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我們在選擇君主立憲制嗎?

2007-01-07 13:03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讀《給高智晟定位》有感

此文題目設問,是我讀董不豫先生《給高智晟定位》後,有感而發。我執著地追求民主共和制多年,對此民心、人心現象甚感沮喪。可這的確很像我們在選擇,問題一提出,越想越像。理由簡述如下:

一、天道民心似乎都在推高智晟做立憲君主。

如果臺灣民進和國民兩黨奮力攜手推進大中華民國復興,那麼走向民主共和制在中華大陸將順理成章或水到渠成,然而臺灣政黨的不作為將使辛灝年和我等人士悲嘆。中華民運和維權人士在「傳九評,促三退」之「道解中共,德興中華」上小作為,依據我並不準確(現在沒法準確)的觀察,這些人合起來為「傳九促三」所做的努力、犧牲和績效,似乎還不及江蘇一民間良心女企業主艾米徐。中共官員在認識退黨潮上的道德迷茫,遲遲未動。賈甲脫共,是出自推進民主共和的政治意圖,退隊的道德認知也是到了海外才有。這似乎是天道的一種安排。董不豫先生聽了盤古樂隊反覆唱陝北信天游「中國出了個高智晟」這一句歌詞,定位高智晟就是今天「中國的太陽!」這話的確會讓很多人鬧心,也有些誇大。然而,如果將法輪功學員除外,世人中正如董不豫先生所說,目前的確鮮有人能像高智晟那樣,施放巨大的太陽熱能——光明正大、英勇豪邁和帶給罪惡勢力巨大恐懼——來融化中共堆積的厚厚的謊言冰雪。高智晟曾經明確說,他講真相是受法輪聖徒的感召。中國出了個高智晟,似乎唱的是民心。現在高智晟歇著了,將像太陽機會給了他人。可如果人們仍在等高智晟出聲,而再發巨聲也真是他,那么兒子叫天宇、女兒叫格格的高智晟,那就是在喊他做立憲君主。很像呢。

二、民主共和制從來都不是世界政治的主流。

民主共和制在今日世界看起來似乎成了世界政治的潮流。說看起來是,因為這是蘇東共產專制政治崩潰之後才顯現的趨勢,不僅時間短(才10幾年)而且並不穩定。可這個潮流在歷史上卻從來都是支流。古代埃及、兩河、印度和中國這四大文明古國,都是王道政治為主,其影響下的非洲、西亞、中亞、東南亞、東亞的政治,也都以王朝統治為主,例如阿拉伯、波斯、蒙古、朝鮮、日本等。惟有古希臘的雅典等少數城邦才有兩、三百年的民主共和制的繁榮。而繼承古希臘文明傳統的古羅馬在共和政治上也是貴族制的,並沒結合民主制。並且古代、近代傑出的偉大的政治思想家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洛克、孟德斯鳩等,也並非看好民主共和制,理論上更趨向君主立憲制。所以今日的主流假象隨時可能轉向。

三、中華共和製成為中共邪惡政治的基臺。

中華共和制由1912年開始到2007年,為中共邪惡政治準備了近百年的基石和台階。其實中華君主立憲制正式啟動於1907年清朝末年,到今年正好100年。如果這100年是立憲制清朝或袁世凱的中華帝制,那就不可能與儒、釋、道正統文化決裂,中共在中國可能就跟緬甸、泰國等東南亞的共產黨的結局差不多,掀不起大的邪惡政治的波浪。但歷史注定共產黨要將中國大陸建國寨,壞中華文化,因此君主的王道政治必須終結,為政黨的共和政治替代。藉著政黨共和初期必有的政治、軍事鬥爭的機會,共產黨才可能玩槍桿子武力施暴到極至、弄筆桿子民主誘騙到極致,以「革命」、「人民」名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酒瓶裡裝進中共反天地、反人類、反道德、反文明的皇朝政治的邪惡毒酒!踏著中華共和制基石墊起的政治台階,中共引領著高喊「共產黨萬歲」的民眾步入邪道。

四、民運和維權人士的私心將高智晟比高了。

其實高智晟只是作了良心和良知一定要做的事。出身寒微、恤民疾苦和孝敬母親、推己及人、助人為尚等特質與情操,勇於舍棄年資百萬以上的收入和有著婉淑賢妻、乖巧兒女的溫暖之家的人品與心境,讓善良作主,在古代士大夫和民間中很普通。是今日中共國寨人質中的民運和維權人士的私心抬高了高智晟,使他成了中華大地的聖雄甘地。印度之聖雄甘地是印度教的聖徒,是思想先知,是印度反對英國殖民主義的武裝鬥爭中的另類英雄。中華高智晟,成為聖雄之際還不是基督徒,更從來不是儒生、道士與和尚,在思想認識上他不及國寨許多民運和維權的人士,但他難能可貴的是言行一致、知行合一的身體力行。是高智晟與天地共開闊、與日月同光輝的純正無私,使他極有可能成為中華之立憲君主。

結語:惟有民運和維權人士與高智晟同高,才有真正中華共和。

別有用心的貶低中華立憲君主制,抬高民主共和制,是中共邪教用唯物史觀在中國近現代歷史上用心做的一件事情。在基督教近現代文明事物中,憲政下的君主制和共和制都是不壞的事物。但由於中共國寨統治五十七年,著實搞壞弄邪了共和衣服。聽網上「總統頂馬桶」與「判你三、五年」之類的爭執,民眾再唱「東方紅」確也是民心的一種趨向,是對中華當今文人墨客的輕蔑和失望。「對高智晟無論怎麼稱讚都不為過,都只能是景行行止,高山仰止。高智晟是一個精神富礦,儲藏奇豐,可耐學者專家有識之士大加採掘。」離休老幹部董不豫先生對高智晟的盛讚,應該說的是許許多多中國人的心聲。一旦中華大地上沒有了中共黑雲,法輪功學員如同1999年之前專心修煉神佛去了,高智晟的事跡只要傳揚開來,中老年以上的多數國人視高智晟為道德精神上的太陽,是很可能的。

我們在選擇君主立憲制度嗎?好像並沒有,卻又很像就在選擇,正不知不覺。惟有民運和維權人士中與高智晟真名聲明退黨或脫共的人多了,眾多人都顯現出超越「明哲保身」或「利己人性」的利他善性,不讓高智晟獨步天下的獨身成龍,使群龍無首,構建「元、亨、利、貞」的文明精神,中華大陸才可能真正走向民主共和。遺憾的是,我至今還沒從民運和維權人士中窺見這種跡象。他們依然一如既往地猛力蹦迪自戀,很像在為高智晟如日中天的政治演出伴舞。 

附《給高智晟定位》一文:

朋友,你乍一看到我這個題目,可能會感到有些兀突,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我說的是真話,是實話,今天確實到了該給高智晟定位的時侯了。罪惡勢力現在之還敢於肆無忌憚地作踐高智晟,是因為人民還沒有給予高智晟一個應有的定位;盤古樂隊反來復去一句高亢的陝北信天游:‘中國出了個高智晟’,不敢把這句歌詞中所含既深且宏的內容再加以些微的吐露,也就是因為我們還沒有大膽承認高智晟在我們這個社會中的明確定位。盤古樂隊為什麼不能這樣唱:「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高智晟,他為人民說真情,他是人民大救星,呼兒嗨喲」?完全應當這樣唱,高智晟就是今天我們中國的太陽!

中國人民生活在謊言和謊言造成的無窮苦難之中已經半個多世紀了。謊言像堆積在喜馬拉雅山上的厚雪,覆蓋在神州大地之上。高智晟的光明正大,高智晟的英勇豪邁,就像太陽一樣施放出無窮的熱能,以無可抵禦的力量迅速地融化著這層厚厚的冰雪。有誰能像高智晟這樣給罪惡勢力帶來這麼大的恐懼?他們對高智晟怕得要命、恨得要死,難道不是擺在眼前明明白白的事實?

不要忌諱這支歌的曲子曾經為大災星、大暴君毛澤東用過,那是人民群眾被欺騙,人民群眾的感情被他盜用了的結果。據朱德的秘書揭露,1950年五一勞動節群眾呼喊的口號中,「毛主席萬歲」這一條就是他自己加上去的!但是,他用這支歌把全國人民枷鎖起來,奪去了八千萬以上的生靈,就證明了這支歌的巨大力量。現在我們要摧毀大暴君打造的牢籠,難道不正應當奪回這件有力的武器來加以運用嗎?!

不要擔心高智晟將來也可能成為暴君。高智晟出身寒微,懂得人民的疾苦;高智晟是孝子,時刻把母親推己及人、助人為尚的言傳身教放在心上;高智晟是親眼看過眾多受害者身、心遭受摧殘的各種慘狀,親歷眾多孤苦無可訴告者的苦況之後,才舍棄年資百萬以上的收入和有著婉淑賢妻、乖巧兒女的溫暖之家,破門而出,勇於赴湯蹈火的,這樣的超塵脫俗的耶蘇式的人物,他所追求的只有人間的正義和人們相互之間的愛,豈是唯名利權力是爭的一般世俗之徒所能仰慕?他的人品,他的思想境界,真可謂與天地共開闊、與日月同光輝!

中華民族出了高智晟這麼一個人,既是我們民族傳統文化精髓的積累,是民族文化的光輝所在,也是我多災多難民族將要擺脫災難的幸運和希望所在。對高智晟無論怎麼稱讚都不為過,都只能是景行行止,高山仰止。高智晟是一個精神富礦,儲藏奇豐,可耐學者專家有識之士大加採掘。高智晟的風範讓我深受感動,深為敬仰,但限於自己的思想水平,只能說出一些以上的膚淺認識,極望從廣大敬愛高智晟的人群中得到更多的啟發,受到教育。

高智晟已被罪惡勢力千方百計地噤聲了,但這只能更加證明高智晟的光榮、偉大、正確,更加增強高智晟在人民群眾的影響。難道烏雲滿天,就能讓人相信和承認高懸天空的太陽已不再存在?!

看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