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為官公廉的表率!宋朝王明的故事(圖)

---《談人生之悟》系列文章之七

2017-11-16 03:10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宋太祖趙匡胤
一代英主宋太祖趙匡胤。(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秦孝儀著的《進德錄》一書中,有一篇說宋朝王明為官公廉的故事。原文是:

王明為鄢陵縣令,公廉愛民,是時天下新定,法禁尚寬,吏多受民饋遺,歲時皆有常數,民亦習之,不知其非。王明令鄢陵,民以故事,有所獻饋,明告之曰:「令不用錢,可人致數束薪芻(zou)水際,令欲得之。」民不喻其意,數日集薪芻數十萬,令取以筑堤道,明年遂無水患。孰(shu)政聞之,即擢(zhuo)明知廣州。

這段故事,秦孝儀沒有註明出處。因我在三十幾年前曾經做過高等教育管理和教育研究工作,工作之餘愛讀書,因此也讀過一點史書。現在腦子裡還有一絲印象,但是現在手頭沒有資料可查,我推測,這故事可能出於南宋王稱撰寫的宋史《東都事略》。因秦文寫的是文言文,有的生僻字今人已經不用,可能有的讀者讀起來費勁,我將其譯成現在白話即:

王明當鄢陵縣令時,他清正廉明一心為公,愛護百姓。當時宋朝剛剛建立,法律還不完善,官吏接受老百姓的賄賂,每年都交納一定數量,百姓習以為常,不辨是非。王明在上任縣令時,有人按照慣例,給他送禮,王明說,「我這個縣令不要錢財,你們要送我東西的話,可以把水邊生長的柴草捆成捆,送來。」百姓不明白他的意圖。幾天就送來了幾十萬捆柴草。王明叫人用這些柴草和上泥土沙石,筑建上面可以做道路使用的堤壩,第二年當地就杜絕了水災危害。當局聽說了此事,就提升王明任職廣州知府。

古鄢陵在今河南省,黃河邊,今屬許昌。「芻」字現在的簡化字為「芻」(讀chu),這一簡化,不僅字形變了,連讀音都變了,古時像形字的「芻」字就像捆成捆的柴草。秦孝儀文中的薪芻,意思是餵牲畜的乾草。「擢」字當升講,即被提拔陞官職。

王明是宋朝的一個軍人,字如晦,大名府成安(今河北省成安縣)人,生於919年,卒於991年。在宋朝沒建立之前,他在驍(xiao)騎將藥元福部下當個小官,他為人善良,聰明能幹,幫藥元福建功立業,起到了參謀作用。藥元福曾多次向他諮詢策略,他對藥元福的不善念頭,也能直言勸阻,例如藥元福居功自傲,戰爭中擬大開殺戒濫殺無辜時,他直言勸阻。後來王明父親生病,因此他回家省親。藥元福又多次召王明出任做官輔助他。在宋朝建立初期,藥元福任陝州節度使,又請他當官,他謝絕了高任,自己請求當一個小縣官。在清平郾城(鄢陵)任縣令。前面說的這個小故事就是他在任郾城縣令時的事。

宋朝建立以後,宋太祖召公卿近臣舉薦有功績的賢才官吏,給事中馬士元舉薦王明。宋太祖召王明為左拾遺。宋朝平定蜀後,他曾任榮州知州,此後歸朝,官為右補闕。

開寳二年(969年)宋太祖兵征嶺南,他擔任荊湖轉運使。次年宋太祖大舉南征時,他任隨軍轉運使(相當於今日的後勤部長),屢建功勞。在平定廣州前,他任廣南諸州轉運使,見當地官吏搜刮百姓,使用非法量具收斂租稅,他同情百姓疾苦,奏章宋太祖反映情況。宋太祖下詔廢除了漢朝時地方官吏使用的大石(容器,讀dan)鬥,令嶺南各州統一計量。

開寳五年,宋太祖召見四川都監辛仲甫時,就曾鼓勵辛以刺史王明為榜樣,秉公辦事。

開寳七年(974年)宋太祖將王明帶回京城,賜他襲衣,金帶,鞍勒馬,以示表彰。

開寳八年宋太祖伐南唐前任王明為黃州刺史。

王明在隨從宋太祖出征過程中盡職盡責。宋太宗繼位後,他兼任嶺南諸路轉運使。晚年王明被召回皇宮任右正諫議大夫,充三司副使,左諫議大夫,後又儲任鹽鐵使,真定府知府等職。淳化初年(990年)王明又被詔回京師,淳化二年王明卒。

王明有個孫子叫王琰,後來也成才,官至殿中丞。

進德錄》裡還有一個故事,原文是:

李師古襲父職為節度使,素跋扈,憚(dan)杜黃裳為相,未敢失禮,乃命一吏,寄錢數千緡(min),並氈(zhan)車子一乘,亦近值千緡。使者未敢遞送,乃於宅門伺候累日,有綠輿自宅中出,從女二人,皆青衣襤褸。問「何人?」曰:「相公夫人」。使者遽(ju)歸以白師古,師古乃折其謀,終身不敢失節,黃裳由是削平藩鎮,綱紀整肅,赫然號中興焉。

杜黃裳(738-808),他是唐朝順宗時的宰相,德宗時任侍御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等職,憲宗時封號邠(bin)國公。上面這段文言文我的理解是:

唐代李師古繼承了他父親的節度使職,相當於今日的軍區司令,飛揚跋扈,但是他畏懼當朝宰相杜黃裳,對他不敢失禮,於是派一個使者帶上幾千貫錢,用一個價值近千貫的用獸皮毛裝飾的車給宰相送禮,使者不敢貿然進相府,在門口等候機會,這時有一頂綠色的轎子從相府出來,有兩個使女隨從,穿著破爛的青衣。使者打聽:「他們是什麼人?」有人回答:「是宰相夫人外出」。於是使者急忙回去向李師古匯報。李師古自此以後改變主意,終身不敢失節。唐憲宗接受杜黃裳建議削藩,就是控制地方割據勢力,著力整頓朝綱,嚴肅紀律,掃平叛亂,收復兩河一帶,扭轉了使大唐中期一度動亂的局勢,又開始興盛。

杜黃裳在勸唐憲宗皇帝削藩時,有一段話很有現實意義。他對憲宗說:「為君者,應修己任賢,掌握大政綱領。只要用人得當,責其盡職,有功必賞,有罪必罰,誰還敢不盡力」。

古人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王明為官清廉,一心為公,不謀私利,憐憫百姓疾苦,為民除害,是一個賢良忠厚之官。再看今日中國共產黨治國,貪官污吏橫行霸道,禍國殃民,真是小人當道。王明是宋朝建立初期的一個軍中後勤部長,他能盡職盡責,利國利民。而江澤民的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卻是個貪官,2015年被習近平反腐中以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等判刑死緩。谷的貪污金額雖然未公布,據已經公布於世的報導說,從他家查抄出的贓物,用幾輛卡車運走,包括金盆,金船,金毛塑像等。總政治部主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涉貪被逮捕後遭惡報,2015年3月死於癌症。在徐才厚家中查抄出的贓物,僅現金就有一噸多,金銀珠寳,和田美玉等多不勝數,運走贓物就裝了十幾輛卡車。有消息說軍中巨貪谷俊山因有重大立功表現,揭發郭伯雄,才獲得死緩。郭伯雄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軍中代言人,江澤民任軍委主席時他任軍委副主席,香港媒體報導他和其家族涉貪一千八百億,僅他一人就涉8000萬人民幣,2016年7月25日中共公布消息說,郭伯雄經軍事法庭審判,判無期徒刑,並沒公布其貪腐具體數字。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古時為君王,知道「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之理,所以趙匡胤才召公卿近臣舉賢薦才。而江澤民是任人唯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他本人屁股就不乾淨,他既貪圖私利,又好色,又虛偽,又凶狠,又狡猾,又奸詐,誰會給他拍馬屁,誰給他行賄謀私利,他就利用誰,包庇(bi)誰,提拔誰,於是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令計畫等等,就能通過行賄而飛黃騰達,就會危害國家。這也是為什麼中共在江澤民當權以後,人心不古,世風日下,道德敗壞的原因。國家因高官墮落,貪腐嚴重政治才腐敗,經濟才呈現虛假繁榮,中華傳統道德文化被拋棄,而民生,民權喪失保障,致使天災人禍不斷髮生。江澤民才是邪惡的總根源。

我講的第二個故事也說明瞭一個問題,自古道,上樑不正下樑歪,蒼蠅不爬沒縫的蛋。一個政權,最高掌權者行得正,正直無私,清正廉潔就會給下面做榜樣。大唐盛世,乾隆盛世,不就是例證嗎。李師古本來想要討好丞相杜黃裳,雖送禮不達,但是他得知杜黃裳夫人是個儉樸之人,古人以此為貞正。李師古由此悟到杜黃裳是個重義不貪圖利益之人,他也要學杜黃裳守德,決心能終身不失節。

蠹生之者,木先腐也。國家政治腐敗,必然產生貪官污吏。如若國家政權綱紀嚴肅,人人不忘守節,就不會給行賄之小人有空可鑽。

註釋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中共中紀委官網公布消息,自十八大以來截止到2017年6月底,也就是習近平上臺不到5年時間,查處各級官員達200多萬。鄉科級以下黨員幹部134.3萬,農村黨員幹部64.8萬。立案審查中管官員280多人,廳局級8600人,縣級6.6萬。有12名省部級官員貪污受賄金額超過一億。周永康,郭伯雄都是上千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