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糧票:將會是救命的稻草……(組圖)

2021-08-06 08:35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17
    小字

【看中國2021年8月6日訊】這是一個什麼年代?

或許,經濟全球化的年代就是各國的大人物們集體吹牛皮的時代。

每次國際峰會(比如G7、G20、亞太經合組織等)都會製造出世界正「欣欣向榮」的景象,目的是為了標榜各國的大人物們對世界的治理有方,推動了全球經濟出現了連續增長,給世界帶來了繁榮與和平。

但真實的情形是怎麼樣哪?會讓你徹底跌碎眼鏡。

下圖是過去二十年世界人均GDP的變化曲線,數據來自具有權威性的世界銀行。

過去二十年世界人均GDP的變化曲線
過去二十年世界人均GDP的變化曲線(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2000年,世界人均GDP是5503.673美元,2020年為10925.728美元,以現價美元來核算,20年間全球人均GDP增長了98.5%,這個數據可以彰顯大人物的「豐功偉績」,是大人物們吹牛的本錢。

但我們也知道,美元的價值是不穩定的(不斷貶值的),以現價美元作為基準來衡量過去20年的人均GDP增長是不穩妥的。

黃金代表一種恆定,以黃金來作為基準來衡量經濟增長是1971年之前被全世界普遍接受的做法,也是更加公平的。2000年國際黃金均價是279.01美元/盎司,當年世界的人均GDP是19.73盎司黃金。2020年的國際黃金均價是1769.64美元/盎司,當年的世界人均GDP是6.17盎司黃金。以黃金來為基準,人均GDP是大幅下降的。這就是大人物們的底褲被脫下來之後的「景觀」。

有朋友說,本世紀以來我們的生活確實是變好了,這是事實:第一,中國是後發國家,在主要國家中幾乎是最後加入世貿的(比中國更晚的只有俄羅斯了),這二十年是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時期,與全世界的趨勢形成了對沖;第二,這是人類歷史上非常罕見的低利率時期,低利率有利於借貸,借貸就是對未來的透支,當將未來數十年的勞動集中在過去二十年內消費的時候,生活當然就顯得更好。

從全球來說,過去二十年的真正受益者是富人和國際資本(包括各國的權貴),這是超級富豪飛速壯大的時代。

也就是說,在經濟全球化達到高潮的本世紀二十年,全球經濟並未實現令人信服的增長,而是一個超級的全球財富再分配的過程,讓富人更富,窮人更窮。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最能代表這個世界在過去二十年所發生的的真實變化。

1999年,美國家庭收入的中位數是67653美元,15年之後的2014年家庭收入的中位數變成62462美元,下降了7.6%;美國中產家庭的收入中位數從1999年的77898美元下滑至2014年的72919美元,跌幅為6%。這說明中產家庭和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在這漫長的15年中不僅沒有增長,還出現了下降。

上述變化並不是全部,因為1999年的美元和2014年的美元是不一樣的美元,後者的購買力出現了大幅下滑。

以黃金為基準,1999年美國家庭收入的中位數是243盎司黃金,2014年家庭收入的中位數是49.3盎司黃金,家庭收入中位數出現了大幅的倒退,意味著中低收入群體的生活水平出現了後退。

當然,美國中低收入群體在表面體現出來的生活水平下降的幅度並沒有上述數字所反應的那麼嚴重,因為在低利率時代美國的中低收入群體也在通過借貸透支未來,維持自己的生活水平。也因此,美國的貸款大部分由中低收入群體擁有,而富人階層所承擔的貸款比例很小。

下面是一張朋友發來的圖,可以十分生動地看到過去二十年中美國社會所發生的財富變化。頂端最富有的1%的家庭大幅受益,財富排名90-99%的家庭(藍色線)小幅受益,財富排名90%以下的家庭(紫色線)都是「犧牲品」,同時還會觀察到,大約從2014年開始,頂端1%的家庭佔有的社會財富已經超過了0-90%的家庭所佔有的財富,這就是美國式經濟全球化的真相。要注意的是,這不僅是美國所發生的故事,而是在全世界的故事,甚至部分發展中國家的貧富差距比美國更加嚴重。

過去二十年美國社會財富的變化情況
過去二十年美國社會財富的變化情況(作者博客)

如此,我們就得到這樣的一個直接概念,經濟全球化的過程是全球財富再分配的過程,富人和國際資本(包括各國的權貴,他們的巨額財富經常以灰色或黑色的方式存在)是受益者,中下階層是受害者。

但既然中下階層受到損害,為何各國還可以維持基本穩定哪?

第一,低利率環境下,中低收入階層可以通過借貸透支未來以穩定自己的生活水平;

第二,低利率環境就是低通脹環境,在低通脹環境下人們生活成本上升的速度比較慢,這就形成了溫水煮青蛙的模式,在這種模式下比較容易實現社會穩定。

因此,經濟全球化的過程財富轉移的過程,讓富者更富、貧者更窮。

今年,極端氣候導致農業活動受到衝擊(今年,主要農產品出口國巴西、加拿大的明顯減產已經是定局),農產品價格不斷上漲是確定的。過去12個月左右,聯合國糧農組織的食品價格指數上漲了近四成,這意味著什麼?

第一,農產品價格(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未來將推動利率上升,最終讓人們身上的債務變得沈重;

第二,維持基本生存的「閾值」不斷上升,食不果腹。比如,一個國家的最低工資水平如果定在1000元,如果最基本的食品支出是800元(即「閾值」),這部分人就可以維持基本的生存,但如果食品價格指數上漲40%,「閾值」就上漲到1120元,最低工資水平就填不飽肚子,社會就會動亂。

目前,「閾值」的上升已經摧毀了南非和古巴,在極端氣候的推動下,未來的「閾值」會繼續上升,每當「閾值」超過一個國家人們的基本收入水平之後,就會摧毀這個國家,你既然已經看到了南非剛剛經歷的遭遇就知道這絕不是什麼危言聳聽。

因此,這是大人物們的牛皮再也吹不動的時候:第一,通脹上升帶動利率上升,不僅讓人們身上的債務利息日益沈重,商業銀行也不敢繼續向這個群體借貸,人們也就無法繼續透支未來,既然債務鏈條無法繼續向前滾動,家庭的生存壓力就會急劇加大;第二,「閾值」摧毀越來越多中低收入群體的生活,社會開始動亂。

但這個世界永遠是道高一隻魔高一丈,面對這樣的局勢,為了挽救自己的政治命運,大人物們會怎麼辦?

第一,當然是打土豪分田地,雖然辦法會有很多差異,但肯定會形成全球性浪潮。源於當財富更加平均之後,抵禦「閾值」上升的能力就會增強,這是十分明顯的。

各國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會千差萬別,這與本國的傳統文化有關,不同的方式也就決定了各國的前途。這是部分國家富人財產的至暗時代。不排除有些國家會再次沒收所有私人財產(包括外國投資)進行徹底國有化的可能性,因為這是票證制度的基礎。

第二,既然「閾值」不斷上升是造成社會動盪之源,定額定價的糧票(當然也包括燃油票等)就可以解決問題(至少暫時解決),因為這種做法可以將「閾值」強行控制在基本收入之下,穩定中低收入群體的基本生活。所以,這是票證制度最可能集中還魂的時代,源於它是一根救命稻草。但票證會嚴重損害生產力的發展,很容易造成全社會的整體性貧困,希望各國的大人物們慎之又慎。

無論全世界的人們是否願意,這個新時代都會到來,這是大變局的時代。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