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纪实连载】阴云压城天不仁 眼见亲人入牢笼(六十八)(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六十八)

2009-05-11 19:22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警察
  北京奥运临时纠集的大量保卫

一三三 身困牢城不言苦 满怀慈悲救世人

拘留所的饭是非常恶劣的,每顿饭都是一碗粘粥和一个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小馒头。但子杰和培华并不觉得苦,她们还在抓紧时间做着她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我觉得,人生活得是否快乐并不在于他有了多少物质和享受,而主要在于人的精神是否感到愉悦。子杰和培华,她们虽然身在牢城,但觉得自己能在宇宙大更新的时期不辜负救世主的嘱托,在世间维护佛法,救度众生,所有身体上受到的苦就不觉得有那么苦了,而时间也一点不觉得难捱,所以她们在那段被剥夺了自由的日子里,还是自我感觉过得很充实的。这些,是那些眼睛盯在钱上,以害人为已任的纳粹610分子无法理解的。人活在世上,有人独善其身,有人逐臭追利,所以种花结果,什么都是自己求来的,其实人就算都站在宝山上,捡拾的可不一定都是珍宝。那些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关头,被提拔到610当官,还觉得自己的仕途美不胜收的人,就是这样一群饮鸠止渴的傻子。

玉函路派出所的那张劳教通知,子杰和小苗虽然没有签字,但是人们还是感到了阴风飒飒,心里都为自己的功友和亲人担心,母亲就同大家商量着去看子杰。拘留所在一般情况是不让家属探视的。但是为了弄钱,拘留所有了一个新规定,就是只要交上150元钱,家属就可以同被拘人员吃一顿中饭,时间是一个小时。4月14日在子杰拘留期还有一天的时候,母亲,弟妹和宇新就去拘留所看子杰,并定了那天的中饭。定饭的人很多,那窗口里的人收了150元的现金,就扔出一个象军大衣钮扣般大的红牌来。大家就散在门口等候,其实哪是去吃饭呀,不过是来看自己的亲人罢了。

中午11点半左右,大门打开一条缝,人们就鱼贯而入。在院子的东面有一排板房,从外面就看见里边有许多穿蓝色囚服的人,门口还堵着警察,那一定是牢中餐厅了。进了那个餐厅小门就看见在南墙边上的一张桌子旁边,子杰在向大家招手,她是唯一不穿囚服的在押人员。母亲和宇新赶忙走过去,只见那桌上中心是一碗冰凉的鸡蛋汤,围着汤是六个小碟,里面盛有几块黑乎乎的炸肉什么的,那可怜的菜式在外面就是卖二十元也不见得有人买。大家围坐在桌子边,随便夹块东西在嘴里嚼着,就开始不错眼珠地看着子杰,听她讲述她的经历。母亲说,人声熙攘的餐厅里不时听到压抑的哭声,她回过头去,看见别的桌上几个穿囚服的人在对着亲人哭泣。看着子杰坦荡平和的面容,寻常地说着自己在拘留所里劝人三退的故事,大家深深地觉得大法弟子的风范就是不一样啊。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希腊 

"姐,我那屋里有个人明白了,"子杰隔着桌子向母亲嚷着,"那是一个农村的小姑娘,因打架进来的,她那村官的儿子把她强奸了,她去找那儿子的父母说理,不但说不出理来,还好几次把她抓起来送到拘留所或精神病院。这次她来的时候光哭不说话,后来我才知道了她的事,她说回去就把那村官的儿子杀了,让那坏蛋老子断子绝孙。我好容易劝止了她,我说,人的生命不是谁能说了算的,那坏蛋要是命不该绝,你也杀不死他的,那时你犯了故意杀人罪不是更苦吗?说不定人家更得意了。如果你杀死了他,你能逃过公安的追捕吗?那不是活得更惨?就算你受得了,你的爹妈能受得了吗?你要是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不是更加痛苦吗?如果你能有决心成就自己,那为什么不修炼?修炼是可能洗去一切耻辱和错误使生命走更高境界的。"子杰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女孩真是悟性好,从那她就跟我学打坐炼功,现在一打坐,端端正正的可祥和呢!"子杰继续说道,"我和小苗还天天讲真相,人们都能接受我们的道理,那天就有一个警察坐在我的旁边不解的说,‘子杰,我怎么和你这么对眼呢,我看着你真是全身都舒服。'我就告诉她说,那是因为我们炼功人身上的能量在帮你调理身体的缘故啊,我们佛家不是讲度已度人嘛。"子杰告诉我们,有几个警察听了这话,就特别爱坐到弟子身边来,她们都说,感到身体很舒服!子杰说:"我这次进拘留所还真是不白来,使那么多人都觉醒了。"

子杰还说:"那些警察几乎对我们都比原来好,尽管我们不穿号服,几乎没有人难为我们,人们对真相怎么那么容易接受呢?看来真是春天到了。"这时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母亲想到警察出示的那张劳教通知书,心里感到有些沉重,她有些忧郁地对子杰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冷的春天啊,这倒春寒也太厉害了。"子杰很美的笑了,说:"虽然有些春寒,可是毕竟到春天了,不管怎么冷,那冰雪都得化。"大家点着头,默默的祝愿着。时间过得真快,一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家同子杰告别,不想谈那些不快的事。子杰说:"明天,拘留就到期了,不管出现什么事,我想大家都能够接受。"宇新和母亲点点头,心里有些发热,真不想面对小姨被劳教的事情。"不会吧,你也没做什么事情,那些610的人不是不知道,真的会一点人味也没有吗?"母亲貌似轻松的说,话语中掩饰不住内心中的一份企盼。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一三四 阴云压城天不仁 眼见亲人入牢笼

善良的人是总用好意来推测人的,但中共邪灵却是一次又一次地用自己的残暴书写了自己必须被埋葬的历史,当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突然面对穷凶极恶的残酷镇压时,心里都难以置信于中共的残暴。十年来,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让人们认清事实,使人们能够不被这个邪灵拉着一起陪葬。当劳教所、监狱里的暴行被一点点揭露出来,人们惊讶于光鲜外表背面的残暴,也慢慢地在事实面前惊醒与觉悟。然而,直到今天,在那块中国古老的土地上,同样的惊天冤案,同样的残暴手段还在一天天的上演。有些恶警,虽然身着戎装,道貌岸然,可心灵早已经异化了,完全没有了人的任何道德规范。被六一零掌控的公安机关,你要是用人理看他们和推测他们,那一定是失望的。

当母亲知道警察给子杰看了劳教书后,她用人的理来想,那是无法相信的。但又无法排除劳教的可能,毕竟现在的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事情,监狱、劳教所非法关押了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哪一个不是司法冤案啊?所以母亲心里也真有点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十四号晚上,小姨子杰拘留到期的前一天,母亲就在电话里对我唠叨着要去接子杰的事。她说:"那些警察拿出那张劳教通知书也许只是威吓她们一下吧!哪有说句话就劳教的?"我知道母亲的心里很忐忑,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此呢。那话,她反复地说着,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也像是说服自己使自己确信明天小姨一定会回家的。可是说的也是实理,说句话就劳教,中共也不会疯成那样吧。我也这么想,并从心里为我的小姨能安全回家祈祷。母亲后来告诉我说,她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差,前一天晚上就慌神了,对弟弟那个千叮咛万嘱咐。明早晨,一定早啊,一定要九点前赶到拘留所。哪知他们一行人一大早却被堵在高速公路上,九点是不可能赶到拘留所了。母亲急坏了,不停地抱怨弟弟说:"你快点啊,快点想办法走别的路,九点之前一定要到拘留所,怎么这么点事都做不到!"

好在宇新和她的丈夫先赶到拘留所了,母亲才放心些。那天非常冷,一点也不象四月天,还没起床的时候,就听见外面的狂风恐怖的肆虐着,像是一个怪兽。好容易弟弟终于把母亲一行人送到拘留所了,大家下了车就在阴风的嚎叫声中向拘留所走去。天灰蒙蒙的,垃圾满天飞,好些垃圾和破塑料袋都被吹上天,挂到树上,特别是拘留所附近的树上竟然有好些黑塑料袋挂在上面,阴森可怕,构成了独特的地狱似的风景。没有人说话,宇新的车已经停在拘留所大门外了,她见了母亲说道:"拘留所的人说还得等一下,他们还没上班呢!"宇新拉开车门,钻进来,冻得脸色铁青。"看来我们能接到子杰了,如果是劳教,不可能现在还没有动静吧!"母亲笑了,她得出了自己认为是正确的结论。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你们怎么也开车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夫妻俩骑摩托来呢!"母亲对宇新说。"那怎么行啊,还有苗阿姨呢,一辆车可坐不开。"宇新笑起来,"我老公今天表现得挺好,老早就去借车,我表扬他了!""你表扬他什么?"母亲问。"我说,等我妈到家,就给他包一顿三鲜水饺,让他美美的吃一顿!"宇新的笑声,使大家都忘了天气的寒冷。突然电话铃响了,宇新向大家摆手,是子杰的电话。子杰在电话里说:"你们都来了,辛苦了,我们还在打扫卫生呢,可能今天要晚一些!"宇新忙说:"没事,我们在这儿挺好,你也不用着急。"说完,宇新把电话急急的挂了,她知道,子杰虽然有电话,可是在拘留所内也只能偷偷的打。

阴风阵阵,寒意透过车门丝丝地浸入大家的身体,每个人都缩在车里还是冷不可挡,大家挤在一起说着话,耐心地等着,时不时地看看拘留所的大铁门。有一小群人也守在那大门口,看样子他们也是来接人的,因为没有车可以避风,就更冷了,一个个缩头缩脑的。一会儿,母亲去厕所回来,发现门口等候的人少了许多。"那些人怎么少了呢?"母亲问。宇新不说话,脸色有些沉重。"刚才你去上厕所的时候,放了几个人。"宇新老公幽幽的说。"怎么我们的人不出来呢?"母亲说,但是没有人说话,大家同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但是谁也不想把话说出来。"我们的子杰什么时候放啊?"弟媳忍不住对着那个窗口问。"是办案单位不让放的,说等他们的人来了再说。可能得下午吧!"为什么还要等派出所的人来呢?大家心里都压了一块石头,互想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姨,你饿了吗,吃根火腿肠吧!"宇新说,车里确实有一兜火腿肠,但是没有人去碰它,人们心里的悲哀一点点蔓延开来,每个人都没有心思讲话了,大家还是盯着门口,固执地企盼着我们的亲人能从门口。等了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谜底终于揭晓了,有一辆警车风驰电掣的从远处向着这个空荡荡的拘留所门口驰来。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父亲被强判7年 法庭不允许上诉

各位读者,父亲的案子3月31日开庭,开庭日法 庭外有两车防暴警察,大约70多人荷枪实弹,散布在法院周围的便衣警察有一两百人,母亲及其他亲属被劫持回家遭软禁不许旁听,三名在场群众:朱晓东,苗培 华(刚出家门走在路上),刘丽杰被当场挟持至派出所,后均被判处一年零九个月劳教。父亲律师不被允许进入法院,只有罢庭抗议,父亲面对法庭上警察听众, 毫无畏惧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起诉人无法应对,只说父亲认罪态度不好,后通知父亲被判7年徒刑,现在在上诉期内,法庭通知律师不许上诉

自 从2008年7月16日深夜,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羁留在济南看守所已经8个月了。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委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尤其是公安局市中区的韩延青。请广大读者帮助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能够早日 回家。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9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市中区法院 地址:济南市英雄山路197号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6051403
院长:解雅洁 办公电话:89873578. 手机:13854161977

                 厅长王利民 电话:0531-8256-7176 

济南市中级法院 院长 李静 地址:济南市经二路1号 邮 编:250001 电话:0531-89256000 0531-82567112 传真:0531-89257430

济南市中级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张江涛 电话:0531-89258010

背景:

父 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 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