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 姚崇任相 智仁勇兼备谏君王 

2019-11-02 03:31 作者:齐整升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姚崇当初因为触犯太平公主而得罪,但唐明皇很器重他。诛灭太平公主后,任崇为相,并拜同州剌史。张说一向与他不和,叫赵彦昭突然弹劾姚,皇帝不许。不久,明皇将于渭滨打猎,密召姚崇,会于行在。明皇问:“你懂得打猎吗?”姚崇回答说:“臣小时就失去父母,住在广成泽,整天打猎,四十岁时,遇到张憬藏,说我将来以文字备位将相,不要自暴自弃,于是,我决心读书,现在虽然做官不称职,至于驰马射箭,虽然老了,却是可以的。”

于是呼鹰放犬,快慢都符合要求。明皇非常高兴,说:“我好久没有见你,想有所询问,你可走在宰相行列中。”但他仍走在后边。明皇返过头来问:“你为什么走在后边?”他回答说:“我的官位卑小,不该和宰相走在一起。”明皇说:“我任你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姚不谢旨。明皇很惊讶。休息时,姚跪下奏道:“我想以十件事上奏,有不可行的,臣不敢接受诏旨。”

明皇说:“你全部讲出来,然后再决定是否可行。”

他说:“自垂拱以来,朝廷以刑法治天下,臣请陛下治理天下,以仁义为先,行吗?”明皇说:“我从心底对你的意见佩服。”他说:“圣朝从青海失败以后,未反躬自省。臣请数十年不求边功行吗?”明皇说:“可以。”他又说:“自太后临朝政,有的是出于宦官之口,臣请宦官不干预政事,行吗?”明皇说:“我早有这个想法。”他又说:“自从武氏的亲族,侵占权要的职务,接着是韦后、安乐公主、太平公主用事,官吏庞杂,臣请国亲,不任台省官,凡斜封、待阙、员外等官,请全部停免,行吗?”明皇说:“这是我一向的志愿。”他又说:“近来亲近佞幸的人,冒犯法网的,都因为宠幸,而免于受法,臣请按法办理。”明皇说:“我对此事,痛恨已经很久了。”他又说:“近来豪家戚里,贡献邀宠,此事在公卿方镇中,也有效尤的,臣请除租庸赋税之外,全部杜塞。”明皇说:“愿意推行。”他又说:“太后兴建福兴寺,中宗兴建圣善寺,上皇兴建金仙观、玉真观,所用达数百万。凡寺观宫殿,请尽绝建造。”明皇说:“我每逢看到这些,心里就深感不安。”他说:“先朝亵狎大臣,有亏君臣之礼,臣请陛下待之以礼。”明皇说:“事情的确应当这样。”他又说:“自从燕钦融,韦月将,因直谏得罪,因此谏官都有些胆怯。臣请凡做臣子的,都可触龙鳞,犯忌讳。”明皇说:“我不仅能容这些人,也能这样做。”他又说:“吕产、吕禄,几乎使西汉灭亡;马、窦、阎、梁,也乱东汉,使万古寒心,本朝更甚。臣请陛下把它写在史册上,永远作为鉴戒。”明皇流泪良久,说:“这真是刻肌铭骨之事。”他(姚崇)再拜说:“这确实是陛下致仁政的开始!是臣千年一遇之日!臣愿作辅弼,这是国家之幸事。”

他又再拜,再三舞蹈,称颂万岁。所有的从官,皆感动流泪。

(笔者赞叹曰:什么是好官?这就是好官呀!)

(事见唐吴兢《开元升平源》)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