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海归之殇:难保哪天会有“不要让海归们跑了”(组图)

2021-10-26 09:20 作者:文渊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六四
六四天安门广场(图片来源:CATHERINE HENRIETTE/AFP via Getty Image )

【看中国2021年10月26日讯】

中国的知识分子自四九年以来,一直是个悲催、多舛的群体,海归留学生更甚之,此乃海归之殇!

1948年,在北平易手前,尽管整个战局不利,蒋介石还是制订了一个人才“抢救计划”,准备将一批国内最顶尖的学者用专机“抢救”经南京送至台湾,他们中大多数人是吃过洋面包、学贯中西的学界精英。岂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蒋介石的美意遭到了多数人的拒绝。大部分人对前途绝望,不愿去台湾那个绝对撑不了多久的弹丸之地,但也不看好中共。其中一些有办法者移居香港或去了美国,多数出不去的,则只能惴惴不安地留下来,听天由命,期盼中共承诺的自由、民主社会能够兑现。而那些已被中共统战了的,则要为民主的“新中国”效力。于是81位院士中仅有10位去了台湾。就连胡适的小儿子也逆父母之意,要坚定地留下来“建设新中国”。被中共挽留的胡适则不为所动,他在离开北大飞赴南京时,留给北大师生一句话:“在苏俄,有面包,没有自由;在美国,又有面包又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中共也对还在海外的学子,适时地抛出了橄榄枝,据估计,1949年当时仅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就有5千人之多。有文献报道“从1949年8月到1955年11月,由西方国家归来的高级知识分子多达1536人,其中从美国回来的就有1041人。”,他们中多数人是在韩战开始后被美国阻挠而滞留,经几年的斗争才回到大陆的。美中日内瓦谈判后,从1954年10月,梁晓天、宋振玉、范新弼第一批3位中国留学生回国起,在随后的一年中,大部分愿意回国者都已如愿回国。此后,因国内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特别是反右运动开始后,除个别人外,就几乎再也没有人回来了。

人到手了,中共开始露出独裁极权的狰狞真面目。那些留下来“建设新中国”的学术精英和被“新中国感召”而海归的知识分子们,很快就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洗脑、思想改造和批判的泥沼中无法脱身。“割尾巴”、“洗热水澡”、“脱胎换骨”……,花样百出,尽管不断加码地自污丑化,给自己泼脏水还是不能过关。早期留美归国的科学家成为思想改造的重点,对他们以批判“崇美、恐美、亲美”的思想为核心,他们无论如何搜肠刮肚地检查都不能过关。他们被打断了“士”的脊梁骨,一时斯文扫地,民国时自恃的清高和傲骨终被涤荡殆尽,不得不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强权淫威面前。

1957年的反右运动,毛一下子打了三百多万右派,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知识精英,更囊裹了那些当年留下来“建设新中国”的学者教授,文史哲等社会科学领域内的首当其冲。他们被送到夹边沟、兴凯湖等集中营强制劳动改造,多数人被暴虐、饥饿致死。位于甘肃大漠中的夹边沟,送去了三千多右派,最后只有两、三百人劫后余生走了出来。很多留学归国者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眷顾”,鉴于1954年后回国者,大多是当时国内稀缺的理工科技人才,出于实用主义的目的,中共发文“凡是1954年日内瓦会议以后回国的科学家,一律不参加反右斗争的运动”,他们才侥幸免于罹难。

可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文革浩劫中,他们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他们中除个别如钱学森那种手握中共急需的科技,又甘心献身投靠者被保护起来外,几乎所有从海外回国的人,都在通常的“反动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帽子下,又被贴上了“特务”标签。莫须有的罪名和羞辱,无休止的残酷批斗和酷刑,不少人直接死于暴虐中,另一些人则被逼得只能自行了断,甚至全家共赴黄泉。这些罹难者在离开人间的那一刻,不知对自己当年回国的选择有何感想?

在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和外行的把持下,无休止的政治运动、阶级斗争、思想改造成了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内容,大好的时光和精力就被这样蹉跎荒废了。那些经九死一生,侥幸活下来者,也早已身心疲惫,心如槁木死灰,为求温饱挣扎在柴米油盐中,浑浑噩噩地虚度时光。加之铁幕森严,几乎无法了解掌握前沿学术动态,与世界学术水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失去了宝贵的科研灵感和方向,终身碌碌无为,浪费了宝贵的生命。他们中有不少才华横溢者,四九年后再也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科研成果。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当改革开放、国门再开时,面对世界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他们恍如隔世,与那些当年留在西方,已取得卓越成就、成为学术领头人的来访同行和同学相比,才发现已被时代远远地抛弃了。海归之痛,海归之殇!

邓小平打开了封闭三十年之久的国门,放出大批学人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留学、访问、交流,以图能学到中国现代化急需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这些在铁幕内长期被专制独裁洗脑欺骗的学子,来到西方发达国家后,在如饥似渴地学习西方科技、管理知识的同时,也被西方自由、民主、法制和人权等普世价值深深地吸引了,于是开始思考国家和自己的前途。随着邓小平独裁、极权面目的逐渐暴露,他们开始意识到,即便学到现代化科学知识,也不能彻底改变国家的面貌,只要中共当权,只要一党专政不改,中国就没有前途,就没有希望。也不少人还寄希望于邓小平的开明和理智,期望在与世界不断接轨的过程中,中国的政体也能逐步被改变。

1989年的国内学运极大地地震撼和鼓舞了广大留学生,他们与国内学子们心心相印,旗帜鲜明地声援国内学运。“六四”的坦克彻底激怒了海外学子,也碾碎了他们中一些人对中共尚存的幻想,与中共做了决断的切割。悲愤交加的中国留学生们,第一时间涌向校园、街头,向全世界控诉、揭露中共屠夫们的滔天罪行。虽有个别混入留学生中的特务学生监视和告密,但学生们依然不为所动。他们中有不少人是属于公派的J-1签证,还要从中共使馆领取生活费,还是毅然脱离使领馆控制的官办“留学生联谊会”,成立了“中国留学生自治联合会”。

中国留学生的的抗争,受到美国政界人士及民间的广泛同情和支持,考虑到他们回国后,会遭到中共的迫害,参议员佩洛希(Nancy Pelosi)首先提出对中国学生的保护法案,要求给所有在美中国留学生和学者给予合法居留权,即发放“绿卡”。在各界人士的努力下,国会通过了该法案,1992年10月9日经老布什总统签署,正式成为法律。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在美符合申请“六四绿卡”条件的中国留学生学者,就有8万之众,加上他们附带可以申请配偶和年龄未满21岁的当时仍在大陆、香港或澳门生活的子女,以及来美探亲、观光、访问及洽谈商务等大陆人士,还有非法入境者,“六四绿卡”直接及间接的受益者,应有数十万人之多。

六四以后,中共驻美使领馆被留学生们彻底摒弃,他们再也不敢来学校向留学生们兜售中共的那一套邪教,更不敢组织任何向中共效忠的政治活动。直到千禧年前,在中国留学生群体,再也听不到任何他们的声音,没有了他们的喧嚣和骚扰。

六四
六四天安门广场(图片来源:NAOHIRO KIMURA/Getty Images)

不少六四期间的积极抗争者,堪称反对中共极权的“民主斗士”,但在拿到绿卡后,为了自身的利益,又纷纷投靠中共,成为“爱国华侨”和贪官污吏的座上客,频频出现在中共使领馆的宴会上,欢天喜地地出现在欢迎江泽民、胡锦涛的镜头中。部分人甚至开始为中共的六四屠杀辩解甚至叫好,被中共高薪聘为教授、当了高官。对此现象,不仅让当年并肩战斗、至今仍坚持民主、自由和普世价值的同学、战友难于理解和接受,也令当年为保护他们免受中共迫害而奔走的美国友人无法释怀,以致怀疑当初的努力是否值得,是否多此一举。

其实这并不奇怪,和其他任何运动一样,参与者良莠不齐,而只有少数人属中坚力量。大多数只是被运动的潮流所裹挟,呈一时的热情,大浪淘沙,随着时间的推移显出了本色。而且,当时的留学生群体中,就有不少中共高干子女,和大量由所在单位公派、领取资助的中共党员,他们本就和中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就属中共特权阶级,是即得利益者,只是近水楼台地搭了便车获得绿卡,又多了一层保护和身份。

六四后,为了尽快摆脱被孤立的境地,邓小平推出了加快深化改革开放的一系列政策。同时为了吸引国内极缺的科技人才,中共被迫破天荒地暂时不再追究和提及留学生的政治倾向,尤其是六四期间的言行,还开出了优惠条件和来去自由的承诺。大概就像如今的塔利班为了切身利益和在世界立足,而被迫做一些改变一样,中共暂时收起了毛当年那一套思想改造的手段,对留学生不再论政治,专注发财,用“千人计划”等和优厚的物质条件,拉拢和吸引他们回国效力。

农民出身、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毛,对知识分子有一种先天的不信任和仇视。毛当家后,中共自然将知识分子视为异类,对海归留学生们更甚,认为他们是无法贴到自己这张皮上的毛。就连由共产国际派来的“二十八个半”和其他从苏俄留学归国的红色“苏归”都不得善终,遑论那些西方的“海归”。从四九年开始,直到文革,对他们的“改造”、迫害就没有停止过,这些血淋淋的暴虐,过去还没有多久,而中共至今也没有反思和放弃过这一仇视政策。

虽然“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句名言,但凡认几个字者无人不知。但,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特别健忘,尤其是那种“记吃不记打”的健忘。

有了绿卡和外国人身份的保护,那些有经济头脑、看到国内商机者,成了第一批吃螃蟹者,他们纷纷回国掘金,创业开公司,或高薪受聘于相关部门,他们早已忘了这些血淋林的历史。

但他们中只有少数人放弃国外身份,高调回国效忠中共,以捞取一官半职,获取政治和经济利益,其中不乏投机分子。例如那个饶毅,曾当众发表过不少忠心报国的演讲,高调放弃美国籍,为此,他被恢复中国籍时注销了美国护照。不料,随后竟又以丢失为由,欺骗美国政府申请了新的美国护照,并用新美国护照,2011年7月赴美出席学术会议。此事,最终被美方发现,于是从2016年以后,他屡次被美国拒签。对此他不仅不知羞耻思过,反而在媒体上造势,声讨美国。2018年7月21日《参考消息》刊登了饶毅题为《中国科学家遭美多次拒签:为何美使馆不怕树敌?》的檄文,笔者曾撰文详谈了此事。(《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做事》,文渊,《华夏文摘》,2018年7月27日,http://hx.cnd.org/?p=156640)

而他们中多数则与五十年代初回国的前辈完全不同,没有高调的爱国和政治宣示,而是以华侨和外国人的身份,低调地融汇入了茫茫的人群中,一门心思投入业务中,以获取尽可能多的经济利益。他们或将家小暂带国内同住,更多人则是留在“根据地”,自己成了常年往来于大洋两岸的“海燕”。总得来说,那些先知先觉者,因占了先机,一般在国内发展的都不错,有了自己的事业和经济基础,个别人还成了国内互联网科技的巨头,亿万富翁。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当局将利用留学生窃取他国科技、经济情报视为“弯道超车”的国家战略,公开动用一切可以使用的国家资源,来策反和诱惑他们。一些贪婪、没有诚信者,为利不吝以身试法,脚踩两只船,两头通吃,利用学习、工作之便,窃取科技和经济机密。或转手倒卖于中共,或作为投名状加盟于中国企业以获得高薪和高位,或干脆以此为资本,空手套白狼,在中共当局支持和赞助下创立自己的公司。而有些头脑灵活的“千人”们,也丧失起码的道德,浑身铜臭,迎合、勾结国内同行,干脆在国内外同时“全职”,以求得双方的最大经济利益。

近年来,美国已出手惩治、打击这些经济间谍和欺诈行为,虽不乏错打和夸大的冤案,但多数还是罪有应得。此举已产生寒蝉效应,也算给有同样谋略的人一个警告。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丑行已造成了严重后果,给那些留在国外同胞的发展制造了障碍。人各有志,作为学者,只要诚实、本分,守住做人的底线,勤奋努力,规规矩矩做自己的学问,无论留美还是回国,都是无可厚非的。

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有能力出国留学者剧增,大批中国留学生涌向海外,成了美欧澳最大留学生群体,其中不乏如老留学生一样的精英和学者。但也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混有不少官二代、“富二代”的“留学垃圾”。他们住豪宅,飙豪车,心思不在学习,沉迷于犬马声色,甚至聚众吸毒、淫乱。翘课、作弊、违反校规、雇用枪手代写作业、考试,也就成了常态。这些“留学垃圾”们以海归的身份回国后,也败坏了海归的名声。

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大量的工作由西方国家转到中国和其他经营成本较低的地域,于是多数留学生学成后只能回国发展,能获身份留在西方者比例很小。甚至也倒逼着不少当年因六四留在美国的留学生回国寻找发展机会,这也加速了留学生的回流。随着国内竞争的加剧和海归的大量涌入,他们的身价也就只能一再贬值,在外资和私营企业,能找到略高于国内同等资历者薪酬已不易。

欲求国内985以上高校的教职更难。国内高校虽也采用美国“不升即走”的tenure track制来选聘教授,但经五、六年的试用,最后能顺利升职而被正式聘用者不足一成,实际上这是一种赤裸裸地玩弄、浪费他人的学术生命和残酷剥削。在美国,初选很严格,竞争也激烈,但一旦进入tenure track,五、六年后,除个别人确实无法达标而走人外,基本都能顺利升职被聘。国内高校的手法,犹如旧时码头上的无良老板,以试工为由,最后一个也不合格,哄骗劳工为他白干活。由此引发了许多原本不该有的纠纷和矛盾,今年6月7日,发生的复旦海归博士割喉书记之血案,就引起了全国、甚至世界轰动。海归之痛,海归之殇!

当年,那些抱着单纯建设新中国的目的,不计物质条件的简陋和薪金的微博,放弃国外优渥条件,冲破美国政府阻挠回到国内的海归们,他们随后尚且遭到了中共的无情打击和残酷迫害,致使终身像蝼蚁一样卷躯,许多人还丢了性命。如今这些回国淘金、发财的海归们,一旦失去使用价值,在这波“打土豪”和“共同富裕”为名的抢劫中,依中共卸磨杀驴的秉性,他们会有好结局吗?

今日的习氏又在步毛当年的后尘,在整治经济的同时,一场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整治也拉开了大幕,李光满的“马列主义大字报”就是这场战役的信号。习氏正在急转弯迅猛地退回到毛式的路线去,要“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色回归。”维稳是中共当前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与西方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海归,尤其是那些经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熏陶的外籍身份海归,自然会成了新一波以“改造”的名义迫害、摧残的目标。习近平的“闭关锁国”虽在经济层面目前还难于做到,也不敢做到,但在政治、思想领域却早已大刀阔斧地折腾起来了。历来被中共视为“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思想文化必是其防范的重中之重。

近日官方发布的“限籍令”封杀、清算拥有外籍的艺人、明星,他们成了粉红们声讨、围剿的目标。于是一些精明者如甄子丹、谢霆锋,甚至陈凯歌之子慌忙更改国籍,连入籍新加坡13年的巩俐也传闻要改回中国籍,以示忠诚,以便继续捞金。

对那些外籍回国淘金留学生的讨伐、整治还会远吗?识相者乖乖地献上“保护费”,甚至拱手相让企业,也许能“舍财免灾”。稍有微词,随便按个“行贿”、“嫖妓”、“垄断”、“偷税漏税”罪名,罚得倾家荡产,甚至以莫须有的“间谍”罪关进大牢,不过都是小菜一碟。10月17日《解放军报》官方微博就已发帖呼吁民众,要打一场反间防谍的“人民战争”。该帖称,要“依靠人民,需要‘朝阳大妈’,也需要‘捞铜渔民’”,要让“间谍寸步难行,无所遁形”。中共惯用运动方式诬陷、监控和迫害异议人士或被当局认定的“敌对分子”,还美其名曰“人民战争”。

当下,习氏以防疫为借口,已停发护照,严控外汇,开始关闭国门了。那些已经断了归途,没有退路的海归们,自是中共刀俎下的鱼肉,只能任由其宰割了。就像七十年前回国的留学生一样,自己的选择怪不得谁,只能自吞苦果。而那些手握外国护照、还在闷声发大财的“海燕’们,以为可随时拔腿走人,并没有危机感。

曾记否,李嘉诚辈尚且被声讨,一片“不要让李嘉诚跑了”之声至今还不绝于耳,难保哪一天也会有“不要让海归们跑了”响彻云霄。在中共的眼里,即便是入了外籍,只要在中国就还是他的子民,还是他的韭菜,说不让走,就走不了。连那些纯外族血统的外国人,即便是有豁免权的外交人员,只要需要都可以扣为人质,遑论原来曾是草民的黄皮“外国人”。

海归之痛,海归之殇何时了!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海归们,是该静下心仔细盘算利害的时候了,不要为赚最后一个铜板,而去赌不能被自己掌控的命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华夏文摘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