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堯的故事】十三:務成子說大風(組圖)

2021-08-28 10:0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務成子
務成子道:「這個人亦是個得道之士,生平專門喜歡研究風學,所以他的名字就叫作大風。後來被上界的風伯收錄了,他就在天上得了一個位置,和箕伯、巽二、颶母、孟婆、封姨等共事。」(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接上集:【帝堯的故事】十二:帝摯欲禪位與堯 大風危害眾國

上一集我們講到老將羿問務成子那個大風是個什麼東西?

務成子道:「這個人亦是個得道之士,生平專門喜歡研究風學,所以他的名字就叫作大風。後來被上界的風伯收錄了,他就在天上得了一個位置,和箕伯、巽二、颶母、孟婆、封姨等共事。但是他卻是個不安分之徒,做了許多違背天條的行徑。被風伯查知,將他革斥,貶下凡塵。從此他就流落在下界,卻仍舊僭稱風伯。當少昊、顓頊、帝嚳三個聖人相繼在位之時,主德清明,四海康寧,所以他不敢為患。現在帝摯荒謬無道,三凶朋比為奸,四海鼎沸,萬民咨嗟,他就此趁機而起,這就是他的歷史了。」羿道:「那個風力,有方法可破嗎?」

務成子道:「有方法可破,某已叫人製成了一百二十面大朱幡,給各國使者拿去一百面,還有二十面,請老將帶去,豎起來,就可以使他的風失其效力。但是只能限於朱幡的範圍以內,不能及於朱幡的範圍以外,假使出了幡的範圍,那就不管用了。老將去攻打起來,最好選擇要害之地,於二月二十一日子時,將各朱幡一齊豎起,然後設法引誘他進入幡的範圍以內,使他風力不能施展,不怕他不束手就擒了。」羿道:「他既然做過上界的神仙,當然有變化隱遁的法術,就是他失敗,要想抓住他恐怕也不容易呢。」務成子道:「老將考慮得很周密了。某還有一物,可以奉贈,以助老將一臂之力。」

說著,就叫從人到自己住的寓所中將一個紅匣子去拿來,等著的功夫,眾人隨便聊聊,逢蒙問務成子道:「某聽說:『大塊噫氣,其名為風。』風這項東西,不過是陰陽之氣流動而成的,怎麼會有神道在其中主持呢?」務成子道:「風的起來有一定的時間,有一定的方向,又有一定的地方,這就是有神道主持的證據。不然,風這項東西,並非動物,絕無知識,何以能如此呢?譬如大治之世,風不鳴條,人君政治頌平,則祥風至。而亂離之世,往往巨風為災,這是什麼理由呢?神道的主持,就是主持在這種地方。」逢蒙又道:「風這東西,蓬蓬然起於北海,蓬蓬然入於南海,折巨木,揚大屋,它的勢力非常之猛烈,神道能夠指揮它,真是奇怪不可思議了。」

務成子道:「這個並沒有什麼奇怪,不必是神道,就是各種動物亦做得到的。山裡的猛虎,長嘯一聲,谷風就跟著而至,所以古人有一句話,叫作『風從虎』,豈不是動物亦能夠召徠風嗎?岳山有一種獸,叫作山狎,它走出來則天下大風,這又是一種了。江裡的江豚,浮到水面上來一吹,風亦應時而生,這種多著呢。小小動物尚且能如此,何況神道!」逢蒙道:「照這樣說來,我們人類不能夠如此,倒反不如動物了?」

務成子
棄在旁問務成子道:「老先生剛才所說的風伯、箕伯、巽二、颶母、孟婆、封姨等,當然都是司風之神了,但是他們的歷史如何?還請老先生講給我們聽聽。」(網絡圖片)

務成子道:「我們人類何嘗不能夠如此。從前有一個寡婦,非常孝順婆母。後來小姑貪她母親的財,謀殺了母親,倒反冤枉是寡婦謀殺的。寡婦受了這個冤枉,無可申訴,不覺悲憤填膺,仰天大呼,頃刻之間大風驟起,天地昏黑,把君主的宮殿都吹塌了,君主才明白她的冤枉,豈不是人類亦能夠致風嗎!但是這件事還可說是偶然的,或者說是神明之祐助,並非她自己能致風。還有一件,古時一個大將,和敵人交戰,要想用火攻,但恨無東南風,恐怕縱起火來,風勢不順,倒反燒了自己。後來另有一個人,會得借風,先在山下築起一座三層的臺,台上插二十八宿星旗,按著六十四卦的方法,用一百一十人侍立左右,每日祈求,三上三下,後來東南風果然大起,這豈不是人類能夠致風之證據嗎?還有蚩尤氏能夠征風召雨,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即如某前日分給各國的朱幡,也能夠止風啊。也是人力的一種。」

棄在旁問道:「老先生剛才所說的風伯、箕伯、巽二、颶母、孟婆、封姨等,當然都是司風之神了,但是他們的歷史如何?還請老先生講給我們聽聽。」務成子道:「風伯名叫飛廉,是個神禽,她的身體像鹿,頭像雀鳥,頭上有角,尾巴像蛇,渾身是豹的花文,是專職管風的神官。箕伯是二十八宿中之箕星,照五行推起來,箕是東方木宿,風是中央土氣,木克土,土為妻,所以箕是風之夫,風是箕之妻,夫從妻之所好,所以箕星最喜歡風。但是箕星在二十八宿中自有專職,所以他不是專職司風。平時不甚去管理,只有月亮走到他星宿裡的時候,他就要起風了。至於巽二,是主持風信最緊要的神員,因為八卦之中,巽為風,他的排行,在兄弟姊妹之中是第二,所以叫作巽二。颶母所管的是海裡的風,常住在南海那面,生性非常暴烈。每當夏秋之間,雲中慘然,有暈如虹,長六七尺,就是她要出來的徵兆。舟人看見了這徵兆,就馬上預備躲避,這亦是她暴而不害的好處。孟婆所管是江裡的風。她常游於江中,出入的時候,必有風跟著她,因為她是上帝的少女,所以尊稱她叫做孟婆,那個風就叫少女風。封姨姊妹甚多,她的排行是第十八,所以又稱為風十八姨,年輕貌美,性最輕狂,專喜歡作弄人,但她的職司最微,不過管理花時的信風而已。」契在旁又問道:「風神之中,多半是女子,是什麼原故?」務成子道:「八卦之中,巽為長女,所以多女子了。」

說到這兒,那從人已將務成子的紅匣子取到。務成子把匣打開,從裡面取出一物,遞與老將羿。眾人一看,原來是一顆極大的珠子,圓徑一尺,色黑如漆,卻是光耀奪目。務成子道:「此珠名叫玄珠,出在寒山之北,圓水之中,陰泉的底裡,所以叫它圓水的原故,因為這個水波常圓轉而流,與其它的水不同。這水中有一黑蚌,其大無比,能夠出水飛翔,常往來於五嶽之上,千年才生一珠。某在黃帝時,偶然游於寒山之巔,遇到此蚌,就取到此珠,這就是此珠的來歷了。夜間懸起這珠來,明亮如日月,就使在白日間取出,照耀起來,亦能使百種神祇不能隱其精靈,真是個寶物。所以這次大風戰敗之後,如果要變化而逃,老將但將此珠取出一照,他就無可隱遁了。」

羿道:「假使他已逃遠,還能照得出嗎?」務成子道:「可以照得出。況且老將自有神箭,能夠射高射遠,怕他什麼?不過據某看起來,老將的神箭上,最好先系一根極長的繩索,彷彿和那牽風箏的繩一樣,射著之後,就可以尋蹤搜獲,拖它過來,豈不好嗎!」說得眾人都大笑起來,當下席散,眾人各自歸去。

次日,羿到堊廬之中慰唁陶唐侯,又到慶都墳上去拜謁過,一面挑選兵士,準備東征,忽報亳都又降詔來了。

亳都帝摯降詔是什麼事呢?請看下集:帝摯降詔禪讓帝位。

 

主要參考文獻:鐘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