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城市用扩张赌明天

2014-01-04 15:17 作者:Dinny McMahon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1月04日讯】几年前,湖北十堰市政府担心当地的经济将走向毁灭,因为这个被高山围绕的偏远城市已经没有更多空地来发展工业。不过政府想出了一个办法——削山造地。

政府发起了山地整理运动,削去了数百个小山头。现在,森林覆盖的山坡形成了人工山谷,环绕着这座80万人口的华中城市。十堰力争将其城市面积扩大70%,以吸引更多的制造项目。

十堰市发改委综合科科长龚百林说,投资商都不愿意来;虽然十堰发展困难大、代价高、难度大,单位来来发展空间较大。总耗资近20亿美元的山地整理计划现在完成了约60%。

十堰的现状表明,在地方政府越发依赖于土地和开发项目带来的收入之际,中国的一些城市为了保增长已竭尽全力。

这些城市希望借助这一策略吸引到更多的投资并创造就业,但前提是吸引足够多的工厂或其他项目入驻它们清理出来的空地。

但开山造地也给城市带来了更多的负债,如果房地产和出口市场的增长难以为继,这些城市将面临问题。此外,在民众对快速开发和政府征地行为的不满情绪日益加剧之际,进一步开山造地带来的环境和社会成本也是个问题。

工业园区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如果工业园区吸引不到足够多的项目,道路、电厂、污水排放系统以及其他基建设施的建设成本就可能收不回来。中国的钢材、造船等行业已经面临产能过剩。

中国国土资源部2011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政府已批准的341个工业园区的入驻率只有约40%,还不到一半。分析师们称,没有获得同等力度支持的上千个其他工业园区的入驻率可能会更低。

但不管怎样,市级政府仍在推进建设。瑞典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Stockholm Environment Institute)中国研究部主管Karl Hallding说:这就是所谓的“牧童经济”,地方政府权力太大,中央政府似乎难以控制它们。

分析师们称,开发更多土地的浪潮主要是地方政府官员推动的,他们的加官进爵有赖于实现本地经济的快速增长。清出更多土地在短期内会刺激经济活动,在长期内则意味着后续进行重大投资的可能性。对于城市领导人来说,拥有足够多的可用土地是吸引投资者的一个营销工具。

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从事城市环境研究的教授Karen Seto说,中国的市长们都把土地当成银行用,他们把目光投向山陵,并且确信可以把它们变成一栋栋住宅。

为了启动工业园区等项目的开发,地方政府通常必须举债,有时是大力举债。同时,地方政府依靠把长达数十年的土地租约卖给住宅和商业地产开发商来偿还债务。

这种模式迄今为止都行之有效,因为工业园区和住宅的需求保持强劲。但随着开发项目激增以及中国总体经济增速放缓,分析师们认为地方政府对出售土地租约的严重依赖会使其极易受到冲击。

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巴曙松称,如果土地市场降温,土地价格和转让量下降,那就不是一些项目的融资将遇到困难那么简单,而是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中共官员们在11月份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讨论了相关问题。会议决定全文称,要提高城市土地利用率,但未给出具体细节。

中国地方政府到底积累了多少债务仍是个未知数,因为这个数据并未被定期追踪。中国国家审计署上一次统计该数据是在2010年,当时公布的数字为人民币10.72万亿元(约合1.76万亿美元)。根据政府官员和分析师的估计,自那以来,地方政府债务已经增至相当于2.46万亿-4.92万亿美元的水平,相当于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60%。而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St. Louis Federal Reserve Bank)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州及地方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仅为18%左右。

中国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近期表示,地方政府债务水平可控。

三中全会文件承诺要加大地方政府征收农业用地的难度,这可能威胁到城市战略的这一部分。中央政府已经对土地征收实施了一些限制,发布了年度限额,守住18亿亩的耕地红线。

不过,像十堰这样野心超过中央政府限制或遇到自然条件瓶颈的城市正在寻求新的土地资源。

沿海城市正在通过填海来大举创造工业用地。渤海湾曾经的安静垂钓小岛曹妃甸,已经填海造田大约80平方英里(约合2万公顷)。在北京和上海之间的山东省海岸线上,龙口市计划未来三年内通过建人工岛创造11平方英里(约合2849公顷)土地。

中国西部省份甘肃省也在效仿十堰的平山造地策略。大约700座小山将被夷平,以便在甘肃省省会兰州之外建起一座新的卫星城。

中共革命根据地延安现在也推出了平山项目。上世纪30年代,中共在延安的山洞里躲避国民党的军队。

十堰现在距离最近的商用机场有两个小时的车程,直到上世纪60年代末还只是个小村庄,当时由于担心可能与苏联开战,毛泽东将中国的许多工业生产基地挪到了这个相对安全的山区,十堰成为了第二汽车制造厂(Second Automobile Works)的所在地。第二汽车厂即现在的东风汽车公司(Dongfeng Motor Corp.),为中国销量第二大汽车生产商。

但在2003年,东风汽车把总部移到了湖北省省会武汉。东风汽车与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的合资公司随后也跟着移到了武汉。

据十堰市国土资源局说,在搬家之前,东风向十堰要取约80英亩(约32公顷)地,而十堰给不出来。东风在对相关问题的书面回覆中表示,是成为国际品牌的抱负促使其搬到武汉的;武汉与外界的交通更为便利。

为了防止企业进一步外迁,十堰市官员在2007年下定决心要创造15平方英里(约合3885公顷)的新土地。

十堰市国土资源局称,在东风决定把两个总部搬走之后,这座汽车之城看起来可能成为废城;平山成为了打破十堰发展僵局的金钥匙。

爆破人员先用炸药炸开这些山,之后挖土机进入清理碎块。10月份记者来到此地时,发现多辆挖土机机在已部分被铲平的山顶上挖土,向一队队的卡车里装黄土。

整个地区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低沉的灰尘,城市有如置身雾茫之中。

在城外的村里,过去在山颇上种田的农民们如今在山谷中剩下的土地上勉强过活。尽管城市的政府给他们提供了补偿,一些农民仍抱怨称,这些补充部分弥漫损失掉的务农收入。村民的孩子只能通过山里新开挖出来的土路步行上学,而这些土路也是重型卡车运输路线。

现年37岁的李雪飞(音)说:“夜里我们都睡不着,施工的噪音太大了”。李雪飞住在离住宅开发项目不远的山沟底部的七里垭村。

十堰市环境保护局副局长鲍伟表示,开山的时候粉尘有一定污染,但从环保的角度讲,还有课露山体恢复,这儿做到以后对我们当地环境影响并不大。

开山新造的土地大部分用作工业和仓库用地,其中一小部分用于建造住宅。

今年1月份沃尔沃集团(AB Volvo)同意收购东风汽车旗下位于十堰市的商务车子公司45%的股份。

该厂背靠一座白色的悬崖,悬崖是一座山被从中间截成两半后留下的,中间的地方被整理成了平地。今年秋天时工人们正为一家轴承厂的建设打地基。

十堰市发改委农业区划班主任蒲国林表示,我们十堰开山挖了个什么?挖了个沃尔沃出来。如果没有十堰的开山,沃尔沃不可能到十堰这个地方来。

当东风汽车被问及为何选择在十堰市建厂时,该公司给出的原因是十堰市拥有生产重型车辆的经验,同时东风汽车对于该公司传统的大本营有责任感。沃尔沃对此则不予置评。

十堰市政府官员表示,他们只是在获得企业入驻该市的承诺后才会平山,他们称,现在希望落户十堰市的企业都排队了。他们估计今年十堰市经济增长率将超过10%,远高于7.5%左右的全国水平。

十堰市统计局表示,今年上半年该市的住宅销量同比增长29%。

但开山造出的新土地仍大面积空置。近期的一天,一家在平山后的土地上建造的住宅楼盘开发商推出了购房送汽车的活动,附近另外一家开发商则推出了买一层送一层的活动。

一些作为十堰经济重要信贷资金来源的地下钱庄称,出于对需求下滑的担心,他们不愿再给开发商或者准备在十堰购房的人提供贷款了。

生产型企业三环集团(Tri-Ring Group Corp.)正在十堰市郊外的新土地上建设新工厂,该工程将生产自卸卡车和拖拉机。根据该公司网站介绍,新工厂2010年4月份奠基,计划2011年竣工。

今年10月份记者来到这里采访时得知,计划的工厂只建设了一半,尚待建设的另一半工厂处树立着破旧的牌子。唯一明显的活动是有几个工人正在主路边的传达室里安装电线。

三环集团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计划明年5月份迁入新厂区。

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Pengyuan Credit Rating)对十堰市政府设立的一家负责新造土地上建设项目的公司进行了评估,称该公司负债较高,面临偿还利息的压力,同时该公司的收入容易受到房价波动的影响。

据该资信评估公司披露的详细资料,过去两年这家负责新造土地上建设项目的公司出售长期租赁土地的收入不足以偿还贷款,该公司需要另外借债来偿还贷款。跟据十堰市的数据,卖给开发商的土地价格只略高于开山造土地的成本。

这家负责新造土地上建设项目的公司表示,该公司能够全额并按时偿还其债务。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