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政在德 不在異(數文)

2019-10-25 04:11 作者:齊整升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政在德,不在異!」

宋代王益,擔任韶州知州時,屬縣翁源縣,多有,王益知州,令縣官,捕老虎,消滅虎害。

過了幾天,縣官為了討好知州,便謊稱:「老虎自己死了!」又寫頌文,獻給知州。王益把頌文駁回,誠誡縣官說:「政在德,不在異!老老實實,為民造福,即嘉。」那位縣官,默然而止。

(《瀾言長語》)

二、歐陽修考場助人

王拱辰作狀元的那一榜,歐陽修是省元(會試第一名,也稱會元)。

這一科會試的當時,有個姓李的考生,臨進考場時,突然得了急病,為了不失去難得的考試機會,他帶病進了考場。不料入場後,病得越發厲,無法答卷,李某只得伏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天已經過了中午,李某忽然覺得有人捅他的腋下,抬頭一看,原來是鄰座的一位考生(即歐陽修),問他:「為什麼不答卷?」李某說:「得了病,無法下筆。」那位鄰座的考生,勸他說:「考試的機會很難得,既然進了考場,就要咬牙堅持。」李某受到鼓勵,就勉強開始答卷。

鄰座考生見李某已動筆,非常高興,在一旁指點他該用哪些典故,並將自己的答卷,推過去,鋪在李某的面前,對他說:「我是歐陽修,我的答卷,你可作參考,沒有關係!」李某遇到這樣一位熱心的鄰座,頓時覺得病好了一大半,到傍晚時,也完了卷,其中一半是抄襲歐陽修的。榜發,歐陽修得了第一名,李某也中在前列。殿試皆中了進士第。

後來,李某,官至郎中,為了感戴歐陽修的相助之恩,特在家廟旁,設一神位,供奉歐陽修的畫像。

(《默記》)

三、楊置僥倖得狀元

宋仁宗慶歷二年,楊置參加殿試,其兄楊察,按規定必須規避,不能介入考試事宜。楊察是樞密使晏殊的女婿,楊置應試,奪魁有望,未放榜前,讓楊察向晏殊打聽自己的名次,晏殊告訴他,向皇帝呈進的前十本卷子中,楊置被排在第四名。楊置考試完畢,正與幾個朋友在飯館喝酒,聽到這個消息,用手一拍桌子,罵道:「不知哪個驢子,搶了我的狀元!」等到放榜唱名時,楊置卻意外地得了第一名。

原來初擬的狀元是王安石,仁宗見王卷中有「孺子其明」句,不大高興地說:「這句話不好,不能作狀元!」第二名是王圭,按當時考試條例規定,有官職的人,不能作狀元,王圭當時在朝任官。再看第三名韓繹,官殿中丞,也不能作魁,至第四名楊置,乃白身,於是仁宗將王安石和楊置的名次互換,楊置僥倖得了狀元。這種僥倖,其實也是神的安排。

(《默記》)

四、太后巧計提拔賢士

章獻太后劉氏,是宋真宗的妃子,仁宗登極,她以太后身份,垂簾聽政。劉氏聰穎過人,善使巧計,有一天,她哭著對大臣們說:「國家這樣的多事多難,若不是你們大家同心協力,哪會有今天?現在先皇的喪事,已經辦完,皇親國戚也都推恩得到升遷,惟有宰執和眾大臣的親戚,沒有受到恩澤。你們回去後,詳細開列子孫及親戚的名單,給我以便關照。」

宰執大臣們不知是計,於是詳盡地開列了三族親戚的名單,交上來。劉氏把所有的名單,都匯到一起,製成一張表格,貼在寢殿的牆壁上。

每當朝臣上報,要升轉一官,劉氏都要先看看那張圖表,只有圖表上沒有的人,才予以批准。這樣就使那些素無親戚、確有賢才的學士,即時得到任用。

(《默記》)

五、「我寧可受騙,不能再騙別人!」

宋朝人陶禹錫的高祖,被人稱為陶四翁。他開了一個染店,曾有人送來一種能染布的紫草,四翁就用四百萬錢買下來,幾天後,有個市場經紀人,來到染店,看到紫草說:「這都是假的!」四翁問:「怎麼是假的?」那人說:「這是蒸壞草,顏色都沒了,現在顏色在外面,確實是假的,不能用。」四翁試了一下,的確是這樣。

那人說:「你不要愁,明天,我替你拿到各個小染店賣掉。」四翁說:「好!」

第二天,那人真的來了,四翁把用四百萬錢,買來的紫草,全部拿出,一把火燒光了!說:「我寧可受騙,不能再騙別人!」

當時,陶四翁的家底還很薄。以後大富,並連續幾世,子孫中登第者多人,陶禹錫就是其中之一。

(《北窗炙輠錄》)

六、笛聲悠揚!又響起來了

子韶說,他老家裡弄間,有一個人以賣餅為生,以吹笛為娛樂。只要有能夠吃飽肚子的錢,這個人就回家躺臥,拿出笛子來吹。笛聲嘹亮,左鄰右舍都愛聽。就這樣,有好多年了。這個人的鄰居有個富人,對賣餅人瞭解很深,說可以把錢財委託給他。有一天富人,對賣餅人說:「你賣餅很辛苦,為什麼不換個別的事幹呢?」賣餅人說:「我賣餅很高興,為什麼要換別的活幹呢?」富人說:「賣餅固然好,但你兜裡剩不下一點錢,如果不幸患病,或者有為難之事,你將依靠什麼呢?」賣餅人說:「那我怎麼辦?請指教。」富人說:「我想拿出一千貫錢讓你使用。平時可以保證你的溫飽生活,一旦有病或有事,有這些錢可以補貼,這同你賣餅的收入相比,可多多了。」賣餅人不同意,富人執意勸說,他就答應了。等到錢一到賣餅人的手裡,就再也聽不到笛聲了,只能聽到打算盤的聲音。那人很後悔,連忙收回所有的錢,送還富人,又去賣餅了。

第二天,笛聲悠揚!又響起來了。

(《北窗炙輠錄》)

七、程明道審斷窖藏錢

程明道在金華作知縣。當地有一個租借別人的房子居住的人,偶然從宅居裡,發掘出窖藏的錢一千多緡。房主人來了說:「這是我藏的!」借住者說:「這是我藏的!」於是到縣裡打官司。二人爭論不已,程明道問房主人:「你藏這些錢在什麼時候?」房主人回答說:「很久了,從建造這個宅第時,就把錢埋在地下了。」程明道又問借住者:「你什麼時候借的房子?」借住者說:「有三年了。」於是,程明道把這些錢拿來,按錢上的文字將所有的錢,都分了類。驗過錢後,就對借住者說:「這是房主人的錢!」借住者爭辯說:「是我的錢!」程明道說:「你還敢這樣說?!你借這座房宅才三年,我看了這些錢上的文字,都是很久以前的年號,沒有一個錢是最近年號的,這怎麼能說是你藏的呢?」

程明道實事求是。借住者,這才服氣了。

(《北窗炙輠錄》)

八、先救小偷,後被小偷救

清代無錫有位老人,小偷在除夕晚上,鑿牆進入他屋裡。老人起身把他抓住,一看,原來是老朋友的兒子。老人一點也沒聲張,低聲問他:「賢侄怎麼搞到這個地步?你父親跟我交情很厚,想來你也是為貧困所迫,實在沒有辦法才這樣幹的。」說完贈給他一些錢過年用,又贈他一些錢作資本。

這人非常慚愧,沒臉在原地繼續居住,就遷居到其他地方了,後來他還真的做出了一些事業。過幾年,他租船探訪老人。半夜,來到老人門外,發現有一個人吊死在老人的門上,便喊同船的人幫忙,把屍體抬到船上,扔進河裡,悄悄回去了。又過了一年,再次來探訪老人,並把去年的事,告訴了他。

老人說:「我借你的光大了!上次那個吊死的人,他白天曾和我的兒子鬧事。如果沒有你,那麼,我今天也就見不到你了。」

(《埋憂集》)

九、是荒唐?還是正確?

清代乾隆年間,一位廣平縣的知縣到京,在朝房遇到大學士和珅。知縣疾走,以示尊敬,並向他施跪拜禮,和珅客氣地扶他站直,不讓他拜下去,他卻一定要跪拜。就在這你推我讓之間,他竟誤將和珅掛在胸前的數珠(佛教徒用來記數誦經次數的串珠)扯斷,珠子像雨點一樣灑了滿地。和珅氣得臉上變了顏色,心想,將來一定要狠狠整他一頓來泄恨。可表面上卻滿臉堆笑,詳細地詢問他的職位和名字,牢牢記在心上。

過了一些天,皇帝召見和珅,事情說完後,皇帝想起磁州縣令缺員,問他:「誰適合擔任這個職務?」倉猝之間,和珅腦子裡出現了一片空白,平時與自己交好者的名字,一個也想不起來了。在皇帝面前,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無能,不得已,便把那個縣官的名字,說了出來充數。皇帝當即同意,於是,這人就得到了這個好差事。和珅心中暗說:「近來總遇荒唐事!」

有人講:「抓掉和珅數珠,是對壞人和珅施罰,正確!神賞那人當官,也是正確!」

(事據《埋優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