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許章潤抨擊中共「口袋罪」 高智晟女兒聯合國發言 (圖)

2020-09-23 06:26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9月23日訊】近年來,中國大批維權律師被捕,法律學者遭打壓的情況都顯示出中共法律界已陷入「寒冬」。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女兒耿格稍早受邀在聯合國發言,講述其父親遭遇強迫失蹤的情況。另外,前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再發文,聲援早前遭捕的北京媒體人耿瀟男夫婦,呼籲中國刑法學家們正視錯誤的法律造成的冤屈。

高智晟持續3年被強迫失蹤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耿格星期一在第45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表示:「我的父親高智晟是一名為維權人士丶宗教少數群體辯護,並記錄中國人權侵害狀況的人權律師,他因此多次被中國政府拘押和虐待。」她還提到,父親於2017年8月再度失蹤,中共當局至今沒有告知其下落,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留在中國的親屬也受到一定壓力,無法離開居住地或拿到護照。

除了闡述高智晟持續三年的強迫失蹤狀態外,耿格還向遭遇中共官方任意拘押丶失蹤的其他受害者表達支持,「我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要求中國(中共)釋放被強迫失蹤的人權倡導者和律師。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父親是他們中的一員。」

據瞭解,高智晟自1996年起開始參與弱勢群體維權,還曾上書中共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的非法處理手段。2006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高智晟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隨後,高智晟多年來一直被軟禁丶判刑坐牢並遭受酷刑。

官方不斷打壓為哪般?

從高智晟到「709大抓捕」,中共政府不斷「清算」人權律師之餘,打壓範圍也擴大至學術、宗教丶出版領域等,因言入罪的情況越發嚴重。

目前在美國做訪問學者的中國維權律師陳建剛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政府對維權律師的壓制源於中共政治體制與人權所存在的矛盾。

「中國政府的統治幾乎可以說是完全排斥人權的,而中國很少數的人權律師願意捍衛人權,而和官方進行法律上的較量。那麼,當官方在法律上打不過人權律師的時候,就開始耍賴、抓人、判刑。」

「口袋罪」把「想治」的人「裝進去」

針對中共政府藉法「耍賴」的行為,前北京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日前以一篇題為《致疑刑法學家》的文章,分析了中國存在的許多羅織罪名的情況,呼籲中國的法學專家們不要「出賣專業,助紂為虐」。

文章說,中共過去將「投機倒把罪」(破壞經濟秩序的投機行為)與「流氓罪」塑造成冤枉了許多人的「口袋罪」,把想治的人「裝進去」,廣遭詬病後修訂並廢止,算是知錯就改。

不過,作為替代品的「尋釁滋事罪」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成了口袋罪。牧師傳教(成都秋雨教會事件)丶耿瀟男夫婦被定罪為「非法經營」,是「牛頭不對馬嘴」,認為刑事立法屢現「口袋罪」是刑法學家們的學理疏忽與德行虧損,呼籲他們應捍衛國民權益與公民自由,警惕公權力的濫用。

人權律師滕彪表示,整體上學者對於立法過程的參與非常有限,被允許確參加的也是官派專家,「他們是喪失了知識份子的身份和尊嚴,來替政府制定限制公民權利的法律。在中國一黨專政下,所有資源被壟斷,學者專家很容易成為政府的‘走狗’。不過中國的根本問題還是在於體制沒有辦法保障法律的運行、執行。」

陳建剛也補充說,中國法律法規的核心問題不在制定的到底是惡法還是良法,因為在由人民掌握權力的健全體制下,不夠嚴謹的立法可以得到糾正。然而,中國卻是少數人掌握著國家權力、掌握暴力的統治,所以有問題的不是法律,而是政治體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