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政府滥权违宪 6学者连署呼吁释放耿潇男(图)

2020-10-24 03:00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北京清华大学原教授许章润(右)与文化出版人耿潇男,两人均遭当局抓捕。
北京清华大学原教授许章润(右)与文化出版人耿潇男,两人均遭当局抓捕。(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20年10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北京文化出版人耿潇男夫妇10月间被以“非法经营罪”遭到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这意味着当局能够继续羁押他们两个月。对此,委讬律师莫少平说,批捕的决定并不合理;原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郭于华等六名中国学者发起连署信,呼吁政府释放耿潇男夫妇。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原清华大学法学院原教授许章润等六名中国学者于10月21日共同发起连署信,呼吁中国当局立刻释放中国艺术家、私营出版人士耿潇男夫妇。

耿潇男遭到正式批捕 辩护律师:不合理

莫少平担任耿潇男夫妇的委讬律师,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耿潇男夫妻于2020年9月9日遭到海淀公安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本月14日遭到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这正意味着公安机构可以继续羁押耿潇男两个月,以进行“侦查活动”。

莫少平表示,“作为辩护律师,在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的七天之内,我们提交请检查机关不予批准逮捕的律师意见,认为她(耿潇男)没有羁押的必要性,因为涉嫌的罪名本身也是非暴力的,而且她在北京有固定居所,不存在所谓逃离侦查的可能。(先释放耿潇男)仍可以继续侦查工作,但按照法律的规定应该是可以取保候审的,但最后检查机关仍是没有批准。”

耿潇男是在9月9日被警方带走的前一日,已委讬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莫少平表示,耿潇男当时就已意识到自己或许有“被抓的危险性”,因此先签署了委讬书。

莫少平表示,目前辩护律师会持续提出取保候审申请,也需要再进一步了解中国当局指控耿潇男夫妇涉及“非法经营”的具体情况。

他说,“目前的罪名认为她的图书文化公司,有些书籍加印。中国书籍出版控制非常严格,要有书号,还要规定能印多少册,比如批准你印五千册,你印了六千册,他就可以认定是非法出版物。”

律师被警告不得发声 耿潇男案让“每个人都觉得不安全”

至于耿潇男夫妇被带走以后,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尚宝军直到9月30日才首次与耿潇男会面。

香港电台报导,律师是于9月30日上午首次获准会见耿潇男,时间约为40分钟。

莫少平对此表示,“她的身体状况肯定不如在外面,但状态还算好。”

尚宝军事后表示,耿潇男明显较以往憔悴。耿潇男则告诉他,被警方带走初期,每天几乎接受密集提审,迄今已近20次。

尚宝军说,虽然耿潇男没有受到肉体虐待,但羁押在20多人的单位中,本身已经是个折磨了。

由于受到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影响,律师必须先上网预约才能够会见当事人。报导表示,尚宝军是在经过了6次的网上预约,并于当日第4次前往看守所,才首度获准探视。

尚宝军也转述说,耿潇男感谢朋友及外界的协助、关注与支持。

自由亚洲电台获悉,一个多月来,只有尚宝军律师两次前往探视耿潇男。但尚宝军目前也收到了警告,要他不得对外发声。

许章润教授也同样在试图前往海淀区看守所探望耿潇男,并试图运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来声援这一名多年来持续为中国政治异议人士奔走的女士。

中国艺术评论家栗宪庭、许章润、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与张千帆、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郭于华,以及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合作研究员郝建共同发起了连署信。

在于10月21日公布的连署信中写道,“非法经营罪”为计划经济时期的“偷机倒把”的翻版,是经由强权任意解释的“口袋罪”。以出版美食、烹饪类书籍为主的耿潇男夫妇,如今遭到当局以“非法经营罪”为借口,但真正动机则是惩罚耿潇男的言论。

信中还说,直率敢言的耿潇男,其出版物均是少儿、烹饪书籍,且“没有任何敏感内容”;罪行构成的条件是有害社会后果,但却没有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当局刑事拘留和指控是严重滥权”;有关当局不只是违反了中国宪法35条,同时构成了行政诉讼法的滥用职权罪。

对此,郝建表示,“希望潇男受到合乎宪法、法律的对待,不要因为替许教授呼吁而受到来自政治方面的压力。”

郭于华说,“因为这种情况,每个人都会觉得非常不安全。你哪句话没说对(就遭当局任意定罪),表达本来就应该是作为公民应该有的言论自由权力。”

中国学者:中共严酷镇压的新境界要恐吓国内所有人

报导称,发起连署信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已有上百名各界人士署名支持,其中包括了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人道中国”创办人周锋锁及理事王剑虹、旅美牧师张伯笠等人。

莫少平表示,“大家关注总比不关注好,是不是能影响司法机关不好说。但大家关注对耿潇男是一个安慰,能站出来发表意见也是难能可贵。”

一名为安全原因而匿名受访的中国学者则强调,耿潇男事件标志着中国当局的极权统治、严酷镇压已经达到了新的境界。

这一名学者表示,“原来只针对直接发表意见的学者、企业家、律师、新闻媒体人,你反对、你出声我就镇压你。现在从潇男的事件就知道,尽管你没有正面表态反对,但你去做了支持和救助异见者的事情,就遭遇严酷镇压。为什么?就是要恐吓国内所有人。”

此外,针对耿潇男被正式逮捕及被控涉嫌“非法经营罪”,香港电台报导,有分析人士认为,任志强与耿潇男均是成功的企业界与文化界人士,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他们对于异议学者的声援,或是针对当前政治运作的批评,均显示他们警觉到国家可能正在走回头路,因此挺身而出。

报导称,以许章润为例,有些人认为他常用文言文撰写文章,其理念及风格对一般人来说是有距离感的;但任志强与耿潇男不同,他们更能被一般民众、商界人士认可。

传统上敢大声疾呼的异议人士总具备着“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形象,但任志强与耿潇男却不是这样,他俩这类的成功人士系狱引发的回响,“就和李文亮引起的共鸣一样,很多人会觉得他们和自己比较像同类人。”

不管是任志强的贪污、受贿罪,或耿潇男的非法经营罪,或许章润的被“嫖娼”,只要观察他们的言行及获罪的情况即可发现,中国当局都是有意的避开言论自由的争议,以去政治化之罪名作为法办理由。

依分析表示,自习近平上台之后,言论的控管是更紧了,“人越抓越多,但从未消除反对者”。关于许章润、任志强及耿潇男等人陆续获罪,坊间认为这样只会让中国社会针对言论紧缩的不满更加普遍。

耿潇男这么多年来曾经帮助过反对当局以武力镇压六四民主运动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农业生产力研究室主任姚监复、前中央党校教授杜光,以及曾任前新华社高级记者及《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的杨继绳等人。

2020年以来,耿潇男也多次呼吁外界关注因参加中国公民运动而被逮捕的许志永、丁家喜,以及赴武汉市报导中共病毒疫情而消失的公民记者陈秋实。

7月期间,当原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因“嫖娼罪”而被带走时,耿潇男亦成为了奔走呼吁营救许章润的声音之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