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粮票:将会是救命的稻草……(组图)

2021-08-06 08:35 作者:如松 桌面版 正體 17
    小字

【看中国2021年8月6日讯】这是一个什么年代?

或许,经济全球化的年代就是各国的大人物们集体吹牛皮的时代。

每次国际峰会(比如G7、G20、亚太经合组织等)都会制造出世界正“欣欣向荣”的景象,目的是为了标榜各国的大人物们对世界的治理有方,推动了全球经济出现了连续增长,给世界带来了繁荣与和平。

但真实的情形是怎么样哪?会让你彻底跌碎眼镜。

下图是过去二十年世界人均GDP的变化曲线,数据来自具有权威性的世界银行。

过去二十年世界人均GDP的变化曲线
过去二十年世界人均GDP的变化曲线(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2000年,世界人均GDP是5503.673美元,2020年为10925.728美元,以现价美元来核算,20年间全球人均GDP增长了98.5%,这个数据可以彰显大人物的“丰功伟绩”,是大人物们吹牛的本钱。

但我们也知道,美元的价值是不稳定的(不断贬值的),以现价美元作为基准来衡量过去20年的人均GDP增长是不稳妥的。

黄金代表一种恒定,以黄金来作为基准来衡量经济增长是1971年之前被全世界普遍接受的做法,也是更加公平的。2000年国际黄金均价是279.01美元/盎司,当年世界的人均GDP是19.73盎司黄金。2020年的国际黄金均价是1769.64美元/盎司,当年的世界人均GDP是6.17盎司黄金。以黄金来为基准,人均GDP是大幅下降的。这就是大人物们的底裤被脱下来之后的“景观”。

有朋友说,本世纪以来我们的生活确实是变好了,这是事实:第一,中国是后发国家,在主要国家中几乎是最后加入世贸的(比中国更晚的只有俄罗斯了),这二十年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时期,与全世界的趋势形成了对冲;第二,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罕见的低利率时期,低利率有利于借贷,借贷就是对未来的透支,当将未来数十年的劳动集中在过去二十年内消费的时候,生活当然就显得更好。

从全球来说,过去二十年的真正受益者是富人和国际资本(包括各国的权贵),这是超级富豪飞速壮大的时代。

也就是说,在经济全球化达到高潮的本世纪二十年,全球经济并未实现令人信服的增长,而是一个超级的全球财富再分配的过程,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最能代表这个世界在过去二十年所发生的的真实变化。

1999年,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67653美元,15年之后的2014年家庭收入的中位数变成62462美元,下降了7.6%;美国中产家庭的收入中位数从1999年的77898美元下滑至2014年的72919美元,跌幅为6%。这说明中产家庭和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在这漫长的15年中不仅没有增长,还出现了下降。

上述变化并不是全部,因为1999年的美元和2014年的美元是不一样的美元,后者的购买力出现了大幅下滑。

以黄金为基准,1999年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243盎司黄金,2014年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49.3盎司黄金,家庭收入中位数出现了大幅的倒退,意味着中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出现了后退。

当然,美国中低收入群体在表面体现出来的生活水平下降的幅度并没有上述数字所反应的那么严重,因为在低利率时代美国的中低收入群体也在通过借贷透支未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水平。也因此,美国的贷款大部分由中低收入群体拥有,而富人阶层所承担的贷款比例很小。

下面是一张朋友发来的图,可以十分生动地看到过去二十年中美国社会所发生的财富变化。顶端最富有的1%的家庭大幅受益,财富排名90-99%的家庭(蓝色线)小幅受益,财富排名90%以下的家庭(紫色线)都是“牺牲品”,同时还会观察到,大约从2014年开始,顶端1%的家庭占有的社会财富已经超过了0-90%的家庭所占有的财富,这就是美国式经济全球化的真相。要注意的是,这不仅是美国所发生的故事,而是在全世界的故事,甚至部分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比美国更加严重。

过去二十年美国社会财富的变化情况
过去二十年美国社会财富的变化情况(作者博客)

如此,我们就得到这样的一个直接概念,经济全球化的过程是全球财富再分配的过程,富人和国际资本(包括各国的权贵,他们的巨额财富经常以灰色或黑色的方式存在)是受益者,中下阶层是受害者。

但既然中下阶层受到损害,为何各国还可以维持基本稳定哪?

第一,低利率环境下,中低收入阶层可以通过借贷透支未来以稳定自己的生活水平;

第二,低利率环境就是低通胀环境,在低通胀环境下人们生活成本上升的速度比较慢,这就形成了温水煮青蛙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比较容易实现社会稳定。

因此,经济全球化的过程财富转移的过程,让富者更富、贫者更穷。

今年,极端气候导致农业活动受到冲击(今年,主要农产品出口国巴西、加拿大的明显减产已经是定局),农产品价格不断上涨是确定的。过去12个月左右,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食品价格指数上涨了近四成,这意味着什么?

第一,农产品价格(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未来将推动利率上升,最终让人们身上的债务变得沉重;

第二,维持基本生存的“阈值”不断上升,食不果腹。比如,一个国家的最低工资水平如果定在1000元,如果最基本的食品支出是800元(即“阈值”),这部分人就可以维持基本的生存,但如果食品价格指数上涨40%,“阈值”就上涨到1120元,最低工资水平就填不饱肚子,社会就会动乱。

目前,“阈值”的上升已经摧毁了南非和古巴,在极端气候的推动下,未来的“阈值”会继续上升,每当“阈值”超过一个国家人们的基本收入水平之后,就会摧毁这个国家,你既然已经看到了南非刚刚经历的遭遇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因此,这是大人物们的牛皮再也吹不动的时候:第一,通胀上升带动利率上升,不仅让人们身上的债务利息日益沉重,商业银行也不敢继续向这个群体借贷,人们也就无法继续透支未来,既然债务链条无法继续向前滚动,家庭的生存压力就会急剧加大;第二,“阈值”摧毁越来越多中低收入群体的生活,社会开始动乱。

但这个世界永远是道高一只魔高一丈,面对这样的局势,为了挽救自己的政治命运,大人物们会怎么办?

第一,当然是打土豪分田地,虽然办法会有很多差异,但肯定会形成全球性浪潮。源于当财富更加平均之后,抵御“阈值”上升的能力就会增强,这是十分明显的。

各国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会千差万别,这与本国的传统文化有关,不同的方式也就决定了各国的前途。这是部分国家富人财产的至暗时代。不排除有些国家会再次没收所有私人财产(包括外国投资)进行彻底国有化的可能性,因为这是票证制度的基础。

第二,既然“阈值”不断上升是造成社会动荡之源,定额定价的粮票(当然也包括燃油票等)就可以解决问题(至少暂时解决),因为这种做法可以将“阈值”强行控制在基本收入之下,稳定中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所以,这是票证制度最可能集中还魂的时代,源于它是一根救命稻草。但票证会严重损害生产力的发展,很容易造成全社会的整体性贫困,希望各国的大人物们慎之又慎。

无论全世界的人们是否愿意,这个新时代都会到来,这是大变局的时代。

責任编辑: 宇真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