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俄烏戰爭幕後的故事:石油市場和國際油價(圖)

2022-07-01 08:3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22年7月1日訊】本世紀以來,經過伊拉克戰爭、阿富戰爭、次貸危機和2020年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後,美國的政府債務率已經超過了二戰結束時期的水平(當時的債務率約為120%),來到了歷史上的最高位並很難繼續持續。

在拜登上任的第一天,就宣布重新加入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宣布取消加拿大與美國之間的「拱心石XL」輸油管道建設計畫,他系統性廢除了川普(特朗普)為實現美國能源獨立的相關政策,取消聯邦探鑽租約,停止開採項目等等。第二天,又禁止了頁岩油開採中「Fracking」開採技術的使用——美國有大量使用此技術的頁岩探井。這一系列措施徹底打斷了頁岩油產量高速增長的脊樑。

2014年之後國際油價暴跌導致油氣勘探投資持續下滑,導致未來很多年的新增產量受到嚴重的制約,而頁岩油產量的高速上升是當時壓制油價(也壓制了油氣勘探投資活動)的中堅力量,當拜登閹割了頁岩油高增長的趨勢之後,國際原油市場的供需關係開始立即緊繃了起來,這與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美國政府的做法(限制近海石油開採)似乎並無不同。

此時還需要一場戰爭,即實現「債務消融」,又可以把油價上漲這口黑鍋扣在別人身上。這場戰爭要麼涉及到俄羅斯,要麼涉及到中東,源於這是歐亞大陸兩個最重要的石油輸出地。

再看俄羅斯。2014年的親歐盟運動之後,入盟(歐盟)入約(北約)一直都是烏克蘭的國策。即便在蘇聯最鼎盛時期,蘇聯和華約的海軍力量與北約海軍的差距也是十分明顯的,這可以理解,因為英美都是靠海洋立國的國家,無論海軍的發展水平、戰略戰術水平都已經經過了數百年的積累,再加上長期的高投入,這是蘇聯無法比擬的,今天的俄羅斯就更無法相比。

俄羅斯在葉卡捷琳娜二世時期(1762-1796年執政)獲得了對亞速海、黑海、克里米亞半島、烏克蘭、白俄羅斯、波羅的海三國等地的控制權,一旦烏克蘭加入北約、北約的軍事力量就會進入烏克蘭,以北約海空軍的優勢地位,亞速海和黑海在事實上就對俄羅斯關閉了。在黑海周邊的地緣政治上,俄羅斯就會差不多在一夜間又回到了葉卡捷琳娜二世當政之前。到那時,普京不僅無法比肩彼得大帝,甚至在俄羅斯歷史上還會留下悲催的一頁。

可世人只知的是,普京一直以彼得大帝為榜樣,以開疆擴土為己任。所以,當2014年烏克蘭親歐盟運動之後,他立即出兵克里米亞半島和烏東地區,搶奪對黑海和亞速海的控制權。

這種地緣態勢就決定在普京的心中烏克蘭的一舉一動都是最敏感的,一旦北約表現出接納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苗頭,普京就需要進一步進軍烏克蘭,要麼佔領烏克蘭全境,要麼奪取東、南烏克蘭,避免在黑海的地緣戰略上陷入被動。

就在這時,拜登的「小動作」開始了。

烏克蘭在加入北約的問題上一直有阻力,主要來自於德法。但北約的大老闆是美國,烏克蘭如果做通了美國大老闆的工作,就有機會解決入約的問題。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2021年5月6日結束對烏克蘭的訪問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記者提出(烏克蘭加入北約)這一問題,白宮副新聞秘書讓-皮埃爾對此作出了肯定回答,但在白宮隨後發布的一份文字採訪記錄上,又刪去了華盛頓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表態。此時在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問題上,美國依舊模棱兩可,加上德法並不支持,烏克蘭還看不見曙光。

烏克蘭看不見曙光,普京就可以安穩地坐在克里姆林宮。

但隨後,風雲突變。8月底,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他明確表示爭取美國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是這次訪問的核心議題。在與拜登的會晤中,他得到了一個小小的驚喜,澤連斯基在會後表示,拜登個人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但他們在討論時未有提及相關時間表。此時澤連斯基還在華盛頓,他不可能撒謊,這意味著在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問題上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拜登個人支持烏克蘭入約是真還是假?這不重要,成年人只看結果。

這事對誰的刺激最大?當然是遠在克里姆林宮的普京,估計他立即跳了起來。

普京欲做彼得大帝,要開疆擴土,這是內因,而拜登與澤連斯基會面所說的那番話(即「個人同意烏克蘭加入北約」)是不是刺激普京在2月24日揮兵烏克蘭的外因?只有普、拜兩位老先生才清楚。

此時普京卻不能再等待,一旦烏克蘭正式進入加入北約程序就會接受北約的保護,俄羅斯就會失去亞速海和黑海的控制權,普京無法冒這樣的風險,俄烏戰爭就注定要打響了。

成年人看到的結果是,俄烏戰爭爆發刺激了能源市場(注意,俄烏戰爭爆發意味著歐洲對俄羅斯必須進行石油禁運,俄羅斯石油產業注定會走向衰落,這種刺激作用會長期存在),進一步推動了美國的通脹,與美國拜登政府需要「債務消融」的要求又吻合在一起。

這是奇蹟嗎?我更願意相信邏輯!

有朋友說,拜登馬上要出訪沙特等中東國家,目的是打壓油價,通貨緊縮就要到來,真相會是如此嗎?

第一,「債務消融」的進程剛剛開始,如果油價掉頭暴跌必然導致通貨緊縮,美聯儲和美國政府未來就需要再次像2008-2009年那樣救市,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將擴大至數十萬億美元(次貸危機時期是從2007年的不足8000億美元擴張至最終超過4萬億美元),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將遠超過美國的GDP,美元很快就會成為阿根廷比索或土耳其里拉這樣的爛貨幣,美國想要這樣的結果嗎?

第二,「債務消融」的進程已經開始,如果像現在選擇通貨緊縮就會前功盡棄,再想尋找合適的戰略契機就需要等待漫長的時間,就會出現很多變數,所以,「債務消融」演變到了今天這個階段已經是有進無退。

第三,從某種意義上說俄烏戰爭從7月才開始進入決戰階段,源於歐洲從7月才開始對俄羅斯進行石油禁運,這將真正抑制俄羅斯的石油出口,打擊其產能,對國際油價起到長期的刺激作用。

第四,拜登政府如果真心希望打擊油價,拜登只需簽個字取消對頁岩油開採的限制就可以立竿見影,何必大老遠的跑到中東去求那些海灣王爺?

第五,美國政府在俄烏戰爭爆發之後為了抑制油價,分兩期拋售了2.4億桶的石油儲備(現在還在進行中),拋售的平均價格應該低於目前的國際油價(至少是相近)。但美國政府卻已經宣布在三季度將補充6000萬桶的庫存。如果現在的國際油價持續到7月,美國政府就是在低賣高買(或給油價托底),這樣的騷操作是打擊油價的做派嗎?最重要的是,這是選擇通貨緊縮的做法嗎?顯然不是。
第六,這是最重要的一點,有耐心讀到此處的朋友們請牢記。

如果全球經濟進入蕭條(經濟衰退),需求就會下降,就會打擊油價,這是過去四十年的經驗告訴我們的。

未來的蕭條自然還會導致油價短期波動,但會逆轉油價上漲的趨勢嗎?首先,如果出現通貨緊縮式的蕭條,通貨緊縮會推動美元加速升值,國際油價是以美元標價的,當然就會導致油價下跌,這就是過去四十年的經驗告訴我們的,但如果未來的蕭條是滯脹,滯脹時期美元貶值的速度加快,這就會支撐國際油價;其次,上世紀七十年代滯脹時期的蕭條(1974、1975年美國經濟都是負增長),需求固然也會下降,但卻並未改變國際油價上漲的趨勢;再次,6月22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國會作證時說到,加息有可能導致經濟蕭條(這會抑制石油需求),但同時他又說加息不會降低國際油價,如果是不熟悉上世紀七十年代經濟史的人,一定會問鮑威爾老頭這是什麼神邏輯?但如果熟悉,則不然。

美國經濟大概率在今年底或明年進入蕭條,油價的運行軌跡即將成謎,石油市場和國際油價將再次演繹最神奇的故事。

這場風騷大戲,拜、普兩位老先生唱的十分逼真!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