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過去的好日子將徹底結束!(圖)

2020-05-21 09:45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35
    小字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後的世界經濟增長將出現轉折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後的世界經濟增長將出現轉折(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5月21日訊】武漢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給世界帶來很多變化,但有一個最重要的變化必然是:我們再也回不到過去了!這包括過去的經濟模式和生活方式。

世界經濟增長出現轉折

二戰結束以來,雖然全球經濟一直伴隨著各種危機,比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數次美元危機、七十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以及2008年的次貸危機等,但全球經濟一直在維持正增長,這是一種正向趨勢。但今年全球經濟將出現負增長,這意味著二戰之後七十多年大趨勢的轉折。

數字只是表面的,出現負增長必然有內在因素在推動。

二戰之後持續了七十多年的全球經濟增長趨勢的形成,顯然是全球貿易不斷繁榮所推動的。但自2008年次貸危機之後,全球貿易增長速度就開始停滯不前。根據世貿組織(WTO)的統計數據顯示,次貸危機導致全球貿易量在2009年出現斷崖式暴跌,經過2010年至2011年短暫的兩年反彈之後,2012年至2018年世界貿易增長率的平均值僅為次貸危機前20年平均年增長率的一半。

雖然武漢肺炎疫情從今年開始爆發,但全球貿易回落的態勢卻從去年就開始出現了。WTO的初步計算顯示,2019年全球貨物貿易量下降0.1%。而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加速了全球貿易局勢的惡化,WTO預計2020年全球貨物貿易量將萎縮12.9%∼31.9%。中共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就是落在「全球貿易增長不可持續」這頭「駱駝」身上的那根稻草——這是一個比較典型的結論。

一般人願意將這種全球貿易活動的倒退歸結到某個人身上(比如川普(特朗普)),這也容易理解,因為中國人身上有很濃厚的「英雄」情結,他們認為英雄在創造歷史。事實上,這種現象的出現根本就和某個個人無關,也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阻擋的歷史趨勢,也就沒有所謂的「英雄」或「狗熊」。

造成這種歷史現象的原因有很多:歐美等國的債務因素導致其無法繼續大規模對外輸出信用以支撐全球貿易規模的繼續擴大;全球經濟供給端與需求端失衡的不斷加劇;世界告別單極世界之後各種地緣政治衝突不斷爆發,導致地區平衡被打破,最終就會摧毀全球貿易持續穩定增長的地緣政治環境;……

這些問題的出現都不以任何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全球貿易逐漸走向蕭條也就不是任何個人可以阻擋的歷史趨勢!

站在這樣的高度上才能理解瘟疫全球大流行之後的經濟復甦歷程。

世界經濟的發展模式

這一波經濟衰退將持續多久?世界經濟將如何康復?一般的答案或許可以從V、U、W、L 這4個英文字母中尋找:

V型復甦模式是最理想的,這意味著中美這兩個全球最主要的經濟體疫情高峰之後開啟經濟重啟的歷程,全球經濟增長就會回到去年以前的模式上去。疫情爆發初期主流經濟學家也是如此預期,但現在已經逐漸被放棄。

現在,主流經濟學家認為U型是最可能的結果,U型與V型很類似,但經濟低迷持續的時間更長。在這種模式下,GDP可能會連續收縮幾個季度甚至幾年,然後緩慢恢復到下跌前的水平。歷史上,20世紀70年代的美國經歷了長期的滯脹,就曾經出現過U型衰退。1973年初,美國經濟開始快速收縮,之後近兩年持續萎靡,1975年才恢復到衰退前的發展水平。

W型與U型類似,只不過經濟在低迷期的波動更大,有些時候甚至看起來已經恢復了活力,但只是假象。

上述三種模式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無論經濟增長在底部怎麼折騰,全球經濟都可以在未來幾年恢復到過去的增長水平上,這或許就意味著需要全球貿易的恢復作為基礎。

剩下的就是L型衰退,這被視為是最糟糕的結果,也就是人們嘴中所說的大蕭條。這意味著今後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都無法恢復到過去的經濟增長水平。比較典型的事例包括:日本20世紀90年代經歷了「失去的十年」,就屬於典型的L型衰退,平均GDP年增長不足1%。

高負債率制約經濟活動

進入新世紀,日本希望通過一系列改革實現經濟復甦,但沒想到頭一個10年的經濟增長仍處於低迷,失去的10年變成了「失去的20年」;巴西和阿根廷在20世紀80年代都經歷了「失去的十年」,人們生活水平發生了倒退;更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1929年之後所經歷了的大蕭條,直到二戰爆發後才真正復甦。

2008年次貸危機之後各國央行都採取印鈔的模式推動經濟復甦,這就導致無論發展中國家還是發達國家的政府、企業和家庭等負債主體的債務率不斷上升。而疫情的爆發則導致這些負債主體的負債率飆升,其中歐美等國政府的負債率上升得最為明顯。比如美國政府的負債率已經從疫情爆發前的106.5%暴增到現在的120%以上,已經基本喪失了繼續投資的能力,而義大利政府的負債率很可能從年初的135%飆升到年底的160%,這讓義大利政府徹底喪失投資能力。

各國政府、企業和家庭負債率的劇烈上升就會嚴重抑制經濟活動的需求端。而需求增長是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火車頭減速或熄火的時候經濟增速就會減速或熄火,這就是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帶來的一個最明顯的結果。

在過去幾十年,減少儲蓄、透支未來幾乎是所有主要經濟體的消費者所做的事情,如果因病毒全球大流行而被政府長時間禁足,進而導致家庭債務違約,很多家庭就會重估儲蓄的重要性,很可能就會謹慎舉債,這會對經濟活動的需求端進一步形成壓力。

日本之所以出現失去的二十年,就與這種心理變化有關。美國次貸危機的爆發導致很多家庭破產,此後的家庭槓桿率一直都在緩慢下滑,這意味著家庭在控制負債,也是這種心理因素所推動。

事實上,有經濟學家曾經追蹤過那些經歷了破產的人們,他們中有相當大的比例從此一生都不再舉債。出現這種現象是可以理解的,只有在長時間的歌舞昇平之後,人們才會忽視風險並願意通過舉債透支未來,當經過破產打擊之後就會迅速改變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它們就會增加儲蓄以應對可能出現的突發事件。

病毒全球大流行必然改變人們的生活與儲蓄習慣,在全球出現類似20世紀90年代的日本和次貸危機之後的美國所出現的效應。這對經濟活動的需求端是又一聲警鐘。

全球貿易將進入衰退週期

對於廣大的選舉制政府來說,經濟活動的核心只有兩個字:就業!其他指標都是次要的。過去,由於美國、日本、德國、英國、瑞士、瑞典等國的失業率在偏低的位置(這是全球需求端旺盛的結果),就業給政府帶來的壓力並不大,一些技術含量低或勞動密集型產業就傾向於向發展中國家輸出。

現在,由於全球經濟需求端的壓力以及疫情的打擊,這些國家的就業壓力已經急劇上升,比如美國4月的失業率已經達到14.7%。此時,若再按照以往的模式解決就業問題已經難以實現,比如在瘟疫大流行的打擊之後,有些就業崗位已經永久性地失去了,全球需求端的萎縮也會導致就業崗位的恢復緩慢,這就意味著必須以新的方式來恢復就業,而讓部分產業回歸本土就是必然的選項。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歐洲、美國、日本都提出醫療健康產業需要本土化,原因之一是不能將這些涉及到本國人民生命安全的產業鏈外置,原因之二就是新形勢下就業的需要。美國、日本等國加速推動製造業回歸也有這個目的。這就意味著各個主要經濟體的商品與服務的自給度提高,當然就會推動全球貿易萎縮。所以,無論是因負債主體的債務因素、人們的心理因素所導致的全球需求端的萎縮,還是因就業因素所推動的各個主要經濟體將更加自給自足,都意味著全球貿易將進入衰退週期,在這樣的週期中更支持經濟的L型走勢。

結論是:

我們再也回不到過去的繁榮,已經來到低增長甚至無增長時代,因為全球貿易和經濟高增長的窗口不在了;

我們再也回不到過去的生活方式,因為未來的經濟低增長就不再支持高槓桿,就只能被動進入比較痛苦的去槓桿時代。

這是從奢華回歸淳樸的時代。

當然,在這樣的經濟週期中,雖然不支持全球經濟整體上恢復到過去的高增長水平,但各國的走勢則是分化的。

那些過去主要依靠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國家將被看淡,那些有強大內需市場、產業重建能力強的國家的經濟恢復速度會更快,甚至有可能超過過去的增長速度,這是所有企業和個人進行投資活動或就業選擇過程中必須考慮的核心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