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裁判官批評港警說謊遭建制圍攻 大律師公會發聲明(圖)

2020-08-22 06:0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香港東區法院裁判官何俊堯日前審理區議員仇栩欣的涉襲警案時,狠批兩名作供港警砌詞狡辯及「大話冚大話」,裁定仇及另一被告無罪釋放,觸動了撐警人士神經。資料照。
香港東區法院裁判官何俊堯日前審理區議員仇栩欣的涉襲警案時,狠批兩名作供港警砌詞狡辯及「大話冚大話」,裁定仇及另一被告無罪釋放,觸動了撐警人士神經。資料照。(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網路/網路)

【看中國2020年8月22日訊】香港東區法院裁判官何俊堯日前審理區議員仇栩欣的涉襲港警案時,狠批兩名作供港警砌詞狡辯及「大話冚大話」,裁定仇及另一被告無罪釋放,觸動了撐警人士神經。網上流傳投訴何的信件草稿,建制派的民建聯葛珮帆跟周浩鼎亦指摘何的裁決誣陷和污衊港警,葛更聲言已去信首席法官馬道立,並要求停止讓何審理政治相關案件。大律師公會昨午發聲明,強調法官或者裁判官裁定證人是否誠實的過程適用於全部證人,包括一般市民與警察,呼籲公眾尊重法院裁決,以免干預了司法獨立。

裁判官批評港警說謊遭建制圍攻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葛珮帆與周浩鼎早前拍片上載到YouTube,葛在片中形容何官是「風雲人物」,並指近來何處理不少反修例案件,「匪夷所思嘅裁決有成八單咁多」,當中仇栩欣涉襲警案是「最令人激氣嗰單」。

周浩鼎則謂何官在裁決時直指作供警員「大話冚大話」,「係非常嚴重嘅指控」。他揚言何官指控有警方背景的證人不誠實,「某程度上等於指控警方做緊虛假指控,係對警方嘅誣陷、污衊,對警方造成極大傷害」,直指警方是「俾人屈」。

葛又於片中表示,已去信馬道立,指何官過去審理8宗涉及反修例示威案時立場偏頗,裁決不公,全部被告均脫罪或輕判,出庭作供的警員卻都遭抨擊為不可靠或不誠實證人,讓公眾質疑何官有政治傾向,要求馬官立即停止令何官審理與政治相關案件,以釋公眾疑慮,還呼籲公眾向司法機構投訴。

大律師公會發聲明籲克制

大律師公會聲明指,留意到一位裁判官就一宗刑事審訊作出事實的裁決時,並質疑港警證供的可信性,因而遭批評;亦有法官或者裁判官於其他案件中裁定港警證供可信,同樣受到批評。

大律師公會還指,在香港刑事司法制度下,法官、裁判官或者陪審團聽取指控被告人的證據,用以裁定被告是否干犯控罪,過程中涉及事實裁決。法官、裁判官或者陪審團一般會根據各種因素決定證人是否可信,包含證據本身的固有可能性、證人的證詞是否和其他證據相符或抵觸,以及證人於證人席上的態度和舉止。並在事實裁決的過程中,法官可能會裁定證人不誠實。而這過程適用於所有證人,包括一般市民與警察。

聲明又指,法官跟裁判官有責任就裁定證人可信與否提出理由,以便法院在日後的上訴或覆核當中,裁定該事實裁決是否有充足的依據來支持。

大律師公會呼籲公眾尊重法院的裁決,且審慎克制,以免干預司法機構行使在《基本法》下所保障的獨立司法權。

有曾任裁判官的大律師指,相信即便有人發動投訴攻勢,亦不會對法官以及裁判官造成寒蟬效應。除非牽涉到十分離譜的行為,否則司法機構以及高級法官一般難以向下屬明顯施壓。

該大狀還指,市民只能針對法官的「行為」投訴,如開庭時講粗口等;但若想要挑戰證供分析及案件裁決理據,僅能靠與訟各方自行上訴。他指何官於仇栩欣案中的角色相當於是高等法院中的陪審團,其裁定通常是難以挑戰,「我作為jury(陪審團),我咁諗咪咁諗囉,你點郁到我」,故他相信單憑市民投訴,難以推翻裁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