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聽牢歌,哀民生

2007-05-07 00:35 作者:易曉斌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進牢門,心驚肉跳,兩人同戴一副鐐銬;
  三餐牢飯頓頓吃不飽,四季如冬日子真難熬;
  五層高樓層層有保鏢,六尺床板睡也睡不著;
  七根鋼條根根插得牢,八條監規條條做不到;
  究竟為什麼?抓我來坐牢,實實在在莫名又其妙;
  眾多牢友同擠一間牢,管教看到放聲笑。
  
  11歲那一年,我交不起學費,丟了書包離了校;
  12歲那一年,我為了生活,學會了偷腰包;
  13歲那一年,我失手沒逃掉,不久就被少管了;
  14歲那一年,我出了少管所,參加了黑社會;
  15歲那一年,我拿刀兒街上走,沿街都交保護費;
  16歲那一年,我為老大砍了人,他們把我送大牢;
  17歲那一年,我爹娘來接見,給我煮了一碗小湯圓;
  18歲那一年,我天天盼接見,爹娘爹娘再見兒一面;
  19歲那一年,我刑滿出了獄,來到社會轉了一個圈;
  20歲那一年,我來到廣州玩,直接住了國際大酒店;
  21歲那一年,我學會了抽大煙,不幸犯到了公安手裡前;
  22歲那一年,我關進了戒毒所,每月花費老子800多;
  23歲那一年,我出了戒毒所,來到社會殺人又放火;
  24歲那一年,他們把我送沙漠,沙漠、沙漠、真的好寂寞……

這首牢歌是我進看守所聽得最多也最流行的,唱的都是那些20歲左右、因偷扒搶竊、敲詐勒索等原因入監的。他們大多是小學文化,很少初中畢業,並幾乎都是農村人。對於坐牢,他們總是進進出出,習以為常了,所以閑暇時自娛自樂,特別輕鬆快活。對於非法佔有和傷害他人,他們從不覺得有什麼不妥或歉意。反而總是津津樂道,引以為豪。他們的職業身份在起訴書和判決書中一概標為農民,但他們從沒有種過田。他們或是家裡田少,或是被徵用,或是根本就不屑於種田。至於進城打工,他們很多人都南下過廣州、深圳,但種種原因又使他們辭工返鄉,靠與人了難或收保護費為業。所謂「了難」,就是替一些房地產老闆爭奪項目和驅趕拆遷釘子戶,每次成功後都獲利不菲,且進了監子也不擔心,有老闆在外面活動,一般花點錢很快就又出去了。

除了錢,他們沒有什麼人生目標或生活理念。吸毒是他們多數的嗜好。有一次我感冒了,從幹部那裡討來兩顆「白加黑」的藥丸,被一個毒鬼搶過去。他把藥丸壓碎,然後用指甲挑著放在香菸內包裝的錫皮紙上,用打火機熏吸。看到那一幕,我至今心驚膽戰。溫斯坦萊說,在人類犯罪以前,亞當或人修建的花園即是充滿著愛、自由和正義的土地。現在,我們這塊土地顯然已經不是。國家對於農民、民工、礦工以及所有的弱勢者,是毫不慷慨和同情的。它與強權狼狽為奸,互相縱容包庇,用暴力和謊言矇蔽大眾,以至原先是那麼馴服、容易滿足於溫飽的底層民眾如今變得這般貪婪、這般凶蠻。國家,你用不公平的手段把他們從學校、從醫院、乃至從土地上攆走,為的難道就是餵肥那些所謂的官僚權貴、不務正義的公務員、企業老闆、房產開發商以及他們的親人和跟班嗎?

這是一種可怕的循環:當人們在欺詐和暴力之下被剝奪了自己的所有,他們也一樣會從暴力和欺詐中去獲取其他。那些懦弱的老人、婦女和兒童,或許只能選擇沿途乞討。但這些身強力壯的年輕人呢?他們花完了自己身上最後的一分錢,除了偷扒搶竊、殺人放火,國家又為他們提供過什麼?歐文早就提醒過,那些最不受迷信和謬見支配的人應該明白,犯罪是人們由於謬見而受到無知、貧困、迷信和法律長期壓迫的、而不是個別人的罪行。吳公子季札是春秋戰國時的一位賢人,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藝術評論家。他把民歌看作是政治的象徵,通過民歌體察出各國的社會風情和政治情況。他在魯國欣賞鄭國的歌舞時,說:「美哉!其細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從歌詞的瑣碎觀察到老百姓的生活沈重和不堪忍受,再由此得出鄭國最可能先亡的預兆。

到監獄裡面去聽聽牢歌吧,騎在國人頭上的領主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