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孫上清:由「敏感說」說開去

2007-01-07 05:16 作者:孫上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上個月初,我忽然發現給《民主論壇》的稿件發不出去了,無論是在工作地發還是去外地開會時發,都是系統退信。反覆研究了該網站所列舉的幾種退信原因後,先後排除了對方位址錯誤、容量過大等原因,最後才去認真酌摸關於內容的一條,大意是說,可能郵件有和系統要求相衝突的內容。於是我就把《黨內民主化應先自黨內爭論公開化開始》這篇要發的稿子重新看了一遍,於是趙總的名字格外地耀眼起來,於是我就用趙總來代替他的大名,又把17年前的那一年稱之為17年前。這一修改竟發出去了,第二天我就收到了洪主編的回信。

連郵箱本身也管起來了郵件的內容,這首先讓我想起了「武裝到牙齒」這句話,我真正是佩服得緊。於是乎,我又浮想聯翩起來一連串的事情來:

我在《天涯社區》發過一篇叫《對中國民主黨派的批評和期盼》,此文一出,點擊率驟升,可一到近千的時候,帖子就被鎖了起來,我於是重上。曾國藩是屢敗屢戰,我是屢鎖屢上,如此反覆了幾次。竟也「流毒」甚廣,有一家網站還鄭重其事地把它列到這家網站的《政黨政策》欄目中,同許多偉人先賢的文章排在一起。其實我的這篇文章並沒有什麼大逆不道的地方,無非批評了中國八個民主黨派的不作為罷了。

後來我又寫了一篇叫《中國的歷史現狀與前途》的文章,一時間引起了網友的辯論,還有一個叫「公安局」網友跟帖威脅我和幾位跟帖者。自然他不過是一隻過街的招人喊打的東西。過了幾個月,我忽然收到天涯社區關天茶舍編輯來信,說我的《中國的歷史現狀與前途》一文被刪帖了,理由是內容涉及了敏感話題。

無獨有偶,後來的《三公網》的「尋找民間思想家(者)」活動也把我作為民間思想者推薦給了網友,稱我為「行走在敏感地帶的思想者」。我的朋友知道後,說這種說法太直白了,應該叫「行走在邊緣地帶的思想者」。朋友無非是不想讓人把我放在火爐上烤。其實我倒無所謂,還認為《三公網》的朋友用詞還很得體,也許在我的潛意識裡,也認同了「敏感內容」「敏感話題」「敏感詞語」這一頗具中國特色的說法。因為大家都在這樣用,這樣說。自己一向也沒有深入去考究「敏感」究竟算是什麼玩藝。

「敏感」其實也不是論壇編輯版主們的專營產品,書店的售貨員也這樣用。去年冬天到北京開會前,我聽說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最早是在香港出版的,後來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時作了些刪節。於是乎,我對港版書就神往起來,想趁北京出差時買一本看看它的「廬山真面目」。可是到北京一問,人們不是告訴我只有有一定級別的人才能看,就是告訴我「敏感類書我們不敢賣,上邊查得很嚴」。聽了這話,我彷彿回到了糧票時代,或者更確切地說,我不屬於特權階層,就沒有看特供書的權力。或者更確切地,我們免疫力比較差,看了中了毒怎麼辦!可我不明白的是,人家去觀光、定居都中不了毒,我們憑什麼看了幾本書就會中毒了呢?

再後來了,我寫了一篇《執政黨應該堅持這樣的榮辱觀》,《天涯》讓它胎死腹中,《凱迪.貓眼看人》讓它來個見光死──剛一上就鎖了帖。

這一連串的打擊讓我滿腔熱情變成了冰激凌。

再後來我知道了客觀、公正、中立的《民主論壇》。我就一發而不可收地寫起來。寫歸寫,但我並不因為有了先前的所遇而胡寫,仍是抱著客觀的態度來看待中國的歷史和現狀。

可現在,當我發現連郵箱都設計有「敏感詞語」的時候,我一下子就真的敏感起來了,憤怒起來了!我不禁要問:「我違法了嗎?」我忍不住還想問:「既然敏感,說明事情緊急,說明急需要解決,為什麼一敏感反而倒不允許碰了呢?」

這使我想到了龍應臺的一篇文章,她大意是說,一個好好的人,你摸他一把,或者就是掐他一下,他不會有多麼激烈的反應,但如果是一個有外疾的病人,不論是刀砍傷的還是棍棒打傷的,或者是細菌感染紅腫發炎的,只要你那怕是輕輕摸他一下,他也是要有強烈反應的。這樣一想,我倒覺得敏感怎麼和疾病、不正常頗有相似之處呢。我們不是往往說敏感的人「神經病」「神經質」「神經過敏」嗎?

可我又想想,寫文章怎麼也分敏感類和不敏感類呢?本來讓不讓說話,怎麼說話,說什麼話應是法律問題,怎麼能用敏感不敏感來區分呢?敏感和法治能扯到一起嗎?然而不久我便對中國人的聰明引以為榮了。不愧是有著5,000年文明史的華夏子孫啊,處世之道可謂珠圓玉潤,語言藝術可謂爐火純青,戰略戰術可謂陳倉暗度。因為他們清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文規定,每一個中國公民享有「言論、結社、出版自由」,他們同時也很清楚,許多網友作為公民其言論並沒有違法,只是不合某些有暗疾者的口味,可「寡人之疾」又不得明說,於是乎又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用語「敏感」誕生了!

我原本想,你敏感和我有什麼相干,和人民大眾有什麼相干?可我又細想想,其實某些人敏感的話題也正是諸如我輩庶民也敏感的話題,區別只在於敏感的原因不同罷了。人民敏感是因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談論敏感話題是為了尋找依法維護自己合法權益的方法途徑,如果在現有條件下,還沒有成熟可靠的制度保障,則是為了通過討論探究改變現狀的方法途徑,造就能夠保證自己合法權益的制度;而人家敏感是因為人家不想放棄侵犯人民權益的特權,想永遠作特殊公民,想永遠讓誰代表人民就讓誰代表,想代表誰就代表誰。可這是「寡人之疾」怎麼能明說?於是乎他們就只好用了這個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敏感」二字了。

可我不明白的是,從第一代老人家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第二代老人家的「我是人民的兒子」,第三代老人家的「三個代表」,到今天胡總的「以人為本,執政為民」、「和諧社會」。既然每一代老人家都強調民才是我們工作的出發點和歸宿,為什麼不是見了「敏感」問題迎難而上,抓緊解決,怎麼反而倒是「諱疾忌醫」、「退避三舍」了呢?

現在上邊一說要和諧了,於是全社會就真的和諧起來了,哎,中國是善放衛星的國度,毛澤東時代可以畝產過萬斤,現在這種謊言沒有人敢說了,但另一種衛星卻應運而生了──上邊只要敢號召,我們的官員和媒體就是超級魔術師,立馬就能兌現。

可魔術畢竟是魔術,用它來娛樂,人民會心甘情願買票,可如果把魔術用來對付老百姓,恐怕總有一天人民是會說「不」的!到那時,別說你敏感,你就是痛,人民也不會再忍了!(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民主論壇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