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地攤經濟:悲憫的力量

2020-06-08 07:45 作者:時寒冰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看中國2020年6月8日訊】地攤回來了。

李克強總理說,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一樣,是中國的生機。而在此前,李克強總理一句「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的數字,讓中國返璞歸真。

人人都想高大上,但絕大多數人並不具備這個條件。少數人在出生的時候,起步就比普通人高出很多代人努力奮鬥還難以彌補的距離,對這些人來說,他們更看重一個城市的高大上,以跟自己的驕傲和虛榮相匹配,至於那些弱者悲傷的掙扎,是很難入他們法眼的。不幸的是,少數人卻恰恰是趨勢的主導者、決定走勢的管理者。所以過去,地攤經濟被一掃而光,窮苦的人,經常像犯了罪的人一樣,被追著驚慌地逃竄,而他們僅有的擺攤的本錢,無非是想給自己留一條活命的渠道……

有的生命,活得真的很艱辛。

我從2009年開始,資助一些貧苦的孩子讀書。這些孩子,絕大部分經常為一天的三餐憂慮,為了儘可能地節省費用,孩子們甚至一天只吃一頓飯……我資助的孩子中,至今有100多位考上了大學。但是,這只是更多貧苦孩子中的很小的一部分。他們的苦難連同眼淚,一起被淹沒在高大上的宣傳當中,沒有人關注他們,沒有人想到,還有這樣的人存在——我說的是至今!

我資助孩子讀書,都是直接送錢給孩子。只有一年沒有去,那一年,我太忙,我做了三場商業演講,跟舉辦方簽的合同,是他們把錢直接打給學校,由學校轉給孩子。結果,三場演講的費用,全部被當地縣財政截留,一直到第二年四月,我才得知孩子們沒有拿到錢。我當時忍不住發抖,托中央的關係向對方施壓,對方才在恐懼之下,把錢交給孩子,但孩子們已經苦了一個學期。

有些惡,並非正常人所能想到。

經常有不理解的人說,你為什麼總是那麼悲觀?這不是悲觀,而是悲憫。當你看到別人的苦難,自己內心會不由自主地疼痛。事實上,很多常來閱讀的朋友,都有這樣的感受。

有一位叫Mary的美國老太太,在20多年前到中國教書,看到中國一些貧窮孩子的苦難,忍不住落淚。她省吃儉用,把自己的工資省出來,資助這些孩子讀書。暑假的時候,她到沙特富人家裡做兩個月的家庭教師,賺的錢幾乎都給了中國窮苦的孩子,而她自己,一直都非常節約。

上個月,我收到她的來信,她告訴我,疫情嚴重,她老了,沒了工作,向政府申請救濟,買不到口罩,她自己做了一個……但她依然非常樂觀,也非常健康。我隨即給她寄去了200個口罩(國內限制,每次只能寄100個)。我說,您幫助過中國,中國人永遠記著您的好。在她身上,我看到悲憫的力量,並且,在這些年中,一直深深地感動著我……

很多人是無力的,雖然悲憫,卻無力讓自己掙脫苦難,更無力去幫助別人。但是,悲憫的人,哪怕自己身處苦難之中,依然為他人祝福,依然為他人的不幸落淚。這種卑微的靈魂,乃是無比高貴的,儘管他們經常被一些有些光鮮外表的人嘲笑乃至凌辱。

一個再輝煌的城市,屬於富有的人,屬於高高在上的人,屬於鳥拉屎撞到他們車上都去憤然拆鳥窩,對鳥都趕盡殺絕的人……也屬於窮苦的人。把窮人驅趕走,試圖營造高大上的盛世景象,只是欺世盜名之徒卑劣無恥的伎倆而已。

地攤經濟,是給窮人一條生路。那些富足的人,就不要在這個時候,為了諸如培養孩子商業本領之類的理由,去跟窮人爭搶資源了。地攤經濟,富不了人的,那種擺攤暴富的種種惡炒,都是良知泯滅的人才做的事情。至於那種抨擊地攤經濟,影響城市市容的人,我只能說,畜生都比這種人更有資格做人。

一個社會,一個城市,尤其現在,最需要的是溫情,對窮人的溫情和關懷也是體現一個城市文明程度的重要標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