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纪实连载】大结局(七十四)(组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七十四)

2009-07-14 19:39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纪实连载 

一四四 流氓技穷堪一笑 猴戏平淡不足奇

今天写过这段之后,这个长文就告一段落了,父亲的案子也已然走到了最后一步。济南当地邪恶的司法公安机关最终也没能搞出什么新花样,反而越来越让人不齿,堂堂大国的法官院长们沦为街头小无赖,只会耍耍流氓手段唬人。在亡党的大势下,中共困兽这些三爪二口虽说凶险,可是在智者看来,也都乏味得不堪一笑了,因为中共的丧钟就要敲响了。

父亲3月31日的荒唐庭审之后不久,我们就收到重判7年的判决书,看到此不公判决,我们强烈要求上诉。其实在大陆,上诉有什么意思?!那真是天下乌鸦一团黑啊,不管邪党分了多少个衙门,还不都是610一家亲,整个大陆的司法系统可以说被流氓无赖把持了,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哪儿有什么正常的司法程序。在父亲一审的过程中,市中区院长解雅洁亲自上阵,在法院传达室指挥"暴徒"把律师推挤出法院门外,并在众目睽睽之下,绑架了多名旁观者并判处劳教,此等大动静,人们都看得很明白了。但是母亲还是全力的争取二审,倒不是我们真的对上诉的结果抱有多大的期望,我们坚信,父亲的冤案要让更多人知道,邪恶的迫害一定要曝光于世,使得听闻的人能够明白中共的邪恶,同时启迪人们的善念。整个的上诉过程,那些道貌岸然的法官们使用的手段,真是连黑社会都够不上了。母亲说了一句恰如其分的老话:"癞蛤蟆跳到脚面上,不咬人也恶心人"。

济南市中区法院是不想让父亲上诉的,所以在弟弟去取判决书时,父亲案子的主审法官王利民就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你父亲不想上诉。'父亲在法庭上光明正大地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却因为司法不公,被无缘无故判重刑,他怎么会不想上诉呢?于情于理,我们都不相信这是父亲的想法,我们决定不管受到怎样的威胁与压制,还是要聘请律师把父亲的案子上诉到中级法院。

当母亲同律师找王利民争取上诉权利时,王利民闭门不见。母亲和刘律师一直等了他好几个小时,他才在电话里答应见面,但还是一样的不见人影。当大家都人困马乏准备回家时,走廊里走出一个面若寒冰的男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女警。母亲直觉上感觉这个人就是王利民,就上去询问道:"你就是王利民厅长吧?"那人不理她,依旧旁若无人地向前走,目不斜视。他打开一个审讯室的门,端坐在审判台上,象审判犯人一样向随后而来的母亲问话,他果然就是王利民。当律师插话时,他粗暴的说,"你闭嘴,我不承认你的律师资格!"父亲的辩护律师刘巍已经在一审时见过父亲,父亲已经同她签了文件,但是现在,她无缘无故被这个王利民法官罢免了。悲哀,中共有法官,可是却没有法律!王利民告诉母亲,不允许上诉是因为张兴武本人不同意上诉。母亲争辩说,"张兴武在一审中受了天大的冤屈,又被判了重刑,他不会不上诉的,如果,他真的坚持不上诉,我要看到他的亲笔。"王利民说,"张兴武不签字,所以不会有亲笔。""可我们一定要看到亲笔,或者让我的律师见到他,听到他的亲口证实不上诉才行。"两方争辩不欢而散,王利民毫无理由就是不准律师见父亲。结果刘巍律师只能留下强烈抗议后,无功返京。等到刘巍返京之后,王利民突然给母亲来电话说,可以把你的上诉状交到区法院了,这样整个过程中,律师终究没有机会见到父亲,而庭审之后父亲的情况,我们自己就一无所知了。

我们当然不会对中级法院有什么太多的期许,但毕竟觉得是高一级法院,上层可能比下层多些章法约束,不会胡乱行事以贻笑大方。但事实令我们感到失望的是他们两级法院竟然如出一辙,中级法院的邪恶伎俩与区中区法院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是09 年5月22日,中级法院打电话给母亲,问是否给父亲请律师,母亲回答是我们有辩护律师,同时感谢法官对父亲案子的询问。父亲案子的律师刘巍,就依照法律程序和法院的有关人员联系,以进行必要的辨护事谊。刘巍通知母亲说,已与法院订好,决定于09年5月25日来济。刘巍律师在09年5月24日晚就到了济南。因这一次是与法院有约,完全是依照程序办事,所以次日一早,25日早晨8点,母亲就和刘巍律师信心十足的去看守所会见我的父亲张兴武。虽然律师会见当事人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情,可是因为母亲在历次会见中都受到了无尽的刁难,那律师的会见反倒成了我家不可多得的希冀与奢望。"会不会又受刁难呢"母亲在车上有些惴惴不安的问刘巍律师。"不会,这回不归王利民管了,如果不让见,那案子的程序就很难进行下去了。"律师刘巍胸有成竹地说。

刘巍律师进到看守所后,母亲就在招待室里惴惴不安的等着。只一会儿时间,就在电话里听到刘巍有些急切的声音 了。"阿姨,我出来了,我一会儿给你说吧!"母亲听到刘巍的语气,预感到父亲的事情并不顺利。刘巍告诉母亲,中级法院的法官们象王利民一样,不准父亲会见律师。没办法,还是得去中级法院找那些法官问一下,为什么这里不能按法律行事。母亲和律师刘巍转而来到济南中级法院,见到父亲案子的责任人顾广义,没想到这个顾法官给我们的回答是,‘张兴武不同意刘巍作他的辨护律师。'他煞有介事地告诉我们,父亲口讯只同意那个已经被他们无情打压,被迫还乡的吴律师作为自己的辨护人。吴律师是因为不堪压力而回避的,法官早就对他的行踪心知肚明,而父亲,身在看守所,被他们限制人身自由,没有权利对外接触,只知道开庭时没有律师到场,但是前因后果一无所知。那这个父亲的口信到底有多可信呢?顾广义信口雌黄地代表父亲说话,声明老爸不同意刘巍作自己的辨护人,目的很明显,就是不能够让刘巍律师见到父亲。那么刘巍是父亲家属聘请的律师,即使父亲不同意,也完全有权利见到父亲,亲耳听一下父亲的证词,那样刘巍律师和家属不就心服口服了吗?为什么让一群狱警象恶狗一样在看守所门前挡着,不许刘巍律师与父亲会面呢?顾广义等法官的这些做法,和他们这些颠倒黑白的信口雌黄,怎么能让人信服呢。

刘巍当然不能就此作罢,她诚意可鉴地找到那位顾广义法官,据理力争自己的权利,她要完成自己的律师使命,她要唤醒顾法官的职业良心。作为女律师,刘巍的胆识真是不输男子汉,她立场坚定分明,明确要求顾法官不要干涉她与当事人的会见,以及对自己律师资格的认定。那位顾法官听完刘巍的说辞,仿佛突然良心发现一般,很明确地说,"会见当事人是你们律师的权力,我们不会阻止的,你去吧。"他示意刘巍尽可以自由地去看守所会见我的父亲张兴武。刘巍辛苦一趟,终于得到肯定答复,她对母亲说,"我说过,他们一定会让我见到你的老伴的,这是我们律师的基本权力,而且他再不让我见当事人,那案子就无法进行下去了。"这样母亲同律师又赶紧掉过头来,赶往看守所。然而出乎她们意料,那些狱警还是不让见,他们说,"顾广义法官,电话89256262和于辉法官,电话89256214,两位法官刚刚分别打电话来,告诉我们一定不让律师刘巍会见张兴武。"这使刘巍律师目瞪口呆,她的感觉无法用愤怒可以形容得了的。堂堂七尺男儿,顶着法官的帽子,竟然可以这样耍尽流氓手段,出尔反尔!中共的断案官吏是否都是这样不知廉耻的人,难怪中国的冤狱那么多,中国的事情那么难办。后来,刘巍把自己的委托手续等放在那些伪法官的桌子上说,"不管你们本人的好恶,这是我做为张兴武辨护人的合法手续!"但那些伪法官却不敢收下:"我们不承认你的律师资格,你拿回去!"刘巍再也不愿意和他们纠缠。

经历了一天的挫折,刘巍回到旅馆后,心情很沉重,情绪也不高,她体验到了作为一个中国大陆律师的艰难。她把提包的东西哗啦一声倒在床上,开始一点一点的整理,收拾回去的行装。母亲体会到她的沮丧情绪,就和刘巍聊起家常来。 刘巍也知道,母亲的心情还不是一样的沉重,她露出了一丝苦笑,对母亲说,经过思考,她觉得作为律师,这个案子再进行下去也是无事可做,她决定回北京了。作为母亲聘请的律师,在中国这种现行体制下,她什么都没能做的了,刘巍对母亲有些歉意。然而母亲却是豁达的,一个坚修的大法弟子,在流氓的中共打压中是什么都能遇得上的。母亲笑笑对刘律师说,"你就是我们的最好的律师,你已经做到了你能够做到的。这种刁难没什么,我觉得我们大法弟子对这种魔难是 ‘一舟风雨寻常事,曾自枪林闯阵来!"后来母亲对我说,‘其实我也知道请律师在没有法律的大陆不会起什么大的作用,但真的看到一群流氓能成功的刁难了律师,把大陆变成一片鬼域时,心中还是非常的愤愤不平。"相处几个月的律师就此别去,父亲的案子从此也就只能听之任之了,我的心里和母亲一样有点沉重,但同样作为一个修炼者,我也知道,苦难的含义并不只是苦难,于是安慰母亲说,"我们还是这么容易受干扰啊,如果真正能够做到心不动,那是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让我们的心再坚强一些吧。"

纪实连载
  韩国小朋友争看法轮功新闻

纪实连载
  剪纸

父亲的整个诉讼,随着律师回去北京而告一段落了,国情如此,大律师又能怎样?!那些如蝇似蚁的特务们,一定很快就把这消息告诉了他们的610主子,于是就有了新的指示下到中级法院。刘巍走后的第二天,也就是09年5月26日晨,中级法院就打电话给母亲,"我们是中级法院,张兴武已经同意刘巍作他的辨护律师了,她可以来了。"这个电话显示出市中级法院的一付流氓嘴脸。他们断定刘巍律师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回转济南,而他们就可以在看守所内秘密开庭了,律师通知了不到庭,他们显然没有任何责任,他们就这样打了个时间差。

后来看到报道,刘律师回到北京后,她的律师证就被流氓政府扣了。6月15日市法院打电话来,书记员苏坤用很欢快的语调说,"刘巍怎么还不来呀,我们等着她参加二审辨护呢。"这样的政府,这样的行径一个可笑怎么形容得了!所以母亲回答说,"刘巍不来了,你们就和610一起商量着写吧,我们不奉陪了!""那就是说你们这次不请律师了?"他不无嘲讽的语调说。"是,因为我们请不到你们承认的律师!"听上去,市中区法院的顾广义、陈静、苏坤之流真是得意极了,敢言的律师没了律师证,他们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地为所欲为了呢?

6月30日母亲打电话问苏坤,"张兴武的案子你们写完了吗?"他说,"完了!维持原判!都送到派出所了,你到派出所去问吧!" 母亲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煎熬,派出所的所长钟伟就是策划和绑架的直接参与者,他对待母亲的态度非常凶恶,而且直言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对父亲的案子一无所知。看守所,市中区法院,市中级法院,省男子监狱在几经追问下,或闭口不言,或辩解与自己无关,这样,父亲自从被中级法院维持原判之后,不但判决书没有下文,父亲也神秘失踪了。

这个案子在流氓中共的刁难中,进行了有一年了。在这一年中,我的母亲和亲人受尽了邪党官员的折磨,也深深体会到,这个邪党不灭,中国将永无宁日的道理。所以把这些细节一条一条的列出来,让世人看到中共那虚饰背后蛆虫横行的败相,真是令人不敢观瞻。我想等到有一天,我们真正的人民法院在大陆建立起来的时候,我们也要审判这些伪法官王利民、顾广义、苏坤之流,让他们交代所有这些罪恶操作的来龙去脉,那定是相当有趣的。我想这样的日子该不会太远了吧。

纪实连载
  保加利亚法轮功学员集会呼吁停止镇压

纪实连载
  2009年6月13日纽约曼哈顿大游行

纪实连载 

后记 连天烽火灭红魔 举国上下鸣丧钟

父亲的案子总算尘埃落定了,当然所谓判决书还不知道在哪里,而父亲也不知道到底被关押在何处。一路走来,大家都明白,中共治下的所有法院不过都是610的打手;那么所有的监狱也会是一样的吧。一日挨过一日的半年,我们同父亲一起忍受了中共公检法的无穷折磨,真是有些心力交疲了。能不再面对他们的丑恶与无赖,竟有点如释重担的感觉。可是,想到父亲的处境,父亲能避到哪里去呢,经过一年暗无天日的看守所生活,以后的牢狱日子还是只有父亲一人去面对。想到年近古稀的父亲还要继续面对那群人面兽心的恶魔,心中真的不是滋味;然而,我却真的相信,父亲绝不会被魔难打倒!一切人中的苦难,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大法弟子是有神看护的修炼的人啊!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简简单单的,那么我们所吃的苦,都会换来丰硕的回报,那是使我们的心性,人品,境界及威德一步步完善的记录啊!而那些迫害修佛人的邪恶生命呢,他们的每一次行恶都记录在案,累累血案堆积成的如山业力使得他们的生命,分分秒秒都活在恶有恶报的恐怖阴影中。在另外空间里, 他们的生命正在承受怎样的炼狱鞭挞啊!想到这些我心中很难再对他们产生怨恨之心,不由得对那些恶徒心生怜惜。智者说任何一个错误都是无知造成的,是无知和自以为是,使他们罔顾佛法,走向对面,使本来可以升华的生命走向毁灭。有什么办法能开启这些愚昧的人的智慧呢,当然是讲真相,但是他们的心被太多蒙尘封住了,佛的话,也不能使得他们醒悟,他们的生命就要跌下无生之门,还有比这更可悲的吗?在神佛下世时自己的生命却走向毁灭?

作为女儿,我的心思时常会被父亲的际遇牵扯,每当思绪飘到父亲的魔难,想到父亲年近古稀还要承受这牢狱之灾,而我远在万里之遥,无法分担他的苦难,心中很难平静。但我更多的却是很快压制了这样的想法,把自己从自怨自艾中拯救出来。作为一个修炼人,很多事情我已经学会用另一种角度看问题,我知道父亲的幸运远远大于他所承受的魔难,他在人生进入萧索的秋天,却能够适逢大法,迎来一个更壮美的春季,使他的生命焕然一新。他在重重叠叠的魔难中,矢志不改,创造出如此丰硕壮美的人生,这中间不乏共党的辛苦烘托。我有时同母亲谈起父亲,母亲曾很泰然的说,‘你老爸不修炼的时候,生命就病象迭出,是修炼才使他这么健康的,关押算什么?!除了见不到面之外,不应该对我们产生任何影响!他那样的体质,若是一般人,早就沉疴不起了,更何况现在好些病都是医院治不了的呢?好在医疗费(指迫害)我们不怕,也还承担得起!"父亲最亲近的人是母亲,母亲恬静,甚至有些轻松的心境,使作为同修的母女两个,竟然能在任何时候都感到作为修炼人的福气。 所以以后我们每次谈到父亲的关押一点也不低沉,总是能够理性的分析自己心性上的执着,和作为一个渐渐升华的修炼人应持的平和心境。

母亲的环境并不好,守望大半辈子的父亲蓦地分开不说,每天的相处竟是跟踪监视的蚊蝇为多,然而母亲谈起自己的生活,让我感觉她依旧如昨,好象爸爸不是去坐牢,只不过是出一趟远门而已。义薄云天的大法弟子啊,为新宇宙的开启满怀豪情。中共的打压,除了成就大法弟子,也只不过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已;这种帮助虽然是反向与邪恶的,但是它却能使大法弟子更加走向成熟,十年惨烈的迫害使这场正邪大战轰烈于苍宇,使大法弟子威德光照千秋!

正邪大战一天也不曾停歇,还在进行着,邪恶正在灭尽中负隅顽抗。人们常说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所以大法弟子还有一段艰苦的路得走,特别是身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就在写此文的时候,母亲告诉我,我们的一个很好的同修又被绑架了,她的妻子也还在牢里呢,半年来他一直在为妻子的被非法劳教设法立案,然而中共的法院就是拒绝,现在干脆把他抓起来了,这样就没有人再找他们要求立案了。就象北京司法局,把正义律师的律师证都扣了,是不是就不会在公开审判的法庭上听到无罪辨护的声音了呢?! 中共从来都是不对人民讲理的,它只崇尚暴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官权勾结,贫富分化极端,畸形的社会制度造成了无数冤假错案,访民们穷其一生来上访,老百姓不敢生病不敢死,一有风吹草动就大祸临头,为什么抗议暴动这么多?为什么镇压的级别也越来越高?反观中共,它就像是坐在一个沸腾的火山口上。"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中共也知道自己图穷匕见,在这万民觉醒的今日,它们无奈地除去伪装,展露青面獠牙的真面目了。

记得夏朝时,人们在夏桀末年时高喊:"时日何丧,予及汝偕亡!"这说明人民对残暴的夏桀,已经到了怎样忍无可忍的地步。现在中共何尝不是这样呢。当人们谈到中共没有不深恶痛绝的,是啊,表面上它有强大的军队,它有无数的帮凶,不一而足,但亡共却是天象使然。共产党教导人们人定胜天,它自己岂不知道这只是白日梦呓而已?!这使我想到一个圣经故事:上帝要把迦南的一座耶利哥城送给以色列人,但是城里不信上帝的人可不信。那城市是城坚炮利的,以色列人却只有疲惫的赤手空拳的民众。上帝让以色列人每天围城转一圈,以色列人尊嘱而行。有一天那座坚固的城墙哗地一下就倒了,而且城里没有一个人。以色列就这样回到了故乡。渺小的人啊,永远也不要想与神抗衡。当然,神是慈悲于人的,所以直到如今,大法弟子还在讲真相,企盼那些想与神叫板的人觉悟,走出迷惑。

纪实连载
  2009年7月4日华盛顿DC国庆日大游行中的法轮功队伍

 纪实连载

  2009年7月4日华盛顿DC国庆日大游行中的法轮功队伍

十年来的心路历程,父母和他们的功友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的文字实在太苍白了,难以表述一二。时至今日,我的心还是沉重的,因为我的老父亲,我的小姨子杰,我那么多亲如家人的功友还在红魔狱中,还在因为信仰而遭受着百般凌辱,为此,我的心怎能平静!但我知道,一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有着一颗能融化钢铁的慈悲,邪恶的种种又能耐我何?所以我同千百万大法弟子一道,精进实修,努力讲真相,让中共这只魔怪在觉醒民众的反迫害大潮中被层层灭尽。结尾处我想引用杜审言的诗来做结:

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苹。
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襟。

读罢此诗,我这个人间游子也升起归思无限。家已经近了,因为我分明听到中共的丧钟已然敲响了。

(全文完)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父亲被强判7年 至今不知所踪

各位读者,父亲的案子3月31日开庭,开庭日法 庭外有两车防暴警察,大约70多人荷枪实弹,散布在法院周围的便衣警察有一两百人,母亲及其他亲属被劫持回家遭软禁不许旁听,三名在场群众:朱晓东,苗培 华(刚出家门走在路上),刘丽杰被当场挟持至派出所,后均被判处一年零九个月劳教。父亲律师不被允许进入法院,只有罢庭抗议,父亲面对法庭上警察听众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起诉人无法应对,只说父亲认罪态度不好,后通知父亲被判7年徒刑,在上诉期内,法庭通知律师不许上诉。一个月后通知家属维持原判,现在市中区法院,市中级法院,省男子监狱在几经追问下,或闭口不言,或辩解与自己无关,这样,父亲自从被中级法院维持原判之后,不但判决书没有下文,父亲也神秘失踪了。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9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山东监狱:

山东监狱监狱长肥方和
山东监狱政委齐晓光(主管迫害法轮功)
入监队(11监区) 监区长张磊光 教导员李伟
副监区长陈岩
地址:工业南路91号 邮编:250100
山东省第一监狱 狱政科 0531-87072610 87072680
山东省第一监狱(男子监狱):
地址:工业南路91号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936691-4
传真:0531-8959784、0531-87075444
总机:0531-87075454
各办公电话:0531-87075 0531-87076

背景:

父 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 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