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習李過招推演中國經濟5大危機(圖)

2020-06-08 07:10 作者:財經冷眼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看中國2020年6月8日訊】5月底的的中共二會結束之際,中國總理李克強捅出了「六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人民幣」這個事實,這個說法是打臉了習近平的2020年實現小康社會的既有目標,可以說給習的難堪是非常之大的。這個話題在海內外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而且其討論已經遠遠超出了經濟層面,可以說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政治層面的高度,這樣一種說法基本上是全盤否定了習近平執政多年來的一種政績,將中國人的貧困和這種不堪,全面暴露在了全世界面前,也將習近平的無能和他的可笑,也展現在了世人面前,這個臉打的確實是非常之響,這兩天就傳出消息說習近平要求李克強寫檢討信,網上就流傳出來一個檢討的版本。我粗略地看了一下,文字非常一般,基本上算是高中生的表達水平。你好歹是國務院總理的秘書班底,又是國務院辦公廳在後面,不至於拿出這麼差的檢討,裡面的內容是李克強向習近平和趙樂際做檢討,這個程序可以說明顯是不對的。李克強好歹也是二把手,還不至於向趙樂際去做檢討,而且這個檢討一般是向以誰為首的某某組織來做,不是說向某一個人來做的,所以這個程序應該也不對。再說了,作為一個國家總理,他說出一組真實數據也不算錯,那麼習近平確實也是挑不出什麼大毛病的,頂多就是吃個啞巴虧,不至於說要求李克強去寫檢討,所以這個檢討現在基本上可以確定是惡意的惡搞,但從網上都在流傳的這份檢討來看,說明很多人還是認為李克強公布的數據確實是讓習近平是下不來臺,非常難堪,這是習近平在報復,那麼這才是這封信能夠以訛傳訛的一個群眾心理基礎。從這可以看出,說習近平要求李克強作檢討基本上是謠言,但並不代表習近平不採取措施來補救李克強把數據捅出來後引發的負面影響。而最近,習近平的反擊和補救措施就來了。路透社5月31日報導,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就刊登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屬名文章。文章指出,總體而言,中國已經基本實現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成效比當初預期的還要好,不過目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有一些短板,必須加快補上。官方的新華社週日援引的這篇題目為「關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補短板問題」的文章,內容就說,要聚焦短板弱項,實施精準攻堅,從人群看,主要是老弱病殘貧困人口,從區域看,主要是深度貧困的地區,從領域看,主要是生態環境、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等方面的短板。

習近平這篇文章,遲不發早不發,剛好趕在李克強把這個數據捅出來之後發這篇文章,那麼這個時間點是非常的巧合,可以說是作澄清、替自己辯解的意思是非常明顯的,就是在補救。其次,文章說「基本實現」小康社會的目標成效比當初預期的還要好,那麼這當然是在自我表揚自我肯定,意思就是說,小康社會的目標在我的領導下其實已經完成了,而且是超預期完成的,我是沒問題的,這是表達的第二層意思。那麼他的第三層意思是,他承認還有短板並需要補上,這其實才是重點。畢竟李克強把六億人月收入1000元這個具體,而且是實打實的數據說出來了,習近平是無可辯駁的。有這個數據在,可以說小康社會的目標可以說基本上就是沒有完成,所以習近平通過承認短板這個形式來承認小康社會目標確實還有短板沒有完成。所以,只要我們頭腦清醒一點就可以看到這一點,甚至可以說習近平在2020年要實現小康社會的目標應該是徹底失敗。習近平對李克強的反擊,那麼也只能糊弄一下糊塗的人,那些明白的人一看就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很多「歲月靜好」的人呢,或者說是一些中產白領和不知道人間疾苦的大學生,聽到李克強的這個數據都覺得不可思議,不可接受。很多人認為這些人只是農民或者老弱病殘,其實未必。就我瞭解,城市裡很多人的生活狀況,其實比農村是更艱難的,收入也更低。在農村裡,你好歹是有的,可以耕種,可以種出糧食有吃的,也有房子住,再不濟也有個老房子可以撐一下,不用自己交房租吧,至少你不會餓死、不會凍死,不會在外面流離失所,但是在城市裡就不一樣,吃的無法耕種你要買,住的你需要付房租,我們知道很多窮人,有些在城市裡面的菜市場裡面是撿菜葉子的(這我自己就看到過)。還有的是住橋洞或者廢棄的一些場所,好一點可能會住在地下室。可以說有的一天的就是靠幾個饅頭或者是咸菜為生。去年媒體就報導出來有這樣的案例,比如說那個體重只有43斤的女大學生吳花燕,她一天的生活費就是2塊人民幣,她的生活水平還沒有達到一個月1000塊錢的標準,更沒有達到聯合國一天1.9美元這樣一個貧困線的標準,可以看出來,不管是農村還是城市,底層人的悲慘,可以說很多人都是不知道。很多人覺得自己生活很富足,衣食無憂,歲月靜好,然後就想當然的認為別人和自己一樣,至少都差不多吧,不會窮的連飯都沒的吃這種情況。現實中,媒體的聚光燈也都是聚在這些衣著光鮮的人的身上,他們的衣食住行和生活狀況都是媒體關注的焦點,他們掌握社會的話語權,但是社會和媒體很少聚焦在那群社會陰暗角落裡那些窮人的身上,甚至社會都忽略他們的存在,這也是為什麼李克強把這個數據說出來之後很多人非常震驚的一個主要原因,因為感覺突然冒出了這麼窮的一群人,平時社會都沒有關注到他們,自己的生活圈子裡面也沒有他們,那麼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呢,很多人就很好奇。其實,李克強說的這六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塊錢,還是2018年當時經濟情況相對比較好的時候的數據,因為2019年的統計數據還沒出來,如果是放在現在來看,可以說2019年和今年的經濟情況是更差,更多人的收入可能都沒達到1000元,總數會遠遠超過六億人。儘管習近平對李克強進行了反擊,但根本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失業、貧困問題反而加劇,這才是李克強鼓吹並倡導地攤經濟的一個主要原因。李克強說地攤經濟是「人間的煙火氣」,央視甚至直接造謠說擺地攤一天收入是3萬塊,一個擺地攤賣衣服的女人靠擺地攤買了一輛奧迪車,甚至有的地方都開始攤派名額,要求一個城管拉三個人擺地攤。現在可以說,擺地攤在國內已經變成了一場徹頭徹尾的鬧劇,以前擺地攤是違規的,被城管到處追打罰款,那麼現在,全國多個省份、數十個城市已經全面鋪開來進行擺地攤,可以說地攤經濟在全國開始盛行。而全國文明城市的評比中,已明確取消了佔道經營等一些考核指標,說就是為地攤經濟在讓路,但是這只能說是一個權宜之計,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民眾的失業和貧困問題,為什麼這麼說呢?主要有以下幾個理由。

首先,擺地攤是一種經濟倒退的無奈的選擇。地攤經濟模式可以說是貧窮和落後條件下的經營模式,因為它簡單,靈活,易操作。在經濟高度發達的社會,隨著人們購買力的提升,地攤經濟模式是注定要自然消失的。疫情以來,中國經濟出現了嚴重的問題,無奈之下重提地攤經濟,其實就像富翁突然倒閉之後重新去做泥瓦匠是一樣的道理,所以地攤經濟可以鼓勵,但不值得去美化。其次,地攤可以謀生,但不能暴富,不能發財的,不像現在媒體上到處吹一天賺幾萬塊錢。地攤經濟的特點,就是規模小,利潤少,銷量大,產銷對接去掉了中間的週轉,擺地攤的可以說都是家裡條件非常不好的人,你哪裡見過一些富豪,有錢的中產去擺地攤了,可以說那純粹就是炒作,一天賺個百八十塊錢還是可能的,說一個月掙上百萬,那完全就是忽悠,就是腦袋被驢踢壞了。第三,擺地攤是暫時的過渡而不是長久之計。地攤經濟有優點當然也有缺點,賣的是窮人買的也是窮人,可以看作是經濟條件困難之下窮人的一種互幫互助的合作模式,它的產品質量問題、買賣的糾紛問題、售後服務問題、工商管理問題,可以說會引來很多的社會矛盾。地攤經濟是經濟高度發達社會的一個淘汰品,所以地攤只是過渡,不能成為依賴,大家看到過美國、歐洲有地攤經濟嗎?

地攤經濟能成為疫情之下的中國的「主流經濟」或「創新經濟」嗎?
地攤經濟能成為疫情之下的中國的「主流經濟」或「創新經濟」嗎?(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

地攤經濟突然橫空出世,在中國大行其道,可以說只是高層轉移社會矛盾的一個手段,它是治標不治本的,而且說明中國的整個經濟形勢在急劇地惡化,不管是從微觀層面還是宏觀層面都在全面倒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不僅意味著小康社會目標徹底失敗,也意味著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已經徹底失敗,暗存五大危機:

第一點,地攤經濟重啟,說明失業問題已經掩蓋不住了。失業問題在今年是非常嚴重的,今年因為歐美前疫情,訂單大量減少或者可以說幾乎消夫,中國沿海的外貿加工企業成片的倒閉,加上美日等外資大規模的撤離,可以說一條條的產業鏈就這樣轉移出去了,連帶著很多勞動密集型企業倒閉。這些企業倒閉了,就會產生大量的失業人員。李迅雷曾經做過一個統計,就是今年新增的失業人口就有7000萬,這還是他4月份做的統計,我自己統計出的數據是新增失業人口達到了近2億,這樣多的失業人口可以說是非常恐怖的,必然要想辦法進行安置,否則社會治安會出大問題的。這些人在城市裡,他回不去農村,然後又沒有工作,那肯定會採取其他非常規方式謀生(比如坑矇拐騙,這些東西可以說慢慢會去做的,沒收入沒工作那怎麼辦?)。前幾年想的辦法就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也是李克強想出來的。當年可以說是忽悠了不少找不到工作的人和大學生去進行創新創業。結果呢,90%以上的人可以說連老本都搭進去了,都虧了,基本是無法翻身了。後來呢,李克強又搞什麼金融創新,也就是後來的P2P,想必大家都知道後來的結果了,就是產生了大量的「金融難民」。現在,他要開始搞地攤經濟,其實也就是安撫一下失業者的情緒而已,暫時給你找一個事幹,至於說賺不賺錢那是你自己的事,反正媒體上說一天可以賺幾萬,那麼你賺不到錢就是你自己的能力不行,所以這樣不安定的社會因素,因為地攤經濟就可以慢慢的消除或者是緩解一些,也許只有在他們徹底沒有收入沒有飯吃的時候,才知道地攤經濟就是一場忽悠,所以他們醒來之後就是這個矛盾總爆發的時候。這是第一點,失業問題。

第二點,地攤經濟說明消費是在降級,大家沒錢消費了,說明瞭這樣一個問題。其實道理很簡單,之所以地攤經濟會火了,就是因為它有市場了有人在買了。有很多顧客,他願意到地攤上去買東西,願意到地毯上去買一些小商店,不是他們不去高大上的餐館、商場,而是因為他們消費不起那種餐館和商場。疫情之後,沒有報復性的消費,已經來了的是報復性的存款存錢,因為很多人都已經開始擔憂,未來的預期收入會下降,所以對於未來,人人子危為,不敢消費,到地攤上消費,就越來越普遍了。所以地攤經濟它本質上是窮人在賣東西,窮人買東西這楊一種非常低端的消費模式,地攤經濟火了,實體餐館、商場、店舖門面倒閉就會更加厲害。這是第二點,就是消費降級。

第三點,地攤經濟的興旺,說明產業升級徹底失敗,已經在大幅度的降級了。5年之前,廣東的汪洋在那邊搞什麼「騰籠換鳥」,後來全國的口號都得狠凶,說什麼製造業升級,他們都是打著產業升級的旗號,結果這幾年,總加速師可以說不斷的加速,外貿大規模的撤離,撤離的外貿可以說是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高端製造業,回流美日歐,中低端製造業,因為要求成本比較低,後來就都逃到了東南亞,像印度、越南這樣一些國家。現在中國不管是高端的製造業,還是中低端的製造業,幾乎全部都沒有留下來,籠子是騰出來了,但是鳥兒沒有進來,都飛走了,這就是目前中國產業的一個非常尷尬、非常失敗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目前失業率這麼嚴重的一個主要原因,因為產業鏈沒有了,涵養失業人口的水源都沒有了,所以中國的產業升級,從這點看已經是徹底失敗,沿海加工製造業「升級」到了地攤貨這樣的水平,基本上就是一個信號。這是第三點,就是產業升級失敗。

第四點,中國改革開放已經是徹底失敗。從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有兩個標誌性的事件,就是在農村推行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還有就是城市裡,像武漢的漢正街,浙江的義烏小商品市場,這些地方經濟開始活躍起來,這是農村和城市的兩個標識。那麼這些小商品市場的說到底,其實它本質上就是地攤貨,它允許私人倒賣小商品牟利,那麼這是城市改革開放的一個重要的標誌。但現在過了40年改革開放,按理說應該是高大上了、升級完成了,但現在發現其實又回到了他倒賣小商品這樣一個原點,而且是全國在鼓勵,這是一夜回到了40年前,40年的改革發展全部泡湯、歸零。這是第四點,就是改革開放的失敗。

第五點,中國對外戰略上的徹底失敗。中國過去40年的發展,其實最核心的對外戰略就是依靠美國,和美國處於一種半結盟的「夫妻」狀況,包括人民幣可以說也是盯住美元的,而且美國基本上都是中國最大的出口市場、最大的外資來源國、最大的技術來源國。沒有美國的允許,中國加入國際貿易組織是根本無法實現的,中國是進不去的。但現在,中國因為貿易戰和美國開始翻臉、脫鉤,因為疫情又加速了這種脫鉤,而香港問題已經讓這種脫鉤成為了定局。

中美40年合作的歷史可以說已經結束,剩下的就是對抗和冷戰,而中國根本沒有足夠的實力和國力與美國去的對抗,這意味著中國40年來依靠的支柱—美國—已經徹底坍塌,和中國翻臉了,那麼中國的敗局基本上已定,因為中美實力差距就擺在那裡,是非常之大的。

用一段話來總結一下,就是:開了一場會議,結果丟掉了一個最大的顧客和金主,美國;丟掉了一座高大上的世界金融中心。最後重啟地攤經濟,一夜回到改革開放前。這樣的智商,這麼愚蠢的事,也只有「總加速師」才能幹得出來!

責任編輯: 宇真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