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姚崇任相 智仁勇兼備諫君王 

2019-11-02 03:31 作者:齊整升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姚崇當初因為觸犯太平公主而得罪,但唐明皇很器重他。誅滅太平公主後,任崇為相,並拜同州剌史。張說一向與他不和,叫趙彥昭突然彈劾姚,皇帝不許。不久,明皇將於渭濱打獵,密召姚崇,會於行在。明皇問:「你懂得打獵嗎?」姚崇回答說:「臣小時就失去父母,住在廣成澤,整天打獵,四十歲時,遇到張憬藏,說我將來以文字備位將相,不要自暴自棄,於是,我決心讀書,現在雖然做官不稱職,至於馳馬射箭,雖然老了,卻是可以的。」

於是呼鷹放犬,快慢都符合要求。明皇非常高興,說:「我好久沒有見你,想有所詢問,你可走在宰相行列中。」但他仍走在後邊。明皇返過頭來問:「你為什麼走在後邊?」他回答說:「我的官位卑小,不該和宰相走在一起。」明皇說:「我任你兵部尚書、同平章事。」姚不謝旨。明皇很驚訝。休息時,姚跪下奏道:「我想以十件事上奏,有不可行的,臣不敢接受詔旨。」

明皇說:「你全部講出來,然後再決定是否可行。」

他說:「自垂拱以來,朝廷以刑法治天下,臣請陛下治理天下,以仁義為先,行嗎?」明皇說:「我從心底對你的意見佩服。」他說:「聖朝從青海失敗以後,未反躬自省。臣請數十年不求邊功行嗎?」明皇說:「可以。」他又說:「自太后臨朝政,有的是出於宦官之口,臣請宦官不干預政事,行嗎?」明皇說:「我早有這個想法。」他又說:「自從武氏的親族,侵佔權要的職務,接著是韋後、安樂公主、太平公主用事,官吏龐雜,臣請國親,不任臺省官,凡斜封、待闕、員外等官,請全部停免,行嗎?」明皇說:「這是我一向的志願。」他又說:「近來親近佞幸的人,冒犯法網的,都因為寵幸,而免於受法,臣請按法辦理。」明皇說:「我對此事,痛恨已經很久了。」他又說:「近來豪家戚裡,貢獻邀寵,此事在公卿方鎮中,也有傚尤的,臣請除租庸賦稅之外,全部杜塞。」明皇說:「願意推行。」他又說:「太后興建福興寺,中宗興建聖善寺,上皇興建金仙觀、玉真觀,所用達數百萬。凡寺觀宮殿,請盡絕建造。」明皇說:「我每逢看到這些,心裏就深感不安。」他說:「先朝褻狎大臣,有虧君臣之禮,臣請陛下待之以禮。」明皇說:「事情的確應當這樣。」他又說:「自從燕欽融,韋月將,因直諫得罪,因此諫官都有些膽怯。臣請凡做臣子的,都可觸龍鱗,犯忌諱。」明皇說:「我不僅能容這些人,也能這樣做。」他又說:「呂產、呂祿,幾乎使西漢滅亡;馬、竇、閻、梁,也亂東漢,使萬古寒心,本朝更甚。臣請陛下把它寫在史冊上,永遠作為鑒戒。」明皇流淚良久,說:「這真是刻肌銘骨之事。」他(姚崇)再拜說:「這確實是陛下致仁政的開始!是臣千年一遇之日!臣願作輔弼,這是國家之幸事。」

他又再拜,再三舞蹈,稱頌萬歲。所有的從官,皆感動流淚。

(筆者讚嘆曰:什麼是好官?這就是好官呀!)

(事見唐吳兢《開元升平源》)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