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政府濫權違憲 6學者連署呼籲釋放耿瀟男(圖)

2020-10-24 03:00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北京清華大學原教授許章潤(右)與文化出版人耿瀟男,兩人均遭當局抓捕。
北京清華大學原教授許章潤(右)與文化出版人耿瀟男,兩人均遭當局抓捕。(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10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北京文化出版人耿瀟男夫婦10月間被以「非法經營罪」遭到檢察院正式批准逮捕,這意味著當局能夠繼續羈押他們兩個月。對此,委託律師莫少平說,批捕的決定並不合理;原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郭于華等六名中國學者發起連署信,呼籲政府釋放耿瀟男夫婦。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原清華大學法學院原教授許章潤等六名中國學者於10月21日共同發起連署信,呼籲中國當局立刻釋放中國藝術家、私營出版人士耿瀟男夫婦。

耿瀟男遭到正式批捕 辯護律師:不合理

莫少平擔任耿瀟男夫婦的委託律師,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耿瀟男夫妻於2020年9月9日遭到海澱公安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本月14日遭到檢察院正式「批准逮捕」,這正意味著公安機構可以繼續羈押耿瀟男兩個月,以進行「偵查活動」。

莫少平表示,「作為辯護律師,在檢察院審查批准逮捕的七天之內,我們提交請檢查機關不予批准逮捕的律師意見,認為她(耿瀟男)沒有羈押的必要性,因為涉嫌的罪名本身也是非暴力的,而且她在北京有固定居所,不存在所謂逃離偵查的可能。(先釋放耿瀟男)仍可以繼續偵查工作,但按照法律的規定應該是可以取保候審的,但最後檢查機關仍是沒有批准。」

耿瀟男是在9月9日被警方帶走的前一日,已委託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莫少平表示,耿瀟男當時就已意識到自己或許有「被抓的危險性」,因此先簽署了委託書。

莫少平表示,目前辯護律師會持續提出取保候審申請,也需要再進一步瞭解中國當局指控耿瀟男夫婦涉及「非法經營」的具體情況。

他說,「目前的罪名認為她的圖書文化公司,有些書籍加印。中國書籍出版控制非常嚴格,要有書號,還要規定能印多少冊,比如批准你印五千冊,你印了六千冊,他就可以認定是非法出版物。」

律師被警告不得發聲 耿瀟男案讓「每個人都覺得不安全」

至於耿瀟男夫婦被帶走以後,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尚寶軍直到9月30日才首次與耿瀟男會面。

香港電台報導,律師是於9月30日上午首次獲准會見耿瀟男,時間約為40分鐘。

莫少平對此表示,「她的身體狀況肯定不如在外面,但狀態還算好。」

尚寶軍事後表示,耿瀟男明顯較以往憔悴。耿瀟男則告訴他,被警方帶走初期,每天幾乎接受密集提審,迄今已近20次。

尚寶軍說,雖然耿瀟男沒有受到肉體虐待,但羈押在20多人的單位中,本身已經是個折磨了。

由於受到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影響,律師必須先上網預約才能夠會見當事人。報導表示,尚寶軍是在經過了6次的網上預約,並於當日第4次前往看守所,才首度獲准探視。

尚寶軍也轉述說,耿瀟男感謝朋友及外界的協助、關注與支持。

自由亞洲電臺獲悉,一個多月來,只有尚寶軍律師兩次前往探視耿瀟男。但尚寶軍目前也收到了警告,要他不得對外發聲。

許章潤教授也同樣在試圖前往海澱區看守所探望耿瀟男,並試圖運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來聲援這一名多年來持續為中國政治異議人士奔走的女士。

中國藝術評論家栗憲庭、許章潤、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與張千帆、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郭于華,以及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合作研究員郝建共同發起了連署信。

在於10月21日公布的連署信中寫道,「非法經營罪」為計劃經濟時期的「偷機倒把」的翻版,是經由強權任意解釋的「口袋罪」。以出版美食、烹飪類書籍為主的耿瀟男夫婦,如今遭到當局以「非法經營罪」為藉口,但真正動機則是懲罰耿瀟男的言論。

信中還說,直率敢言的耿瀟男,其出版物均是少兒、烹飪書籍,且「沒有任何敏感內容」;罪行構成的條件是有害社會後果,但卻沒有任何證據予以證明。「當局刑事拘留和指控是嚴重濫權」;有關當局不只是違反了中國憲法35條,同時構成了行政訴訟法的濫用職權罪。

對此,郝建表示,「希望瀟男受到合乎憲法、法律的對待,不要因為替許教授呼籲而受到來自政治方面的壓力。」

郭于華說,「因為這種情況,每個人都會覺得非常不安全。你哪句話沒說對(就遭當局任意定罪),表達本來就應該是作為公民應該有的言論自由權力。」

中國學者:中共嚴酷鎮壓的新境界要恐嚇國內所有人

報導稱,發起連署信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已有上百名各界人士署名支持,其中包括了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人道中國」創辦人周鋒鎖及理事王劍虹、旅美牧師張伯笠等人。

莫少平表示,「大家關注總比不關注好,是不是能影響司法機關不好說。但大家關注對耿瀟男是一個安慰,能站出來發表意見也是難能可貴。」

一名為安全原因而匿名受訪的中國學者則強調,耿瀟男事件標誌著中國當局的極權統治、嚴酷鎮壓已經達到了新的境界。

這一名學者表示,「原來只針對直接發表意見的學者、企業家、律師、新聞媒體人,你反對、你出聲我就鎮壓你。現在從瀟男的事件就知道,儘管你沒有正面表態反對,但你去做了支持和救助異見者的事情,就遭遇嚴酷鎮壓。為什麼?就是要恐嚇國內所有人。」

此外,針對耿瀟男被正式逮捕及被控涉嫌「非法經營罪」,香港電台報導,有分析人士認為,任志強與耿瀟男均是成功的企業界與文化界人士,也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他們對於異議學者的聲援,或是針對當前政治運作的批評,均顯示他們警覺到國家可能正在走回頭路,因此挺身而出。

報導稱,以許章潤為例,有些人認為他常用文言文撰寫文章,其理念及風格對一般人來說是有距離感的;但任志強與耿瀟男不同,他們更能被一般民眾、商界人士認可。

傳統上敢大聲疾呼的異議人士總具備著「橫眉冷對千夫指」的形象,但任志強與耿瀟男卻不是這樣,他倆這類的成功人士繫獄引發的迴響,「就和李文亮引起的共鳴一樣,很多人會覺得他們和自己比較像同類人。」

不管是任志強的貪汙、受賄罪,或耿瀟男的非法經營罪,或許章潤的被「嫖娼」,只要觀察他們的言行及獲罪的情況即可發現,中國當局都是有意的避開言論自由的爭議,以去政治化之罪名作為法辦理由。

依分析表示,自習近平上台之後,言論的控管是更緊了,「人越抓越多,但從未消除反對者」。關於許章潤、任志強及耿瀟男等人陸續獲罪,坊間認為這樣只會讓中國社會針對言論緊縮的不滿更加普遍。

耿瀟男這麼多年來曾經幫助過反對當局以武力鎮壓六四民主運動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部農業生產力研究室主任姚監復、前中央黨校教授杜光,以及曾任前新華社高級記者及《炎黃春秋》雜誌社副社長的楊繼繩等人。

2020年以來,耿瀟男也多次呼籲外界關注因參加中國公民運動而被逮捕的許志永、丁家喜,以及赴武漢市報導中共病毒疫情而消失的公民記者陳秋實。

7月期間,當原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因「嫖娼罪」而被帶走時,耿瀟男亦成為了奔走呼籲營救許章潤的聲音之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