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王宇:「清零」防疫下自由殆盡 1984已降臨(圖)

2021-11-11 08:38 作者:薛小山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維權律師王宇資料照片
維權律師王宇資料照片(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1年11月11日訊】11月9日,中國大陸報告新增確診病例54例,分布在7個省份。本輪疫情不斷蔓延,中國老百姓在「清零」大旗下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付出了怎樣的代價?從十月底開始,維權律師王宇就明顯感受到各地野蠻防疫的恐怖氛圍,而公民自由幾乎被吞噬乾淨。下面請聽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對王宇律師的專訪:

不打疫苗,沒地方住

記者:您最近被國內的酒店以防疫為由攔在門外,事情的經過是怎樣的?

王宇:我和包龍軍、任全牛律師到唐山遷安市幫助因為工傷受難的礦工。8日到的唐山,做了核酸檢測;昨天早晨從唐山打車,中午到了遷安,直奔酒店。我們按照酒店要求,登記身份證、提交行程碼、健康碼和48小時內的核酸檢測;登記完後,還要我們出示打過兩次疫苗的證明。我說,沒有打過疫苗。他們說,那不能入住。我說,沒有法律規定住店需要打疫苗。他們說,當地防疫部門的要求,不執行可能會被處罰、停業。我們又找了六家酒店,入住都需要打疫苗,後來當事人幫我們安排了一家住的地方。

乙方沒有履行合同,我到了酒店不允許入住,沒有相關法律依據。根據《合同法》,我要求酒店雙倍返還定金,但是交涉了半天沒有結果。我可能會要求一些信息公開,防疫部門、政府機關以什麼理由、什麼依據,不允許沒打疫苗的客戶入住酒店?其他很多城市沒有這方面的要求。

回不去的北京,卡夫卡「城堡」再現

記者:據說,您很久不能回到北京的家中?

王宇: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出差半個月後,回北京就回不去了。我去了蘇州、牡丹江,11月6號北京健康寶就不能登陸了,登機和登火車(赴京)之前必須出示北京的健康碼。如果要登錄我的健康寶,必須填寫我去過疫區常州,但是我在14內沒有去過疫區。不填(常州)不能登錄,填了疫區之後,從中高風險(地區)都不允許去北京,我是進入一個死胡同。

回不了北京,住店也住不了,吃飯要經常找很多飯店才能找到一個不掃碼的。

記者:北京健康寶為何登不上去,有什麼明確的標準嗎?

王宇:健康寶你要填一些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手機號、14天之內的行程、在哪居住、健康信息。填完後自動生成一個碼,如果你填的是疫區,生成紅碼或者黃碼。石家莊現在是疫區,我在唐山,河北的健康碼就是綠碼。

北京的健康碼(給我的)是選擇題,不是填空題,給的選項全是疫區。它是一個死循環,你不管怎麼弄,就是不能進北京。一些朋友分析,可能是因為六中全會。我肯定要回北京,家在北京,天馬上就冷了,要拿一些冬天的衣裳。

記者:您還遭受過那些防疫限制?

王宇:有些機關、商場、酒店都需要出示健康碼,有些地方其他省的也可以。但是有些地方,比如蘇州必須出示江蘇省的健康碼;牡丹江必須出示黑龍江的健康碼,很亂,沒有一個統一規定,以疫情為名怎麼要求都行,沒有法律依據。

國內現在特別恐怖,什麼自由都沒有了,自由已經縮到最低限度。以前很多人知道,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沒有遊行示威的自由。包括出版結社自由,現在非政府組織NGO不可能在中國成立和維持,國內很多說是NGO,其實都是政府組織的。(張)千帆老師、賀(衛方)老師、郭於華老師,他們現在很多書根本沒法出版。

但是之前我們在國內旅行、住店,相對來說比較自由,沒有現在這麼過分的要求,而且是某個小縣城自己可以隨意要求,限制很多人的自由。我之前因為沒有提供核酸檢測,兩次機票都作廢了。六、七月份我在牡丹江,因為行程碼上有北京(當時北京有疫情),就不允許入住。

10月21日在瀋陽,李昱涵案件我去控告違法,檢察院說北京來的不讓進。那天北京突然爆發疫情。我的身份證戶籍是內蒙的,他說內蒙一直有疫情,更不行了。

疫苗安全性疑點重重

記者:大陸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疫苗二十多億劑次,您為什麼不打疫苗?

王宇:我不是醫生,畢竟不是專業人士,只是對自己保護性的猜測。打疫苗後,死亡和患病的案例比比皆是。但是死亡通知書寫的死因都是其他的病,比如腦梗、心梗。我覺得肯定是有統一規定。即使疫苗是非常好的藥,肯定不是百分之百合格,或者對所有人沒有任何問題。現在中國沒有一個得病或者死亡是因為打疫苗的原因,這是不合常理的,就像中國選主席或者代表,100%全票通過。去年我跟其他醫生溝通過,我說疫苗出來後病毒應該沒事了吧。醫生說,疫苗一般要經過七、八年以上的臨床測試,否則不安全,可能打了還不如不打。

有一個重慶的人給我打電話,說是父親剛剛七十歲,打完疫苗第二天就死了。但是死亡通知上寫的是腦梗,死了後就火化了,醫院不讓留(屍體),不允許家屬商量。另外,蘇州的戈覺平今年八月出獄,他在監獄裡堅持鍛練,身體還算可以。但是他在出獄前,好像五、六月份被強制打疫苗,第二天就覺得心臟不好,特別難受。他九月份住院,做了一個心臟搭橋手術。

1984已經來了

記者:「清零」有可能實現嗎?

王宇:不管是清零還是什麼,你應該拿出科學研究。現在政府用最古老最原始的方式清零,我覺得不可能。科學依據是啥呢?有沒有數字支持、研究措施?為什麼說能清零呢?從1月23號武漢封城開始就不斷封城,從官方報導來看越來越嚴重。疫情是不是真的像政府宣傳的那樣?我感覺它是一種維穩措施,七一之前,突然就嚴重了;六中全會之前,突然又嚴重了。

很多人說(中國)往1984的方向發展,我深深地體會到,1984已經來了。你所有的行為都是被控制的,而且是公開的限制,讓你覺得非常恐懼。中國沒有自由大家都知道了,但是自由被限制到這麼嚴格的程度確實是更加恐懼。國外有一些自由民主法制的國家好像也因為疫情,對人的自由的限制有了一些發展,人類是不是要由文明回到野蠻?

對於打疫苗、核酸檢測和出示所謂的行程碼、健康寶,我覺得應該做一些抵制。但是這種抵制確實什麼事情都辦不了,貌似你就是在和全民為敵。很多人認為不出示就不安全,你不怕死可以啊,我們還怕死呢。但是我出示了這些、做了核酸,難道就說明我就是安全的,沒有問題了嗎?

記者:一個合理的防疫政策應該是怎樣的?

王宇:打疫苗也好,核酸檢測也好,你可以把病毒對人的危害告訴大家,把疫苗或者核酸檢測的好處告訴大家,公開透明。但是是否去做,是出行還是在家封閉,應該由個人進行選擇。疫情已經兩年了,打了疫苗是不是真的就比病毒對人類有好處?出行是不是真的對人的損害比較嚴重?

目前來看,故步自封、封城封小區根本就控制不了疫情,今天說清了,明天又突然說控制了,究竟什麼樣子,都不是透明的。封了(城)之後,裡面什麼樣?病人被帶走了,後期什麼情況?誰都不知道,讓民眾處於恐慌狀態。有個詩人寫過,「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不管是中國還是外國,第一你要公開所有真相,第二你要給人選擇的自由,不能強迫、強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