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很多人來說國籍不只是一張「保單」(圖)

2020-02-25 14:13 作者:《上報》李濠仲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人山人海的臺灣夜市
人山人海的臺灣夜市。(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0年2月25日訊】「只要在美國出生就是美國人」的屬地主義,數十年來豐富了美國人口的組成,也因為種族多元,一個不具悠久歷史的國家,卻創造了近代文化霸權。美國深受其利,回過頭再以它強盛的現狀,吸引無數外國人來這裡追尋美國夢。90年代,包括拉美、亞洲婦女曾是「赴美生子」的大宗,他們正是把取得美國籍視為對子女的另一種人生保障。

那個年代,甚至有不少正待分娩的孕婦,會為了「生一個美國孩子」冒險搭機飛往美國。甚至還有專辦這類一條龍業務的公司,從翻譯、待產到條列「產婦機上注意事項」,再到配合亞裔分娩風俗習慣,直接設立比照產婦原生地,且有規模的坐月子中心,連孕後中藥補品都一應具全。

其中韓國媽媽因為帶動一股「遠征分娩」風潮,受到美國媒體廣泛注意。包括臺灣、香港、中國類似案例也所在多有,身為父母,他們認為這等於替孩子做了有利的選擇,又至少有不必服兵役(臺、韓)或是多了可接受美國教育的機會。

除了一些可見的現實利益考慮,更有基於對自己國家當下不確定感而生遠走他鄉的念頭。1980年代的韓國,正值民主轉型進程的陣痛,不少人儘管經濟條件充足,但威權體制的高壓控制讓人不耐,反威權體制的街頭運動卻也令人不安,向全世界敞開雙臂的美國,適時提供了移地而居的大好機會,有辦法的就移民,能力有限的或可「遠征分娩」,幾代而至,紐約曼哈頓今天會有個「韓國城」(Koreatown),並不讓人意外。類似的情境,臺灣人應該也不陌生。

只是,無論韓國還是臺灣,當有父母選擇讓孩子取得美國籍,接受美國教育,接軌美國生活的同時,他們自己國家的變化並沒有因此停滯,變好、變壞都還在繼續著,關鍵就在留下來沒有其他國籍選擇的人,他們打算如構造一個自己走不了(或不願意走)的地方。

像是韓國,在一面有家庭前仆後繼「遠征分娩」的年代,這個國家也在許多有志之士的帶動下,走上曲折的民主化之路。如近年興起的「逆權」電影所示,其實當時有更多的檢察官、記者、學者、醫師和年輕人,選擇透過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彼此涓滴成河,集結起來對抗社會根深蒂固的不公不義,由此,去換得一塊土地上日後多數人民生活的保障。這樣的時間是費時的,付出的心血是費力的,不過也唯有國家獲得變造改良,他們的下一代才可以不必跟著「遠征分娩」,不必是美國,也有機會儘可能得到一樣圓滿的成長環境。

一個人在自己生長的地方,不管是奮起抗爭,還是兢兢業業工作著等待黎明,儘管各有所求,但此時國家的意涵,恐怕已不僅僅是伴隨一紙「國籍」而來的利益可以道盡,甚而包含了人和土地的感情,以及看著因為一己之力,一個從小生長的地方能有幸朝好的方向發展,於是鼓勵了彼此繼續併肩同行。

回頭看臺商陸配,乃至陸配之子在這次肺炎風暴下的返臺問題,關心他們的處境,以人道之心維護其家庭親情,以法律論證其國籍歸屬,各有理據;但兩岸之間「你們」和「我們」的界線在這起事件中愈顯清晰,卻未必純因「臺灣民族主義」或所謂的民粹使然,而可能一定程度是過去以來,一群人明顯「頌中貶臺」,而今且無視臺灣專機不可行,共機先繞臺等等的荒謬,及至中國在在重複對臺灣各領域的無理壓制,自然累積形成今天的情緒反應。於是當僅以人道論責斥臺灣未積極接引滯留武漢同胞,實則也凸顯了其理路上,中國之前臺灣非「弱」即「錯」的慣性邏輯。人性已然扭曲,其人道的呼喚還能幾分動人?

一如韓國,臺灣不是沒有過國人前仆後繼選擇擁抱美國夢的遺憾,但不也直到當有人大舉擁抱中國,才真正感受到因中國因素而來的「棄嫌」,以中國夢為志者,或許只看到了因「身份」可在臺灣取得的必然權利,卻未必認為自己對眼前這樣一個艱辛的國傢俱什麼義務,那怕只是道義上的義務都非常缺稀。而若今天不是仍有相當程度,未把希望和未來乃至下一代都寄託在中國的臺灣各行各業人士,中國肺炎漫溢的一刻,臺灣能有現下的基礎,成為受困中國臺人間再一次的有利選擇?疫症過後,風暴平息,又有多少會選擇與臺灣共生續存?這是一個無需昭告天下,卻必然得摸著良心作答的問題。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