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人的獸性和中國政府

2002-05-13 22: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去年的這個時候,最引起全美關注的新聞是六歲的古巴男孩伊利昂是否應該被送回到古巴的父親那裡。人們爭議的焦點是那個在大海上親眼見到母親被吞沒的孩子,心靈會受到怎樣的創傷,怎麼才能使他今後健康地成長。

現在看到高瞻夫婦五歲的兒子竟被中共從父母身邊帶走,在沒有任何親人在身邊的情況下被扣留了二十六天的報導,簡直無法相信一個政府竟然會對一個五歲的孩子做出如此沒有人性的舉動。

那個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孩子安德魯,在被人從其父母身邊強行帶走時會怎樣驚恐、哭喊?在被與父母隔離的日子,一個孤零零、對周圍一切都陌生的孩子怎樣渡過那一個個夜晚?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沒有能力知道是怎麼回事的安德魯,一定會在夜晚哭喊著要媽媽,要爸爸,他哭了多久?哭了多少次?整個外部世界沒人知道。那一個個黑夜怎樣吞噬了他微弱的哭聲,那沒有親人的陌生環境的恐懼又如何損害了他幼小的心靈,今天人們也難以判斷。

被單獨關押的孩子父親薛東華曾向國安局人員提出,如果不讓安德魯和他或母親在一起,至少應把孩子送到他在北京的父母或岳父母那裡。但他的要求不僅被拒絕,國安局人員還威脅說,想見兒子的唯一方式是「交待」--把孩子當做了「人質」。那個被與父母隔離的安德魯,不是在恐懼和無助的哭喊中渡過一個夜晚,兩個夜晚,而是整整二十六個夜晚!世界上恐怕找不出第二個政權,這樣下流、這樣殘忍、這樣對待一個才五歲的兒童!

古巴男孩伊利昂在邁阿密有那麼多親人照看,那麼多玩具,那麼多喜歡他的美國人的關愛,兒童心理學家還前去鑑定,看這個孩子會不會因沒有和父親在一起心靈和精神上受到損害。

在美國媒體報導高瞻夫婦及孩子被扣留事件之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竟否認單獨扣留過這個五歲的孩子。那麼這個孩子在被國安局人員帶走後,長達二十六天中既沒有和父母在一起,也沒有和他在中國的任何親人在一起,他在哪裡了?這不叫「單獨扣留」,叫什麼?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可能也都是有孩子的父母,他們是否設身處地想過,如果是自己五歲的兒子,被人強行從身邊帶走,在沒有任何親人的陌生環境扣留二十六個日夜,你們能夠容忍嗎?如果你們還有人性的話。

安德魯是美國公民。中美簽有「領事保護協議」--任何一方扣留對方公民,必須在四十八小時之內通知對方領館。但安德魯被扣留的二十六天中,中國政府從沒有通知美國使館。面對美方的質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解釋說:「男孩的父母並沒有要求公安部門通知美國領使館。因此並不存在中國破壞中美之間的領事保護協議問題。」且不說這根本不合乎基本常識和邏輯,退一步講,即使孩子父母沒有要求,中國政府也應該遵守協議,根本不存在當事人是否要求的問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解釋簡直是在耍蔑視外交常識的無賴。

薛東華和兒子獲釋回到美國後發表聲明說,「在我們被拘留後,國安局也沒有通知我們在中國的家人,我的美國公司的老闆,我妻子工作的學校美國大學。……我們在中國的家人和在美國的老闆都相信我們被綁架了,甚至料想我們可能已經被綁架者殺害了。」

薛東華說,他所服務的美國公司,為仍是中國公民的僱員失蹤,專門成立了一個「特別法律諮詢委員會」,並且「花了幾個星期在全中國尋找」他們。高瞻一家在美國經常去的「教堂失去了我們能生還的希望,甚至為我們的全家--當然包括這個五歲的可憐的孩子--在準備一個悼念儀式。」--這是一個怎樣充滿人性的社會。

當薛東華父子被釋放送回美國時,孩子的父親要求和仍被關押的妻子見一面,或者起碼讓二十六天沒見到母親的孩子看一眼媽媽,但就連這個要求都被中國政府拒絕了!

兩相比較只能讓人痛感,那個獸性的政府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仍然存在,真是中國人的恥辱,人類的恥辱!

(博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