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科學界的密探–何祚庥一生縮影(一)(組圖)

2021-10-26 00:30 作者:守真 瑜正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中科院
中科院(圖片來源:N509FZ/維基百科 CC BY-SA 4.0)

序 

世間對何祚庥的評論向來爭議頗大,那麼真實的何祚庥到底什麼樣?為驗證何祚庥的真實為人,筆者仔細查詢了現有的公開資料,包括何祚庥的訪談自述、何祚庥的撰文、記者的採訪報導、及相關人物的回憶、提供的證據等,核實了網上的部分爭議。

筆者發現,綜觀何祚庥的一生,半個多世紀以來何祚庥熱衷於監控、向中共匯報中國人的思想言論是否符合馬列,然後揭批打壓中共確定的迫害對象。從這個意義上,何祚庥是一個投靠政治的扭曲黨棍,是中共在科技界的高級線人和密探

何祚庥
何祚庥的真實一生(圖片來源:作者製圖)

根據文獻資料查詢,筆者整理成《科學界的密探–何祚庥一生縮影》,現借看中國一角,擬以連載的形式,全文分成七次刊載。歡迎反饋。

A 何祚庥的人生始於政治投機(1947-1952)

何祚庥,1927年生於上海。1947年,20歲的何祚庥在秘密加入地下共青團組織,同年轉入清華大學,並加入中共地下黨,組織遊行等學生運動。中共建政前,政治積極的何祚庥已是清華大學地下黨的支部書記。[1]

周培源教授曾在清華大學課上不點名批評何祚庥:「不要去忙活動,那些活動都是浪費時間,那些‘唯心’‘唯物’的問題是搞不清楚的」。[2]何祚庥自述到,「我以前就是地下黨。物理學界黨員很少,一些重要的科學家都是我發展他們入黨的,包括錢三強都是我做的工作。錢三強自己都說:‘小何是我的領導,我的啟蒙人。’」[3]

那時候的清華大學常常罷課、遊行,老師們也難以完成授課內容,專注於組織政治活動的何祚庥所學或更微渺。從各種資料來看,何祚庥在學業上並不出眾。

1950年初,中共宣傳部理論宣傳處副處長於光遠,到清華大學與在校學生座談。何祚庥在座談會上提出「自然科學有沒有階級性」的問題,表明其願意配合中共干預科學研究的立場。1951年,何祚庥畢業,被於光遠指名分入中共中央宣傳部理論宣傳處。1952年中宣部成立科學處,何祚庥成為最早的處員[1]。何祚庥同時兼任政務院文委科學衛生處成員。[6]

B 參與破壞中國科學研究的何祚庥(1951-1956)

熊衛民著的《對於歷史,科學家有話說》書中,何祚庥在訪談中承認,在科學領域缺「自己人」的中共在建政初期在思想領域搞了多次運動,例如批判電影「武訓傳」,至批判《紅樓夢研究》、反對胡適唯心論等,目地是徹底控制思想理論領域。

何祚庥曾自誇到:「我在中央宣傳處是走紅的幹部,可以直接見部長。陸定一喜歡我,胡喬木也喜歡我」[3]。在和熊衛民的訪談中,何祚庥自稱因他是參加革命較早的地下黨員,又懂得一些理論物理學知識,所以大事小事都交給他去幹[6]。

大學畢業時何祚庥已參與多年的政治運動,再加上初建的中宣部科學處只有他讀過物理學。當時何祚庥雖然年紀輕職務低,卻在協助中宣部科學處於光遠等破壞中國科學研究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從熊衛民的訪談中可見,何祚庥是中共運動的擁護者和組織者,而不僅是被動參與者。

何祚庥在這段期間的作為至少包括:

1)中共建政初期的思想改造運動(1951年秋-1952年10月)

中宣部科學處負責主持中國科學院方面科學家們檢討材料的審查和思想談話,何祚庥為中科院東區思想改造學習委員會委員[5]。

何祚庥作為中宣部的代表,跟一百多位科學家一一面對面地交談[3],監控他們的思想狀況。用當代的名詞描述大概就是請哆哆嗦嗦的科學家們「喝茶」吧。何祚庥工作伊始就參與了思想控制工作,這給他後來監控科學家們的意識形態打下了基礎。何祚庥曾提過華羅庚與他的交談中提及希望提高待遇,給人一種輕鬆愉快的印象,然而何祚庥避而不談的是華羅庚在思想改造運動中承受不住壓力而自殺未遂。

從研究文獻《思想改造運動對中國科技事業的影響–以中科院為中心的初步探討》[4]來看,中科院的思想改造運動雖然比後期運動要緩和一些,但本質是相同的,過程也頗為殘酷。這是中科院所經歷的第一次運動,但對之後的科學發展有深遠的負面影響。

2)中科院的《科學通報》

張藜、趙濤整理的《科學處與新中國早期的科學領導工作》中記載,1952年的中科院的《科學通報》實際由何祚庥和龔育之掌控,從科學刊物變為翻譯蘇聯科學文章的譯報,主旨也變為配合思想改造運動和照抄蘇聯科學批判。[5]除了後面提到的事項,《科學通報》還主導了批判共振論、批判部分太陽繫起源學說、批判魏爾嘯學說等。

3)《蘇聯科學界批判量子力學中的唯心論觀點》(1952年5月21日《人民日報》)

何祚庥在此篇文章中把量子力學的部分主流觀點叫做唯心論,揮舞政治大棒予以打擊。

4)《堅持生物科學的米丘林方向》(1952年6月29日《人民日報》)

1952年中共開展了批判摩爾根基因遺傳學說的運動,宣揚蘇聯李森科一派的「米丘林生物科學」,高喊「米丘林生物科學是自覺而徹底地將馬克思列寧主義應用於生物科學的偉大成就」,正常的科學研究受到了政治的強烈干預。

批判摩爾根基因遺傳學說《堅持生物科學的米丘林方向》一文由孟慶哲、何祚庥等人主筆。此文在人民日報發表後,全國興起了模仿蘇聯,打壓消滅摩爾根遺傳學的各種措施。[5]

5)《布洛欣採夫:保衛列寧關於運動的學說》(1953年第3期《科學通報》)

何祚庥翻譯的此文把列寧的一句話強加於關於物理運動的科學研究。

6)《論梁思成對建築問題的若幹錯誤見解》(1955年10月2日《學習》)

中國古建築大師梁思成主張新建建築在經濟和美觀之間取得平衡,主張在城市開發中多保留古建築。這和中共的主張相悖。何祚庥(自述奉上級命令)把建築政策問題政治化,發表了批判梁思成的文章,指責梁思成的思想根源是資產階級唯心主義,稱梁思成的建築理論違反(中共)總路線。

僅就建築風格爭論本身來說,何祚庥文中的指責也是斷章取義。註:梁思成在1957年5月接受《北京日報》採訪時為自己的理論做出了辯解。[6]這篇直接出自何祚庥之手的文章是迫害梁思成的開端,而且可以說何祚庥推動了破壞中華民族遺產。何祚庥表示他是在彭真的指示下發表文章,於光遠則說是何祚庥本人將文章送到《學習》雜誌發表的。[5]

7)《斯維契尼柯夫:蘇聯以外各國進步學者反對量子力學中的非決定論的鬥爭》(1955年第4期《科學通報》)

何祚庥參與翻譯了此文,再一次支持用馬列理論干預量子力學研究。

8)《論所謂「熱寂說」的錯誤》(1956年第2期《哲學研究》)

「熱寂說」是一種科學假說,並不一定是真實的,學術討論無可厚非。然而,何祚庥寫此文的出發點是袒護馬克思主義和為政治目地而束縛科學研究,學術爭論本身倒是無關緊要了。

參考文獻
1.何祚庥的無界限探索(李賓)
http://www.chinatoday.com.cn/china/z200311/38.htm
2."宗師」周培源(宋春丹)
https://www.tsinghua.org.cn/info/1952/34284.htm
3.何祚庥:我不是一個純粹唸書的人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8-17/102818451162_2.shtml
4.王揚宗:思想改造運動對中國科技事業的影響–以中科院為中心的初步探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3740-859516.html
5.張藜、趙濤:科學處與新中國早期的科學領導工作
https://core.ac.uk/download/pdf/48311404.pdf
6.何祚庥:在科學和宣傳之間
https://freewechat.com/a/MzI3MzM3MzQ2OQ==/2247485340/1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