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胡錦濤如履薄冰

2007-01-04 13:40 作者:楚一杵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爆竹聲聲一歲除,又把新桃換舊符。中國人在震耳欲聾的「和諧社會」、「以人為本」、「八榮八恥」的口號聲中迎來了二○○七年。過去的二○○六年,胡錦濤政權可以用平息民怨一籌莫展、肅貪運動黔驢技窮、緩解社會分配不公束手無策、推進民主與法制建設舉步維艱、倡導和諧社會紙上談兵來概括。

胡錦濤的隱患在政治局
胡錦濤與上海幫博鬥一役,雖然由社保案而牽出了陳良宇,由陳良宇而「拔出蘿蔔帶出泥」地揪出一窩碩鼠,數十名上海地區的官吏「馬失前蹄」。這一幕看似驚心動魄,狼煙四起,實際上,胡錦濤是打草驚蛇,有驚無險。因為,他只能按照中共的潛規則向下調查,沒有能力順著陳良宇案向上探究。而這正中了江澤民的誘兵之策。自從陳良宇「出事」幾個月來,江澤民體系使用大動作將陳良宇的問題不再延伸、擴散,從而達到「丟卒保車」的目的。現在看來,他們已經做到了,最明顯的是黃菊安然無恙。只要黃菊安然無恙,江澤民就不會有事。胡錦濤「動」了陳良宇,由此而留下無窮的隱患。因為最大的隱患還在政治局內,賈慶林、黃菊不可能「背主求榮」投靠胡錦濤,曾慶紅也不是棄張魯而投劉備的馬超。近期傳聞「胡曾聯手」只不過是一種假象,曾慶紅隨時都能陷胡錦濤於不義,更何況還有不動聲色的吳邦國、賈慶林及羅干。這些人都虎視眈眈地注視著胡錦濤,隨時都可能「群起而攻之」。他們希望胡錦濤有更多的失誤,並且不遺餘力地幫助製造失誤,從而伺機行事。二○○七年,胡錦濤如何面對這些隱患?也許,上海幫早就視胡錦濤為看守政府的角色。因此可以說,中共十七大能否肅清江系人馬更是一個大問號。

對全國性貪污系統無可奈何
江澤民當政時期,最成功的政策莫過於通過縱容官員貪瀆收買人心。胡錦濤當政,所領導的是一個全國性的貪污系統。面對蟥蟲般凶猛的貪官隊伍,胡錦濤在措施上無力,行動上更無力。

中國今天的政治與社會,已恢復到十六世紀明王朝末期及十七世紀清王朝末期的狀況,查處越嚴厲,貪瀆越嚴重。官吏們唯恐被舉報後沒有保護傘,他們必須採取更殘暴、更大膽的手段受賄,使用更多的賄賂尋求保護傘。因此,「管不住」幹部是胡錦濤幾年來的心病,更是新的一年最大的心病。儘管胡錦濤在二○○六年年底對省市領導班子重新進行了布局,安插了自己的人馬,但是,鹽鹼地裡如何能長出優質的莊稼?一池濁水裡哪會有龍騰虎躍?面對中共這個爛透了的體制,胡錦濤在二 ○○七年將是一籌莫展,舉步維艱。

二○○七年,胡錦濤不僅在中共內部的權力角逐中日子不好過,十七大是腥風血雨的「大會戰」,面對中國社會底層的維權聲浪,日子更不好過。

二○○七,舉步維艱二○○六年十二月上旬,中國的糧油價格一夜之間普遍漲幅達到百分之十。十二月十三日,溫家寳走進北京糧食市場,一再保證「物價穩定」,「這次糧價上漲是近兩年我國糧食價回落後的恢復性上漲」。但這些安慰性動作已掩蓋不住事實真相,不僅糧油大幅上漲,肉製品及禽、蛋也大幅上揚,許多地區漲幅已達到百分之二十,遠遠高於官方百分之四點七的說詞。這種漲幅對大多數困難百姓來說,無疑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中國的糧食在今年並沒有減產,而是比去年略有增長。現在糧價漲價發生在剛剛秋收之後的十二月份初。按照以往的慣例,秋收之後的糧食是下跌,而不是上漲。針對糧油價格飛漲的現象,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聯合五個部門包括農業部、財政部下發緊急文件,要求抑制糧價,但是沒有什麼作用。據消息靈通人士介紹,繼溫家寳考察北京糧油市場後,胡錦濤主持政治局連夜開了政治局會議。因為在中國宏觀調控上出了很多問題,加上玉米在國際期貨上操作失誤,從而直接帶動糧價上漲。

胡溫當政後,推行了一攬子宏觀經濟政策,其中的一條就是「變數通貨膨脹率」,在保持經濟增長的同時,保持物價穩定。現在看來,這些承諾都成了空話。二○○ 七年,這股來勢凶猛的漲價風潮將不可避免地引發通貨膨脹,城市居民、農民工及下崗工人從生產到生活,從吃、穿到住、行,都將面臨嚴重的問題。由於物價不穩定,將會引發不可預測的社會動盪。

胡錦濤政權用什麼措施應對這種可怕的局面?因此可以用「內鬥險勝,隱患猶在;沉屙困擾,舉步維艱」來概括胡錦濤政權二○○七年的困境。

(爭鳴1月刊)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