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夢醒--黛玉後傳(二十三)(圖)

2017-09-20 00:00 作者:黃靚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二十三 躁躁良玉動怒 冷靜靜紫娟撫慰

秉仁帶著弟兄幾個加上冬兒坐在第一輛馬車上,前面開路;三位老人,大嫂和桃花坐在中間一輛馬車上;寶黛夫婦,良玉、紫娟,小翠杏花坐在後面的馬車上,由大哥駕車押後。一路上小狗寶兒歡快地跑前跑後,信鴿在三輛馬車上方盤旋,很順利地穿過樹林,然後一路往東,傍晚時到了一個小縣城。找了一家最好的旅館,要了幾間房,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早起來趕路。馬路開闊,平坦,翠綠的原野,一望無際。三輛馬車直往京城奔去。剛過午就趕到了十里長亭,早有林府的四個人在此接應。見了他們,喜笑顏開,其中一位立即飛馬回城報信。

傍晚,終於到了林府。人們抬頭一望,只見大門簇新耀眼;大門前的高大白玉石牌坊,雕著流雲,龍鳳;門樓上高聳一個匾額,上面斗大的兩個燙金大字:「林府」。門兩旁的牆上還鑲嵌著兩個豎匾,分別是「兩廣總督」,「揚州鹽運使」。大門兩邊的石獅威猛地坐著。良玉對一個傭人說:「讓李伯把這兩個豎匾取下吧。」黛玉笑著點頭。門前兩列人排成雁翅形,夾道歡迎。進了大門,只見一條寬寬的甬道直通林府深處。兩旁站滿了女人,笑著拍手迎接。兩個丫頭早把姑奶奶擁到一個軟轎中,說是到內院還有不少路。又有人讓大伯和伯母上轎,他們笑著說:「不用了,坐了兩天車,正好下來走走。」兩個丫頭攙扶著慢慢走。穿過三進院子,忽見眼前矗立一個高台,煞是壯麗。四方的高台足有幾丈高,正中一間寬敞的亭閣,四面的雕花門開合自如。樓閣周圍地面開闊,高台四個角上各站立一隻銅鶴,四面有潔白的台階和護欄。台下一個小溪環繞,流水潺潺,小溪岸邊種植各種鮮花。高台兩邊分別是東西兩條寬闊的甬道。南邊不知還有幾進院落。小翠要到台上玩,大嫂一把拉住,小聲呵斥:「不許亂動!別人笑話。」

這時丫鬟媳婦們把眾人帶到一間大廳。高大軒昂,迎面牆上掛著名畫及對聯,長桌上放著金鼎,玉壺,琉璃缸,地下兩溜二十張楠木交椅,所有傢俱均是紫紅色,光潔細膩,能照出人影。茶几上放著汝窯美人觚,觚內插著時鮮花卉。眾人坐定後,立即上來七八個靈巧的丫環給每人斟了熱茶;不一會,又上來幾個丫頭端來了時鮮水果。不到半杯茶功夫,進來一位五十多歲的老人,此人面目慈祥,眼中透出聰慧。老人一進門,良玉忙迎上前去行禮,口喊:「李伯好!」李大伯也親熱地抓住了良玉的手,倆人像久別重逢的父子。良玉向眾人介紹:「這是我李大伯,偌大的林家,全靠他一人打理。」這時眾人都禮貌地站了起來。良玉又一一地把眾人引薦給李伯。最後良玉把李伯引到大伯跟前,說:「你看看,他是誰?」兩位老人對視良久,好像時光飛速後退,後退,最後定格在雙方十八,九歲模樣。忽見他們熱淚盈眶,熱烈地抱在一起。李伯說:「我們的大少爺如波!」大伯說:「我的好兄弟雲祥!」李大伯說:「今日匆忙,過兩天閑下來,咱兄弟倆關起門來,說個三天三夜!」這時,一個丫鬟走到李伯身旁,小聲說了幾句話,李大伯點點頭。李大伯對眾人說:「有點事要我去辦,對不起,我只好告退了,來日方長,以後相處的日子多的是。」說著匆匆離去。

不一會,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嫂,笑盈盈地走進來說:「請去用飯吧!」到了一個寬大的飯廳,飯菜早已擺好,眾人歸坐,十幾個丫鬟端著面盆,讓眾人洗了手。那位大嫂說:「旅途勞頓的人口內乾渴,所以今晚多燒了幾樣湯,這裡是江米蓮子粥,這個是火腿鮮筍湯,這個是雞皮酸菜湯,這個是冰糖燉白木耳,這個是鮮蝦銀魚湯,每人隨意用吧。」另外桌上還擺了十幾樣菜和熱騰騰的小籠包。吃飯畢又用茶水漱了口,喝了茶。然後由丫頭們分別帶到各處安歇。

兩個丫頭在前面帶路,把良玉和紫娟帶到一個院落前,早有四個丫頭站在門口相迎,其中一個老成穩重的姑娘說:「歡迎大少爺和紫娟姑娘。我叫琴兒,以後就由我們六人服伺少爺。」說著,進入院子。只見院子寬敞,潔淨。黑磚鋪地,朝南四間正房,東西兩排廂房,皆由遊廊連接,廊前種了二,三排紅玫瑰,花朵鮮豔,香氣幽幽。廊簷下掛著各種精巧玲瓏的鳥籠,裡面全是空的。琴兒笑著說:「李爺爺說怕鳥兒的叫聲驚擾少爺讀書,就把鳥兒弄走了。」琴兒指著正房說:「東邊三間套房,是少爺的臥室,書房,小客廳。西頭那間正房是紫娟姐姐的臥房。」三人進入臥室,一個楠木雕花大床,水藍色細紗床帳,房間收拾得整潔,溫馨。走到一排大立櫃面前,打開門,琴兒告訴紫娟:「這是十套剛做好的長袍,少爺來信說要多請裁縫,給眾人做衣服,怕來不及,就先給大少爺趕制了各色十件長袍,因只知道少爺的身材尺寸。」又指著大櫃的十幾個抽屜說:「這裡面是少爺的內衣,也都是新做的。」接著又看了書房,客廳,又說:「後面還有一個花園,今兒你們也累了,明兒再看吧。」良玉笑著說:「姐姐辛苦了,謝謝!我這人喜靜怕吵,以後這房裡有紫娟就夠了,其他幾位姐姐只在院內應答就行了。」琴兒微笑著點頭,又說:「李爺爺交待,從明日起,有人送飯來,少爺不必往返跑路了。」良玉點頭:「姐姐費心了,你也累了,早點歇息吧。」琴兒悄悄地退出房子。

良玉坐在椅子上,籲了一口長氣。紫娟說:「趕了幾天路,乏了,早點睡吧。」「不累,還想看會書。」「既不累,不如洗個澡,解解乏。」「也好。」紫娟剛出房門,早有兩個丫頭過來,問:「姐姐,有什麼事?」紫娟說:「少爺想洗澡,勞煩準備一下。」不一會,一個丫頭告訴紫娟:「好了!」紫娟親自過去,用手試試水溫,看香皂,洗牙粉,大小毛巾,拖鞋均準備齊全,便過來,包了幾件內衣,遞給良玉。良玉洗澡回來,坐在書房。紫娟問:「要看什麼書?我到書架上取。」「請把《論語》拿來。」紫娟邊拿書邊說:「一天到晚讀四書五經,不煩嗎?」良玉認真地說:「四書五經可是咱們的祖宗留下來的最珍貴的寶貝,記錄了中華民族思想最活躍時期的政治,軍事,文化各個方面的史料,可謂博大精深,所以歷代科舉選士,把它作為命題書,你以後也讀讀吧。」紫娟說:「我又不考舉人,進士,為什麼要讀它?」良玉說:「他不但教人如何為官從政,還教人如何為人處世,他凝聚了聖人的大智大慧。傻子白癡如果讀了四書五經都能變成聰明人,強盜,殺人犯如果能讀懂四書五經,並照著做,就能變成大賢人。」「這麼好啊,那我真要讀讀它。」「作為炎黃子孫,每個人都要尊重它,拜讀它。」

第二日天不亮,良玉照例起床練劍。練完劍回到房中,見紫娟正在整理床鋪。「對不起,打擾了,又害你少睡一個時辰。」「沒有,我睡得很沉,剛剛起床。」良玉望著紫娟的眼睛說:「騙我,我的鼻子不騙我,早嗅到你身上的香味。」「滿園玫瑰花香,你哪裡還能嗅到別的味?」良玉認真地說:「只要你身上的梅花香味出來,別的味一律消失了,真的!」正說著,早飯送來了。良玉洗漱畢,走到桌前,紫娟早把飯菜擺好了。紫娟指著飯菜說:「這是燕窩粥,這個是清蒸鱈魚,這個大概是紅燒熊掌吧,這個是青炒豌豆苗。這幾個包子不知什麼餡。」良玉掰開一個包子,只見餡子雪白細膩,翠綠的小蔥花摻在其中,煞是好看。紫娟說:「這是什麼?」良玉說:「這是螃蟹肉,是從兩個夾子剔出的肉。」紫娟不由一驚,說:「螃蟹在南方不算什麼,可在這北方,卻是金貴的,還用來做包子,你們林家真有錢啊。不過一頓早餐而已,又不是正餐,這山珍海味都有了,只差龍腦鳳髓了。」紫娟把燕窩粥送到良玉跟前,說:「這可是上好的補品,趁熱喝了吧。」良玉嚐了一小勺,放下了:「太甜,我不喜歡吃甜的。對了,聽說這燕窩女孩子吃了好,你喝了吧。」紫娟說:「這是李大伯給你補腦的,你可別辜負了老人的一片心意。」

正說著,紫娟的飯也送來了,良玉打開提盒的小屜子:糯米紅棗粥,銀絲蔥花卷,四樣小菜:鹹鴨蛋,醬黃瓜,酸豆角,糖醋蒜。良玉說:「這個好,咱倆換著吃吧。」紫娟說:「不換!不換!」良玉眼疾手快,早拿起一個小花卷咬了一大口,趁紫娟一轉身,又把米粥端來,就著小菜吃得津津有味。紫娟沒法,只好由他。紫娟把燕窩粥端來,「這麼貴重的東西,你好歹喝兩口。」良玉只好就在紫娟手中喝了兩小勺。餘下的紫娟喝了。紫娟又拿起掰開的包子,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塞到良玉口裡。飯畢,紫娟走到門口一招手,兩個丫頭跑了進來。紫娟說:「這一盤紅燒熊掌送給姑奶奶,這一盤鱈魚送給一個叫小翠的女孩,你們認識她嗎?」兩個丫頭齊答:「認識!」紫娟說:「這剩的包子和菜你們吃了吧,乾淨的,沒動筷子。」兩個丫頭麻利地收拾完飯筷,退了出去。

紫娟怕良玉飯菜積在胃裡,就說:「咱們到後花園看看吧。」原來一排正房的兩頭,各有一個月亮門通往花園。花園頗大,一條鵝卵石鋪就的小路,直通一個小木橋。原來花園中間引來一股活水,一條小溪從西往東流出花園,上面一個小巧木橋,小溪這邊,種滿黃色玫瑰,花兒嬌豔欲滴。穿過小橋,小路直達一個亭子。小路兩邊又種滿了粉色,白色的玫瑰。亭子六根黃色的栍子,在後面一叢茂密翠竹映襯下,分外豔麗醒目。兩人走到了亭子裡,紫娟問:「怎麼樣?」良玉淡淡地說:「人工雕琢而已,總比不上自然樸實的美。」

回來後,良玉坐在書桌前準備寫文章,紫娟連忙磨墨。良玉想了良久,提起筆,剛寫個開頭,再也寫不下去。撂下筆,走出書房,穿過院子,向門口走去,接著又走回來。到了書房,歎了一口氣,對紫娟說:「咱們被軟禁了!」紫娟說:「這話從何說起?」良玉說:「我剛才走出院門,竟然見門兩邊各站一個人,好像在站崗放哨。他們說怕閒人進來打擾,所以站在那裡守著。三頓飯不讓出去吃,這門口又有人把門,這不像軟禁嗎?」紫娟說:「李大伯真是用心良苦!他老人家真是對你盡心盡意,親父親大概也做不到,你有這樣的長輩,真是你的福氣!」良玉說:「我不怪李大伯,只是裝在這盒子似的院子裡,房間裡,覺得窒息,煩躁。」紫娟知道他剛從山裡出來,不適應,看來一時也寫不出文章來,就笑著說:「你昨晚洗了澡,還沒好好梳理頭髮呢!我給你梳梳頭吧。」

紫娟一手輕柔地捋著頭髮,一手輕輕地梳頭,梳了幾下,良玉就感到全身舒服,氣也順了不少。紫娟說:「你還在想著山裡呢?」良玉說:「是的,山裡的一切,揮之不去。在山裡,房子雖然沒有這裡寬敞華麗,但只要站在窗前往外一望,立即感到心曠神怡。」紫娟邊梳頭邊柔聲說:「這裡當然無法與山裡相比。就好比一個人原先和一個美如天仙的女子相處,後來此女子離開了,換了一個姿色平平的村姑來,那人一心只想著天仙的模樣,對這個村姑一百個看不慣。可是如果痛下決心,忘了那位天仙,心平氣和的面對村姑,你會發現原來村姑也有動人之處。」良玉笑了,「你這個比喻倒挺有趣。」紫娟說:「聽說你以前也吃過苦,說是你一次在樹林裡餓得連螞蟻都吃。想想那時,你還覺得眼下不好嗎?你可知道有多少寒門弟子,窮得連燈油都買不起,不是有個人在牆上挖個小洞,偷偷地借鄰居的光讀書嗎?不是有人提了很多螢火蟲放在袋子裡當作燈用嗎?想想他們,你還覺得你這房子,這院子像盒子,令你窒息嗎?」

聽到這裡,良玉抓住紫娟的手,把她拉到跟前,說:「你讓我茅塞頓開,其實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一到自己身上,就糊塗了。有你伴我一生,此生願已足矣!」說著把紫娟攬入懷中。良玉望著紫娟:「你不會看不起我吧?」「為什麼看不起你?」「我沒出息,不像個男子漢,為一點事就心情煩躁,剛才是失態了。」紫娟說:「你不喜歡奢華,喜愛自然,樸實,這一點我很敬重;你發現自己錯了,立即自責,馬上改掉,這也很可貴。」良玉說:「我的缺點在你眼裡都成了優點,難怪母親說『情人眼裡出西施』。」紫娟臉一紅,掙出良玉的懷抱,說:「誰是你的情人?怪臊人的。」接著又調皮地問:「你還在想她嗎?」良玉一愣:「想誰?」馬上就悟到了,說:「不想了。」一把抓住紫娟說:「你這個村姑才是真正的天仙。」紫娟說:「別鬧了,該幹正經事吧。」

滿院玫瑰姹紫嫣紅,香氣襲人。紫娟剪了一籃花,插在四個花瓶內,一瓶放在良玉的書房內,其餘三瓶分別送給大伯,姐姐和小翠,並給小翠帶去一張小紙條。這天吃過晚飯,忽聽院內傳來清脆的笑聲,接著小翠就笑嘻嘻地闖進房。進來就拉著良玉和紫娟的手說:「良叔,小姑,好想你們!早就要來看你們,可我娘硬是不讓我來,怕打擾良叔寫文章。今早接到小姑送來的玫瑰,我喜歡極了,我最最喜歡玫瑰花。今天我可要到這裡看個夠。」良玉笑著問:「你到底是來看人還是看花?」「既看人又看花。」良玉問:「你大姑可好?」「好!好!他們住的院子有幾大棵芙蓉樹,開滿了紅色的,粉色,白色的花,可好看了。我幾個哥哥住到賈府去了,說是有個好大好漂亮的院子,裡面兩位老人都剛過世,經常鬧鬼,別人都不敢進那院子,他們偏偏要去住。最近大姑沒帶我們讀書,可是叫我們十天之內背一百首唐詩。我那幾個哥哥背詩背累了,就去掃院子。賈府的院子又多又大,好幾年沒人掃了。那裡的賈爺爺,賈奶奶可喜歡他們了,說是好久沒聽到院內有歡聲笑語了。還有,咱們到這裡的第二天,李爺爺大清早就抱了一小壇酒看爺爺奶奶來了,我娘給他們炒了幾樣菜,李爺爺吩咐把院門關了,不准別人打擾。三位老人邊吃邊聊,李爺爺說林府,爺爺奶奶說柳府,像小孩子似的,一會哭一會笑。就這樣三人吃吃喝喝,哭哭笑笑,講講說說,從清早一直說到晚上掌燈。要不是老姑奶奶要睡覺,我看三人還要說個通宵。」

小翠嘰嘰呱呱地說著,良玉聽得興趣盎然。良玉問:「你怎麼各處的事都知道?」「我沒事就到處亂串唄,只你們這裡不能來,我都整整四天沒見到你們了,想死我了。」然後搖頭晃腦地說:「一日不見如三秋兮。」良玉聽了,哈哈大笑,捏著小翠的鼻子說:「這句話不能隨便在男人跟前說,只能--」沒說完,小翠已溜出房子,大喊:「看花去了!看花去了!」良玉臉上蕩著笑意。紫娟就是這樣,每日想著法子讓良玉心情愉悅,精力充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