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以斷子絕孫?可怕的因果報應!(圖)

2017-03-27 09:00 作者:周均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掌人生死的司法官,應存「仁慈」之心,衡量情理再做判決。(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國人是一個「家族」觀念很深的民族,對於「子嗣」非常看重,古代中國社會的父母總是希望有男丁一代一代的把家族的姓氏傳承下去。所以,說哪一戶人家竟然會「斷子絕孫」,這是相當嚴重的事情!

所謂「身在公門好修行」,如果是身在可以斷人生死的「公門」,那在執法時就要特別謹慎了。因為一個「判決」下去,可以判生,亦能判死,一個人死可能是一個家庭的破碎,相對而言,一個人生也可能是一個家庭的保全。

一個犯人倘若是罪大惡極,判他死是為民除害,大快人心。但是,如果罪犯是無心之過、誤蹈法網,甚至是遭人陷害、含冤莫白,那麼剛愎自用,執法嚴酷就不可取了。

掌人生死的司法官,清廉自持,按照法律論斷固然站得住腳,但應存「仁慈」之心,多方考察事實,衡量情理再判。愚民百姓無知,容易誤陷法網,「得饒人處且饒人」,對於其情可憫者留一分餘地,莫要趕盡殺絕,否則,律法無情,錯判難以補救,恐怕冤案多了,自己也造下不少業力,甚至禍及後代!以下有三個類似的故事,是不是像以上所論述的觀點,就提供給您自行衡量思考了。

(一)屠殺苗民 血腥遍地

清人汪道鼎說:常州多世族,例如宰相呂宮、狀元楊廷益、恭毅公趙申喬、巡撫潘思榘,他們的後代子孫都蟬聯科舉功名,書香不絕。唯有文敏公錢維城的後人最為凋零,如今已經絕子絕孫了。

何以致此?這是有原因的。相傳當年平息苗民反叛的時候,錢維城時任刑部尚書,參與軍務。帶頭叛亂的苗民被誅殺以後,官兵主帥還想要殺光苗民的壯丁,只留下那些兒童和老弱婦孺。

錢維城覺得不妥,毅然決然的下令:「苗民孽種難留,一律誅殺!」於是,官兵毫不留情的將反叛苗寨的所有人民,不論男女老少全部屠殺,全村不留活口,連無辜的嬰兒、老殘都殺盡,血腥遍野,該地的苗民竟從此絕種。

官兵班師後,沒過兩年,錢維城就死了,他的兒子也相繼染病死亡,生下來的孫子大多是終身殘疾,到最後錢氏斷子絕孫。

(二)一意孤行 錯殺富人

河南省臬台(主管一省刑名、訴訟事務的司法部門)張廉訪,公正廉明,對於所經手的每件案子執法都非常嚴峻,尤其遇到犯案者是地方上有權有勢的人或是富家子弟,他更是嫉惡如仇,分寸不饒。

當時對於教習武功的法禁極嚴,某日,張廉訪接到有人控告其鄰家一富戶教習武功,圖謀不軌的案子,他聽說被告家境優渥,就命人把他抓來,嚴刑拷打,逼迫其認罪。

府裡的太守和觀察使調查後發現此案是誣陷,教習武功是子虛烏有的指控,就極力向張廉訪說明案件情況。沒想到張廉訪由於主觀意識的偏差,並不採納他們的意見和收集來的證據,反而冷冷地笑著,用輕蔑的口氣質問說:「真是這樣嗎?一個毫無功名的白丁,竟然能夠使太守、觀察使親自出面,為他盡力辯駁,真的類似漢武帝所謂郭解的家本不貧窮的故事一樣!(事見《漢書》)」

張廉訪不但聽不進去忠言,反而一意孤行,巧做文章,將那位富人定了重罪,將其處死,所有家屬都充軍流放,瞬間一整個家族毀於一旦,成了當時地方上的一大冤案。

後來張廉訪的孫子在浙江擔任主簿,候補升遷許多年都未能實現。張某死後留下三個兒子,他的小兒子品性不端,和侍婢通姦,怕他的兩個哥哥不同意,就暗中下毒,以毒酒毒死了兩個親哥哥。

東窗事發之後,被拘捕處以極刑,斬首於鬧市以警示眾人,張廉訪家自此絕後。老一輩知曉他一生作為的人,都搖頭嘆息,說這是因他執法過清、過酷,不能明察秋毫斷案,以致造成冤獄、毀人家庭的報應。

(三)清廉嚴酷 錯殺匪犯

歸安縣費公,從當縣官起家,官至臬司(省司法廳長),數十年掌司法大權,斷案公正廉潔,氣節清白,從不接受私下的拜謁。他自認為官正直,但卻沒有子嗣,心中甚為不平。退休後,寫了一份疏表,去城隍廟自訴。

那天夜裡,他夢見城隍爺派人來請他,帶他到大殿,城隍爺親自走下台階迎接,坐定後對費公說:「我已經接到您的訴詞,當中頗有不滿之意,故特請您前來加以說明。您不貪錢財,不徇私情,胸懷坦蕩,我甚明瞭。請教您掌司法權柄多年,都是依據什麼原則來上尊皇恩、下護百姓的呢?」費公回答:「別無他法,我凡事照例辦理就是了!」

城隍爺一聽,笑著說:「哎呀!您之所以無子,就錯在『照例辦』三個字啊!」費公非常驚訝地問:「依您所言,難道律例不能遵循嗎?」

城隍爺正色說道:「不是的,您是儒者,應該聽過『律設大法,禮順人情』(語出《後漢書・卓茂傳》)吧!愚民百姓無知,容易誤陷法網,如果凡事都按照律例來辦,百姓怎麼承受得了呢?您總掌司法大權,豈能擔保數十年間掌管下屬的各州縣案件沒有錯判的嗎?何況案件中有些存在疑點而相類似的,您太過自信,未加詳察,就以自己的見解加以決斷,難道其中沒有冤案枉死的嗎?依據古之聖旨,罪業有疑點者,應當從輕處置,以仁慈之心從寬認定,似乎不應該照例嚴辦吧!『水清則無魚』,這是你自己的作為所致,不應該責怪天道不公!」

費公聽後沉默不語,頗有悔意。城隍爺就安慰他:「您生平清廉公正,將來還要和我一起做官共事,享受一方的祭祀呢!何必為了子孫之事耿耿於懷?」說完,城隍爺差吏役送其回府。費公夢醒後,心情坦然,也就不想求子之事了,認侄兒為自己的後嗣。

臨終前,費公瞥見床前隱約有幾個鬼影晃動,他大聲喝斥,鬼影陳述說:您任某省臬司時,有匪犯六人,罪本不當死,是您執法定罪嚴苛判死才歸西的。

費公瞭然於心,自知陽壽已盡,遂命侍者取來衣冠,穿著整齊後安詳死去。後來民間傳說,他已當了某郡的城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