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纪实连载】老太被困洗脑班 窗台高喊十一天(四十八)(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四十八)

2009-03-10 19:00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九十三  三次上访公安厅 访民纷要护身符

林晓跟着田老太太"云游"了一阵子,觉得自己的心没有那么脆弱和胆怯了,就打算自己出去了。田老太太呢,一个人更加自由自在,真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分手前,田老太太告诉林晓说,"我觉得受害最深的是那些公安机关的人,他们因为工作职责大多都做了很多坏事。他们要是在人类大淘汰中,连真相还不知道就被淘汰了,该有多冤!不行,我得去告诉他们真相!"田老太太想到做到,从那天起,她就一个人去各个公安机关讲真相了。。


  法轮功游行队伍中的各族裔法轮功学员

那一段时间里,田尚珍专门到各个公安系统去拜访,走遍了省、市、区公安局,就连公安厅她都去了三次。一天,她特意来到了公安厅上访处,看见上访的人挺多,拿到单子后,她在上面端端正正的写了:法轮功是修炼大法,是度人的功法,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误的。她把单子交上去后,那警察接过去看了看,又看了一眼田尚珍,面无表情的说:"坐在那儿等着吧!"

田尚珍就一直坐在那里,等着叫她的名字,很久了也没人叫她。她旁边有一对上访的母女,也一直在等着,母亲疼爱地把小女儿抱在怀里。虽是夏天,那孩子却穿着夹衣,咳嗽不止。小女孩很天真,一边咳一边看着田尚珍,眼睛一眨不眨的,好像对这个老太太很感兴趣,不停地研究着她。老太太心想,这孩子的生命深处,也许是在和我说话,所以会用心地看我,兴许是让我救她呢!想到这儿,她赶快从兜里掏出一个法轮功护身符挂坠,套在小女孩的脖子上说:"小姑娘,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师父就会保护你,你就不受罪了。"小女孩捧着护身符,认真地看着、摸着,好长时间静静地,真的就没怎么咳了。那母亲回过头来感激地笑了。"大娘,谢谢啊!"她把那个护身符也捧在手心里看,"这是什么呀?做得这么精致。"田尚珍笑容满面的说,"这是护身符啊!我是炼法轮功的,你看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戴上它,就可以保你的平安啊。""是么?"那女人说,"能再给我一个吗?回家给我妈也戴一个。""光戴也不行,还得诚心的念大法好才真的有用,法轮功是正法正道,你可别相信那些谣言,你要相信了法轮功不好那可能就不管事了。"田尚珍说。"好,大娘,我信你了,法轮大法好。""我们肯定得诚心念,过去不是有句话讲心诚则灵嘛!"旁边一个也拿了护身符的农村汉子说。


  美国芝加哥法轮功游行中的旗鼓阵


  腰鼓队

田尚珍就这么坐了一上午,眼看着上访的人都被打发走了,就剩她一个了,就走到接待的窗口问:"怎么不叫我?"那警察不耐烦地说:"叫什么叫!你没看见我们要下班了么!"田尚珍想,看来今天来晚了,那么,明天一定早点来。第二天她早早的赶到公安厅,交上前一天填好的单子。那警察瞅一眼,又把她的单子扔在一边,说,"坐那等着吧!"田老太太这回可不愿意了,"我昨天就来了,今天我是第一号,你为什么还让我等着?"田尚珍想着,今天可不能白跑一趟。这时那屋子里面的另一个警察皱了皱眉头说,"田尚珍,你这个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上中央去吧!"那个单子就又被扔了出来。"我就是为这事上访的,你怎么不要我的单子?"田尚珍拿起单子,又递了过去。"你的事是国家定的,我们解决不了,你找什么麻烦!"话音未落,她的单子再次从窗口被扔了出来。

看样子,想上访是没人接待的了。田老太太正琢磨怎么办呢,一看周围又来了一大堆人,都是来上访的,那就给来上访的人讲讲真相吧。田老太太转过身来,大声讲开了,"你们看见了吧,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修的是真、善、忍,这个功对谁都有好处,法轮大法是正法,每个人修炼都会受益的。前几年我病得都快死了,你们看看我这双手,就是因为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变形的,可是我炼了法轮功才十几天就好了。现在政府说法轮功是×教,这是错的,肯定是错的,我就是为这事来上访的。警察不接我的单子,这更说明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他们理亏才不敢接。"她又从兜里拿出一本本真相小册子分给每一个上访的人,"你们看看吧,看了肯定是对你们有好处的,明白了真相就有得救的希望,可千万别上政府的当了。"

人们面面相觑地看着她,有几个打开小册子看起来。有些人眼睛睁着大大的,盯着这个老太太,他们一定是从电视台或其他中共传声筒新闻中看到过对法轮功的"声讨"了,知道共产党在大开杀戒呢,这时有谁还敢与中共唱反调?他们甚至被田尚珍的勇气惊呆了。那窗口的警察也不工作了,几个人交头接耳起来。

一会儿,两个年轻人走进了大厅。"田大娘,咱们走吧,街道主任让我俩来接你回去,别在这儿了。"田尚珍知道,一定是那些警察给街道打了电话,让他们把自己押回去的。"行,回去吧,反正这里也不接待上访!"田尚珍看了看那两个年轻人,对他们说,"不过,我还有其他事呢,要去拜访一个老朋友,他就在这旁边住,你们要陪我就帮我拿着东西吧。"来人当中一个女干部模样的人提起那个很大的包,掂了掂说,"哎呀,什么东西呀?怎么这么沉?""真相资料啊!"田尚珍说,"其实这些你们都应该看看,中共打压法轮功,是干的最坏的一件事,法轮功是度人的,我原来长病连床都不能下,现在都好了,不炼法轮功能行嘛?现在我身体这么好,我能不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嘛?有人不让我说,我就说,‘不行,我可不能忘恩负义!'是师父救了我,到什么时候我也得说法轮大法好。"

三人来到了一个宿舍楼下,田尚珍从包里摸出几本真相小册子说,"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那两个街道干部笑笑没说话。他们大约是没见过象田老太太这样的吧!自己上楼去发真相资料,让两个街道办事处的人提着资料等着。可也奇怪,两个人就是没反对,可能觉得田尚珍这样真诚实在,还真不好意思拒绝她,所以俩人就真的在楼下面等着老太太。很快,田尚珍从楼上下来了,她笑容可掬的说:"我讲完了,想不到那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打压法轮功是错的,还要了那几本真相资料呢!""大娘,回去你可别对主任说,是我们陪你到这儿来的,不然我们可要挨骂了!"女干部叮嘱田老太太说。"啊,我不说,那次我给你们主任讲真相,她也同意了。没什么的,你们别怕,你们为大法做事将来一定会有福报的。"两个干部相视而笑。仨人走回公厅门口跨上自行车就回家了。


  以色列法轮功学员在集体炼功


  晨炼

九十四  老太被困洗脑班 窗台高喊十一天

田尚珍有一次讲真相被关到洗脑班里去了,但她在里面兜了一圈就出来了,从洗脑班出来的时候,还是老伴亲自把她接回家去的呢。

千佛山是济南的旅游胜地,山虽不高,但是风景优美,别有洞天,一年四季都游客不断。有一天田老太太去千佛山发材料,她正给游客又讲又发地忙着呢,两个警察一下子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你们也想要一份?"她习惯性的把真相资料送到警察面前。没想到两个警察态度严厉地说:"有人举报你散发法轮功传单,看来就是你无疑了。走吧,拿着你的东西,跟我们去派出所!"两个警察押着田尚珍就走向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警车。"行!到哪儿也是讲真相,去就去!"她一边整理包一边就跟着他们走了,走着走着,又从包里掏了半天,掏出另外两份资料来,"你们也看看吧,这份真相资料可好了,是专门对你们警察说的!"那两个人根本不搭话,不看也不停,把老太太押上警车就开走了。

不一会儿一行人就到了千佛山派出所。"下来!哪来的到我们这儿发东西?"一个警察态度生硬的说。"不为救你们,我才不会大老远的到这儿来呢?你们警察如果不知道真相,可是太危险了!"田尚珍说着就从兜里摸出一本小册子递给那警察说,"你们整天干这活,不知道真相,到了人类大淘汰的时候,你们最不安全了。那时候传染病菌到处飞,谁干坏事多没准谁就第一个染上,而且,那病菌跑的比你快,你用汽车可抓不到!"几个警察都笑起来,"什么能抓到传染病啊,你们的法轮能抓到吗?"一个警察坏笑着说。田尚珍正打算好好上前和他理论理论,这时从屋里走出来另一个警察说,"不用了,老太太。你大老远地到我们地界了,得遵守我们这儿的规矩。你俩,把她拉那个地方去,让她到那儿去转轮吧!"这样,两个警察重新押着老太太,发动了车子,直接开到了千佛山派出所办的洗脑班。


  签名支持停止镇压法轮功


  2001年“SOS步行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学员

汽车绕过一片垃圾场,在一个院子门口停了下来。警察押着她走到一间很暗的屋子里,屋里有两张床,其中一张已经有人了,另一张是空着的,警察指着那张空床说,"这是你的床,把东西放下,你就在这儿安心住着吧!"对床的一个小姑娘友好的向她点点头。田尚珍走到床边放下手里的包,顺手就把贴在屋里的诬蔑法轮功的标语撕了下来。

"吃饭了!"门外一个声音传进来。田尚珍和那个姑娘往外走。"刚来的?"一个女警见到生面孔,随口问道。"是呀,我去千佛山讲真相,就被抓到这儿来了,你是在这儿工作吗?"那警察点点头,"你干这个可不好!那些大法弟子讲真相,是救人的。现在人类都末劫了,你看天灾人祸这么多,这就是末劫的表现啊!说不定哪天人类大淘汰开始了,你们还蒙在鼓里呢,那可就惨了。如果你要是相信大法好,那就没事,你心里想什么,人是看不到,可神看得到,你因为相信大法就会得救,这多好。可是你要是不相信大法好,还转化那些告诉你真相的人,那可了不得,人是因为神的保护才能活的,不敬神的人,就一定会被淘汰,你说把真相告诉你有多重要!所以我说,你在这儿工作真不好,赶快换个工作吧。"田尚珍讲起真相来,说话象连珠炮一样,那警察不置可否的转头走了。

到了餐厅,田尚珍被安排在一个桌上吃饭,桌上有两个人同样是被抓来洗脑的,还有几个是安插在旁边的犹大。老太太一会就搞清楚状况了,边吃饭就边说开了。"修炼可是不容易,就是有沟沟坎坎的,我们一定要坚持住,转化什么呀?大法弟子是最好的人,是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朝哪儿转哪?"犹大坐不住了,强词夺理说,"还说自己是修佛的人哪,政府不让修还修,争斗心太强了!"另外一个犹大也帮腔说,"我进来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认为师父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同政府争斗,那不是有了敌人了吗?所以转化是对的。别再坚持了。"老太太笑起来,"我同你们的想法可不一样。现在就是正邪大战的时候,大法弟子就是证实法维护法,如果没有法,宇宙就完了,人类也没有了,那你还修什么,所以你们的话都不对。"因为话不投机,田尚珍不再理她们,大家沉默下来。

田尚珍看见对面桌上的人挺多,就端着碗走过去,四下看看,低声问道:"你们也转化了吗?""你桌上那两个是犹大,不用理她,她们是专做转化工作的!"一个高个儿女孩告诉田尚珍说。"不理她们?那也不对吧,我们再把她们转回来呗!也不能扔下她们不管哪!"说着,田尚珍又转回到自己的桌上。"你干什么去了?"一个犹大小声问。"聊聊啊,在这儿就得多沟通,这儿是讲真相的好地方啊!"另一个犹大说,"老太太,你快别讲了,那两个人顽固得很,那个高个子女人,可有一个两个月大的吃奶孩子,你一讲,她就更不转化了。回不了家,她的孩子没人管,饿死了那就是你的事!""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讲理?她孩子要是饿死了,也是因为这群坏家伙把她抓进来,没人管孩子造成的,这同我讲真相有什么关系?难道共产党做坏事,还由我来负责吗?"田尚珍生气地说,"你们不要帮着邪恶劝人家转化,自己转化已经失去了得救的机会,还要拉着别人,那可是下地狱的罪啊!你们快别做这活了,明天写一个严正声明,回到大法中来吧,别到最后弄得自己哭都来不及了。"

有一个犹大被田尚珍的话气得脸通红,她听到田尚珍说了下地狱的话,硬说是老太太咒她。"什么事说得那么热乎啊?我也来凑凑热闹。"正说着,一个警察端着碗走过来。这个犹大正气得跳脚呢,"这个老太太真损,她竟然说我们会下地狱,这么咒我们,我们可管不了她。"那个警察回过头来,看着田尚珍说,"这可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能说人家下地狱呢!"田尚珍也严肃起来。"是我说的没错。你想大法这么好,几乎百病皆治,人家信了大法,就会有很大的福分,她劝人家不修了,人家就会旧病复发,这不是做坏事吗?她要是老这么干下去,能不下地狱吗?要是不干了,不就不下地狱了吗?""你这老太太真是不可理喻,共产党给你饭吃,你们法轮功却反对共产党。"警察也生气了。"共产党是靠老百姓养活的寄生虫,我们是靠自己的劳动生活,怎么是共产党给饭吃呢?"田尚珍说。那警察二话不说,端起饭碗就走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田尚珍刚要出门,就被一个警察截回来,"你不能去吃饭,在屋里等着,有人给你送来。"等到人都走了,田尚珍推开门,在走廊上观察,这时她发现走廊和各个房间的墙上,贴有许多诬蔑法轮功的标语,她就逐个地撕起来,直到差不多快撕完的时候,才听见外面传来的陆陆续续的脚步声,吃饭的人回来了。

轮到田尚珍吃饭时,听到门外有人跺着脚说,"你看,你看,我写的东西全给撕了,这几天算是白忙活了!"一个警察走进来,气势汹汹的说,"走,你这老太太,去办公室说说,为什么撕标语?"到了办公室,那个负责的警察欠了欠身子说,"坐!"田尚珍刚要坐下来,看到门旁墙上还有一副诬蔑大法的标语,就先上去撕了下来,才回来坐下。那人笑起来,说,"田尚珍,我本来还想问问你,走廊的标语是不是你撕的,这回你已经用行动证实了。那么就说说吧,你这事该怎么处罚?""我是在做好事,处罚什么?这些标语都是骂大法的,大法可以救命,骂大法你可能就会遭受报应,我帮你撕下来是救你,我有什么错?"田尚珍说得理直气壮,那个警察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好,你还挺有理,那么你先回去,好好想想吧。"田尚珍就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宿舍。

过后的几天,田老太太还是我行我素,对她的转化工作根本没进展,也没人愿意转化她了。犹大说一句她顶一句,"我是不会听你们那些歪理的,大法是宇宙的根本,是生命之源,我可不能反对大法,你们不怕形神全灭,可是我怕。我劝你们也别走得离法太远了,赶快写严正声明吧。来,我给你们唱大法歌。"田尚珍说着就不再听犹大的,自顾自地唱起来。

落入凡间深处,
迷失不知归路。
辗转千百年,
幸遇师尊普度。
得度,得度,
且莫机缘再误......

应该说田尚珍的嗓子是非常好的,她没有受过什么专业训练,音阶也不是那么准,可是她声音洪亮,音域宽,唱起来那真是响遏行云。田老太太的歌声回荡在洗脑班,使所有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深受鼓舞,使沉迷中的人得到觉醒,使邪恶受到了震慑,转化班的工作几乎无法进行下去了。
因为有了那次撕标语的教训,再到中午大家去吃饭时,警察就把田尚珍锁在房里。"不能出去,我可怎么讲真相呢?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呀!"她无意中看到了屋里的窗户,从窗子往下一看,窗下就是马路,来往行人川流不息,"那么就向马路上的人讲吧!"她索性爬上窗子对着马路上的行人高喊:"这里是公安局610办的转化班,我因为炼法轮功,坚持自己的信仰被他们抓起来,我现在是没有自由的。"听到她的声音,很多人围了过来。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破坏大法天理不容!""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田尚珍喊着。"谁让你上去的?从窗子上下来!"一个警察吆喝着说。"是我自己要上来的,我要讲真相救人,你们不让我讲,我就只好在这里讲了。"她理直气壮的说,说完继续冲着窗子外面喊着。到第二天中午,她还是那样喊,一直喊到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时,警察对她说:"田尚珍,你也别喊了,我们这儿留不住你,你快点回去吧!可有一句,你今后好自为之,别让我们再抓进来。"就这样,田尚珍就从转化班走出去了。田老太太走到大门口,看见来接自己的是老伴白振山。"好啊,这回你又毕业了。怎么样?尝到滋味了吧!"老伴还对她冷嘲热讽的。"滋味好得很,我在哪儿都一样,以后更得精进!"田尚珍响亮地对丈夫说道。然后两人溜达着一起回家了。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打电话给检察院 帮忙营救我父亲(电话更新)

各 位读者,自从2008年7月16日深夜,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羁留在济南看守所已经超过半年了。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委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尤其是公安局市中区的韩延青。请广大读者帮助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早日回 家。只用说一句话:请立即释放张兴武。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 张晓晖 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 0531-82746554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通信地址: 济南市林祥南街161号 邮编: 250001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