中國駐日本大使館2月27日發出的「致在日同胞的公開信」中寫道,「目前,日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不斷變化,我在日同胞對此高度關注」。該文迅速在日本推特瘋傳,強烈抗議中國將俗稱「中共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改稱為「日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而涉嫌為中共病毒的源頭甩鍋日本。此舉令日本朝野和民間一片嘩然,一時輿論沸騰。雖然隨後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立即在推特上對此造成的誤解和歧義道歉,並解釋說,該段句子的意思完全不是「日本的冠狀病毒感染狀況正在改變」或「日本新型的冠狀病毒性肺炎」,希望日本人能夠瞭解真正句子的意涵。但又怎能保證他們不是在玩弄文字遊戲,明目張膽地為中共病毒正名,怎能保證他們此「失誤」不是和鐘院士「疫情雖然在中國爆發,但是源頭並不一定在中國」的論斷是異曲同工。不僅如此,中國駐伊朗大使館敘述疫情時也曾稱其為「伊朗新型冠狀病毒」,難道又是一件因疏忽造成的歧義。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製造了病毒源頭,將世界陷入中共病毒深淵的中共極權獨裁者,不僅對因自己的過失帶給世界的災禍沒有絲毫的反省和歉疚,還要受害者讚美、感激自己,這是一副何等醜惡的潑皮無賴嘴臉。只是不知道他們要世人感謝他們什麼?感激他們隱瞞病毒災難?感激他們給世界送來了中共病毒這個大禮包?感激他們的病毒肆虐社區、殘殺了無辜的民眾?面對這個潑皮無賴,套用武漢病毒所石正麗的話:「閉上你們的臭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